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小小年纪伶牙俐齿,这些说辞,都是太子教你说的吗?”大公主心中认定是凤云渺故意捉弄她,言语自然很不客气。

她就知道凤云渺不会善罢甘休。

但她没有想到,凤云渺会拿同样的花招来对付自己。

“是我冒犯了大公主,这事与义父有什么关系?”凤伶俐的面色十分无辜,“伶俐无心之失,莫非大公主真要与伶俐计较?”

大公主边上的公孙义见此,凑到大公主的耳畔道:“娘子,他是太子殿下的义子,你看他如今也诚恳地认错了,不如就算了,省得与太子殿下闹得不愉快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大公主横了他一眼,“本宫要怎么做,犯不着你来教。”

公孙义噤了声。

“虽然你认错态度诚恳,可你做事鲁莽,冲撞了本宫,本宫今日若是不跟你计较,只怕你还会犯下一次。”大公主面无表情道,“看在太子的份上,本宫就只罚你吃五个板子,你可接受?”

“您还是要打我板子?”凤伶俐瞪大了眼,“大公主,您身为长辈,怎么能如此没有气量?”

“你还敢跟本宫讨价还价?!”大公主拔高了声线,“原本就是你的错,理应受罚!本宫已经从轻发落,你还想得寸进尺。”

“我犯了多大的错?不小心把糖葫芦粘你头发上,又一个不小心把臭豆腐水倒在你身上,我又没对您造成半点皮肉伤害,您却非要咄咄逼人。”凤伶俐板起了脸,“我不管,您必须原谅我,您不原谅我您就是小气,就是没风度。”

大公主瞪大了眼,“你!”

“我才十六岁,还没成年呢,做事难免不成熟一些,理应得到原谅,你身为我的长辈,必须包容我!”

“你放肆!”大公主怒起,“你以下犯上,本宫绝不包容,把他给我拿下!”

“就您身后那两个酒囊饭袋,肯定不是我的对手,我一只手就可以打败他们。”凤伶俐昂首挺胸道,“但是我尊敬您是我的长辈,就让您把我拿下,您看我这么懂事,您要不要原谅我?”

大公主眼角剧烈一抽。

从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少年如此无赖。

凤云渺教的好义子,之前还敢说她教女无方,他自个儿又教出了什么好孩子?

“娘子,还是别把事情闹大……”耳畔又想起了公孙义的劝告。

大公主伸出手,狠狠拧了一下他的腰,“你就这么怕太子?本公主当初怎么就嫁了你这么个怂包!”

公孙义被掐得倒抽一口冷气,“娘子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为何要得罪未来的一国之主呢?我也是为了咱们的将来考虑啊……”

“父皇的身体好着呢,他凤云渺什么时候能当皇帝还不知道,再说了,要是父皇什么时候能再生个皇子,我看凤云渺未必就能继承大统。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,你怂什么。”

公孙义又一次噤了声。

眼见着凤伶俐就要被拿下,大公主忽听身后响起一声——

“住手。”

这声音十分耳熟,她不用回头都知道来人是谁。

“本宫才走进,就听见大公主说要拿下本宫的义子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义父来了。”凤伶俐朝着凤云渺拱手一拜,“义父明鉴,我绝对没有刻意冒犯大公主,我只是走路不小心绊了一跤,把糖葫芦甩到了她头发上,本想请她品尝臭豆腐的滋味,她甩开了我的手,汁水就不小心倒在了她身上,我认了错,她还非要打我板子。”

“竟有这样的事?”凤云渺眉头微蹙,转头望着大公主,“大公主,就这么一点破事,你还要与一个晚辈计较,实在是太小气了。”

“你们二人早就串通好的来这么一出,此刻又在这里装模作样,真以为本宫看不出来吗。”大公主冷笑一声,“太子殿下,你这报复人的手段,还真是用得不错。”

“大公主什么意思?本宫怎么就听不明白。昨日你的女儿犯错,你也是如此维护她,今日本宫的义子犯错,本宫理应也维护他,你是慈母,本宫是慈父,就你家的女儿是个宝,本宫的义子就不是了吗?”

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风水轮流转,大公主又何必抱怨,你看你这眉头紧的都能夹死一只苍蝇,大公主年纪已经不小了,就少生点气,常常发脾气会导致早衰,闲暇的时候,你应该多注重保养肌肤,而不是整天横眉竖眼。”

大公主已经气得找不到说辞来反驳。

“伶俐,我们走。”凤云渺转了个身,“大公主会原谅你的,不用太在意。”

“多谢大公主,大人有大量。”凤伶俐冲大公主笑着道了一声,转身跟上凤云渺的步伐。

戏弄大公主,可真是有意思。

“混账,混账!”大公主望着二人远去的身影,暴跳如雷,“敢这样戏弄本宫,本宫决不罢休!”

……

凤云渺与凤伶俐回到了东宫之后,凤伶俐便将戏弄大公主的过程告知了颜天真。

颜天真听着他的讲述,笑出了声,“恶人自有恶人磨。”

这是真正意义上的——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

“我说了,会为你讨回公道。”凤云渺伸手掐了掐她的脸颊,“现在心情可好?”

“很好。”颜天真轻笑了一声,凑近了凤云渺,在他的脸庞上啄了一下,“你也怪会整人的。”

一旁的凤伶俐连忙转过了头,“义母,光天化日之下,就在这庭院之内,要是被人给看到了,会说你缺乏矜持,你是姑娘家,竟然主动……”

“姑娘家怎么就不能主动?”颜天真挑了挑眉,“虽说男子应该主动,但偶尔也该女子主动,伶俐,你也十六了,再过两年也可以娶媳妇了,以后见着这样的事,就别不好意思了。”

凤伶俐听闻此话,转头望向凤云渺,“义父,义母说得对吗?”

“她说得对。你这年纪确实也称不上太小,过两年,你若是再找不到喜欢的姑娘,我们二人帮你物色。”

“那……好吧。”凤伶俐点了点头,“义父义母慢聊,我去吃些点心。”

“真是纯洁。想当初,你也是这么纯洁的。”颜天真望着凤伶俐离去的身影,笑道,“果然什么样的人,就会教出什么样的孩子。”

在二十二岁之前,云渺清心寡欲不近女色,伶俐在他的教导之下,自然不会风流。

“等他到了我这个年纪,就不会再如此青涩了。”凤云渺说着,捏了捏颜天真的鼻子,“我去书房处理公务,你自个儿玩。”

“去罢。”

凤云渺离开之后,颜天真便一路散步着出了东宫。

她总要熟悉熟悉这皇宫内的格局。

抬头望向不远处,一片花团锦簇,想必就是御花园?

颜天真慢条斯理地走了过去。

但她没有想到的是,她走进了御花园,却看见了不想看见的人。

鲤鱼池畔站着两道身影,其中一道小小的影子,一身雪白衣裙,可不就是那熊孩子公孙巧?

这孩子真是太讨人厌了。

在认识公孙巧之前,她从没有讨厌过小孩。

颜天真视线一转,落在公孙巧身旁的人影上。

那女子一身浅蓝色衣裙,容貌上佳,与自己的年纪相仿。

看公孙巧和她有说有笑,想必就是公孙巧的姑姑公孙媛?

十有八九就是了。

除了亲姑姑之外,想不出这熊孩子还能跟哪位贵女关系这么好。

颜天真打量着公孙媛的同时,公孙媛也一个不经意的抬眼,看见了她。

公孙媛的视线接触到颜天真的那一刻,明显一怔。

“姑姑,你在看什么呢?”公孙巧眼见着公孙媛盯着某一处,便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,这一看,顿时垮下了脸,“就是这个女人,要做太子妃的。”

“她可真美,比画像上还要好看。”公孙媛如此道了一句,“难怪坊间传言,良玉郡主赛天仙。”

半年之前,凤云渺从异国归来之时,青丝白发,这其中的原因引起了街道上百姓的热议。

从那么多议论声之中,她可以听得出,凤云渺是为了一个女子才白发。

这女子就是鸾凤国的第一美人,良玉郡主。

她想知道,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他如此上心。

这位良玉郡主很有名,能歌善舞,在四国交流会上也夺了魁首,见过她的人不少,想要一幅她的画像,不难。

画像上的人儿,的确是个难得的绝色美人。

这一刻看见真人,自然是比画像上的更生动,更扎眼。

“姑姑也很漂亮啊。”公孙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“姑姑何必去夸她,姑姑也不输给她。”

“不,我没有她那一番花容月貌。”公孙媛收回了视线,淡淡道,“单论外表,我已经输了。”

“难道舅舅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才喜欢她?那这也太那什么了……庸俗!对,有个词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“也不能说是庸俗。”公孙巧道,“毕竟我们都是凡夫俗子,总是追求美好的事物,外貌不如人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“那她就是红颜祸水!”

公孙巧这话一出来,公孙媛笑了,“这个词你是哪里学来的?夫子还会教你这样的词吗?”

“很多词语夫子没有教,都是我从别人那听来的。”公孙巧说到这儿,朝着不远处的颜天真招了招手,“喂!你过来!”

颜天真见此,理也不理,就要转身走开。

“巧儿,你这样太无礼了,你这样喊,她自然不愿意过来,你应该说——女候,请你过来一下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客气?”

“你想让她走过来,自然就要客气,否则她完全可以有理由漠视你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公孙巧接受了公孙媛的提议,朝着不远处颜天真的背影大喊道——

“女候!请你过来一下。”

颜天真脚下的步子顿了顿。

熊孩子还知道懂礼貌?

这肯定不是她自己领悟出来的,应该是她姑姑教的。

此刻周围正好有宫人端着果盘经过,她若是不搭理公孙巧,在这些宫人眼中,岂不是不大气?

也罢,就去看看那熊孩子又想捣什么鬼。

于是颜天真转了个身,走向了不远处的二人。

眼见着颜天真走进了,公孙媛福了福身,“刑部尚书之妹公孙媛,见过女候。”

“公孙姑娘不必多礼。”颜天真说着,瞥了一眼她身旁的小女孩,“公孙小姑娘,你喊我来有何事吗?”

“我就是想让你看看,我姑姑是不是比你出色?”公孙巧扬起下巴,冷哼了一声。

身旁的公孙媛轻斥一声,“小孩子不要胡说。”

她又转过头来看了颜天真一眼,“童言无忌,还望女候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颜天真打量着眼前的女子。

一副清雅淡漠的神态,自带一份疏离之感,给人的感觉并不柔弱,也不骄横。

“我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,她也不是头一次胡说八道。”颜天真漠然地望着公孙巧,“你方才问我,你姑姑是不是比我出色?现在我回答你——真没看出来。”

对面的公孙媛似乎抽搐了一下嘴角。

“我姑姑虽然长得不比你美丽,可她比你善良得多,她也贤惠体贴,善解人意,哪像你?凶巴巴的,连小孩子都要骂。”

“你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娘,人人都要惯着你?”颜天真不咸不淡道,“你又不是我生的,得罪了我,我怎么就骂不得?你这个没家教的孩子,可曾听过一句话?上梁不正下梁歪。你母亲刻薄狠辣,想也知道教不出什么懂事的孩子,你要不要考虑离开你母亲一段时间,让我教育教育你?”

“你做梦!我才不要跟着你!”公孙巧躲到了公孙媛身后,“姑姑你听,她不仅骂我,连我母亲都骂。”

公孙媛抚上她的头,安抚着她,朝着颜天真道:“女候,大公主对巧儿的确是有些娇惯,也没有女候你说得那么严重罢?”

“你是公孙家的人,自然帮着公孙家说话。”颜天真悠悠道,“我只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,你们若是听得不顺耳,大可转告给大公主听。好了,我想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了,失陪。”

颜天真说着,转过了身。

公孙巧磨了磨牙,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抬头朝着公孙媛道了一句,“姑姑,我记得你懂水性,是吧?”

“嗯?”

公孙媛不知公孙巧为何忽然问出了这么一句,只见公孙巧伸出了小手,就朝着她的腰身狠力往鲤鱼池内一推!

公孙媛被推下了鲤鱼池。

颜天真听见身后忽然响起破水声,一转头就看见公孙媛在鲤鱼池内扑腾。

公孙巧正将双手收回来,冲她展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。

下一刻,只见她张开嗓门大喊道——

“来人啊,女候把我姑姑推……”

颜天真迅速一个跨步上前,眼明手快地捂住了公孙巧的嘴。

“你这个臭丫头,把你姑姑推下水嫁祸给我,这种阴损的招数你都想得出来,小小年纪,如此有心计,你想害我,门都没有!”

颜天真说着,从衣袖中摸了一颗药丸,就往公孙巧嘴里塞。

昨天被这臭丫头泼了一身冷水,为了预防着凉,凤云渺便给了她一瓶姜丝药丸,吃着可以暖身。

此刻给公孙巧吃的,正是这个药丸。

不过——公孙巧当然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。

“听着,这是毒药!”颜天真在她耳畔凶恶道,“知道什么是毒药吗?吃了会死的那种,从现在开始,你若是敢不听我的话,我就不给你吃解药,让你被毒死。”

公孙巧顿时一个激灵。

毒药……

她当然知道什么是毒药。

厨房里的大娘天天都在灶台边上铺了一张纸,纸上放着一块肉,肉上撒着粉末,她说,这是专门毒老鼠用的,只要老鼠吃了撒毒的肉,就死定了。

老鼠吃了老鼠药之后,就会痛苦地抽搐着,抽着抽着就死了。

现在她对这个女人喂了毒药,会不会也像老鼠一样,抽搐着抽搐着就死了?

想到这儿,公孙巧顿时就要嚎啕大哭。

“不要哭闹!”颜天真又在耳畔威胁着她,“再哭闹,再胡说八道,可就别怪我无情无义了,我告诉你,我杀过的人,比你吃过的饭都多!”

公孙巧一哆嗦,眼泪憋在眼眶子里不敢流出来。

同一时,公孙媛已经爬上了岸,一身水,活像一只落汤鸡。

颜天真还在继续警告着公孙巧,“你可以试着不听我的话,或者大声喊出来,你要相信,你是无论如何也斗不过我的,你污蔑我,我可以狡辩,我一生气,你这条小命恐怕就难保了。”

公孙巧望着颜天真,目光中带着些许恐慌。

颜天真松开了捂着她嘴巴的手,笑得格外友好,“回头要是有人问起你,你姑姑是怎么掉进水里的?你会怎么回答?”

“是……姑姑自己不小心摔进去的。”公孙巧说着,迅速退开了几步,退到了公孙媛身旁。

望向颜天真的目光中,带着浓浓的警惕,以及惊惶。

颜天真自然是很满意这样的效果,“很好,放心吧,只要你老老实实,等我跟你舅舅成婚之后,我就会把解药给你,你这条小命,保得住。”

话音落下,颜天真瞥了一眼公孙媛,“公孙姑娘好自为之,我知道刚才的事儿不是你的主意,但,我还是要警告你一句,不该想的不要想,不该做的不要做。”

言罢,一个潇洒利落的转身,缓步离开。

“姑姑!她给我吃毒药了,我害怕!怎么办怎么办……”公孙巧哭丧着脸,双手紧紧地抓着公孙媛的胳膊,“我会不会像老鼠那样,抽搐着抽搐着,就死了?不要啊……”

“她吓唬你的,你还真就信了,你一个小孩,她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,何必拿毒药来控制你?她要是真的用了毒药,我们去太医院一检查,她不就倒霉了?她给你吃的绝不是毒药,应该没什么害处。”

公孙媛说着,掰开了公孙巧的手,“你自作主张,没等姑姑反应过来,就把姑姑推下水,你以为你这点小聪明,就能整到她?你真是太不理智了。”

“我以为我能整到她的,姑姑别生我气啊……”公孙巧抽了抽鼻子,“她真是太可怕了,她还威胁我,她说她杀过的人,比我吃过的饭还多。”

“都只是吓唬你罢了,你以后还是不要想这样愚蠢的主意去整她,你这点把戏根本镇不住她,白费心机,反而还被她三言两语唬得瑟瑟发抖。”

公孙媛说着,忽觉一阵凉风袭过,这让她不禁觉得冷。

正值冬季,池水也是凉得很,她此刻像一只落汤鸡一样坐在岸边,真是狼狈又糟心。

她站起了身,余光瞥见一道海蓝色的身影从御花园前走过,那是——

凤云渺。

“我看到舅舅了!我去跟他说,你落了水,舅舅应该会招待你的。”

公孙巧说着,便迅速朝着凤云渺跑了过去。

“舅舅!”

凤云渺正走着,忽听身后响起稚嫩的孩童声音,那声“舅舅”,真是听得一点都不舒心。

“舅舅,我姑姑落水了!”

公孙巧到了凤云渺身旁,这会儿也不敢嫁祸颜天真了,只道:“她刚从水里出来,现在很冷。”

“然后呢?”凤云渺不紧不慢道,“我也很冷,总不能把我的衣服给她穿。”

公孙巧怔了怔,随即道:“不是这个意思!我看姑姑瑟瑟发抖,舅舅能不能带她回宫去换一套干的衣服?”

“东宫里只有你舅母的衣服,你舅母个子那么高挑,每一件衣裳都是量身定做,穿在你姑姑身上,估计像拖把似的,我可舍不得这样糟蹋你舅母的漂亮衣服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