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读心术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宁子初怀着有些低落的心情离开了东宫,一路上脑海中都回忆着昔日颜天真在北昱国宫中的模样。

那时候的颜天真,可不比现在冷漠。

他承认他拿走了九龙图,但他以为他做出的弥补可以得到她的谅解。

然而——

她还是拒绝了和他的合作。

宁子初正走着,忽听耳畔有脚步声响起,便转过了头。

月色下,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缓缓靠近。

缓缓走来的少女,约莫十四五的年纪。

实则已满十八。

“见过陛下。”凤萝莉走到了他的面前,福了福身。

“公主不必多礼了。”宁子初淡淡道,“有什么事儿?”

凤萝莉唇角勾起。

她原本就生得十分娇俏可爱,这么轻轻一笑,如同山间精灵般灵动,一双杏眼似乎带着一种说不清的魔魅之气,与她对视,仿佛能陷进去。

宁子初望着她发了一会儿愣,迅速回神。

怎么回事呢……

眼前这少女虽然娇俏可爱,但也称不上是绝世美人,居然能让他……看得回不过神。

他绝不是对这个女子动心。

如颜天真那样的美貌,初见之时也没动过心,是相处时间长了之后才累积起来的情感。

可是这个凤萝莉……

总共就才见两次面,怎么就会被她给惊艳了?

这完全没道理。

他的心里,也没有什么波澜。

宁子初顿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而就在他发愣的期间,凤萝莉已经一步一步走到了他的身前。

宁子初蓦然发现,凤萝莉的脖颈上佩戴着一条海珠项链,此刻竟发出绿幽幽的光芒,诡异的同时,又有些神秘。

宁子初看着那颗珠子,只觉得鼻翼间有奇异香气萦绕,神智更加恍惚了些。

耳畔响起一道悠远又空灵的声音——

“抱我起来转圈圈。”

听着这道声音,宁子初下意识伸出了手,扣上了眼前少女的腰肢。

他的眼神中闪烁出了挣扎之色。

怎么回事?

他的身躯居然不听使唤?

抱她?

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?

门都没有!

宁子初蓦然回神,将眼前的女子推开。

“堂堂南旭国的三公主,竟是一个妖女!你上哪里学来的这种妖邪之术?”

听着宁子初的呵斥声,凤萝莉笑出了声,“不愧是一国之君,这心智还真是够坚定的。陛下,我这可不是什么妖邪之术,是西域迷魂术中的一种,我这段数已经是高阶的了。”

“媚术?靠着引诱人做些下三滥的事情,控制对方的心神吗?”宁子初冷然地望着她。

学媚术的女子大多都是不正经的。

媚术,说得不好听一些,就是勾引人的把戏。

“才不是你说的那么不堪呢。”凤萝莉双手环胸,气定神闲地开口,“迷魂术与媚术,在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,我哪里下三滥了?我不过就是冲你笑了笑而已,媚术需要搔首弄姿、风情万种,你看我的相貌如此可爱,就应该晓得我是个正经的姑娘。”

宁子初嗤笑了一声,目光望向她脖子上的那颗珠子,“这珠子怎么不发绿光了?”

“绿光是你产生的幻觉。”凤萝莉道,“幻海珠,会让人产生多种颜色幻觉,越是心无杂念的人,看见的颜色就越淡,凤伶俐看见的是白光,因为他无欲无求,你看见的是绿光,说明你戾气太重,且利欲熏心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宁子初冷笑一声,“就跟江湖骗子唬人似的。”

“陛下如此急于否认,是紧张了,你唇线紧拧,脸颊微微绷着,目光冷酷中又带着压抑的怒火,你这是心虚。”凤萝莉不咸不淡道,“陛下一定是一个看重利益的人,在你眼中利益高于一切。”

“住口。”宁子初打断她,“你妄自揣测朕的内心,连说话都这么放肆……”

“陛下不承认,我也没辙。”凤萝莉耸了耸肩,“此珠测人心,每个人看到的颜色深浅不一,陛下,像你这样看重利益的人,就一条路走到底罢,利益与爱情,二者不可兼得,你重视利益,那就唯有放弃心中所爱,让所爱之人免遭困扰。”

宁子初脸色一沉。

眼前这个女子,知道的似乎还不少。

“你大半夜地跑来跟朕说这些,有什么意义?”宁子初冷眼看她。

“你已经对我产生了厌恶情绪,很好。”凤萝莉淡淡一笑,“我看穿你的内心,你不愿承认,对我下意识会产生排斥,南旭与北昱联姻,你要娶的人是我,或许一开始你没什么感觉,多个妃子对你而言也就是多个摆设,但此刻,我能确定你讨厌我,这样一来,你就不会娶我了罢?”

宁子初眼角一跳。

她的目地——只是为了毁这一门婚事?

“很显然,我又猜中了你的心思。陛下,我请你放弃娶我回国,否则,我会天天读你的心思,并且在你面前大声说出来,你好好想想,留一个能看穿你心思的人在身旁,会不会很烦躁?”

宁子初:“……”

“话已至此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凤萝莉轻笑一声,转身离开。

宁子初望着她离开的身影,脸色依旧绷住。

这个女子……真是不简单。

不过相见两次,竟能读出他的心思。

绝对不能把她留在身边。

……

一夜过去,迎来了新的黎明。

颜天真用过早点后,便踏出了东宫外漫步。

自从来了南旭国,凤云渺就变得有些忙碌,处理之前不在国内时堆积下来的琐事,她自然也不去烦他,闲暇时就自己找乐子。

正走着,忽听身后响起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——

“皇嫂。”

颜天真听着这声音,转过了头。

喊她的人正是凤萝莉。

颜天真见到凤萝莉,这才想起来,又忘记问凤云渺关于三位公主名字的事了。

三名公主分别叫御姐软妹萝莉,如此现代化的称谓,究竟是谁给起的名字?

这人肯定与自己是一类人。

异世之魂,在同一个时代相遇,会是多有缘分的一种事?

干脆等会儿就问问这个三公主,谁给她起的好名字。

“三公主。”颜天真也冲她笑着问候。

“皇嫂何必称呼得这么生疏?叫我萝莉就好了。”凤萝莉笑道,“以后都是一家人。”

“好,萝莉,你这名字可真好听。”

“是么?我也觉得很好听呢……”凤萝莉已经走到了颜天真的面前,娇俏的脸庞上绽放一抹友善的笑容。

颜天真望着她的容颜,只觉得眼前这瓷娃娃般的女孩笑起来,如同天使般纯洁无害。

“皇嫂,这日光有些大,咱们去树荫下。”凤萝莉说着,牵过了颜天真的手,朝着前头那棵大榕树下走去。

日光要是太刺眼,会阻碍人的视觉。

要让她看到珠子的颜色,那就不能在烈日之下。

颜天真任由她牵着,不知为何,就是有些莫名信任眼前的少女。

凤萝莉看起来,没有丝毫恶意。

二人到了树荫之下,由于凤萝莉的个头较为矮小一些,便仰头望着颜天真,目光中闪烁着一派澄澈的天真无邪。

“皇嫂,你脖子上的这串项链真好看。”凤萝莉望着颜天真脖颈上的蓝宝石,笑着抚摸上自己脖颈上的珠子,举了起来,“皇嫂,我这串项链不比你的好看。”

这一刻,颜天真察觉到一缕奇异清香窜入鼻尖。

凤萝莉手中的那颗珠子,白里透绿,煞是好看。

“好看吗?”耳畔响起风萝莉的声音,竟有些空灵。

颜天真觉得神智有些恍惚。

同一时刻,凤萝莉伸出了手,在她的耳畔打个响指,“皇嫂,你是不是昨夜没睡好啊?我怎么瞅着你好像犯困了?”

凤萝莉的声线蓦然拔高,这让颜天真一瞬间就回过了神。

昨夜没睡好,大白天犯困?

这不可能,她昨夜明明就睡得挺好。哪里会站着犯困?

刚才有一瞬间,她真的差点就睡过去。

她的视线投向凤萝莉脖颈上的海珠项链。

那颗乳白色的海珠,看上去成色很不错。

等会儿……

不是白里透绿吗?

“你这颗珠子……”颜天真指着那一颗海珠,“会变色吗?”

“不会啊。”凤萝莉道,“皇嫂方才看见什么颜色?”

“白里透着淡淡的绿。”

“喔,原来是这样。”凤萝莉望着她,目光有些似笑非笑,“看来你没有太强烈的执念和欲望,你觉得如今的现状已经很不错,心境基本安定下来,在你的心中,情感是可以战胜利益的,你重情不重利。”

颜天真听着她的话,心中暗暗一惊。

这个丫头……

在搞什么……

云渺曾经说过,不要与她走得太近。

他说,三公主是最让人看不透的那一个。

外人不能轻易看透她,她却可以轻易看透人心?!

“皇嫂,你不要对我太警惕呀。”对面响起凤萝莉的轻笑声,“皇嫂放心,我不会像大皇姐那样给你们惹麻烦的,我一向贴心得很。”

颜天真不着痕迹地向后退开一步,面无表情地望着对面的少女,“你会读心术?”

“皇嫂,你别紧张。”凤萝莉笑着迈出了步子,“我……”

“站在原地不要动。”颜天真冲她道。

她心中自然起了警惕。

这凤萝莉要是真的没有恶意还好。

若是有……

恐怕会成强敌。

前后不过见面两次,居然就被她摸清了性格?还分析得头头是道。

这让人心里很不舒服。

第一次见识到读心术,竟然是这样的。

“你也要开始提防我了吗?”凤萝莉耸了耸肩,“随便你们,皇嫂不想理我了,我就去寻找我下一个目标了。”

话音落下,她轻笑了一声,转身离开。

颜天真望着她的背影,翻了个白眼。

到了中午用膳时,颜天真将这件事告知了凤云渺。

“我终于明白你为何对我说,不要被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给骗了,这丫头有些不寻常。在遇见她之前,我从未见识过读心术。”

颜天真此刻回想起来,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谁也不愿意被一个不熟悉的人看穿了性格。

“我早说了,她不简单。她的笑容纯洁中泛着一股子阴险劲,谁也不知,她是善还是恶。”凤云渺说着,给颜天真的碗中添了一筷子菜,“既然知道她这人不简单,下次就避免与她来往。”

“其实我也有些好奇,如果你站在她的面前,会不会被她读出心思。”颜天真挑了挑眉,“她脖子上戴的那颗珠子好像有点古怪,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觉到自己好像被她催眠了,望着那颗珠子,呈现出了白中透绿的颜色,回神之后再看,分明就是正常的乳白色,仿佛之前看到的是错觉。”

凤云渺思索了片刻,道:“应该不是错觉,是幻觉。”

“幻觉?”

“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有些事物会令人产生幻觉,这不奇怪,我猜测,她大概是学了什么邪术,而且,应该是从小就在学。”凤云渺顿了顿,道,“反正她也要远嫁到北昱国了,往后应该不会有什么机会见到她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

这个萝莉,在后文有关键作用。

南旭国基本人物就目前出来这些了,后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重要人物。

二更八九点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