第217章 封女候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云渺说,为了安全起见,就把我与他一起铐上了。”颜天真说着,拉过了凤云渺的手,让尹默玄看清了他们两人手腕上的铐子。

尹默玄挑了挑眉,“这样,难道不会觉得行动不方便吗?你们准备这样铐到几时?”

“到离开鸾凤国为止。南弦如今几乎没有敌手,云渺担忧我的安危,便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,至于行动,也不会不方便,忍耐几天罢了。”

“明日的女候册封仪式上,不能这样铐着去。我还就不信南弦敢去仪式上捣乱,他不会有这个胆量的。”

尹默玄这么一提醒,颜天真才想起来,“我怎么就忘了明日还有册封仪式?”

“不要紧,仪式开始前解开手铐,仪式结束之后再铐回去。”凤云渺不疾不徐道,“总之这几日,你不得离开我半步?”

“也好。”

……

是夜。

颜天真被凤云渺牵着到了卧房内,道:“再有两日,冰蚕就要死去了,这两天的夜里我还是会继续冰冻,你与我铐在一起,要是半夜想起来上茅房……岂不是很麻烦?”

“半夜不上。”凤云渺慢条斯理地回了一句,“少喝点水就成。”

“那要是南弦半夜找上门来,你拖着我一个冰雕,如何跟他动手?”

“巴不得他找上门来,这间卧房我已经布置了机关,窗口边系上了绳子,他要是从窗户里进来,牵扯到绳子,系在房梁上的迷魂香就会撒他一头顶。他要是反应够快避开,踩到了涂抹白沙胶的地砖上,就会粘住他的靴底,让他无法动弹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布置的?我怎么不知道……”

颜天真说着,忽然想起了晚饭之时,凤云渺似乎与凤伶俐交谈了几句,他们俩人坐得近,她又专注地吃饭,也就没去认真听。

应该就是那时候他交代凤伶俐布置的罢?

“晚饭时交待伶俐的,白沙胶是一种具备强力粘性的玩意,外表就如同普通的沙子,令人很难提起防备之心,尤其是在这夜里,根本看不清地面上有什么,他要是踩进来,那就有趣了。这卧房内几十块地砖,有一半撒了这东西。”

凤云渺说着,将颜天真打横抱起,方向一拐就走到了角落处,又转了个身直走,走到了柜子旁,沿着柜子边缘走到了床榻边。

颜天真晓得,他这是在避开撒了白沙胶的地砖。

“有这种好东西,你早没跟我说。”

“此物,是今天才发现的。”凤云渺道,“伶俐每到一个地方,就一定要去当地的黑市看看有什么稀奇玩意,他今天一大早钻进了黑市,看到有一处地方围满了人,就凑上前去看。”

“然后就看见了这玩意儿吗?”

“他看见众人在玩踩格子的游戏,总共百块方格,每一块的方格只能容纳一只脚,只有十块方格是可踩的,其余格子都铺满了白沙胶,一个不慎粘了鞋底就算输,谁能从起点顺利踩到终点,赠送十斤白沙胶,只有伶俐做到了,他拎着十斤白沙胶回来。今天夜里已经用了一斤。”

“此物,黏性有多好?”

“很好很好,任何东西粘上去,都得撕下一层表皮才能扯下来。”

“有没有化解之法?”

“烈酒,越烈越好。”

“这东西从前没听说过。”

“我也不曾听说过,伶俐觉得此物有用,想要买上一些,老板不愿意卖,只肯按照规定送他十斤,伶俐出黄金千两一斤的价格,老板也一口回绝,说不卖,就是不卖。”

颜天真听着,挑了挑眉头,“这商人倒是挺有个性。”

“若是今夜南弦不来,明日的册封仪式上也要提防着他捣鬼,明日你随身携带着一个瓶子,里头装一些白沙胶,记住瓶口一定要塞紧,此物须在密闭空间中保存,一旦挥洒出去,黏性就会发挥了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颜天真应了下来。

“睡罢。”

……

一夜转瞬即逝,第二日一早,颜天真身上化了冰,醒来之时,正好看见凤云渺解开了手铐。

眼见着她醒了,凤云渺冲她淡淡一笑,“换衣服、上妆、进宫。”

“嗯。”

颜天真掀开被褥。

下榻时,凤云渺叮嘱着,“小心地上的白沙胶,可别踩到了。”

颜天真踩着空白的地砖,走到了梳妆台边。

“你先在这坐着等,我去叫人来为你装扮一番。”

“好。”

凤云渺出了房门,片刻之后,小莹便带着两名婢女进屋来了。

两名婢女手上各自端着托盘,一人端着胭脂水粉首饰,另一人端着衣裳,都是事先为册封仪式准备好的。

颜天真出声提醒道:“你们小心点,这地板上撒了胶,别乱踩……”

她的话音还没落下,就听见一名婢女‘哎呀’了一声。

原来是靴底不慎踩在了白沙胶上,顿时动弹不得。

她惊呼道:“我的脚拔不起来了!你们快来帮我。”

“都别乱动!”颜天真道,“低头看着地上!有沙子的地方,千万不要踩,一旦踩上去,就会被死死地粘住。你先把鞋脱了吧,别想着拔出来了。”

“是,郡主为何要在地上撒这东西?”

“为了安全嘛。”

颜天真总算是见识到了这白沙胶的厉害。

那丫鬟的鞋底被牢牢粘住,她用上了劲都拔不起来,再用力一些,这鞋子多半是报废了。

于是她就只能脱了鞋,关着一只脚丫子,踩在空白的地面上。

“这沙子可真是有趣。”小莹笑着道了一句,“郡主,这要是光着脚丫子踩倒了可怎么办?脚底的皮都要粘掉一层了。”

“放心,再棘手的东西也总有破解之法,要是真的光着脚丫子粘到了,我也有方法解决的,你们不必担心,小心点就是了。”

“来,郡主,更衣吧,换好衣裳之后,我来为你上妆。”小莹说着,从丫鬟手中拿过了衣裳抖开,“郡主你看,这件黑色雕蟒百褶锦裙,好看不好看?”

颜天真细细打量着她手上的衣服,赞叹道:“好看。”

黑色显得尊贵,腰带与袖口处雕饰着金色蟒蛇纹路。

在鸾凤国,女帝的衣物雕龙,位于女帝之下的王侯,衣物雕蟒。

眼前的这件黑色锦裙,大气又庄严,不显得华丽,显出的是一种——霸气。

鸾凤国的礼服,果然很与众不同。

不以华丽为主,而以大气为主。

颜天真换上了这件衣裳,坐在了椅子上,任由小莹拿着胭脂水粉为她修饰妆容。

她抬起眸子,望着铜镜中的自己,精心装扮的容颜明艳妖娆,站在身后为她梳理好发式的小莹,从另一名婢女端着的托盘上拿起一顶紫金冠,小心翼翼地戴在了她的头上。

盛装衬着她原本美丽的脸孔,显得愈发贵气十足。

“好了!郡主可以起身了。”

颜天真站起了身,望着铜镜中的自己,颇为满意。

“你们两个拖好了郡主的裙摆,可别掉在沙子上了。”小莹吩咐着身后的两名婢女,提着颜天真的裙摆走出了卧房。

房门外,凤云渺站立着等候,见到颜天真的那一刻,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“这一身搭配可真不错。”他给出了一个不低的评价,“美丽的,同时还很有威严。”

颜天真笑道:“当真?”

“当真,什么时候骗过你。走罢,马车已经准备好了,大舅子已经在等候了。”

“好!”

一行人乘坐着马车到了宫门外,颜天真被宫人用轿子抬到了凤銮殿前的阶梯之下,轿子停下,她由人扶着下了地,抬眸望着阶梯的尽头。

一抹明黄色的身影站立,含笑望着她。

正是女帝尹殇骨。

一身大气的明黄色宫装,在暖阳的照耀之下泛着耀眼光泽,白皙玉手从宽大的衣袖下抬起,朝她招了招。

颜天真跨出了脚步,一步一步走上了阶梯。

数百格阶梯,一格一格地踏过。

阶梯两侧与下方,无数人观看。

终于走上了最后一个阶梯,双手交叠于胸前,朝着尹殇骨行了一礼。

尹殇骨将她扶起,转身从宫女手中接过了托盘,递给了颜天真。

托盘里盛放的是封侯手册与女候金印。

颜天真端着托盘,转身望向正前方,朝着天边处一拜。

身后,响起鸾凤国首席祭司的高喊声——

“奉天承运,女帝诏曰,今册封皇女尹良玉为武安女候,位居正一品,授女候金印,特昭告天下,记载于策。”

颜天真望向阶梯最下方的两道身影。

尹默玄与凤云渺并肩而立,笑望着她。

她回以一笑。

册封仪式结束后,颜天真回到了轿子上休息。

凤云渺走到了身旁,“百格阶梯,爬得累吗?”

“是有点腿酸了。”颜天真冲他笑了笑,“不恭喜我升职了吗?”

“那你要我如何恭喜。”凤云渺冲她轻挑眉梢,“不久的将来,你还会再升一级,不,再升好几级。”

颜天真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,“好几级?”

“从太子妃、到皇后、再到太后和太皇太后。”凤云渺给出了答复。

颜天真白了他一眼,“你想的还挺长远的。”

“就事论事罢了。”凤云渺说着,眼见着她额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,便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干净手帕,替她擦拭额头上的汗珠。

“大哥呢?怎么没见着他?”

“他去与女帝商量我们的婚期,下个月就有一良辰吉日,适合成婚,他要去参与我们的婚礼,总要跟女帝报备一声。”

“明白了,是去请假的。”颜天真轻笑了一声,随即又想起了一件正事,“对了,走之前一定要控制住南弦!省得大哥不在鸾凤国时,南弦乘机捣乱,南弦的势力团伙在何处也不知道,他父亲镇安王驻守边疆,也不知够不够忠心,要是被他三言两语说着去谋反,那可就大不妙啊,镇安王有兵权在手。”

女子为尊之国,出了男将,这原本也不是坏事,只要擅长于领兵打仗,无论是男子统帅还是女子统帅,皆可。

可怕就怕这个男将不服女权管束,要是带着手下的精兵‘起义’,试图以男权压制女权,造成国家动荡内忧外患,一代功臣瞬间就成了叛臣,这才是最让人失望无奈的。

难怪帝王都怕功高震主。

“先不必太过忧心,女帝麾下还有其他女将,要是鸾凤国内真的产生了内乱,我南旭国并不介意派出援军来助女帝铲除叛臣。”凤云渺轻抚着颜天真的发丝,“别忘了你身后是有我的,你的人身安全,我会负责,你所在的国家动荡,我也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颜天真心中一暖,握住凤云渺的手,“我知道,但是战乱能避免,就最好避免,战火燎原就是尸横遍野生灵涂炭,我以前不曾想过南弦有如此大的野心,你看看他现在,又想当天下第一,又想压制女权主义,他的心这么大,不得不防啊。”

“那他也得有足够的财富,才撑得起他的野心。”凤云渺拍了拍颜天真的肩,“花无心手上的那半张九龙图,他拿不到的,放心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——二更晚八九点——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