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再见子初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秦大才子对我的所作所为似乎十分不满。”颜天真将秦断玉的脸色看在眼中,笑道,“你该不会想去告密罢?闲事可不要管得太多。”

“女候不曾为人母,自然体会不到孩子丢失的焦急心情,我若是现在去告诉大公主,她的孩子平安无事……”

“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。”颜天真毫不客气地抨击一句,“你以为你这是在维持正义之道吗?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要看人家母女分离?我把她的女儿送去你爷爷那里管教,你现在去跟大公主说,让她把女儿接回了家,那我不等于白忙活?这孩子将来要是跟她娘一个德行,那就是你秦大才子害的。”

秦断玉眉头一蹙,“你——”

“我什么我?这事不允许你插手,你要维持正义,去别的地方维持,别来搅和本候的事,这事要是被你揭发了出来,你就等着瞧吧你。动动你那大才子的脑子,好好想想该不该插手。”

颜天真说着,冷哼了一声,转身离开。

这个秦断玉,跟唐僧似的念念叨叨,一堆大道理,听多了也烦。

一个不了解事情经过就想着主持正义的家伙。

她刚才跟他费了那么多口舌,他应该不会再说出去了罢?

希望他还能有点头脑。

颜天真回到了东宫,远远地便看见一道人影在庭院之中舞剑。

那海蓝色的衣抉轻扬,不用近看,也知道是凤云渺。

颜天真朝着那道人影走了过去。

他手中的长剑冰冷,剑光挥洒,速度极快,舞出的剑花带起点点银芒,彷如天降霜点,回旋之间行云流水,长剑挥舞的道道劲风分外清晰,手腕不断地翻转,令看者眼花缭乱。

剑法轻快又利落,看着只令人觉得连心情都能随着那身轻如燕的身法而变得愉悦轻松。

凤云渺练剑期间,察觉到了颜天真的走近,收剑之时,剑尖朝着边上的一棵桂树枝叶一挑——

锋利的剑锋划过树枝上的朵朵桂花,在半空中躲开。

霎时,一片片细碎的桂花花瓣在空气中飞舞,威风卷着花瓣,散落在颜天真的头发上、衣领上。

凤云渺见此,低笑一声,一个跃起,手中的剑再次挑起了桂花枝叶上的花瓣,用同样的方式,在空中抖落开来。

“好了好了,别玩了,人家桂花树开得好好的,被你这样玩,枝叶都变得光秃秃了。”

这一场漫天花雨,浪漫倒是挺浪漫,只是可惜了那些开得好好的花。

“天真你有所不知,这套剑法的名字就叫——漫天花雨,轻快又柔和,男女皆可以学习,你要不要也学学?”

颜天真自然是有兴趣,“好啊。”

“手给我,我把招式教给你。”凤云渺牵过了颜天真的手,把剑递给了她,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之中,另一只手勾着她的腰肢,“来,跟随着我的动作,记住,要把握力度……”

一连半个时辰,颜天真都在跟凤云渺学习剑法。

直到两人额头上都有些冒汗,凤云渺才道:“休息休息,去沐浴更衣一番,晚上要参加宴席。”

“好。”

被凤云渺带着去浴池沐浴了一番,要穿上衣服时,颜天真却惊奇地发现,眼前摆放着两套新衣服,是情侣款。

海蓝色锦衣与海蓝色宫装。

“云渺,你要我配合你的颜色,我不服。”颜天真望着眼前那条样式简约又大气的长裙,道,“为何不是你配合我穿大红色?”

凤云渺道:“大红,会不会有些太艳了?”

“那就水红色、橘红色,或者……”颜天真说到这儿,笑着一挑眉,“粉红色。”

“别跟我提粉色。”凤云渺的眼角似乎抽搐了一下,“我记得,这是某个混账东西最喜欢的颜色。”

史曜乾那个家伙,不就很喜欢穿一些粉嫩的衣裳?

明明年纪都比他还大,至少二十五以上,还总爱穿的像十八九,真不知是装嫩给谁看的。

大概是因为看史曜乾穿粉嫩衣服看多了,对粉色,他下意识就有些排斥。

“下一次,我让人定做两套正红色,一定会让你满意。”凤云渺转头朝着颜天真笑道,“我喜欢海蓝色,你配合着我穿,你喜欢大红色,我也会配合你的。”

等他们大婚那一日,可不就得穿正红色喜服。

颜天真没有再多说什么,将那套海蓝色的衣裙穿在了身上。

在看凤云渺身上的那件锦衣。

两人的衣襟、袖口、腰带,都是一模一样的图纹,祥云图案的刺绣也都在一样的位置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对。

“很好看的。”凤云渺双手搭在了她的肩上,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,笑道,“特别合适。”

“我穿什么不好看?”颜天真得瑟地挑了挑眉。

凤云渺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,“行了,别得意了,咱们这就过去罢。”

话音落下,牵过颜天真的手就走了出去。

颜天真紧随着他的步伐,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。

被凤云渺领着去了设宴地点——金阳殿。

此刻坐在席位上的人并不多,他们算是来得早了。

颜天真踏进大殿的那一刻,便察觉到了许多视线朝着自己投递了过来。

她面不改色,对那些目光并不在意。

早已习惯了被人注视、她不会因为这些欣赏的目光就志得意满。

凤云渺身为太子,席位自然十分靠前,颜天真一坐下来,就看见首座之上摆了两张座位,中间隔了三尺。

“云渺,首座上为何要摆两个席位?你看那席位那么宽敞,不是应该帝后同席吗?难不成还要分开坐?”

帝后同席,呈现的是一种和睦现象,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分开坐的。

分开坐,难免让人猜忌帝后不睦。

“忘跟你说了,这两桌,帝后同一桌,至于另外一桌嘛……是给客人的。”

“客人?”颜天真有些意外,“今天是要来哪一位大贵客吗?能与帝后坐在同一排的,只能是异国君王。”

“没错,能与皇帝并排坐的自然也是皇帝。”凤云渺唇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,“天真猜猜,这位贵客是谁?”

“会是我们鸾凤国的女帝陛下吗?不对,没这个理由,她要是想来,跟我们一路同行就是了,何必比我们晚两天。”

颜天真想了想,又道:“可别是那个断袖皇帝罢?”

“不是半宸。”凤云渺仿佛刻意卖关子,“继续猜。”

颜天真凤眸眯起,“段枫眠?”

她认识的这么多君王当中,就数段枫眠她最不顺眼。

“想不到,你连猜三个都是错的。”凤云渺悠悠道,“我还以为你能很快就猜到他呢,如今看来,你果然是把他给忘了,从尹殇骨猜到半宸,又猜到段枫眠,你一共就认识几个皇帝?剩下的那个还想不到吗。”

颜天真讶然,“难道是——子初?”

“子初?”凤云渺凉凉地望了她一眼,“叫那么好听做甚?”

“别多想,我从前一直拿他当弟弟看待。”

“可他并没有拿你当姐姐看待啊。”

“这都大半年过去了,不知他对我的印象还剩下多少。”

“一年都没到,你还能指望他把你忘个一干二净吗?”凤云渺不咸不淡道,“不要太小看男子的耐心了,我五个月没见着你,你不也还是牢牢地刻在我的脑子当中,印象非但没有淡化,反而愈来愈深刻了。”

“我都快嫁给你了,你就别操心其他事了,对了,他为何来此?”

“与三公主联姻。”凤云渺说到这儿,唇角又扬起了笑意,“要是让他参观咱们的大婚,不知他会不会准备什么大贺礼?不过,我觉得他大概是没时间停留到大婚那天。”

颜天真翻了个白眼。

而且在下一刻,空气中响起一声高昂的尖细嗓音——

“陛下驾到!”

在座的众人纷纷起了身。

“参见陛下、皇后娘娘。”

颜天真抬眸,望着走进大殿内的南旭国帝后。

走在最前头的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,便是如今南旭国的皇帝凤临沧。

那繁琐的帝王冕冠之下,是一张英挺而沉稳的面容,剑眉之下,一双墨眸漆黑深邃,天生的贵气与王者风范展现无遗。

算算年纪,今年也应该将近五十,看上去倒比真实年纪年轻些。

再看他身后的女子,面容姣美,端庄贵气,一身金红色外袍刺绣凤凰翱翔,正是皇后。

帝后一同走到了坐席上坐下,眼见着底下的众人还站着,皇帝道:“诸位都坐下罢。”

众人落座。

不等他发话,大殿之外又响起了一声——

“北昱皇驾到!”

众人再度朝着寝殿之外投去了视线。

来人身形修长笔直,一袭浅紫锦衣,不过才十八九的年纪,肤色白皙温润,相貌用俊俏二字不足以形容,他的俊美中有一点儿阴柔,可他那双黑如墨玉的瞳孔却冰冷而深邃,使得他看起来凌厉而不好靠近。

颜天真望着他,只觉得分别大半年,他似乎又长高了一点。

他满十八岁了。

不知他的性格相较于半年之前……有没有变化。

“北昱皇,朕才坐下不久你就到了,要是早知道你与朕的距离如此近,就等你一等了。”

南旭皇站起了身,颇为客套地朝着宁子初做了个邀请的手势。

“南旭皇客气了。”宁子初也客套一笑,到了旁边的座位上坐下。

目光扫视过底下的众人,在某一处忽然定格。

凤云渺的位置那么靠前,他想不看见都难。

凤云渺身旁的她……

好久不见。

宁子初发了片刻的愣,凤云渺一转头就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,冲他挑起了一抹友好的笑意。

同一时,手中剥好了一颗葡萄,递到了颜天真的唇边。

颜天真不会拒绝凤云渺送到嘴边的食物,张口就吃了下去。

宁子初将这一幕情形看在眼中,望着凤云渺的目光变得冷凝。

故意做给自己看,想惹自己不高兴吗?

偏就不让他如意。

想到这儿,宁子初的脸色维持着镇定,将视线挪开了。

颜天真并没有看到这二人的眼神较量,只因她不太想与宁子初有太多眼神交流。

这宴会上人多眼杂的,该避嫌的时候就要避嫌,总不能让他人误会她与宁子初眉来眼去,就算要叙旧,也要等宴会结束之后。

“许久之前,与北昱陛下相识,今日一见,不得不畅饮几杯,本宫先敬陛下一杯。”凤云渺开了口,举起手中的酒杯,朝着宁子初遥敬一杯。

“太子殿下,请。”宁子初也举起了酒杯,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。

来之前就想着,难免要和凤云渺碰面,一碰上他,心里准会不爽。

哪怕心里多么不如意,也不想展示在脸上,让对方看了笑话。

现在的他,已经比当初更沉着一些了。

颜天真失踪了大半年,他也担忧了大半年,前几日听说有她的消息,就想来看看她。

今夜果然就碰上了。

可是——为何她的目光就不曾投过来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老规矩,晚上继续二更,子初上线了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