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 杀杀她的威风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孩子看上去小小年纪,却也挺会出鬼主意。

刚才分明和她说话说得好好的,这会儿云渺来了,她就摆出一副委屈的神态,跟云渺诉苦,说自己欺负了她。

一旁的宫女也愣了愣。

“小姑娘,你说我欺负你?那么你就再说得更清楚一些,我怎么欺负你了?”颜天真气定神闲地迈出了脚步,一步步走向了女孩。

女孩见她走近,想也不想地躲到了凤云渺身后,“舅舅,她刚才骂我了。”

“喔?她骂你什么了?”

凤云渺岂会不知她在耍花招,此刻也不急着拆穿。

“她说她看我不顺眼!她还想把我赶走,她不肯让我在这玩。”

“难道不是你看我不顺眼吗?”颜天真蹲下了身,“不是你说——让我取消和太子殿下的婚约?”

凤云渺听闻此话,转身望着身后的女孩,轻描淡写道:“公孙巧,你母亲难道没有告诉过你,不可在皇宫中乱说话吗?你总是仗着自己年纪小,胡言乱语胡作非为,你以为,你年纪小就不需要为了自己的过失负责?”

凤云渺的语气并不重,面色却十分严谨。

公孙巧怔住,“舅舅……”

“本宫并不是你的亲舅舅,与你母亲只是堂姐弟,你和本宫撒娇耍赖也无用,在本宫这里,是绝对不允许你太放肆的。”

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都说童言无忌,可你母亲是公主,出生不凡,你应该比寻常孩子更懂事些,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,回去问问你的母亲,你干涉本宫的婚事,算不算错。”

凤云渺说到这儿,朝站在旁边的宫女道:“送公孙小姐回府。”

宫女闻言,连忙把公孙巧带出去了。

这一次,公孙巧不敢再胡闹。

颜天真眼见着公孙巧被带走了,道:“这小女孩还是挺聪明的,你一来,她就不敢折腾了,她对我这个外来人很不友善,对你,好像还挺忌惮的。”

“你不要在意她说的话,她缺乏管教,肆无忌惮,这样的孩子决不能惯,有错就要立即指出。俗话说慈母多败儿,她母亲正是因为对她太纵容溺爱,才让她这么没规没距。”

凤云渺说着,转头凝视着颜天真,“她都说了些什么不好听的?”

“有些话我倒不是很在意,不过有一句话,倒是很值得我探究。”颜天真说着,伸手捏上了凤云渺的脸,“她说,她心中已经有了太子妃人选,不是我。你说,你是不是背着我惹了什么烂桃花?”

凤云渺擒住她的手腕,朝着怀中一扯,顺手勾上了她的腰肢,“想当太子妃的大有人在,我又怎知她说的是谁?就算我身边有什么桃花,那也不是我主动招来的。”

“你们南旭国的陛下只生了三个女儿,那么我想问,这三位公主的脾气都如何?以后难免要碰上,我得心里有个底。”

“大公主比我年长一岁,也就是公孙巧的亲生母亲,嫁给了刑部尚书公孙义,她为人尖酸刻薄,性子不太好。”

凤云渺说到这儿,顿了顿,又道:“二公主比我小两岁,嫁了副相。她性格倒是不坏,就是脑子不太灵光,常常犯糊涂;最小的三公主年方十八,与你同龄,还未出嫁,她是三姐妹里最聪明的一个,我与这三个堂姐妹都没什么交情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颜天真挑了挑眉,“那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孩子,与哪位贵女交情很好?她老说我比不上人家,我十分好奇她说的究竟是谁,若是让我看见了,我得提防提防。”

“这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凤云渺掐了一把颜天真的细腰,“下次她要是再乱说话,你直接让人把她拉走就是了,不用理她,她要是敢闹,我就和他的母亲好好谈谈。”

“一个七岁女孩,我应该是可以应付的,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颜天真说着,打了个哈欠。

在马车上颠簸了好几天,原本是想要睡一觉,哪知道会冒出一个小孩来打扰她。

“你好好歇一歇,我去书房处理一些公务。”

他离开南旭国也有一段时间了,自然会堆积一些事情,一回来就得赶着去处理。

“你不一起歇息?”

“我就不用了,你睡个好觉,等你醒了我再来陪你。”凤云渺说着,在颜天真额头上落下一吻,随即转身离开。

颜天真回到榻边,躺了上去。

睡了大概有一个多时辰,悠悠转醒之时,看到眼前有几道人影晃动。

她将眼睛全睁了开,就看见了几个老熟人。

肖梦摆着果盘,肖洁在沏茶,莫曦瞳则是站在衣柜边上整理衣物。

“郡主醒了?太子殿下吩咐我们,要将这些该准备的东西准备好,这些都是郡主喜欢吃的水果,还有郡主的衣物,莫主司早就都给你新做了几套,都在衣柜里挂好了。”

肖梦的话音才落下,肖洁接上了一句,“不应该喊郡主了,应该称呼为女候。”

“什么郡主女候,都不对,应该叫太子妃!”莫曦瞳笑道,“你们没听见么,这东宫的宫女们都叫上太子妃了。”

“称呼而已,你们随意。”颜天真下了榻,走到桌边坐下,顺手拿了一根香蕉来剥,“我和云渺还没成婚,一个称呼就不要太纠结了。我来问你们一件正事,大公主的女儿公孙小姐,你们知道吗?”

“那位小姐……谁还能不知道她。”提到公孙巧,莫曦瞳唇角抽了抽,“她虽然年纪小,花样可不少,还喜欢捉弄人,她常常来这皇宫里玩,因为她是陛下的第一个外孙女,陛下也挺喜欢她,再加上大公主十分不好惹,这公孙小姐是万千宠爱在一身,只有她捉弄别人的份,没有人敢随便得罪她。”

“我也听说过一点关于她的事。”肖洁道,“她稍微有点不顺心的事就发脾气,遇到不顺眼的人就去大公主面前说,有两名新入宫的侍卫在不知她身份的情况下得罪过她,按律法,打十个板子也就是了,可是,打过板子后的第二天,他们就无故暴毙身亡,侍卫长也不想管这件事,就压了下来,不让人议论。”

颜天真听到这,微讶,“大公主如此狠辣?”

得罪她女儿的两名侍卫,领了罚之后,还被她下了毒手。

按律法罚过,她还不解气,这已经不单单是脾气不好,而是——草菅人命。

这样娇惯一个孩子,简直就是害人不浅。

侍卫长不想管的原因,自然是因为要明哲保身,不想得罪了大公主,其实他心知肚明。

这么做也无可厚非,毕竟正义这个东西有时候会害苦了自己,选择冷漠也并非是错。

“大公主虽然狠辣,但与太子殿下也是井水不犯河水,太子妃不要与她来往就好。”

“我不会与她来往。我本来是想问你们,公孙小姐是不是跟哪一位名门贵女交好?她今天在我面前放话,说看我十分不顺眼,还说她心中有了更好的太子妃人选,我有些好奇,这才问你们。”

“这种没脑子的话她都敢说……”莫曦瞳嘀咕了一声,“好歹也七岁了,该懂事点了罢?”

“就她那样的小捣蛋鬼,谁家名门贵女愿意跟她来往?”肖梦想了想,道,“对了,有一个,就是她父亲的亲妹妹,她的亲姑姑公孙媛啊,她和自家姑姑的关系肯定好,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,这位姑娘对太子殿下挺仰慕,有一回宫宴上,我就看见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太子殿下身上。”

“那就不用猜了,她说的一定是公孙媛。”颜天真笃定道,“她是想帮她家姑姑出头,所以才来我这叫嚣。”

“太子妃可千万别理她……”

“我不理她,她也会来理我的,听你们刚才的话,就知道她不是个好对付的。”颜天真说着,咬下了香蕉的最后一口。

最烦熊孩子。

父母教育不当,熊孩子就四处惹祸。

谁让她亲娘是公主?

这熊孩子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她得提前做好准备才行。

这一头颜天真在思量着如何对付公孙巧,另一边的御花园内,公孙巧正对着她的母亲大公主哭诉——

“母亲,你都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嚣张,我说姑姑比她好,她凶我,说我没有资格管这事。”

公孙巧一边说着,一边爬上了母亲的膝盖。

大公主将她抱起,搁在自己的腿上,“巧儿说,新来的那位太子妃骂你了?”

“对啊,她还瞪我呢,母亲,你说她都那么大的人了,怎么对我就这么不友善?我是个小孩,她不应该让着我吗?”

“她当然应该让着你。”大公主说话间,艳丽的脸庞有些微沉,“竟然敢这样对我的女儿,这位太子妃可不太懂事啊,莫非她觉得,我这个嫁出去的大公主在这皇宫里就没有地位了。”

“她肯定是这么觉得,她说她是太子妃,她的地位可高了。”

“真是嚣张。”大公主冷笑了一声,“我要找个机会杀杀她的威风。”

“母亲一定要帮我出气呀。”公孙巧窝在大公主的怀中,“我不喜欢现在这个太子妃,母亲能不能想个办法,让姑姑去做太子妃?”

“太子好像不喜欢你姑姑,这件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,再说了,现在这个太子妃是异国来的,人家也是皇族的,咱们要对付她必须找理由,找不出理由也不能轻易去得罪。”

“那母亲就找个理由嘛,母亲不是最厉害的吗?母亲什么事都能办得成。”

“好好好,为娘想个办法帮你出出气,至于你姑姑的事情,再看看罢,就算当不上太子正妃,为娘也想个办法让她能当上侧妃,能不能争得过现在这个太子妃,就看她自己了。”

公孙巧嘿嘿一笑,“母亲最好了,母亲一定要帮姑姑,除了父亲母亲之外,就姑姑最疼爱我了,我想帮姑姑实现她的心愿。”

“为娘会尽力的。”

……

转眼间,时至傍晚,凤云渺从书房中出来,回到了寝宫。

颜天真刚换上了一件新衣裳,眼见着凤云渺过来了,笑着问他,“我身上这件好不好看?”

“这件也是莫曦瞳为你定制的,在柜子里藏了半年,终于穿在你身上了。”凤云渺望着她身上那件丹红色衣裙,桃花美目中染上点点笑意。

“莫主司的手艺还真好,一点也不输给北昱国的妙衣坊。”颜天真摩痧着身上的布料,感受着那丝滑柔软的纱,不仅有些赞叹。

“此裙名唤——丹绸。东方有桃蚕不食桑而食桃叶,两年一吐丝,织出来的丝绸白而微带点点丹红色浅纹,触感丝滑柔软,几乎可贴在皮肤上,中有淡淡桃花香弥漫。东方有人言,丹绸触之似少女肌肤,闻之似处子幽香。”

凤云渺说着,走上前,在颜天真的肩颈上嗅了嗅,“这件衣服真的带有淡淡芬芳。”

“真不错。”颜天真笑道,“咱们要不要用晚膳?快到饭点了。”

凤云渺道:“去宫外转转罢,带你寻觅街道上的美食。”

颜天真欣然应允,“好啊!”

二人乘坐马车,离开了皇宫。

马车到了宫外的市集上停下,二人下了马车,便携手行走在街道之上。

“南旭国的街道上也有不少美食,我早就跟你说过,总有一日要带你来,从街头吃到街尾。”凤云渺说着,双目扫视着街道两侧,“你可有什么感兴趣的美食?”

“甜点。”颜天真道,“比如糖葫芦,糖人……”

正说着,就闻到了一阵甜香味。

那甜香味浮动在鼻翼间,勾起了颜天真的食欲。

“你想吃的糖人,就在前面。”凤云渺伸手指着前边的某一处,带着颜天真便走上前去。

买下了两根,一人拿着一根,颜天真吃得开心,凤云渺却没吃。

“你为何不吃?”颜天真问他。

“不是很爱吃这个,这根我先帮你拿着,等你手上的那根吃完了,我这根给你。”

颜天真笑道:“那好吧。”

她知道,云渺并不是很喜欢甜食,只是常常陪着她吃罢了。

二人正走着,忽然迎面跑来一名小女孩,模样很是陌生。

她望着凤云渺手中的糖人,“大哥哥,我想吃这个……”

颜天真闻言,连忙道:“那就给你了。”

小孩子讨零食,哪有不给的道理。

凤云渺什么也没说,将手中的糖人递给了小女孩。

可就在小女孩接过糖人那一瞬间,颜天真听到耳畔有破空之声响起,似乎有一物朝着身后飞来。

凤云渺也听见了,正想回头去看,面前的小女孩却狠狠地抓住了他的手,在他的手背上掐了一下。

凤云渺有些吃痛,被她这么一干扰,出手的动作慢了一瞬,没能拦截到那朝着颜天真飞去的东西。

好在那东西也不是暗器。

颜天真回头的瞬间,长发一甩,那东西正好就粘在了她的长发上。

一根糖人。

一根已经快化了的糖人,就那么粘在了她头发上,粘稠的糖稀把她的乌发黏成一团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凤云渺面前的小女孩调皮地笑了笑,夺过他手中的糖人含在口中,转身就迅速溜了。

凤云渺:“……”

若是一个成年人,他一定一脚飞出去。

可换成这么一点大的孩子,又怎么能如此暴力。

他算是明白了。

前面这个小女孩只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,在他回头的时候掐他,让他分心。

而他们的身后,另有一人,把化开的糖人扔在颜天真头发上。

“我的头发……”颜天真磨了磨牙,“这样的招数,一看就是小孩子恶作剧!”

除了那个公孙巧,还能有谁?

大人绝对不会玩这么幼稚的把戏。

公孙巧是联合玩伴,特意来捉弄她……

可恶的是,没发现公孙巧的人影,想要找她进行思想教育,她也未必会承认是自己做的好事。

“我回头一定会找大公主好好算这笔账。”凤云渺面上阴云密布,“咱们就近找一家客栈,我给你洗洗头。”

“嗯。”颜天真点了点头。

她此刻依旧不恨公孙巧。

小孩子捉弄人的把戏……还不足以引起她的重视。

养不教父之过,而是应该把这笔账算在大公主和她夫君头上。

颜天真不知的事,不远的街角处,两道小小的身影站立。

“你做得很好,这金子我就给你了。”公孙巧望着眼前的小女孩,朝她丢出了一锭黄金。

她的目光穿过人群,锁定了颜天真的身影。

还有别的招等着她体验呢。

凤云渺与颜天真望着前头不远的客栈,一路走了过去。

一道小小的身影比他们更快穿过了人群,仿佛知道了他们要去何处,率先钻进了那客栈里。

片刻之后,凤云渺也牵着颜天真走到了客栈外。

正准备进去,忽然猝不及防,头顶降下一大盆水,躲都来不及躲!

颜天真被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,旁边的凤云渺只是受到了一点波及。

毫无预警的天降大水,令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。

凤云渺迅速抬头望向头顶,只来得及看到一双细嫩的小手,冲完了水之后,还将水盆砸了下来。

凤云渺扬手挥开水盆,眸中寒光闪烁——

“公孙巧,滚下来!”

几乎不用猜测,他就知道泼水的人是谁。

颜天真这一回也怒了,大步跨进了客栈,直奔二楼。

迅速冲到了楼道口,就听见第二间雅间里想起了稚嫩的女音——

“母亲,刚才舅舅好像在楼下喊我,让我滚下去,他是不是生我气了?”

“他当然生气了,不过他没有理由动你的,你就说你没看清人,你可别承认。”

大公主也没有料到女儿会如此。

公孙巧说是要小小地捉弄捉弄颜天真,她不放心,就跟了过来,眼见着女儿钻进了客栈,她也跟上了。

公孙巧吩咐伙计打了盆清水上来,说要洗脸,哪知道她洗了个脸后,就把水直接往楼下倒。

她是故意倒在颜天真身上的,她就是料准了颜天真与凤云渺快要走近,端着水盆子等候了片刻,只等颜天真走近,直接浇下。

大公主并没有料到。

但此刻,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她自然决定维护女儿,维护到底。

而就在下一刻,房门被人一脚踹开。

落汤鸡一般的颜天真站在房门外,望着站在雅间内的大公主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——

“堂堂公主,怎么管教女儿的?!明知她有错,骂也不骂一声,也不晓得好好教育教育,慈母多败儿,这个道理你懂是不懂?你今日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,我绝不罢休!”

公孙巧见此,连忙躲到了大公主身后,“母亲,她就是舅舅带回来的女人,你看,我就说她很凶了。”

“巧儿别怕。”大公主柔声安慰着女儿,转头冷眼望着颜天真,“原来是未来的太子妃。真是不好意思,巧儿刚才没看清楼下有人……”

颜天真冷笑着打断她的话,“这意思是我活该路过了?”

“太子妃,孩子又不是故意的,何必如此咄咄逼人?你看你多大的人了,还与一个七岁女童一般见识,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。”

颜天真脸色一沉,怒由心生。

正准备走上前,余光瞥见一道人影走近,正是凤云渺。

她刚才迅速冲了上楼,凤云渺落在了身后,此刻跟上来了,他便直接走进了雅间之内,伸手抄起了桌上的水壶,打开盖子,朝着大公主脸上一泼——

“本宫不跟孩子一般见识,所以——孩子犯错,就全算在大公主你头上,咱们来算算账可好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还原了一个真实的熊孩子(一_一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