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回南旭国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望着颜天真冷酷的神色,南弦嗤笑一声,“我还以为你会将我铲除,永绝后患呢。”

“只要能把你控制,可以不取你的性命,反正你的存在也没多长时间,再过几天,你便会陷入沉睡了。”颜天真淡淡道,“我说的终身监禁,是针对黑弦你,不是白弦。我已经将你们当成两个人看待。”

颜天真说到这儿,身后响起了凤云渺的声音,“我倒是有一个更好的主意,天真想不想听?”

颜天真转过身看他,等待着他的下文。

“给他服毒。既然要控制他,那就彻底控制。”凤云渺道,“定期给他服用解药,只要他老实,就可以确保他不会毙命。等白弦醒来之时,我相信他会很赞成我们做出的决定。”

凤云渺此话一出,南弦脸色一黑,恶狠狠地瞪视着他,“就你鬼主意最多。”

“怎么?不服气?”凤云渺斜睨着他,“沦为阶下囚的你,并没有拒绝的权利。”

“那就这样,给他服毒。”颜天真颇为干脆地赞同,“白弦醒来之时,将一切真相告知他,让他离开这个牢狱自由活动,等他察觉到自己第二人格即将苏醒时,他会自觉走回这间牢狱的。”

二人身后,南弦将二人的交谈听在耳中,心中冷笑。

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

只要留着这条性命……

他总还会有重见天日的机会。

……

颜天真与凤云渺离开牢狱之后,便去书房找了尹默玄,将方才讨论出的结果告知了他。

尹默玄赞同道:“好,就这么办,只要他老实,他就不会有性命之忧,这么一来,既能留住他的命,也不用担心他再作怪。”

“我手下有一名毒医,专门制毒,她自己研究出来的毒药配方,也就只有她的独门解药能解。”

凤云渺说着,伸出了手,朝着尹默玄递出了一个瓷瓶,“这里面有两颗药丸,一红一黑,黑色是毒药,红色是解药,这解药应该是用不上了,大舅子保管好即可,我书写一张配方给你,可用于缓解毒发,暂时克制毒性,每月服用一次,永无休止,只有这颗红色药丸才能一劳永逸。”

尹默玄接过了瓶子,“好,就这么办。”

“还有一句话,我必须提醒大舅子,虽然你与南弦是友,可他已经算是一个隐患,要是将来哪一天你真的控制不住他,你必须快刀斩乱麻,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。”

“你放心,如果他脱离了我的控制,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。但是我想,他应该是没什么机会能与我们作对,除非他还有帮手,否则就凭他自己,根本逃脱不了我们的控制,现在再加上这一味毒药,双重保险,你们就不必太杞人忧天。”

“嗯。”

南弦的事情说定了之后,尹默玄便开始问另一个正经问题。

“你们打算何时动身去南旭?我来为你们饯行。”

凤云渺道:“明日中午就回去。”

“这么快就要走?”

“怎么?大舅子是舍不得妹妹了吗?”凤云渺悠悠道,“把她交给我,你放心就是了。”

“放心归放心,不舍也是真的。”尹默玄笑了笑,“你若是照顾不好我家妹子,我可跟你没完。”

“你还有什么要啰嗦的?请继续。”

“……”

颜天真在一旁看着二人你一句我一句,不禁觉得好笑。

明日就要离开鸾凤国了。

还真是有点儿舍不得。

……

时光迅速流逝,终于到了第二天中午,尹默玄为凤云渺颜天真设宴饯行。

饭后,他亲自到了府门外相送。

“过段时间我就去找你们了,咱们又能相见。”尹默玄望着站在马车前的二人,“等我到了南旭国,妹夫可要好好款待款待我。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

“大哥,我们走了。”

“去罢。”尹默玄眼见着二人上了马车,眉眼间浮现些许不舍。

马车后,凤伶俐跨坐在马背之上,朝着尹默玄身后的小莹道:“小莹姐,后会有期。”

小莹望着他,挑眉,“回去之后,你可会想念我?”

“自然会。”凤伶俐十分干脆地应着。

小莹还没来得及喜悦,凤伶俐又接上一句,“我跟随义父走过不少国家,没有哪国御厨做点心的手艺比你好,一想到离开鸾凤国就吃不到你做的点心……唉。”

“所以你根本就不是想念我这个人,而是想念我的点心?”

“想念点心不也等于是想念你吗?”

“那不一样。”

“哪里不一样啦?点心是你做的啊。”

“我……算了你走吧,一路顺风,恕不远送。”

“……”

眼见着南旭国众人的队伍离开,小莹走到了尹默玄身旁。

“王爷,你去南旭国参加婚礼的时候,能不能把我也带上?”

“你也要去?”尹默玄转头看了她一眼,“是为了那个少年吗?本王倒是有些诧异了,看你心性如此成熟,你就不觉得那少年有些稚嫩?”

“他很单纯,他的气息是一种不染世俗的清澈,难得可贵,且,等他以后再大一些,一定不平凡。若是在他青涩懵懂的时期,我能走进他的心里,以后他心性成熟了,他就会明白,相差四岁不算什么。”

“你的目光竟然如此长远……”尹默玄有些好笑。

“王爷就答应了我罢,带我去一趟,这一趟绝不会白去,若是我什么都得不到,也不强求,就当去游玩了,王爷手下能人那么多,换个人来暂时顶替管家一职,没问题吧?”

“你都这么说了,自然没问题。”

“多谢王爷成全。”

……

“我终于要去你的国度了。”

队伍行驶途中,颜天真趴在马车车窗上,眼见着街道边上的景物迅速后退,眼见着离帝都城门愈来愈远,心中对鸾凤国不舍的同时,也对南旭国充满了好奇。

蓦然察觉到头顶上多了一只手,是凤云渺在轻抚她的头发。

“是不是挺舍不得自己的家园?”

凤云渺的声音传入耳膜中。

“的确,不过我对你的家园也充满了好奇。”颜天真将窗帘放下,一歪头靠在了凤云渺的肩上。

“旅途劳顿,你要是觉得累就睡。”凤云渺道,“最快也要四日才能到。”

“在马车上确实很无趣,我也就只能靠着睡觉来打发时间。”

颜天真说着,一仰身就靠在了凤云渺的怀中,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,闭上了眼。

队伍一连行驶四天,终于在第五天的中午抵达南旭国皇宫。

颜天真直接住进了太子东宫。

她本想进了帝都之后看看街道两侧的风景,见识一下风土人情,哪知道一路睡到了皇宫,醒来时,就听到凤云渺跟她说了一声,“到了。”

“到了?!我还想去街上逛逛呢。”

“连续赶路,你还要逛街?去沐浴更衣睡上一觉,傍晚我再陪你去逛。”

“也好。”

洗浴过后,颜天真躺在凤云渺的床榻上,目光扫过寝殿之内的每一样陈设。

雅致。

没有太过奢靡,也没有太过简洁,是一种恰到好处的装潢风格,她十分喜欢。

很符合她的品位。

凤云渺一回宫,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去面见皇帝,这是基本礼仪。

他说让她先休息,休息好了再带她去面圣,不急于一时。

她本来还不觉得累,一沾上榻还真的就想睡,尤其刚沐浴过后,躺在柔软的被褥上十分舒适,便渐渐合上了眼。

才准备进入梦乡,就被寝殿之外的喧哗声吵醒。

“公孙小姐,您真的不能进去,太子妃在里头休息呢!”

“公孙小姐!你不能进去啊!你……”

“你们快点给我拦住她!太子殿下说了,不要让任何人扰了太子妃休息。”

颜天真睡不下去了,撑开眼皮坐起了身。

怎么那么吵?

忽听耳畔有脚步声响起,她一转头,一道小小的身影闯入了眼帘。

是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女孩,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裳,梳着两个羊角辫,粉雕玉琢的,看着倒是挺可爱。

刚才好像听到宫女喊她‘公孙小姐’。

是哪个王公大臣的女儿?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,连太子的寝宫都随便闯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颜天真才准备问她,她却双手叉腰,先开口了——

“你就是那什么郡主?长得倒是挺好看的,不过,我不想让你做太子妃。”

这话一出,顿时把颜天真给逗乐了。

“小姑娘,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我做不做太子妃哪是你说了算的?”

颜天真只当她是童言无忌,自然不会跟她一般见识。

“公孙小姐,你这样肆无忌惮地乱闯,太子殿下要是知道了,会不高兴的!”

宫女焦灼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。

颜天真眼见着宫女奔上前来,“太子妃,是奴婢的错,奴婢没有看住她,让她进来了,奴婢这就把她带出去。”

“你放开我,别拉扯我!太子殿下是我舅舅,他不会说我什么的,你放手。”

颜天真一听这话,当即就明白她的身份了。

她是公主的女儿。

南旭国最大的公主应该是二十好几,十六七嫁人,算算时间,孩子的确得有七八岁。

“原来你是公主的孩子,叫云渺一声舅舅,按照规矩,你得喊我一声舅母。”颜天真下了榻,朝着她身后的宫女道,“你放开她,我要听她说说,她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。”

宫女放开了小女孩。

“我才不要你当我舅母。”小女孩仰头望着颜天真,“我心中的舅母早有人选,不能你来当!”

颜天真轻描淡写道:“喔?不能我来当?可我与太子殿下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,你说,这可怎么办呢?”

“取消啊!反正也还没成亲。”小女孩回答得颇为理直气壮,“必须取消。”

“你看起来也有七岁了吧?难道没有念过书?你可知国与国之间的联姻不是儿戏?就算你不喜欢我,你也没有权利作出任何决定啊。”

颜天真十分有耐心地跟她解释着,“你说你心中的舅母早有人选,想必你跟她的关系很好,你告诉我,是谁?”

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反正她比你好。你自己退出吧。”

“你这个小家伙还挺野蛮,你要我退出?那你总得先带我去见见你认同的那个人,我倒要看看,她哪里比我好。”

颜天真望着眼前的女孩,心中道了一句:这孩子的爹娘可真不太会教孩子。

公主的孩子,半点礼仪规矩都不懂,这也就罢了,说话还那么蛮横,一副不可一世的小霸王模样,这要是再不好好教导,以后多半要变成野蛮无脑的小辣椒。

“她……”

小女孩才想要说话,就听见身后的宫女朝门槛外道了一句,“太子殿下。”

颜天真一听凤云渺回来了,便想去问问他关于这孩子的事。

哪知道,就在下一刻,小女孩忽然哇的一声嚎了起来,转身奔向了门槛外的凤云渺。

凤云渺才走进来,就看见一道小身影奔上前来,到了他的腿边——

“舅舅啊,你带回来的女人欺负我!”

颜天真:“……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二更八九点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