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 流言蜚语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回东宫的路上,颜天真心中思索着宁子初出现的原因。

毋庸置疑,是大公主整的这一出。

宁子初本人,大概也上当了?

大公主用自己的名义邀请她出来,等候的人却是宁子初,她若是到凉亭里去相见,是不是就会有人跳出来,指证她与宁子初暧昧不清,夜间幽会。

有这样的可能性。

她和大公主早就已经撕破脸,大公主傲慢跋扈,丝毫不隐藏自己的目的,很显然,就是不畏惧她的报复,要跟她斗到底了。

颜天真心中有些疑惑。

大公主怎么会想到,利用宁子初?

公孙巧丢失一事,她急得团团转,怎么就还能有闲工夫对付自己。

这一刻,颜天真想到了一个人。

秦断玉。

他是不是泄露了什么事情?

有机会要找他问一问。

颜天真回到了东宫,迎面遇上了朝外走的凤伶俐。

“义母。”

“伶俐要去哪?”

“回宫外的府邸,花大师一个人太无趣,我白天答应了他,夜里要和他饮酒谈天。”

“回府之前,先帮义母一个忙可好?”

“义母请说。”

“你跑一趟御花园,帮我给宁子初转达几句话。”

……

御花园内,宁子初坐在凉亭之中,等候着凤云渺的到来。

耳畔有轻快的脚步声响起,他抬头去看,来人并不是凤云渺,而是凤伶俐。

“凤云渺不是说有要事相商吗,没有打算亲自前来?”

他说话间,凤伶俐已经走到了对面,“北昱陛下,先回答我几个问题,你为何会来这儿?”

宁子初道:“不是凤云渺命人邀请我来的吗?”

“据我所知,近一个时辰,义父并没有踏出书房,也没有派人出去办事。陛下,你确定传话的人是东宫的人吗?”

宁子初闻言,拧起了眉头。

他的随从说,前来传话的人自称是东宫的,要给凤云渺带话。

他的随从又怎么可能认得东宫的人?

这皇宫里面的下人,还会谎报自家家门?实在少见,抓到了少不了一顿审问。

要真是谎报,那就一定是有阴谋了。

“果真如义母所说,陛下是上当了,有人谎称自己是东宫的人,用义父的名义邀请陛下出来说话,想必是觉得义父的面子够大,陛下不会拒绝。”

“天真也知道这件事情吗?”

“义母当然知道,因为她也差点上当了。”

凤伶俐瞥了一眼四周,压低了声音道,“义母让我转告陛下,有人想利用陛下来对付她,大概是听说了她从前是陛下身边的歌女,让你们二人半夜相见,便可以诬赖你们之间暧昧不清,既然有人要拿你们之间的关系做文章,唯一可以避免的办法就是——不要单独见面,少来往。”

宁子初听着凤伶俐的话,面色逐渐阴沉,“是谁?”

想污蔑颜天真的清白,这种事情大概也就只有女子做得出来。

女人才会这么害女人。

“目前最值得怀疑的人是大公主,但,没有证据。”凤伶俐道,“义母要我转达的话,我已经转达了,陛下自己多多留神,希望下一回不要再上这样的当,告辞。”

凤伶俐说完之后便离开了。

宁子初也站起了身,迈出一花园。

余光瞥见远处有几道人影在晃动,宁子初转头看了过去,是一群宫女。

看她们慌张逃离的脚步,怎么就那么心虚。

该不会是一直就在这御花园边上徘徊,只等着颜天真和他相见,就蹦出来说他们夜间幽会?

真是混账,一发现事情败露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连他都敢拿来利用……

一定要反击才行。

……

“虽说我是鸾凤国的郡主,但流落异国他乡的那几个月,的确是在宁子初的皇宫里,外界传言我十分得他宠信,在许多人的眼里,我是宁子初的人。虽然最后回归国土,可历史是不会被人遗忘的,因此,会有人蹦出来说我与宁子初有情感纠葛,我的处境有些尴尬。”

东宫书房之内,颜天真将今夜发生的事告知凤云渺。

凤云渺面无表情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颜天真的名气不小,所承受的流言蜚语自然不少。

颜天真与宁子初之间是清白的,可——毕竟在宁子初身边呆了几个月,谁又能相信她是清白的。

有心人大概要说她无耻,顺便再贬低一番她的母国。

鸾凤国虽然国富民强,受到的争议却并不少,屹立在众多男权国之中,女权显得格格不入。

“人红是非多啊。”耳畔响起颜天真的一声叹气。

“外人对你的那些争议,不必往心里去。抑制流言蜚语要从根源下手,这大公主三番两次找你麻烦,我也该找她麻烦了。”

凤云渺说着,握上了颜天真的手,“现在时辰也不早了,就寝吧。”

“嗯,那我回房了。”

还未大婚,不得同房睡,在东宫里她和凤云渺注定不能太明目张胆地……同居。

否则又得被人说三道四了。

……

一夜过去。

第二日一早,颜天真睡醒了,却得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。

她正准备去大堂和凤云渺一起共进早饭,正要经过走廊的转角时,听到了一阵议论声。

“宫外怎么会传出这么多流言呢,太子殿下一早得知了这事,整张脸都是阴森森的。”

颜天真脚下的步子一顿。

流言?

拐角那边还在继续议论着——

“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啊,说是去年,太子妃在北昱国皇宫里……哎呀,反正说得特别不好听。”

“原话是这样的——北昱国第一歌姬颜天真,美若红莲,能歌善舞,深得少年君主喜爱。传言,其歌声犹如天籁,曾一曲震碎琉璃灯,震惊四座,连得道高僧都对之仰慕。本以为从此会常伴少年君主身侧,哪知道几经辗转,与南旭太子爱恋,昔日歌女摇身一变成鸾凤女候,令人惊奇。”

“说是咱们太子妃跟太多男人有牵扯,先是北昱国皇帝、然后是香泽国的高僧、之后就是咱们太子殿下。”

“坊间还有传闻,太子殿下横刀夺爱,不懂先来后到,与北昱皇帝从此结下了梁子,恐怕要因为一个女人影响了两国交情。”

“太子才把太子妃接回来,北昱国皇帝也来了,人们又猜测,北昱国陛下是不是专门为了看太子妃才来的?否则在此之前怎么就从不来?太子妃前脚一来,他后脚就到。”

“一夜之间传出这么多流言蜚语,实在是令人惊讶。但,流言蜚语应该也不是空穴来风吧?”

颜天真将宫人们的议论声听在耳中,嗤笑一声。

这些流言蜚语……还不至于能打击到她。

但,没有人喜欢自己被流言包围。

怎么连花无心都能给牵扯进来?

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友人,什么就暧昧了?

大公主为了污蔑她,特意去了解她的过去吗?

大公主是否已经怀疑,她的女儿在自己的手上,想要借此机会来逼自己交出她女儿。

颜天真迈出了脚步,走过了拐角。

不远处的宫人望着她的出现,立即停止了所有议论,纷纷散开。

颜天真也懒得去责骂她们,这时候她要是惩罚下人,岂不是显得心虚吗。

清者自清。

她还是摆出一副宽容的模样得了。

“你们刚才议论的,我都听见了。”颜天真的声线十分平静,“你们不用提心吊胆,我不会责罚你们,我知道在宫里做事情,很多时候枯燥无趣,你们总想讲点什么,但,总是议论主子可不好,这一点得改,今天还好是我听见,而不是太子殿下听见,否则……”

颜天真的话音还未落下,众人便纷纷跪下请罪。

“太子妃恕罪!”

望着众人焦躁不安的模样,颜天真悠悠道:“这一次我就当没听见了,我也不会告诉太子殿下,希望你们往后谨言慎行,不然,没准什么时候舌头就跟脑袋分家了,太子殿下罚人的手段一向厉害,有些时候我都劝不住。”

“太子妃放心,绝不会有下一次了。”

“再有下一次,奴才自己把舌头割了。”

“嗯。”颜天真淡淡地应了一声,走开了。

初来乍到,不能表现得太过霸道蛮横,也不能表现得脾气太好。

那就先一本正经地展示自己的宽容之心,口头也不忘了警告几句。

颜天真走到了凤云渺的书房外,推开房门没见到人,被下人告知,凤云渺出宫去了。

颜天真依稀可以猜到他出宫是为了什么。

是去公孙府吧?

……

公孙府之内,大公主坐在鲤鱼池畔的石椅上,给池中的鱼儿投食。

忽听身后有下人道:“公主,太子殿下登门了,他直接就走过来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大公主淡淡地回了一句,转过了头。

远处,一道海蓝色的人影走来。

大公主收回了视线,继续将鱼食投进池水中,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。

凤云渺走上前来,连客套话都省了,开门见山道——

“凤玉解,你是真觉得自己有本事大了?你这样踩我的底线。”

“敢问太子殿下,本公主又哪里惹到你了?”大公主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,“我的巧儿还没有找回来,我没心情跟你瞎折腾。”

“昨天夜里的事,你想否认吗?以我的名义邀请北昱国皇帝,又同时邀请了太子妃,想看他们两人的好戏?”

“那不也没看成吗?”大公主承认得十分爽快,冷笑着站起身,毫不畏惧地迎视着凤云渺的目光,“你那个无耻的太子妃,也就你当个宝,你听听外面是怎么说她的?身为一个女子,跟那么多男人纠缠不清,不用我惩罚她,她自己都一身黑洗不掉了!”

凤云渺听闻此话,桃花美目中迅速划过一抹思索。

凤玉解敢做敢认。也就是说,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,不是她让人散播出去的。

只有昨夜那一场针对宁子初和颜天真的阴谋,是她设计的。

“怎么?没话说了吧?我看你也是鬼迷心窍。”大公主冷哼一声,“我看你这场婚事大概也是得泡汤,坊间把她议论成这样,这么多的非议,你们要想什么办法全部撇清?本公主现在什么都不干,就坐在家里听消息。”

“昨天,你为何会想到利用宁子初?”凤云渺的声线冷凝,“昨夜你设计他们没成功,今日街上就传出了流言蜚语,你敢说,不是你让人散播出去的?”

他心中已经不太怀疑她。

但他想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。

“你要真以为是我,那我再怎么解释也是无用的,我花那么多心思查她的过去做甚?我的巧儿都没找回来,她哪来的面子让我费这么多精力整她?没那闲工夫!”

“如果你没有去查她的过去,你又怎么会知道去利用宁子初?你分明就是查了,却不敢承认。”

“那是秦断玉说的!既然有人透露了出来,我还费劲做甚?我的巧儿丢了,我心情坏透了,现在正好,她也被流言蜚语包围,我不开心,你们就陪我一起不开心,这样,我心里也会舒坦一些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晚上继续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