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人贩子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可是现在姑姑她浑身都是水,很容易着凉生病。”公孙巧拉着凤云渺的衣摆,“夫子曾说男子应该有风度,舅舅,你就忍心不管姑姑吗?”

“教你念书的夫子,大概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转世。风度,可不是对什么人都能给的。”凤云渺淡淡一笑,推开公孙巧的小手,“以后请人帮忙,要考虑远近亲疏,关系不亲的就不要喊了。”

话音落下,凤云渺踏出步子离开了,从始至终并未去看一眼湖边瑟瑟发抖的公孙媛。

“舅舅怎么这样?真小气……”公孙巧嘀咕了一声,转身奔跑到鲤鱼池边。

公孙媛眼见着凤云渺走开了,虽然有些失落,却并不意外。

凤云渺的性格,她也算是有些了解。

冷漠高傲,难以接近。

想要被他垂怜,也就只能是与他亲近的女子。

她跟他,不算熟悉。

只是她单方面仰慕他罢了。

“对不起啊姑姑,我没能给你喊来舅舅,他说,东宫里只有那个女人的衣服,不适合你穿,他还有点急事要去处理,就没与我多说几句话。”

公孙巧没敢把凤云渺的话直接说出来。

只因凤云渺的话实在太冷漠,她不愿看公孙媛难过,便自己帮凤云渺找了个借口。

公孙媛闻言,无奈一笑,“他就是不想搭理你我二人。巧儿,我跟你说,他现在对咱们公孙家看不顺眼了,因此,你切记不要再做出惹他反感的举动,少在他面前晃悠,你越是折腾,他越是反感,你要真是为了姑姑好,就不要再去叫板那个女候。”

公孙巧瞪大了眼,“难道咱们就这样放弃了?姑姑一点也不想为自己争取了吗?”

“不是不争取,是不能惹人嫌。”公孙媛秉持着耐心,“想要博取一个人的好感,不是靠着瞎折腾,也不是靠着一味讨好,你不能太刻意去吸引对方的目光,最好是让对方先注意到你……算了,我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,你只要记住,别去添乱就行。”

“可是我真的很讨厌那个女候啊!”公孙巧拧着小脸,“她欺负我,我要反击,不然我睡不着,我心里不甘心。”

“我刚才说过了,你年纪太小,斗不过她,你那点小把戏,太嫩了。”公孙媛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“你若真那么想反击,还是少出点馊主意,去求助你的母亲大公主吧,她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“好,那我就去求助母亲!可是姑姑,你这一身湿淋淋的可怎么办呢?”

“你随便去喊个宫女来吧,宫女的衣服,各种尺寸的都有,借一套给我穿上就好。”

……

“伶俐,再荡高一点!”

“呼——这秋千荡着可真过瘾。”

颜天真坐在花藤打造的秋千上,让凤伶俐在身后帮她推着秋千,随着秋千的扬起落下兜风,十分惬意。

“义母,还要再高一点吗?”

凤伶俐询问着颜天真的意见,忽然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拍,转头,就看见凤云渺站在他的身后。

正打算出声问候,凤云渺却朝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又冲着他摆了摆手,示意他先离开。

凤伶俐会意,转身便走开了。

颜天真并不知身后二人的互动,道了一句:“再推高些吧。”

凤云渺闻言,目光随着摇晃的秋千游移,眼见着秋千朝后荡到了最高处,他也一个起身跃到了高处,将秋千架用力一推。

同一时刻,他自己也跃了上去,翻过了秋千架,坐在了颜天真的身旁。

“呀,荡这么高你就这样直接翻上来了,要是这秋千承载不住重力飞了出去,你我都要脸着地。”颜天真笑着道。

“就算真的飞了出去,我也会给你当人肉垫子,不会让你脸朝地。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这东宫里的东西,质量都是好的,哪那么容易坏。”

颜天真将头一偏,靠在他的肩上,“我今天又碰到了大公主家的那熊孩子。”

凤云渺道:“我也碰到了。”

“我原本觉得她只是爱捣蛋,事实却是——她比我想象中还要恶劣得多,要真的只是调皮捣蛋还不算糟,令人惊讶的在于,她还懂陷害污蔑。”

颜天真这番话一出,令凤云渺有些意外。

“陷害?”

一个七岁女童,懂陷害?

“对,别看她幼稚,她懂的可真不少,她害人的想法只在一念之间。”

颜天真想起之前在鲤鱼池畔,她与公孙巧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,才转身走出了两步,公孙巧就把公孙媛给推下了水,并且想要大喊嫁祸给自己。

这个计划不是事先商量好的。

而是公孙巧的一念之间,就连公孙媛都没反应过来。

公孙媛大概是觉得这种把戏幼稚,看她也不像是个笨的。

可这种把戏对于一个七岁的小孩来说,那就不是幼稚。

而是阴险。

有几个小孩子会在一念之间有这种想法?

颜天真将鲤鱼池畔发生的事告诉了凤云渺。

“这个小孩子又偏激又无理取闹,还霸道阴险,被我吓唬了一番,总算是知道害怕了,可她的心里一定更加不甘心,会想着报复,她的报复心,很强。”

颜天真顿了顿,道:“她只有七岁,有些时候实在不想跟她一般见识,可要是一次一次姑息她,这以后的日子铁定鸡飞狗跳,糟心事没完没了,所以……”

“要么,眼不见为净。要么,将她管教好。你是这个意思罢?”

凤云渺的脸色不太好看,“确实是个麻烦精,干脆就将她绑了,卖到山村里去,让她吃个几年苦,磨一磨她身上的锐气,看她吃过苦之后还敢不敢如此胡闹,让她体会到人活一世有多不容易,整日活在母亲的羽翼之下,不知人间疾苦。”

“有道理喔。”颜天真赞同道,“这种娇生惯养的孩子,再任由她这样成长下去,只会越来越无理取闹,理应吃苦。”

那熊孩子用糖人粘她头发,用冷水泼她一身,这倒也不值得她记仇,顶多气上一顿。

可陷害她,这就不得不计较了。

品行恶劣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,并且没有丝毫自知之明。

真是欠收拾。

“此事就这么定了,正好也借此惩罚惩罚大公主。”凤云渺道,“这丫头总是在自家府里闲不住,四处溜达,没准她下午又会出门去玩,找个机会将她抓了。”

……

午间,暖阳高照,在冬季,人们最喜欢这样和煦的日光。

帝都街道之上,如往日那样热闹非凡。

“姑姑,你陪我去买几双新的鞋子。”

公孙巧牵着公孙媛,快步朝前行走。

前边一条街过去都是卖衣裳鞋帽的。

“巧儿,我觉得你的鞋子已经很多了,前几日,不就添了好几双新的,怎么今天又想买?”

“东西总是会用腻的,这鞋子上的花色我不喜欢了,就要换。”

“照你这么个换法,你一年还不得换上一两百双鞋子?一双穿那么两天就不要了,未免有些浪费。”

“我们家有钱啊,姑姑,母亲那么多钱,有得花为什么不花?钱留着也不会生钱,还是拿来花更开心。”

公孙巧不知的是,她这番话被暗处两个人听在耳中,惹来了两道嗤笑声。

“小小年纪如此奢侈。”

“等会儿,我想法子让她们两人分散开,你就可以去抓那个丫头。”

“好。”

公孙巧与公孙媛进了一家衣店,掌柜的立即十分热络地前来打招呼。

公孙巧在店里四处溜达着看鞋子,不经意间看见了一条十分好看的裙子,便喊公孙媛来试。

“姑姑,这裙子你穿着一定好看,不如试试?”

公孙媛望着她手上的衣裙,笑了笑,“好吧,我去试试衣裳,你可别自己跑出店外。”

“放心吧,我会等你的。”

公孙媛去试衣服,公孙巧便又继续闲逛。

一个转身,视线接触到一抹水蓝色的衣角,公孙媛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。

“姑姑,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?我给你挑的衣裙呢?怎么也不见你换上?”

面前站着的‘公孙媛’笑道:“那件衣裙穿起来不太好看,我不喜欢了,我知道前边还有一家更好的店,衣服鞋子的样式更多,保证会有你喜欢的,咱们去看看罢。”

公孙巧不疑有他,欣然应允,“好啊。”

两人牵着手离开了。

店里的掌柜与伙计都在忙碌着,也就没有注意到这样的一幕。

直到公孙媛换好新衣裳出来,原本打算让公孙巧评价一番,哪知道扫了一眼周围,没有公孙巧的身影。

“巧儿?”她大喊了一声。

这时,身后有个侍女道了一句,“姑娘?您不是前脚才走吗?诶,您刚才走的时候穿的不是这件衣服啊。”

“什么?”公孙媛一惊,“我刚才走了?我从进来一直就没离开过,方才,我的侄女给我挑了这一条衣裙,我就去试了试,出来就没有看到她。”

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呢?刚才有个与您长相一样的姑娘把她给带走了,您有孪生姐妹吗?”

公孙媛眉头一蹙,没有多想,就朝着店外跑了出去。

身后的侍女又大喊道:“姑娘你还没付钱!”

……

“姑姑,怎么这么远啊?”公孙巧走过了半条街,觉得腿脚有些累了,埋怨道,“我的脚酸了,不走了!”

“走不动了是吧?姑姑抱你。”

‘公孙媛’笑着说了一声,将公孙巧抱在了怀里。

身后有马蹄声响起,不多时,身旁停下了一辆马车,车夫朝她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。

她转了个身,抱着公孙巧就上了马车。

“咦?咱们怎么忽然就到了马车上了?”公孙巧怔住,“那家店有那么远吗?”

“是啊,很远。”身旁的女子道了一句,“咱们必须要坐马车才能去。”

“现在已经是下午了,咱们回去以后会不会太迟?母亲会不高兴的,她说不能玩太晚。”

“她不会生气,只会慌张难过。”女子淡淡道,“这是她教女无方所付出的代价,她必须承受,你们母女二人分开,是一件好事。不会再有人因为你的任性妄为而受苦受难。”

“姑姑,你在说什么啊?”公孙巧似乎意识到了不对劲,“你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奇怪?你还想要我和母亲分开?”

“我不是你姑姑,担不起你这一句称呼。我是送你去打工的人贩子。”

女子说着,抬起了手,摸索到了脸颊的边缘,当着公孙巧的面,撕下了一层薄薄的人皮面具。

公孙巧大惊,“妖怪!”

脸皮居然可以撕下一层……

这实在是太惊悚了!

公孙巧两眼一翻,昏了过去。

颜天真望着手中的人皮面具,挑眉一笑。

为了不让这熊孩子认出是她,又要让她知道自己被人拐卖,她戴了两层面具。

撕下了公孙媛的脸,此刻顶着的是一张平凡无奇的脸。

她猜到了公孙巧大概是没见过人皮面具这种东西,应该会被小小惊吓一番,想不到,居然被吓晕了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二更八九点~

我是不是唤醒了你们脑海深处对熊孩子的恐惧……这两天看见群里都在说这个,那些年被熊孩子坑过的朋友们歇斯底里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