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 喜服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听着宁子初懊恼的语气,以及他的那一句“被鬼打了”,颜天真几乎是一瞬间就猜到了原因,有些忍俊不禁。

她“噗嗤”一下笑出了声。

他右边的这只熊猫眼,该不会是云渺打的吧?

很显然是的,除了云渺之外,还有谁能把他打成这样?

“很好笑吗?”宁子初背对着颜天真,听到她的笑声,脸庞上的懊恼加深了一分,心中对凤云渺更是怨恨。

将他打成了乌青眼,害他跟颜天真说话的时候,都不敢正面与她相对,就怕被她看到了笑话。

而她也确实笑出了声。

“好了,我不笑了。”颜天真轻咳一声,“你们两个动过手了?”

“他偷袭朕。”宁子初有些没好气道,“朕原本是可以不用挨这个打,他指着朕的身后,说你来了,朕转头看了一眼,没看见你的人影,一回头眼睛上就挨了一拳,真是卑鄙。”

颜天真闻言,不咸不淡地道了一句:“即使他不偷袭你,你也是打不过他的,他来这么一出,只是为了更节省时间而已,他若是真想打你,到最后你还是要挨打的。”

“你是在取笑朕没他厉害?”宁子初的脸色有些阴郁,“你觉得朕挨打是活该,对么?”

“我只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。”

“再给朕几年时间,朕总会打赢他的。他比朕年长,习武的时间也比朕长,朕勤加练习,总有一天能超越过他。”

“可他并不会停滞不前,等你来超越他啊。你勤练武功,他同样不会放松,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,将来也未必就能胜过他。”颜天真十分不客气地道出了一句事实。

这一句话使得宁子初的脸色更加铁青。

在她心中,他永远比不上凤云渺。

“总有一天朕会向你证明,朕比他强。”宁子初再一次开口,语气已经没有起伏,“就算在武力方面胜过他,在其他地方也要赢过他。”

“比如国力?”颜天真接过了话,“你现在是一国之君,他将来也会是一国之君,你想靠着九龙图找到宝库,壮大国力与疆土,将来北昱比南旭强盛,这么一来,你是否就能有优越感?”

“这样有何不可?朕的江山,总会比他的繁荣昌盛。”

“就算真到了那个时候,在我心中,他的地位依然是无法撼动的,你以为我挑人,是靠着比来比去比出来的?我喜欢凤云渺,与他的权利多高武力多高无关,我要的是安全感、归属感。这种感觉,只有他能给予我,其他人给不了,你明白吗?”

“不明白!”宁子初转过了身,语气终于有了一丝波动,“安全感,归属感,不就是护你周全,疼爱你照顾你吗?朕怎么就做不到了?你为何就固执地认为只有他能够做到?”

颜天真与宁子初对视,原本想要说话,却在看见他的乌青眼时,又忍不住想发笑。

然而,还是决定给宁子初一个面子,便憋着笑。

宁子初似乎看出了她强忍着笑意,磨了磨牙,又转过身背对着她,“有什么好笑的。”

“在我心里,你始终像个不成熟的孩子。虽然在政务方面你十分成熟稳重,可是在情感方面,你真的不太懂,你总是一门心思想着要与凤云渺比较,何必呢?比过了又如何?总不能哪天你比他强悍我就跟着你了,那我成什么人了?朝三暮四。”

话音落下,她转过了身,“江山美人,你更爱江山,你是个合格的君王,对此我没有任何意见,我只是期盼着,我们不会有敌对的那一天。”

花无心中毒一事,她相信凤云渺会摆平,再有,她晓得宁子初并不是真想害花无心性命,只是想逼着他交出那半张地图。

只要花无心最终能平安无事,她对宁子初也就没必要存在怨恨。

而且……也没什么必要来往了。

天涯海角各自安好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

宁子初听着身后响起的脚步声,转过头,看到的便是颜天真的背影。

她说得不错。江山与美人,他绝不会轻易放弃前者。

阿姐给他争取来的皇位,比什么都重要。

但,颜天真对他来说也重要。

如果非要分个轻重,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而颜天真也并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,因此,他不需要选择了。

颜天真与宁子初分别之后,便一路走向东宫。

而就在去往东宫的途中,她听到空气中有不寻常的动静。

她能确定,有人在她身后跟着她,这个人的脚步十分缓慢,不疾不徐。

她脚下的步子一顿,蓦然回头。

一丈之外,一道修长的身影站立。

就这么些距离,她自然能看清他。

白皙玉面,风华轻曼,桃花美目,乱人心魄。

从眉到眼、鼻、唇,无一不精致细腻,在月色的映照之下,朦胧得有些不真实。

那双眼眸中,此刻流淌着一片醉人的笑意。眼睑之下那一滴小小泪痣,衬得那双眼睛好看得要命。

“我还以为是谁呢,云渺,你够无聊的,尾随我又不出声,我还以为是哪个猥琐小人。”

对面传来一声低笑,在她的注视之下,凤云渺迈着轻缓的脚步走到了她的面前,忽然伸出双手,将她拥抱住。

“我听到了。”他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,“你与宁子初说的那些话,我都听在耳中。”

颜天真抽了抽唇角,“你这偷听的本事还挺厉害的,我与他都没有察觉到你……”

“当然,你们二人的武力都不比我高,只要我隐蔽得好,自然就不会被你们发现。”凤云渺轻抚着她的发丝,“我方才出了东宫散步,心里想着这个时辰你是不是也该回来了,一个不经意地抬头,就看见了你的身影,我眼见着你朝一棵大树走去,我也就跟了上去。”

“然后就将我与宁子初的谈话从头听到尾?”颜天真挑眉道,“幸好我没说你坏话,否则还不得被你收拾。”

在宁子初面前,从头到尾她都是在夸凤云渺。

“我听见你对我的夸奖,心中甚满意。”凤云渺在她额头上啄了一下,“我对他多次打击,也比不上你对他的一次数落。作为情敌,他是不屑于听我说话的,无论我如何打击他,他都会选择忽略,可你不同,你说的话,他都会记着。”

“我并不是刻意打击他,只是实话实说罢了。”颜天真牵上了凤云渺的手往东宫走,“时辰不早了,咱们回去歇息罢。”

二人一同走到了颜天真的房屋外,颜天真松开了凤云渺的手,“你也回房歇息去。”

“我想留在你这儿。”

“别啦,这宫里的规矩摆在那,没完婚之前是不可以睡在一起的,民间对我的流言蜚语好不容易平息了一些,接下来一段时间我打算循规蹈矩,不想再落人话柄。”

颜天真说着,戳了一下凤云渺的肩膀,“回房去。”

“你放心好了,我绝不会在你这里过夜。”凤云渺抓住她的手,握在掌心里,“几天没有亲热过了,你自己算算。”

颜天真道:“好几天了。”

“冰蚕早已死了,咱们应该庆祝庆祝。”凤云渺说着,推着颜天真进了房屋,顺手就把门关上,“温存一番再走,我真的想你了。”

话音落下,他的唇也落在了颜天真的唇上。

亲吻片刻,颜天真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将凤云渺轻轻推开了,“云渺,我今天刚来月事。对不住了。”

凤云渺:“……”

静默了片刻,他道出一句,“这个月的日子怎么又不准了呢……”

“月事不准,这是很多姑娘都会遇到的问题,我最近大概是吃多了上火的东西。”

“……”

颜天真不方便,凤云渺也就只能回自己的卧房去了。

颜天真知道他心里郁闷,却又有些忍不住想笑。

他刚才那一瞬间哭笑不得的表情,实在是少见。

……

第二日一早,颜天真醒来与凤云渺共进早饭,从凤有没有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。

尹默玄已经从鸾凤国出发,来南旭国。

尹默玄就快要来了,离她和凤云渺的婚期,已经不到十日。

早饭后,凤云渺被皇帝传召前去商讨关于偏远小镇的赈灾事宜,颜天真清闲着,想起了一件要紧事。

她走出了东宫,前往尚衣司。

这是皇宫内专门负责管理制造衣衫鞋帽等穿着之物的地方。

到了尚衣司外,她冲着看门的宫人道:“你们莫主司在不在?”

“在呢,太子妃请进。”

宫人将她领进了大殿内,给她上了茶。

没过多久,莫曦瞳就现身了,手中捧着一个木质锦盒。

“太子妃大驾光临,下官真是有失远迎。”莫曦瞳笑道,“太子妃找下官有什么事呢?”

“云渺胳膊上的那一副刺青,是你刺的。”颜天真道,“给我也刺上一幅。”

“嗯?”莫曦瞳怔了怔,“这事太子殿下同意吗?他允许您这么做?”

“为什么你觉得他会不允许?”

“会疼的。”

“我知道会疼,可我不在乎这点疼,他能把我的名字刻在自己身上,我为何就不能把他的名字也刻在身上?这点皮肉之痛算什么,过来帮我刺。”

“好吧,您稍等,我去拿针。”

莫曦瞳说着,将手中的锦盒放下,转过了身。

颜天真有些好奇锦盒内的东西,询问道:“这盒子我能打开看看吗?”

“您看吧,这盒子里的东西本来就是归您的,是下官送给您的大婚贺礼。”

“贺礼?那就让我提前看看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颜天真怀着好奇心揭开了锦盒,看清里头东西的那一刻,眼睛亮了亮。

她一开始就猜会不会是什么漂亮衣物,结果,还真就给她猜对了。

这衣服不是一般的漂亮。

“太子妃,这套衣服您可以在大婚当天穿,外罩喜服披肩,下官保证您美艳不可方物,万众瞩目。”

莫曦瞳说话间,从柜子上取出了针包,走到颜天真面前。

“这件衣裳,可是花了一年才做好的,名唤——朱灼。”

“真是个好听的名字。”颜天真伸手抚上了锦盒内的衣物。

大婚当日的喜服,自然要重视。

一生只有一次的大婚,她要穿最好看的喜服,做最完美无瑕的新娘。

这件衣裳红得耀眼之至,宛若烈阳辉火。

她只是这么看着,就觉得穿在自己身上一定好看得紧。

“这件衣物,取极西之地火山中特有的一种焰蚕吐的丝,和以焰蚕为食的朱鸾软羽捻成线,织成布。再分别取第一批春灼桃、夏红莲、秋玫瑰、冬艳梅各三升,混当季的干净泉水制成染料,按季节顺序挨个染一遍布料,染好的朱灼需在九天后过一遍火焰,方能真正取得朱灼的名头。”

莫曦瞳说到这儿,双手环胸,得意洋洋,“做这件衣服,没把我累死!太子妃,我敢说,这件衣服绝不输给妙衣坊的那件镇店之宝。那件镇店之宝叫什么来着?刹那芳华,也是十分耀眼的红色,但是比起我这一件,显然稍逊一筹啊!”

“嗯,你这件胜过了刹那芳华。”颜天真毫不吝啬地夸奖,“你真是有一双巧手,堪称制衣方面的天才。”

“太子殿下从来没有这样夸奖过我……得到太子妃这样的夸奖,下官怪不好意思的。”莫曦瞳有些受宠若惊。

“你值得这样的夸奖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云渺这个人就不喜欢说好听的话,除了会夸我之外,我也没见他夸过谁,他心里认同,嘴上也不一定会说。”

颜天真将锦盒盖上,笑道:“这件衣服我真的很满意,一定会在大婚当天穿。”

“这件衣裳作为日常穿着也是可以的,它华丽,却并不厚重,穿起来毫无负担,也正是因为这样,大婚当天需要加一件庄严的披肩,此事就包在下官身上!”

“那可真是有劳你了。”

“太子妃跟下官客气个什么劲,您高兴就好。”莫曦瞳说话间,走到了颜天真的身旁坐下,从针包上取出了一根银针,“太子妃,我要开始给您刺青了。”

“嗯。”颜天真伸出了手腕。

而就在下一刻,殿外有一名宫女跑了起来,到了莫曦瞳身前,“主司,大公主与公孙姑娘来了。”

“呀,大公主要的那一件衣裳还没有完工,她现在就来要,我交不出来,也不知回头会不会被训斥。”

“放心,有我在,不会让她训你。”颜天真悠悠道,“这喜服是你呕心沥血做出来的,本候欣赏你的手艺,你这活泼开朗的性格也讨人喜欢,本候会罩着你的。”

“有太子妃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

二人说着话,有两道人影踏入了殿内,正是大公主与公孙媛。

“莫主司,本公主要你做的衣裳,你做好了没有?”大公主进殿时,依旧是十分趾高气昂的姿态,“本公主当初问你多久能好,你说尽快,转眼就七八天过去了,你还没做好么?”

莫曦瞳起身道:“大公主,再宽容两天罢,一针一线下官都是亲自督促人做的,不容许有半分瑕疵,慢工出细活,您就……再等等?”

“什么?你督促手底下的人做?不是你亲自做?”大公主的面色有些阴沉,“这段时间你干什么去了?本公主之前不是说过,要你本人的手艺?你让手底下的人来做,是不是太敷衍了!”

“大公主息怒,下官这几日在赶制喜服,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,下官许久之前就答应了太子殿下,要为殿下和太子妃的大婚做喜服,眼见着婚期就快近了,不能耽搁啊。”

“就是。”颜天真在一旁附和了一句,“凡事讲究先来后到,轻重缓急,太子先找上莫主司,大公主,你作为后边来的那一个,理应体谅体谅,再说了,大婚这一生就一次,多么重要,公主殿下你又不是急着要成婚,有什么好催促的?”

“用你管?!”大公主呵斥一声,“本公主教训人,又没跟你说话,你成个婚就了不起了?”

“对,很了不起。”颜天真站起了身,“本候嫁的是你们南旭国的储君!这难道不算了不起?大公主,储君成婚,在你眼中,还不如你一件衣服来得重要吗?”

大公主被噎了一下。

大公主身后的公孙媛见大公主说不过,连忙帮腔道:“女候,大婚固然重要,你也没必要对大公主说话这样冲……”

“用你管?”颜天真慢条斯理地打断她,“公孙姑娘是个什么身份?有什么立场来数落我这个一品女候?本候与大公主说话,你安静些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今天有聚餐,大家九点后再来刷新二更~

推荐好友文《最萌撩婚:国民老公限量宠》——席笙儿。

新婚夜。

她紧张到要死。

拿出契约协议,递了过去。

男人坐在沙发上,双腿交叠,看向成为自己妻子的某人,风轻云淡的撇过上面的第一条,清雅的挑眉:“不能碰你?”

夏暖星一个激灵,强作镇定,笑容璀璨:“知道您老有洁癖,这不是免得自己恶心到您么?”

闻言,季薄凉站起身,却是漫不经心的逼近,直到把她压在身下,淡淡的清香味,引得夏暖星面色绯红。

他轻笑,意有所指:“所以,我得提早习惯。”



【时光薄凉,情话暖心。】

爱上夏暖星,是季薄凉在这时光中,想到最动人的情话。

妞儿们求收藏走起!坑品有保障,动动可爱的小手纳入书架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