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章 虎的恩情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公孙媛这话一出,秦断玉陷入了思索。

她这话的意思,自然是否认自己散播流言。

她说,无意中透露给了大公主。

那么散播流言的人,会是大公主吗?

不……不能再胡乱猜忌下去了。

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,他没理由再去质疑其他人。

就连他自己也洗脱不了嫌疑。

“秦公子,我应该相信你吗?”公孙媛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“虽然你当着我的面议论女候,可你平日里的行为作风都很端正,实在不像是会做缺德事的人,听你刚才的语气,似乎对之前议论女候感到懊悔?”

“此事确实让我惭愧,多谢公孙姑娘能够信任我的为人。”秦断玉顿了顿,道,“关于大公主和女候之间的矛盾,有多深刻?”

此时,在他心里大公主的嫌疑还是更重一些。

“她们二人的矛盾,一开始是因为巧儿。巧儿顽劣,大公主因为她,没少得罪太子与女候。之后,又因为我大哥三番两次替女候说话,大公主身为我的嫂嫂,吃醋也是无可厚非,她和女候之间的过节,大概是解不开了。”

公孙媛顿了顿,又道:“现在巧儿丢了没找回来,大公主变得更加喜怒无常,阴晴不定。”

“这么看来,大公主完全有理由散播谣言。但,只是嫌疑重一些罢了,没有证据的事,还是不能乱说。打扰了,在下告辞。”

秦断玉说完之后,转身离开。

转身之际,眉头拧得更紧。

公孙媛方才的话听起来没有问题,却像是故意强调了大公主与女候矛盾深刻。

是想让他把疑心倾向于大公主那一边吗?

或许是他想多了。

又或许……

真是他想的这样呢?

现在,他连公孙媛也不敢信了。

……

“岂有此理,都是些什么子虚乌有的说法,要是被朕知道是何人散播谣言,朕一定要将那人的舌头拔了!”

宁子初坐在马车之内,脸色阴郁。

在宫里就听说,颜天真如今备受争议,坊间多的是对她不好的传言,将她描述得伤风败俗不知廉耻。

其中有一种说法,就是说她与自己暧昧不清。

毕竟她曾经在北昱国皇宫中陪了他好长一段时日那个时候,她还不曾遇见凤云渺。

若是他当初能够把她抓牢了,该有多好……

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,等他明白过来时,颜天真早已把自己的心交付给了另一人。

年少的他,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。当他总算体会到那种感觉时,却要面临着与她的分别。

“朕输给凤云渺,就输在太年少。”宁子初冷哼了一声,“若不是因为朕比他青涩,太晚动情,朕才不会输给他呢。”

身旁的随从轻咳了一声,“陛下说得是,南旭太子在这方面,终究是比您更成熟了一些……”

宁子初斜睨了他一眼,“连你都嫌弃朕年纪太小,觉得朕不够成熟稳重?”

“不不不,陛下可千万不要误会,陛下虽然年少,却能把政务处理得井井有条,年少有为,只是因为陛下在男女之情这方面接触太少,因此,才失去了追求女候的最好机会。”

“凤云渺这个老狐狸……一定是使出了不少花招。”宁子初咬牙切齿道,“朕讨厌他,不想与他瓜分九龙窟内的东西。”

“陛下手上,如今只有半张图,若是始终不愿意跟南旭太子商量,剩下那半张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拿到了,陛下……真的就不考虑与他谈一谈?”

“跟他谈,多半也会谈崩。他不会让朕捡太多便宜的,依照他的性格,他一定会牟取最多的利益,天真也是站在他那一边的,此事容朕好好想想……”

宁子初的话音还未落下,忽听身后不远处响起一声虎啸。

宁子初下意识伸手撩开了马车窗帘。

这个时辰天色都快黑了,这是在帝都的集市上,怎么会有老虎的咆哮声。

那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。

宁子初将头探出去,便看见不远处的府邸外,一只白色大虎蹲着,也不知是冲着何人咆哮。

宁子初当即道:“停!”

把车停了下来。

宁子初打量着那只白虎,心中已经确定那是凤云渺养的白虎。

从毛色、个头上看,正是他的那一只。

宁子初钻出了马车。

“陛下?”贴身随从有些不明白他要做什么。

“你们先不要跟上来,朕走近一些观察观察。”

与此同时,另一边的府邸内——

“花大师,义父说了不准你出门!”

凤伶俐面色不悦,双手拖拽着花无心的衣袖。

这要是换做平时,花无心想要出门,换身便衣戴着斗笠就让他出去了,可偏偏他今夜喝多了,那就绝对不能让他离开。

醉酒误事。

说来也奇怪,花无心虽然是个酒肉和尚,却一向不会喝太醉,今夜也不知是怎么了,一个劲儿给自己灌酒。

他执意要出去,都快拉不住了。

好在,玲珑挡在了府邸外,花无心即使喝醉了,对玲珑还是有些忌惮的。

“怜花,今日是你的生辰,咱们喝……喝几杯。”

花无心朗声笑着,揽着凤伶俐的肩膀打了个酒嗝,“怜花……你最近是不是个子长高了?都快赶上我了。”

“什么怜花?我是伶俐!”凤伶俐甩开花无心的手,“花大师,既然你这么不清醒,那可就别怪我直接打晕你。”

话音落下,他扬起了手刀。

正想朝着花无心的脖颈劈下,花无心却毫无预警地坐了下来,凤伶俐一个手刀落空,险些一个趔趄摔倒。

“怜花,是我对不住你……你要如何才肯原谅我呢。”

花无心目光涣散,下意识地嘀咕着。

凤伶俐压根不知他在说什么。

大概是在念叨着哪个老相好吧。

“花大师,累了么?要不回房休息吧。”

凤伶俐好言相劝着,就要把花无心扶起来。

双手才碰触到花无心的胳膊,就被花无心挥开了,凤伶俐眼见着花无心跳了起来,直奔府邸外。

“玲珑,拦住他!”

别看花无心走路跌跌撞撞,速度却还挺快,眼见着就要奔出门槛,迎面一只大虎朝他扑来,虎头撞上了他的胸膛。

花无心被这样的力度冲击着,一个仰头摔倒,四仰八叉地跌在了地面上,失去了意识。

“总算是不折腾了,晕倒了也好。”

凤伶俐走到了花无心身旁,将他扶起,走向了远处的房屋。

把花无心扔到榻上之后,凤伶俐便离开了房屋。

屋外,玲珑徘徊着。

“玲珑,你留下看家,我去一趟皇宫找义父。”

凤伶俐留下了这么一句话,便转身离开了。

府邸之外——

宁子初立于一棵榕树之下,观察了片刻,直到看见凤伶俐的离开,他唇角轻扬。

他刚才站在树荫之下,看见门槛后的凤伶俐与花无心似乎起了争执,花无心面色通红走路有些不稳,显然是饮酒过多导致的,而那只白虎堵在门槛外,是为了不让他离开。

凤伶俐将晕倒的花无心扶走了,这一刻也离开了,他显然是以为接下来不会有什么事了。

“连上天都在帮朕,花无心,这一次你可跑不掉了。”

宁子初转了个身往回走。

他需要几个帮手来协助他。

凤伶俐虽然不在了,那只白虎也很值得忌惮。

……

雅致的房屋内,花无心睡着,房门外,白虎趴着。

忽然像是听见了什么动静,白虎的耳朵动了动,随即弓起了身子,看似十分警惕。

空气中,有衣抉破空声。

下一刻,六道黑影踏风而来,其中四人牵着铁链编织的大网,就要朝着白虎罩下。

白虎咆哮一声,十分灵活地避开,顺便扑倒了其中一人。

那人见此,倒也没有显露出惊慌,朝着白虎的虎头挥出一拳!

他在自己的身上涂抹了烈性迷药,这一拳过去,要是被白虎叼住他的胳膊,白虎铁定要被迷晕。

作为无所畏惧的死士,丢掉性命也不怕,更何况只是身体的一部位。

但他没有想到的是,面对他的攻击,白虎并不张嘴,而是一个爪子拍下来,在他的脸上狠狠一挠!

这一下拍得他眼冒金星,脸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,瞬间就失去了意识。

站在最边上的宁子初见此,微微蹙眉。

这白虎为何就不咬人?!

他带了一个贴身随从,四个死士。

死士可以为了任务随时牺牲,这四个人原本就是拿来给它咬的。

但是,它竟然不下口。

是因为它太谨慎了吗?对入口的食物存在警惕。

其他三名死士见此,纷纷扑了上去。

宁子初没时间再多想,抬脚踹开房门。

看见躺在床榻之上的花无心,与随从迅速奔上前。

随从将花无心扛起,宁子初将窗户打开,朝着窗户外跃了出去!

随从紧随其后。

二人身后响起一声虎啸。

宁子初回头一看,四名死士已经全部倒下,也不知是死是活,而白虎已经冲上前来了!

宁子初想也不想,将窗户朝它狠狠一拍!

白虎与窗户相撞,也就只是减缓了些速度,硕大的身躯从窗口跃出,追赶着宁子初等人。

“陛下,我们似乎搞不定它。”随从觉得有些大汗淋漓,“凭我们的速度,很快就要被它追上。”

而就在同一时,空气中又响起好几道尖叫声。

是府邸内的下人见到有人忽然闯入,而发出的惊恐喊叫。

声声喊叫惊动了府内的其他人,有几名护卫闻声赶来,看到的就是花无心被人扛着跑了。

“抓住他们!快!”

白虎与护卫们一同追赶。

“陛下,这下该如何是好?”

“看来,不能把他带走了。”宁子初说到这儿,冷笑一声,“不过没关系,朕还有办法。”

说着,从衣袖中掏出了一物,直接塞到了花无心口中,扣着他的下巴,迫使他仰头做着吞咽动作。

眼见着他的喉咙动了动,宁子初道:“好了,把他丢回去,丢得高一些,这样白虎就没时间来追赶我们了。”

抓不到人不要紧。

能有办法控制他,就不算失败。

眼见着就要奔出门槛,随从一个转身,将肩上扛着的花无心,朝着高处一抛——

众人只见花无心的身躯飞到了上空,齐齐惊呼。

这么高若是摔下来,不死也得摔掉半条命!

若他是清醒的还好,有功夫在身就总会自保,可偏偏他睡得死,从高处摔下来自个儿都不知道。

也没人来得及去接住他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硕大的白影闪过,卧在花无心的下方。

花无心的身躯砸在了硕大的白影上,身子一翻,滚落到地面上。

众人奔上前去查看。

“还好还好,没受伤……他怎么就能喝得这么醉呢?若不是玲珑反应快,他一觉醒来就得发现自己缺胳膊断腿。”

“不一定呢,脑袋开花就醒不过来了。”

“速速将此事禀报小将军和太子殿下!”

……

“太子妃,好消息。自从您吩咐我们添加了那些不靠谱的流言之后,果然惹来了不少质疑之声,您所说的物极必反,效果差不多也呈现出来了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帮着您说话,相信再过两天,议论您的与帮着您的,能呈五五之数。”

颜天真坐于藤椅上,翘着二郎腿,听着肖洁的汇报,笑道:“五五还不够,我要的比例是二八、一九、甚至更多,秦断玉应该能贡献不少的火力,我要越来越多的人站在我这边。”

“肯定会的。”肖洁笑道,“如今的形势越来越乐观,在大婚之前,流言蜚语能够消减大半。”

“这样很好。”

二人正说着,大殿外忽然奔进一道匆忙的身影,正是肖梦。

“不好了!太子妃,刚得到的消息,说是小将军的府邸遭到几名黑衣人的硬闯,是冲着花大师来的。”

“什么?”颜天真微微一惊,连忙问道,“那他人呢?有没有被劫走?”

怎么会呢?花无心藏在伶俐的府邸里,这是个秘密。

怎么会有人知道他在那里?

“还好,没有被劫走,闯进来的一共六名黑衣人,留下了四个,跑了两个。当时小将军也不在府中,那些人正挑着他进宫的时间闯府。多亏了有玲珑在,否则,他铁定被掳走了。”

颜天真的额头跳了跳,“来的人这么厉害吗?据我所知,花大师的功夫也不低。”

“他……没有意识,醉的一塌糊涂。”

“我靠……偏偏就那么巧,他喝醉了伶俐又不在府中,闯府的人运气也真是好。云渺知道这件事了吗?”

“太子殿下与小将军都在书房,这时候应该也知道了。黑衣人中留下的四个都是活口,只是都重伤昏迷了,一时半刻应该也醒不过来,花大师至今还没醒酒。”

“他醒过来铁定要挨一顿骂,真是喝酒误事。”

颜天真在这一刻,心中已经有了猜疑的人。

会冲着花无心去的,只有两种人。

其中一种,就是他的老相好,要他还风流债的。

另一种人,就是冲着九龙图去的了。

宁子初……

会是你吗。

……

夜色深沉,广阔的宅邸之内依旧有几处房屋灯火通明。

花无心平躺在榻上,被凤伶俐灌下解酒茶。

花无心悠悠转醒之际,撑开眼皮时,却被眼前的阵势吓了一跳。

榻前围着三人一虎,均是面无表情地望着他。

白虎蹲坐着,琥珀色的瞳仁注视着他,透出些许冷光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这都是干什么呢?围在我榻前,活像是我欠了你们几百万两银子似的。”

“花大师,你还记不记得清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好事?”

“我喝醉了,都干了些什么?我应该也没干什么吧……”

“没干什么?”凤伶俐难得来了脾气,“你喝酒也就罢了,还喝醉,喝醉也就罢了,还吵着嚷着要出府!之前你在我这都住得好好的,就今天出了事,肯定是你在门槛后喧哗时被人看见了,对方打定了你的主意,就趁着我离开闯了进来。”

“听府里的其他人说,你醉得像只死狗一样,被人扛着跑出去了都没有知觉。”颜天真淡淡道,“你大概也想不到,自己在睡梦中被人高高抛上了半空,那一下要是没人接住你,你醒来就会发现,自己身上缺了几个零件。”

花无心听得背后冒冷汗,“我被人抛上了高空?”

“掳走你的这个人脑子还挺灵活,对玲珑也有些了解。”凤云渺的语气不疾不徐,“这个人知道玲珑很聪明,有灵性,他用内力将你抛上了高空,是为自己的逃脱争取时间,他猜到玲珑会赶着回来救你,而放弃对他们的追赶。因为保证你的安危,比追到他们更要紧。”

凤云渺的话音落下,颜天真又接过话,“你知道当时的情形有多惊险吗?所有人都来不及接住你,提心吊胆地看着你从高处跌落,只有玲珑来得及赶到你的下方,用自己的身躯来给你当肉垫,你就那么狠狠地砸在它身上。”

颜天真说着就气不打一处来,拍了一下花无心的光头,“一百多斤重的人,加上从高处跌落下来的重力,砸到我们家玲珑身上,你知不知道它有多疼?它是你的大恩人,我看你要如何感谢它。”

花无心唇角一抽,“我睡着的时候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……”

说着,他看了一眼玲珑,“想不到,我欠了你一个恩情。”

“醉酒误事。”凤云渺抄过了枕头边上的佛经,狠敲了一下花无心的头,“这样的事情若是再发生一次,有你好看的,这一次就当是警告你了。”

“不会再有下次,我保证。”花无心摸着自己的脑门,下了榻,蹲在玲珑的面前,冲它笑道,“嘿嘿,玲珑啊,关键时刻还是你最顶用了,今日全亏你救下和尚我一条命,我一定要请你吃上几十只的黄焖鸡来表达谢意。”

花无心说着,伸手想要去摸玲珑的脑门。

哪知道伸出手的那一瞬间,玲珑的头就偏开了,同一时,伸出虎爪,学着颜天真和凤云渺之前的模样,用力一拍花无心的光头!

把花无心拍得跌坐在地上。

“噗嗤”

这一幕可把其他人给逗笑了。

玲珑也是怪有脾气的,教训起熟人来一点都不客气。

来的时候还觉得生气,这一刻心中的气恼仿佛就烟消云散了。

看着花无心狼狈滑稽的模样,好笑极了。

“贫僧虽然没有头发,但你们也不能这样拍打我的头,尤其你们不能当着玲珑的面教训我,你们看,你们的动作都被它学去了。”

花无心正抱怨着,忽然觉得腹中一阵抽搐。

“嘶,怎么觉得腹中有些疼痛……”花无心捂着自己的腹部。

“花大师大概是酒喝多了,要拉肚子。”凤伶俐说着,侧开了身,“酒醒了,应该记得茅房的方向吧?快去吧。”

“不是……不是要上茅房的那种疼痛。”花无心眉头微蹙,“我能确定,我不是内急,我是……腹中绞痛啊!伶俐,快!快去给我叫大夫过来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