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道德约束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朕还有许多奏章要批,既然你这么问心无愧,那朕就暂且相信你,等什么时候得闲了,再来听你说你的故事。”

皇帝说着,站起了身,“以后就不要再做寻短见这样的事了。云渺,你跟朕出来一下。”

话音落下,便起身走了出去。

凤云渺跟了出去,宫人们都自觉退远了些。

“云渺,你们今日的这一出戏还挺有意思,看得出,你是真的很喜欢她,并且十分相信她?”皇帝站定了,负手而立,“朕好歹也到了这把年纪,历经沧桑,她表面上虽然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,那双眼睛里却看不出半点悲伤。”

被拆穿了把戏,凤云渺并不觉得尴尬,反而笑道:“跟陛下比起来,我们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些,陛下刚才当着众人的面不拆穿,非要等到与我单独交谈才拆穿,难道,你已经选择站在我们这一头?”

凤云渺心中觉得有些欣慰。

外人怎么说,还真的只是次要的,重点还是皇帝的想法。

这唯一一个身份凌驾于他之上的人,是他不好冒犯的。

只要皇帝能信他们的话,那就能省去不少麻烦。

“来之前,朕还在想着,这个女候的内心怎么就如此脆弱?就算外头的那些流言是假,她寻死的做法也让朕很不满意,这说明她不够大气,在外人眼中,这或许是女子自证清白的最好方式,可在朕的眼里,就是软弱。将来要母仪天下的女子,绝对不能软弱。”

皇帝沉吟片刻,又道:“但是就在刚才,与她交流了几句,朕推翻了原先的想法,她并不是软弱,而是狡猾,她无法将生无可恋演绎得淋漓尽致,眼神还是太平静了,内心平静的人,怎么会想去寻死?”

可见,坊间传闻的那些流言蜚语,根本无法对她造成打击。

悬梁自尽?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一出戏,想要表达她的委屈与无奈,博取众人的同情。

事实上,她的内心并不脆弱,年纪轻轻,却能对那些具有攻击性的流言淡然处之。

可见——足够沉着冷静。

这一点倒是让人挺欣赏。

这女子也怪会装模作样,若不是当皇帝这些年看遍人情冷暖,他也不一定能看穿她。

“姜还是老的辣,论心思,还是陛下缜密。”凤云渺笑了笑,“那么陛下究竟是如何看待流言的?”

凤云渺没有想到,皇帝将颜天真拆穿了之后,还会对她有一番夸奖。

“流言蜚语,自然不能全信,朕能看出她是一个经得起风浪的人,绝不会轻易受挫,这点挺好。至于她德行究竟是怎么样的,朕不了解。”

“陛下信得过我的眼光吗?”

“信,但是——不少人在落入情网时都会被蒙蔽双眼,许多聪明人碰到情爱二字,就不聪明了。”

皇帝说着,拍了一下凤云渺的肩膀,“大婚就照常进行,在这之前,要把民间的流言蜚语平息,你之前说日久见人心,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,朕也能观察观察她究竟是怎么样的人,要是真的德行不佳,就换个人来做太子妃。可好?”

凤云渺闻言,唇角轻扬,“多谢陛下。”

“好了,朕要去御书房批阅奏章了。”

皇帝说完之后,转身走开了。

寝殿之内的皇后眼见二人结束了对话,这才起身走了出去,跟上了皇帝的脚步。

“陛下,您如何看待此事?”

“这流言蜚语是越来越夸张,倒像是有人故意捣乱,若女候真的寻死成功了,这幕后之人岂不是要得意忘形?女候或许有错,但更错的是散播谣言之人,朕暂且相信他们,给他们时间去揪出这个幕后人。”

皇后怔了怔,“那他们的婚事……”

“如期举行。”

皇后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,“陛下,女候受到如此多的争议,还能让她做这个太子妃?”

“他们之间的联姻,也关系着吾国与鸾凤国的交情,若是听信一些流言蜚语,就不顾及两国交情退了婚,你让鸾凤国女帝如何看待我南旭?朕没有眼见为实,这太子妃的人选就不打算换。”

顿了顿,皇帝又道,“朕相信云渺的眼光不会差的,虽然不是朕的皇儿,好歹朕也观察了他这么多年,他难得有喜欢的女子,这门婚事也能促成吾国与鸾凤国交好,为何就不成全他呢?”

“陛下对太子,可不比对亲生子差。”皇后试探般地问了一句,“若是陛下将来还能生有皇子……”

“你想说什么?让朕将来有机会再培养一个储君吗?”皇帝斜睨了她一眼,“朕要的是一个合格的储君!朕自己没有皇子,早就将云渺视如己出,就算将来添了皇子,这储君之位也不轻易更换,你以为朕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?你不甘心是不是?”

皇后垂下了头。

“这是凤家的江山,他是凤家人,他有资格来继承。别忘了,这皇位是当年朕的兄弟让出来的,若不是三弟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,今天朕就不是皇帝,你也不是皇后了,将皇位还给他的儿子,有什么好不甘心的?”

“陛下教训得是。”皇后道,“臣妾以后不会再多话。”

“朕不是要教训你,只是想告诉你,咱们都不年轻了,能少折腾就少折腾,这些年来你也辛苦了,没生出皇子也不怪你,以后对云渺,不要总是板着脸。”

“臣妾……明白了。”

……

“云渺,你们都聊了些什么?”

颜天真望着坐在床沿边的凤云渺,悠悠道:“陛下对我是什么样的看法?”

“你的把戏,骗骗其他人还可以,骗不过他。”凤云渺抬手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,“听过一句话吗?姜还是老的辣,他懒得拆穿而已,至少目前在他的心里,对你的印象不算差。”

颜天真怔了怔,随即笑道:“陛下是个明白人啊,他不太相信流言蜚语,但也不太相信我。”

“嗯,好在他并没有打算阻拦我们成婚,他说,日久见人心,多观察观察你,若是不合格,再把你这个太子妃给废了不迟。紧张吗?”

“不紧张,一点都不紧张。”颜天真挑了挑眉,“陛下是个聪明人。一来,他虽然对我不够信任,但也并没有因为流言摆脸色给我看,显得明事理;二来,他顾忌着两国之间的交情,对我和气,就是尊重我们女帝。”

颜天真说到这儿,笑道:“他对你似乎也挺不错。”

“他没有皇子,我与他在一起相处了多年,他对我自然不赖。”

“这样挺好。”颜天真掀开被褥下了榻,“云渺,咱们现在就去街道上看看流言有什么变化,乔装乔装,别让人给认出来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颜天真与凤云渺出了皇宫之后,便找了一家最热闹的茶楼坐了下来。

茶楼酒肆,一向是人们议论新鲜事的好地方。

尤其这两天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,一路走来都听了不少。

各大茶楼,都有伶俐安排的人,负责帮她“洗白”。

“诶诶诶,你们来看看,这两张画像有何不同?”

隔壁桌有一名男子将两张画在桌上摊开,与他同桌的男子便都看了上去,发出一阵惊叹——

“谁家的姑娘?长得可真标致。”

“武安女候,咱们的太子妃啊!”那人道,“你们来看看,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,与真人几乎没有差别,左边的这个更漂亮一点,是女候,右边的这个稍微逊色些,是东陵国的仙妃娘娘。”

“哟,这么一看,至少有七分相似。这女候的额头明显更高一些,鼻子也小巧些,更精致。”

“是啊,之前不是有流言说,咱们太子妃跑去勾搭东陵国皇帝,还做了人家的妃子?据说,还和皇后有一腿……”

“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,那人是把仙妃看成女候了吧?你看,这完全就是两个人,像是像,可这两人之间没什么关系,这般张冠李戴,实在是过分了。”

“这流言,一传十,十传百,传得多了,就越来越不靠谱,全当成笑话来听。”有人叹息一声,“你们知不知道,我表弟在宫里当差的,他说,太子妃今日在东宫悬梁自尽,差点就没命了,这街道上的流言蜚语对她打击太大,无奈绝望之下,生出了寻死的念头。”

“有这等事?这性子还真够烈的。”

“言论攻击害死人呐,这些传言有几句是真的咱们都不知道,还在这议论得热火朝天,这么一想还真有些惭愧。”

颜天真将一切议论听在耳中,低笑一声,转头朝凤云渺道:“有点效果嘛,群众也都不是傻子,总不能什么乱七八糟的流言都信,我一身黑水,想要冲刷干净,只能拿仙妃来给我顶一顶。”

“有效果便好,相信时间一长,能消减不少舆论。”凤云渺道,“我要让手底下的人,遍布帝都各个茶楼饭馆,每日都要了解流言的最新情况。”

“光有我们自己的人还不够,我觉得,可以找一些上得了台面的大人物来当助力,这年头,大人物说的话总是能广为流传,只要是这帝都内的风云人物,总会有不少人听他们的话。”

凤云渺听闻此话,桃花美目眯起,“这主意不错,我想到了一个人。由他引起的,也应该由他来负责平息,我们现在就去找他。”

颜天真自然知道他口中的人是谁,笑道:“秦断玉住在什么地方?”

“他开设了学堂,名唤水墨阁,因为他的书法绘画都是一流,前来求学的人甚多。他教习贵族,也教习平民百姓。据说,对待两边都一视同仁,只是收费情况不同,贵族收高价,平民收低价,因此,他风评很好。”

凤云渺说到这儿,嗤笑了一声,“道貌岸然。”

“贵族收高价,平民收低价,听起来倒是很公平,十分符合他清高的性格,不攀贵族,不轻蔑平民,若不是因为他说我坏话,我或许会觉得这人还不错。”

“走罢,去找他算账。”

二人又乘坐马车,去往水墨阁。

到了水墨阁外,守门人没能认出二人的身份,便拦了下来。

“干什么来的?”

颜天真道:“找你们家公子切磋切磋书画。”

“现在不行,公子正在给学子上课,你们等上半个时辰罢。要是来求学的,你们可以回去了,我们公子收学生的名额已满,你们明年再来碰碰运气。”

“给他当学生,恐怕他不配。”颜天真冷哼了一声,将手伸到凤云渺怀中,掏出了象征身份的腰牌,在守门人面前晃了晃。

那人望着腰牌上的字,诚惶诚恐地跪下,“小人有眼无珠,不知是太子殿下驾到,小人立即前去禀告公子!”

说着,便要起身跑开。

“不用了。”凤云渺叫住了他,“既然他在上课,就不用去打扰他,我们前去看看他是如何上课的。”

……

“毛笔不是这么拿的,手不要抖,想要写好字,连笔都拿不稳怎么成?”

“你下笔实在是太磨蹭了,速度要稍微快一些,但也不能太操之过急。”

“站着画画也能打瞌睡?你若是不想上课,立刻离开!”

宽敞的庭院之内,一排排桌子摆得整齐,年轻的学子们站得笔直,或是写字或是绘画,听着秦断玉的耐心教导。

“好了,大家站得也累了,休息片刻再继续。”

秦断玉一句话出来,众人如获大赦,纷纷散开了。

秦断玉正准备去沏一壶茶,忽听耳畔有啜泣声,转头去看,是他的一名学子蹲在大树下哭。

一个十五六的男孩。

秦断玉走上前询问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夫子,他们都说我偷东西,没人愿意与我玩了,可是……我真的没有偷过。”

秦断玉蹙了蹙眉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刘小姐的夜明珠装在书袋里丢了,中午的时候突然就找不到了,那时候大家都在吃午饭,只有我在课堂上转悠,他们都说是我偷的。”

“谁先说的?”

“方少爷说的。”

秦断玉闻言,便转头将那方少爷叫上前来。

“你说小马偷了小刘的夜明珠,可有证据?”

“夫子,这还要什么证据?当时大家都不在课堂内,就他在里头转悠,不是他偷的,难不成珠子自己长了翅膀飞的。”

“那你亲眼看到了吗?”

“我没看到,这种事猜都猜得到啊。”

“胡闹。”秦断玉听着学生的话,面色微沉,“看都没看见,就给他人扣上盗窃的帽子?你可知你的这一句猜测,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前途?”

“要不是他偷的,那会是谁偷的呢?不会有别人了!”

正说着,身后蓦然响起一道喊声,“我的夜明珠找到了!”

秦断玉闻声看去,人群中有一名少女手上握着透明的珠子,笑得十分开心。

秦断玉把她叫上前来。

“哪儿找到的夜明珠?”

“草丛里。我想起来了,我今天来学堂的时候,在草丛上摔了一跤,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夜明珠从书袋里滚出去了,我还以为……是被人偷的。”

那少女说着,冲那蹲在地上哭泣的少年道:“对不起,我不应该信他们的话,以为是你偷的。”

秦断玉见此,面无表情道:“小刘,小方,伸手。”

被他点名的两人闻言,有些忐忑不安地伸出了手。

秦断玉转身从桌上拿起了戒尺,在二人的手心各自抽打一下,打得二人龇牙咧嘴。

“痛吗?痛就记住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在没有任何确切证据的情况下,妄自猜测侮蔑他人,这是对他人的不尊重,就因为你们胡闹,所有学生都把他孤立,今天你这颗夜明珠要是找不回来,他岂不是要冤枉死了?”

二人惭愧地低下头。

“夫子,我们知错了。”

“罚你们抄写道德经十遍,切记不要随便污蔑他人。”

秦断玉的话音落下,身后响起了清脆的拍掌声。

“啪”

“啪”

“啪”

“说得好啊。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在没有任何确切证据的情况下,妄自猜测侮蔑他人,这是对他人的不尊重,秦大才子自己都明白这个道理,为何还要知错犯错呢?”

身后的女音清朗中似乎带着一抹讥讽。

这道声音,他并不陌生。

秦断玉转过头,就看见颜天真与凤云渺并肩走来。

他们是何时来的?

眼见着颜天真走到了身前,唇角挂着一抹嘲弄的笑意,“你教起学生来,大道理倒是一套一套的,义正言辞得像个君子,道貌岸然。”

秦断玉眉头微蹙,“你对我有何不满?”

“哟,你还好意思反问我呢?我倒要问问你对我有何不满?很久之前,在北昱国你我初见,你对我就没有好脸色,敢问,我招你惹你了?你秦大才子凭什么就觉得姑奶奶我不正经?”颜天真冷笑一声,“你可曾亲眼看见我与小皇帝暧昧不清?”

“你满口道德,教育学生倒是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,你怎么就不知道反省反省自己?道德不仅仅是用来教育别人的,也是拿来约束自己的,我颜天真从不敢跟人说什么道德,因为我不是善男信女,可你既然敢讲道德,敢训别人,你就给我遵守道德,否则你没有资格为人师表。”

秦断玉有一瞬间的怔愣。

他不明白颜天真为何突然找他麻烦。

颜天真见他错愕,嗤笑道:“可笑你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。”

“秦断玉,需要本宫提醒提醒你么?”凤云渺斜睨着他,“你和公孙媛说了些什么?你总该记得吧?”

秦断玉被这么一提示,顿时想起来了。

是了,他曾说过——颜天真为人不正经,与宁子初纠缠不清。

“原来你们是为了这事而来。”秦断玉面无表情道,“一女不该侍二郎,我的想法何错之有?女候,你在北昱国皇宫中,那位陛下对你宠爱有加,你在宫中耀武扬威,气势压过了皇后和淑妃,谁不知道你得宠?你既然是北昱皇的人,怎么又投入了太子殿下的怀抱?你不该从一而终吗。”

颜天真唇角挤出了一丝笑容,“你他大爷的怎么就知道我是宁子初的人?我与他从未发生过男女之间的关系,我甚至没有一个妃嫔的名分,我离开北昱国乃是合情合理!你们太子殿下可以证明我的清白。”

秦断玉怔住。

随即,望向了凤云渺,“她跟着您的时候,真是清白的吗?”

他以为,颜天真早就是宁子初的女人。

在北昱国皇宫呆了两三个月,被宁子初那么宠信,怎么就还有清白?

不合理。

“如果本宫说是,你当如何?”凤云渺唇角挑起一丝凉薄的笑意,“你是不是该给太子妃下跪磕头致歉?”

说着,凤云渺揪起了他的衣领,“你的学生犯错,你抽了他们,你为人师表犯错,理应受到更加严重的惩罚,本宫现在拿戒尺抽你,你没有意见罢?”

“流言蜚语一事,你最好能想办法给我摆平。”颜天真在旁边补充了一句,“你必须负责宣扬我的良好品德,你的学生这么多,也能帮着我宣传宣传,否则,我要你秦大才子身败名裂,无人再敢来求学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秦断玉并不是反派,不过好像也不太讨喜,噗嗤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