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如意算盘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云渺,要去联姻的三公主坐在何处?”

颜天真进宫也不过才两日,并没有见过三公主。

此刻她好奇,要和宁子初联姻的姑娘是什么模样。

“她就在咱们边上的坐席,你往右看。”凤云渺说着,将身躯朝后一仰。

他正好隔在颜天真与三公主的中间,将颜天真的视线给挡了。

稍稍往后一仰,就能让颜天真看清。

从这个角度,颜天真只能看到一个侧颜。

那女子年纪与自己相仿,坐得十分端正挺直,她穿着一身浅紫色的衣裙,肌肤白皙,侧颜弧度美好。

仿佛是察觉到了颜天真的视线,她转头看了过来。

颜天真看清她脸庞的那一瞬间,怔了怔。

“云渺,这三公主真的有十八岁吗……”颜天真的眼角微微一跳,“我怎么瞅着像十四五岁。”

她的五官十分端正,鼻子与嘴巴都很小巧,浓眉大眼,口鼻眼组合在一起,看上去竟然十分稚嫩,像个瓷娃娃一般。

萝莉脸!

这长得也忒嫩了。

“不用怀疑,她真的有十八岁,虽然看起来不像。”凤云渺淡淡道,“可别被她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给骗了。”

他的声线压得十分低,三公主自然是听不见。

“皇嫂好。”三公主冲着颜天真微微一笑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颜天真自然要客套地回以一笑。

乖乖,这小姑娘笑起来更可爱了。

“真是一个萌萝莉……”颜天真嘀咕了一声,端起果酒到唇边。

而下一刻,凤云渺说出的话让她险些呛到——

“你竟然知道她的名字,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。”

“她的名字?萝莉?!”

“是,她叫凤萝莉。”

“谁给起的这么一个好名字……”

可真是太贴合本人了。

“名字大概都是爹娘起的,都不大好听。”凤云渺轻描淡写道,“大公主、二公主的名字更不好听。”

“跟大公主闹矛盾这么久,我还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话说回来,今日大公主没有出席。”

“女儿丢了,她没心情出席,至于二公主,在夫家安胎呢,没什么要紧事可以不用进宫。”

“这二位又分别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凤玉解,凤阮媚。”凤云渺道,“我们这一辈,大概只有我的名字最中听。”

“凤御姐,凤软妹,凤萝莉?!”颜天真愣了好片刻才回过了神,伸手就扣上了凤云渺的肩膀,“云渺,我想知道她们的名字究竟是谁给起的?这件事你可一定要帮我打听到啊。”

“为何听到她们的名字,你如此不平静?她们的名字,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”凤云渺面上浮现出些许不解之色。

这三个名字……也没多大好听,也没多大特色。

颜天真才想要解释,就听得前方响起一道女子声音——

“太子边上的那一位,应该就是武安女候了罢?”

颜天真顺着声音来源处望去,说话之人正是皇后。

颜天真立即端正了态度,回答道:“是的,皇后娘娘。”

“女候可真不愧是鸾凤国第一美人。”皇后笑道,“听闻鸾凤国女子掌权,因此,女儿家的一些行为举止也就不太规矩,本宫知道你们那儿的女子豪爽,但女候也应该要懂得‘入乡随俗’这四个字的含义,在我们南旭国,女候要学习新的规矩。”

颜天真听闻此话,心中便猜测这皇后大概是想为难人。

当今皇后,是大公主的亲生母亲。

有一个母仪天下的母亲,也难怪她嚣张跋扈,不知收敛。

大公主应该是把自己和她的恩怨告诉了皇后,皇后铁定也是帮着自己女儿的。

想到这儿,颜天真冲她淡淡一笑,“皇后娘娘方才说,我们鸾凤国的女子,行为举止有些不太规矩,敢问是指哪方面的?莫非我今天做了什么不太规矩的行为?”

“女候自己难道没有意识到?”皇后眉头微蹙,“虽然你与太子有婚约,可你们毕竟还未成婚,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地谈笑,实在是有些没规没距,本宫说这话倒也不是怪罪你,只是想提醒你,既然决定嫁到我们鸾凤国,就应该学习宫中礼仪,宴会之上不得拉扯谈笑,要坐得端正些。”

听着皇后像个慈祥的长辈一样‘语重心长’地教导,颜天真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。

这皇后要是真的好心,就不应该当着大庭广众的面这样说自己,应该在宫宴结束之后说,给自己留个面子才对。

可皇后就直接当众说开了。

压根就没有顾及到她的脸面问题,是想让她被众人笑话没规没矩?

什么拉拉扯扯地谈笑,她也就是和凤云渺说了几句悄悄话,刚才下意识地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也就只是搭一下而已。

男尊女卑之国,要求女子坐有坐相、站有站相、吃有吃相、循规蹈矩、笑不露齿、三从四德。

“皇后娘娘,入乡随俗是需要时间的,太子妃才到这宫里两日,你就如此苛刻地对她指指点点,何必呢?”凤云渺出了声,“礼仪规矩,回去后本宫会好好跟她说说,不劳皇后娘娘费心了。”

当着众多人的面,也不好将皇后反驳得太难看。

这要是在人少的时候,非要驳得她接不上话。

凤云渺中如此想着。

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皇后也就不再继续接话了。

原本就是想给这太子妃一个小小的下马威,让她知道这皇宫里不是好呆的地方。

“今日有贵宾在,这些家务事你们就不必再说了,省得让贵宾看了笑话。”皇帝开了口,语气悠悠,“云渺说得不错,太子妃潇洒惯了的,刚来皇宫或许不太适应,总要给她一些时间。礼仪规矩这种事,云渺自己会教习她的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转头望着皇后,目光之中暗藏着警告。

皇后垂下了头。

陛下的意思……是让她不能多嘴。

皇后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腹部。

肚子怎么就这么不争气,一连两个都生了公主。

薛贵妃生的也是公主。

陛下还未到五十岁,分明还有机会继续生儿育女,却早早地封了侄儿凤云渺做太子,而这些年来,他真的就再也没有过子嗣。

一子难求。

帝王无子,储君之位也就只能传给兄弟之子。

她真是期盼着,这宫里什么时候能再添个皇子就好了,要是其他妃嫔能生一两个下来也好。

这样便有机会将凤云渺赶下台了。

“皇后刚才说的话,你当做耳旁风就好。”凤云渺举着酒杯到了唇边,用酒盏挡住自己开口说话的动作,“那些宫廷礼仪规矩,我自己都没能遵守,也不要求你去遵守。”

颜天真‘嗯’了一声。

做这个太子妃果然不是容易的。

在鸾凤国,她有着肆意妄为的资本,大多人都忌惮她哥哥摄政王的势力。

而在南旭国,面对这些才认识的人,她难免会接受到一些挑衅。

女子一旦嫁出去了,在夫家的待遇,往往都不比在娘家好。

幸好……凤云渺从不苛刻要求她,几乎都是迁就着她的。

一场无聊的宴席散去之后,颜天真与凤云渺并排而走,缓慢地去往东宫的方向。

在经过一座假山之时,正好四周人不多,颜天真听见身后有加快的脚步声,一转过头,就对上一张熟悉的少年面孔。

“天真。”宁子初望着她,“你可还记得朕?”

“陛下在说什么玩笑话,我怎么会记不得你了?我的记性还不至于差到这个地步。”颜天真觉得有些好笑,“宫宴之上,你我需要避嫌,我不跟你交流,这不是挺正常么。”

“你不跟朕打招呼,这没什么,可你从头到尾都不曾看过朕一眼。”宁子初的脸色有些阴郁,“朕还以为,大半年不见,你把朕忘干净了。”

“就算是将你给忘干净了,那不也是挺正常的吗?北昱皇还指望着与本宫的太子妃有什么联系?”凤云渺冷眼看他,“你可别忘了你此行的目的,是与三公主联姻,太子妃与你连见面都没有必要。”

“太子妃这个称呼恐怕不对吧?”宁子初冷哼了一声,“你们还没有大婚,做不得数,这声太子妃喊得太早了些。”

“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,提前喊又有什么不好?”凤云渺挑眉一笑,“莫非北昱皇你觉得自己还能与天真有什么缘分?你大概是还没睡醒,就算有缘分,那也只可能是在梦里。”

“你……”宁子初眉头蹙起。

时隔大半年,与凤云渺起争执,还是说不过他。

宁子初试图平复着自己的心境,再一次开口,语气已经恢复了平和,“凤云渺,朕想和天真单独谈谈。”

“不可,要避嫌。”

“你不是很有自信吗?莫非你还担心朕三言两语就把天真给拐了?让我们二人单独谈话,你很不放心吗?”

“宫中人多眼杂,本宫不愿意听见对太子妃不好的传言,你们二人聊天,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,传出流言蜚语岂不是可笑?想说什么?就当着本宫的面直说了罢。”

“你帮我们放风,就不用担心我们传出什么流言蜚语。”

“北昱陛下的提议实在是太可笑了,你的脑子没问题吧?”

要跟他的女人单独聊天,还要他帮着放风。

宁子初的脑子何止是有坑。

坑里还进水了。

“云渺,其实我想听听,他要跟我单独聊什么。”静默了好片刻的颜天真终于道了一句,“云渺,你相信我的吧?”

凤云渺斜睨了她一眼,“真的要聊?”

颜天真点了点头。

“也罢,咱们回东宫。”凤云渺转身便走,“去后花园的凉亭中聊。”

……

“陛下,你想和我说什么?现在可以说了。”

颜天真与宁子初坐在东宫花园中的凉亭之内,瞥了一眼三丈之外的那道人影。

三丈的距离,凤云渺自然是听不清他们的对话。

“天真,朕这一次要跟你谈的不是儿女私情,而是正经事。”

宁子初顿了顿,道:“朕的手上,有半张九龙图。”

颜天真微微一惊,“陛下的九龙图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宁子初犹豫了片刻,道:“不瞒你说,是梅无枝从鸾凤国带来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颜天真的脸色一沉,“是梅无枝从摄政王府里偷走的吗?!”

她以为,在她失踪了之后,梅无枝早就应该回到了宁子初的身边。

南弦手上有半张九龙图,南弦被捕,九龙图落在大哥手上,现在却到了宁子初的手里。

“你早就知道梅无枝是朕派在你身边的人了?”宁子初无奈一笑,“朕留她在你身边,是没有恶意的。她向朕传达了你失踪的消息,朕让她继续留在摄政王府,因为那是你的家,凤云渺一旦有你的消息,一定会告诉你大哥,朕也想第一时间收到关于你的消息,这半年来,梅无枝一直留在摄政王府。”

“可我回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她。”

“那段时间,朕让她去调查紫月魔兰,害你的那朵毒花来自镇安王府南家,就让她混进去找找线索,朕想帮你。”

“不劳陛下费心,我身上的紫月魔兰毒性已经彻底解除。”

宁子初怔住,“彻底解了?”

回过神后,他的面上浮现一丝喜悦之色。

还不等他问,颜天真又抢先开口,“后面的事我大概也能猜到了,南绣死了,梅无枝锁定的目标人物就是南弦,也许一开始你们是想帮我调查毒花,可你们发现南弦被捉拿,你们无意中知道了他身上有九龙图。”

“嗯。”宁子初承认道,“梅无枝一直暗中关注着南弦,意外地发现南弦有精神疾病,每个月的最后五天他就会十分反常,功力大增,那几天,梅无枝不敢去调查他,很多时候也找不到他的人影,可他忽然就被抓进了摄政王府的地牢,梅无枝从你哥哥与南弦的对话中,了解到了九龙图的消息。”

“大哥那么谨慎的人,你们是怎么从他手中将图纸拿走的?”

“你大哥研究九龙图的那一个夜晚,厨房正好失火了,有人员伤亡,他顺手就将九龙图塞进了抽屉里,迅速前去查看情况,当时,梅无枝就站在纱窗外,用手指捅破了纱窗在外窥探。”

“是这样吗?”颜天真的目光紧盯着宁子初的脸庞,带着一抹审视,“厨房失火?是真的意外失火,还是陛下您命令梅无枝放的火?”

“你怀疑朕故意烧你们家,借此来达到调虎离山的目的?”宁子初的目光中带着难以置信,“你真的觉得朕会是这样的人吗?朕就算想要九龙图,也不会放火烧你们家房子!厨房失火,真的只是意外。”

颜天真见他的情绪有些愠怒,心中便晓得这次是冤枉他了。

但她并没有因此消气。

他让人盗窃大哥手中的图纸,她怎么能不气?

“事已至此,您要跟我说什么呢。”颜天真面无表情道,“从我们家偷到了半张九龙图,为何要告诉我?”

“天真,花无心手上还有半张,可是朕找不到他人,你能找到吗?”

“花大师在何处,我不知道。”颜天真冷冷道,“就算我知道又如何?半张九龙图是他的东西,他不愿意拿出来,我也是不会去偷去抢去骗。”

“你在生气。”宁子初叹了一口气,“天真,你能否说服花无心,把那半张九龙图拿出来?他留着半张在手上又有什么意义?把两张图拼凑在一起,我们就可以去寻找九龙窟,寻找到了之后,宝库里的东西,北昱国和鸾凤国五五分。至于花无心,朕可以满足他任何要求,只要不超过朕的底线。”

“陛下这如意算盘打得还真是不错。”颜天真不咸不淡道,“北昱国和鸾凤国分利,那么南旭国呢?”

“在寻找九龙图这件事上,凤云渺并没有半点功劳,为什么要与南旭国分?这半张图,是朕从你们鸾凤国盗来的,理应跟你们分,至于南旭国,实在没有必要与他们分享利益。”

“我说服不了花无心。”颜天真呵呵一笑,“凤云渺与花无心才是交情好的,凤云渺或许可以说服花无心,这么一来,南旭国是不是也可以分了?”

“那你想怎么个分法?”

“四四二。”

“我们各四成,凤云渺两成?”

“错。”颜天真不疾不徐道,“南旭四,鸾凤四,陛下,你拿两成已经很多了。”

“这——不行。”宁子初干脆地拒绝,“朕知道你在生气,毕竟朕用的不是光明磊落的手段,兵不厌诈啊天真,这九龙图原本就是谁有本事谁拿去,不管用什么方法,朕要探寻宝库也不是为了自己,为了江山社稷,只拿两成,能干什么事?”

“是啊,兵不厌诈。你能有本事拿去,我也不好意思说你什么,可是,我若是不想跟你合作,你又能拿我怎样?”颜天真笑道,“陛下自己去找花无心吧,陛下要跟我谈的生意,我没有兴趣。”

难怪他想和她单独聊聊,不让凤云渺听。

是因为他压根就没考虑过让南旭国分一杯羹。

让她说服花无心,她哪来那么大的面子。

花无心是讲义气的人,与凤云渺交情匪浅,大概也只有凤云渺能去说服。

“天真,朕总是输给他,这一次真的不想再输给他了。”宁子初的声线在空气中响起,“朕已经把你给输了,这一次,从你们府中盗来了九龙图,朕当然知道你会不高兴,所以,一定会与你分享,朕不愿意在分享利益这件事上,拿得比凤云渺还少。”

“可我要嫁的人是他,所以——我不会体谅你的心情。”颜天真的语气十分平静,“陛下,我跟你之间……还真没什么好说的了,你回去罢,这件事情大哥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九龙图只要没拼在一起,那就是废物了,你要真那么想把两图合二为一,你只能求助凤云渺,否则,你怎么找得到花无心?”

颜天真说着,站起了身,“今夜你我之间的谈话,我会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云渺,在九龙窟分利这事上,南旭国是必然要分一杯羹的。”

话音落下,她迈出了脚步。

宁子初望着她的背影,目光中流露出些许失落。

“你们都谈了些什么?为何你看起来心情好像不太好。”

凤云渺眼见着颜天真走上前来,将她的神情看在眼中,顿时有些好奇他们二人聊天的内容。

“我们聊的是分钱的事。”颜天真道,“还记得南弦那里的半张九龙图吗?已经落在宁子初手里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凤云渺有些意外,“宁子初的消息竟然这么灵通?”

“他有梅无枝这个好心腹啊,既然他有本事拿去,我又能说什么?九龙图几经辗转,到谁的手上都是运气。”

“北昱国也想来分一杯羹,呵。”凤云渺笑道,“我会传信给花无心,让他藏好了,别出现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