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险恶用心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公孙媛被颜天真一句话,堵得顿时哑口无言。

颜天真搬出了自己的身份来压人,她自然无从反驳。

她心中固然有不满,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“女候误会了,我并不是想要数落你,只是希望你们二位能够以和为贵。我总不能看着大公主与女候争吵,站在一旁什么也不做。”

这理由说得倒是合情合理,让旁人听着觉得她是一片好心。

“大公主请勿动怒,再给我两日时间,保证完工!”莫曦瞳连忙站了出来道,“若是两日之后再交不出来,下官就任凭大公主处置,如何?”

大公主并未说话,也不知心中想的是什么。

颜天真端起了桌上的茶盏,喝口茶润了润嗓子,已经做好了随时要大吵一架的准备。

要论吵架,她一向是难逢敌手的。

大公主这泼妇,是时候对她臭骂一顿了。

但出乎颜天真的意料,这一次大公主既没有打算开口骂人,而是冷哼了一声转过身,“莫曦瞳,不是你亲手做的衣服,本公主不要了!”

话音落下,她甩袖离开。

公孙媛望着她愤然离去的身影,心中自然也有些意外。

以大公主的脾气,哪会就这么算了?

这实在不像是她的性格。

依照着她的性格,应该会大闹一场才对。

“莫主司,我这次跟着大公主前来,是想向您讨一批布料,流云锦缎最近市面上都没有货,只有这宫里还有存货,希望你能给我留一点。”

她的态度十分和善,莫曦瞳倒也不吝啬,应道:“好,我会记得留一匹给公孙姑娘。”

“那就多谢莫主司了,告辞。”

公孙媛说完之后,便也转过身匆忙离开,追赶着大公主的脚步去了。

莫曦瞳松了一口气。

“刚才多谢太子妃出言相助,否则,大公主铁定要罚我了。”莫曦瞳转头朝颜天真道谢,“看来大公主对太子妃也有几分忌惮,不想与您闹得太难看。”

“不,她绝不是对我忌惮。”颜天真道,“虽然与大公主相识的时间不长,我却有点了解她的性格,她十分争强好胜,是个不愿意吃亏的,她今天不跟我吵,或许是因为她想到了其它对付我的方法,也就懒得跟我多费口舌。”

吵架有什么意思?吵到最后,大公主也不会赢。

双方相看两厌,谁也不愿意让步,大公主忽然就这么走开,应该是想出了其他的招数。

她的离开,绝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这一头颜天真猜测着,另一边,大公主气急败坏地离开了尚衣司。

“公主你等等我。”公孙媛追赶上前,问出了心中的疑惑,“公主为何就这样离开了?”

“她伶牙俐齿,本公主不跟她吵,吵到最后也不一定赢,何必浪费那个口舌。论身份,本公主也没比她高,镇不住她。”

大公主说到这儿,冷笑一声,“她敢得罪我多次,走着瞧吧,我不会让她好过的。”

……

“太子妃,我要开始为您刺青了。”

“来罢。”颜天真坐得端正,将衣袖撩到了胳膊上方。

两位不速之客离开了,她这刺青的过程中就不会再有人来打扰。

完成一整幅图的刺青,约莫一个半时辰,莫曦瞳收针时,再三嘱咐着颜天真要好好护理。

“太子妃,您需要连续三天涂抹我为您调制的护理药水,每日早中晚三次,三日过后,这刺青对您就不会再产生任何影响,若是护理不当,可能会发炎,请您务必要记住。”

“放心吧,我记住了。”颜天真笑着起了身,“有劳你了,我这就回去了,这件衣裳我也带走。”

“太子妃慢走,还差一件喜服披肩,我会尽快完工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公孙府。

“迷罗花粉,带有毒性,但并不是致命之毒,人的肌肤一旦沾染上这花的花粉,便会出现红肿流脓发炎等症状,只因人体的肌肤十分脆弱,这花粉十分伤肤。”

“听起来还挺有意思。”大公主望着眼前的西域商人,“把这花粉涂抹在衣服上,人穿在身上,是不是就会引发你刚才说的那些症状?”

“一定会的。”商人道,“无论人体的哪一处肌肤接触到,都会被此花的花粉所伤,大公主使用起来一定要格外小心,若是沾染了花粉,立即将何首乌拿去熬汤后湿敷,可以避免肌肤受伤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大公主道,“这花粉给本公主准备两瓶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红肿流脓发炎……”大公主嘀咕着,冷笑一声,“挺好的。”

那劳神子太子妃,是该让她尝尝这花粉的厉害。

她有着一副天姿国色,雪肌玉肤,要是碰到了这花粉,伤了娇嫩的肌肤,对她来说,必定会是一个打击。

真有些期待她的肌肤发炎流脓后,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

看她到时候还能不能猖狂得起来。

不过——

想要接触到她的衣物,有些不太容易。

东宫那个地方是很难混进去的,收买东宫里的人也有不小的风险。

她想要神不知鬼不觉,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,不让凤云渺有机会查到她的头顶上。

该如何呢……

对了,尚衣司。

那个地方,储存着许多宫中主子们没有完工的衣物,太子不久后即将大婚,尚衣司应该会准备不少太子妃的新衣。

东宫混不进去,尚衣司总不会也混不进去。

想到这儿,大公主将西域商人打发走了,命人将公孙媛喊了过来。

“大公主,你喊我来有什么事儿?”

“本公主记得你之前说过,要找莫主司讨一批衣料?”

“不错,她已经答应下来了,说是要给我留。”公孙媛回答着,心中在思索着大公主的用意。

而大公主很快也给她解答了她的疑惑,“既然这样的话,那么你就有很好的理由去尚衣司,晚些你去一趟尚衣司,帮本公主办一件事,如何?”

“公主想要我办什么事?”

“本公主想要教训一下太子妃,就从西域商人那里买了一些迷罗花的花粉,这花你听说过吗?花粉是有毒性的,这毒性很伤肤,接触到肌肤便会发炎流脓,你找个机会,将花粉撒在太子妃穿的衣服上。”

大公主说着,将装有花粉的瓶子朝着公孙媛递了出去。

公孙媛有些惊愕,“这样做不太好罢?”

“本公主就是要教训她!这样做怎么就不好了?能让她狠狠地吃一记教训。这么做对你来说也有好处罢?你喜欢太子殿下,要是太子妃被这花粉害得身上的肌肤发炎流脓,她没准就被太子给嫌弃了,这样一来,你就有机会了。”

大公主面无表情,“你觉得男子会愿意拥抱一个身上发炎流脓的女子?本公主告诉你,不会的。你把巧儿弄丢了,本公主心中对你有怨恨,你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来弥补?”

公孙媛面上依然有犹豫之色。

“你做个决定怎么就这么磨磨蹭蹭,不能干脆果断一些!”大公主呵斥道,“又不是对你没好处的事,为什么不做?你只需要小心留意即可,以你的聪慧,连这样的事都办不好吗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要是不愿意做这件事情,本公主不会原谅你的。本公主永远都会记得,你弄丢了我的女儿,就算她再怎么喜欢你这个姑姑,在我的心中你也是个罪人。”

“好……我做。”

公孙媛伸手,接过了大公主递来的那一瓶花粉。

大公主面上浮现出满意之色,“要是太子真的嫌弃太子妃,你的机会就来了,懂么?”

“我明白了,多谢大公主指点。”

公孙媛说完之后,握紧了手中的瓶子,退了出去。

……

入夜时分,凤云渺在书房内处理公务。

书房外忽有脚步声响起,随即是下人的声音传了进来——

“太子殿下,太子妃喊您一同前去用饭。”

“去告诉太子妃一声,吾国有几处偏远城池闹水灾,本宫在分配记录赈灾所需要的物资,就快好了。让她不用等本宫用饭。”

“是。”

书房外的人应着,退下了。

没过多久,又有脚步声响起,这一次换了个人。

“太子殿下,公孙姑娘求见。说是有要紧事与您商讨。”

“她能有什么要紧事。”凤云渺不咸不淡道,“本宫忙着呢,没空见闲杂人等。”

“可是公孙姑娘她说,事情关系着太子妃,请太子殿下务必见她一面。”

这话一出,凤云渺总算是有了点反应。

事情关乎着颜天真,他自然是坐不住。

于是,他吩咐着书房外的下人将公孙媛领进来。

“见过太子殿下。”

“客套话就不必说了,开门见山。”

凤云渺望着对面的女子,掩盖住目光中的寒凉杀机。

凤萝莉曾试探过公孙媛,试探出的结果是,公孙媛对颜天真存在着强烈敌意,帝都内关于颜天真的流言蜚语,有极大的可能性是公孙媛散播出去。

他正寻思着,处理完手上的事情、帮花无心解了毒之后,再来解决这个公孙媛。

此刻,她却想来跟自己谈关于颜天真的事?

他倒是想听听她会说什么了。

“太子殿下,接下来我要对您说的话,句句属实,请您认真听好了。”

公孙媛上前两步,到了书案前,从衣袖中掏出了大公主交给她的花粉瓶子,放在了书案上,“太子殿下,这瓶子里装的是迷罗花粉。”

“没听说过。”凤云渺不疾不徐道,“是什么鬼东西,与太子妃又有何关系?”

“此花粉带有毒性,但并不是致命之毒,人的肌肤一旦沾染上这花的花粉,便会出现红肿流脓发炎等症状,只因人体的肌肤十分脆弱,这花粉十分伤肤……”公孙媛说到这儿,顿了顿,道,“这花粉,是大公主准备拿来教训太子妃用的。”

凤云渺听闻此话,目光豁然一冷,“你说什么?大公主拿来对付太子妃用的?你怎么就知道呢。”

公孙媛迎视着凤云渺的目光,那双锐利的桃花美目中带着审视。

“我当然知道,因为这是大公主交代给我的任务。”公孙媛面上没有半分心虚,“白日里,大公主将我叫到她的房屋中,将这花粉交给了我,让我去尚衣司的时候,将花粉撒在太子妃所穿的衣物上,尚衣司内,一定会有给太子妃准备的衣物,对吧?”

“不错,还有几套尚未完工的新衣。”凤云渺的神色依然冷漠,“你的话有几分可信程度?你为何要出卖大公主呢?”

“臣女的确仰慕太子殿下,对太子妃也十分羡慕,甚至有些嫉妒,但,臣女不想害人。大公主所用的办法实在太卑劣了,臣女不愿意同流合污,太子殿下可知,白日里大公主与太子妃发生了争执?大公主回府后便十分气急败坏,她要求我必须按照她的意思做,否则就不会原谅我弄丢她的女儿。”

说到这儿,公孙媛眉眼间浮现些许愁绪,“我不想卷入大公主与太子妃的恩怨中,今夜来找太子殿下,是为了向殿下说明一切,并且寻求庇护,大公主那边我已经假意答应了下来,接下来我应该如何做?就看太子殿下的意思了。”

公孙媛说着,垂下了头,掩盖住目光中闪烁的锋芒。

大公主要她做的事情风险太大,尚衣司里也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,何必要听大公主的话去冒这个险。

她弄丢大公主的女儿,她心中清楚,不管她再做出多少弥补,大公主对她也是横竖都看不顺眼,将来的日子里,必定会再继续刁难,继续指使她做一些她不想做的事。

凭什么要听?

像一个下人一样被呼来喝去,没尊严,也拿不到多少好处。

与大公主生活在一起,实在累人。

公孙巧在的时候还好,如今公孙巧不在,实在是被大公主闹腾得心烦。

她要想法子甩脱了这个泼妇。

将大公主的阴谋告知凤云渺,做个顺水人情,凤云渺与颜天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她作为告密者,凤云渺没准会对她多点儿信任。

至少他不会放过大公主。

“真是想不到,你会跑到本宫这里来告密。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看来,你是真的很看不惯大公主的作风呐?”

“的确看不惯,巧儿是被我带出去才弄丢的,我心中自然内疚,可这并不代表,我要成为大公主的棋子受她摆布,我不想害人,不想被她拉入泥潭,恳请太子殿下——帮我一把。”

公孙媛说到这儿,双手交叠,朝着凤云渺鞠了一躬,“臣女感激不尽。”

“出淤泥而不染。”凤云渺望着她,淡淡道,“都说近墨者黑,难得你与大公主朝夕相处,还能不被她带坏心思,你想要与她划清界限,想做好心人,本宫就拉你一把,你告密有功,本宫会记住你这个人情的。”

公孙媛听得心中喜悦,面上却不动声色,又朝着凤云渺拜了一拜,“多谢太子殿下!也希望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多多留意,不要掉入大公主设的陷阱当中。”

“本宫知道。”凤云渺冲她摆了摆手,“没什么其他的事情,你就回去罢。”

“臣女告退。”

公孙媛转身离开了书房。

凤云渺望着她离开的背影,道了一句——

“凤玉解,你够笨的。”

用人不慎。

公孙媛出卖凤玉解,只为了卖给他一个人情,获取他的信任。

借着他的手,摆脱掉凤玉解那个泼妇,又能给她自己树立一面良好的形象。

真是打得一手好如意算盘。

“云渺,我喊你吃饭你不去,人家公孙姑娘求见你,你就见了,嗯?”

书房外响起女子的一声冷哼。

凤云渺笑了笑,“她把你给搬出来了,我还能不见吗?即使嫌恶她,你总该关心关心你啊。”

“有这等事?”颜天真迈进了书房,走到了凤云渺的面前,“她说我什么了?”

“她前来告密,道出了大公主的计划,是针对你的。”

“她竟会有这么好心?”颜天真目光中浮现狐疑。

“她好心的背后,隐藏着比大公主更加险恶的用心。”凤云渺道,“要不,咱们就看她们两个怎么斗?狗咬狗,挺有意思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