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 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智力(一更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之前在街道上传出的流言里,就有说,太子妃与这位陛下的关系很不一般,大公主说不定还可以借此机会,打探一下。”

“说白了,你还是想让本公主帮你收拾她,对吧。”大公主斜睨着公孙媛,“你分明对她也很有敌意,之前本公主让你在她的衣服上撒迷罗花粉,你却还要再三犹豫,你是胆子太小,不敢冒险,想让本公主帮你对付情敌?”

“大公主,我这也是为了太子殿下好。若是太子妃真的德行败坏,那太子殿下岂不是亏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别跟本公主说那一套大道理,本公主也讨厌这个太子妃,不用你说,我自己都会去收拾她的,她总是得罪我,还想混得好?门都没有。”

大公主说着,转头朝身后的贴身婢女道:“去准备一大盒何首乌。”

迷罗花粉,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便是何首乌了。

这一边大公主带着何首乌准备进宫,另一边,司风已经到了东宫去请凤云渺。

“太子殿下,奉吾皇之命,来请您前去谈话。”

“喔?北昱皇莫非是想通了?”

“太子殿下,吾皇只让我前来邀请您,并未说其他的话。”

“好,那本宫就跟你走一趟。”

凤云渺临走之时,顺手一提搁置在身旁的木盒。

这木盒里装的是——何首乌。

被司风领着去了宁子初的寝殿,一踏进殿门,凤云渺便闻到一阵清浅茶香。

宁子初正坐在桌旁沏茶,一张俊颜面无表情,眼见着凤云渺进来,道了一声,“坐罢。”

“看北昱皇这阵势,是想与本宫和平洽谈了。”凤云渺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,慢条斯理道,“想怎么谈?”

宁子初冷笑,“被朕喊来的那名女子,她其实是可以把朕治愈的,可她硬着头皮也要一口咬定不会治,是你授意的罢?朕还真是见识了,你手底下的人,挺硬气。”

“她是真的不会啊。”凤云渺轻挑眉头,“我手下的人那么多,你怎么就知道她一定行呢?”

“你……罢了,朕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。”

宁子初紧绷着一张脸,凤云渺心知,他是在忍受迷罗花粉带来的疼痒。

“凤云渺,朕这一次请你来,不想再耍什么手段了,按照你之前说的,花无心的解药给你,朕身上的症状,你必须帮忙解决,爽快点。”

“好啊。”凤云渺冲宁子初伸出了手,“解药拿来。”

“你先帮朕治疗。”

“你先给本宫解药。”

“朕凭什么相信你?万一你抵赖呢。”

“本宫又为何要相信你?你的无耻行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宁子初磨了磨牙,“这一次,朕一定说话算数。”

“说爽快点的是你,磨磨蹭蹭的还是你,做交易做得这么不利索,难怪天真总说你像个孩子。”凤云渺摇了摇头,“既然你没有诚意,那本宫也不想与你多说,花无心还能再活四五日,你身上的那些症状也不知会不会恶化,这样罢,咱们再继续耗下去,我给你三日的时间考虑,三日之后……”

“别三日了!朕一天都不想再拖延!”宁子初拍案而起,“废话少说,立字据,签字画押。”

“真是麻烦啊。”凤云渺悠悠道,“也罢,谁让你只是个小破孩?本宫年长你几岁,就让着你些,从前,天真把你当弟弟看待,那么从今往后,本宫也允许你喊本宫一声姐夫。”

“不要脸。”宁子初磨了磨牙,转头朝着司风道,“快去准备笔墨纸砚!”

二人说话间,宁子初的另一名护卫踏进了寝殿之内。

“陛下,大公主在外求见,说是找您有要紧事。”

此话一出,宁子初有些不解。

南旭国大公主?找他能有什么要紧事。

宁子初猜不到原因,凤云渺却是一瞬间就猜出了。

宁子初并不知道,迷罗花粉一开始就是大公主的东西。

既然这样,大公主自然知道怎么才能根治。

宁子初得了怪病一事传得沸沸扬扬,大公主想必是猜到了宁子初的那些症状来源于迷罗花粉,这时候来找宁子初说有要紧事,难道——

她想为宁子初提供帮助?!

想到这儿,凤云渺目光一沉。

宁子初与大公主并无交情,但宁子初身为一国之君,大公主若是帮他除了怪病,也就能得到一个人情,这么做对她来说是有益的。

居然赶在这个时候过来。

幸好,自己比她的到来早了一步,否则就被她毁掉计划了。

想到这儿,凤云渺出声道:“北昱皇,大公主找你,再怎么要紧的事,也比不上你我此刻的交易要紧,咱们的事情先解决,你再去见她,就让她等候片刻罢。”

宁子初此刻也是这么想的,便吩咐前来通报的人,要大公主在外等候片刻。

司风将笔墨纸砚拿了过来,书写好了协议之后,二人签字画押。

“花无心的解药在这。”宁子初将一个小盒递给凤云渺,“把里面这颗药丸吃了,便一劳永逸。”

“你的药方在这。”凤云渺说着,将带来的木盒搁在了桌上,推给宁子初,“你身上之所以会有那些症状,乃是迷罗花粉所致,前期红肿发炎,后期流脓,想想就让人膈应得慌,将这何首乌拿去煎了,湿敷,早中晚都要敷,一直敷到好了为止。”

宁子初冷哼了一声,收下凤云渺带来的木盒。

“交易已成,本宫告辞了。”凤云渺将花无心的解药收走了,转身离开。

“按照他说的,去把这何首乌煎了。”宁子初朝着司风吩咐道,“顺便去把大公主请进来。”

司风退了出去。

片刻之后,大公主提着一个木盒进殿了。

“北昱陛下,有礼了。”

“大公主请坐。”宁子初道,“大公主方才说找朕有要紧事?”

“是这样的,我在府中听说陛下得了怪病,后背发炎红肿,太医开的消炎药都不管用,这就让我想起了不久前听说的一种毒花,叫迷罗花,这花的花粉,接触到人的肌肤就会引起发炎流脓,只有何首乌才能根治,要是耽误了治疗时机,就会很棘手了。”

大公主说到这儿,将带来的木盒搁在桌上,“本公主带了些上等何首乌过来送给陛下,陛下不妨试试,把这何首乌煎了,在患处湿敷。”

大公主的话落在宁子初的耳中,犹如晴天霹雳。

她……

怎么不早点来?!

宁子初几乎气得想要咆哮。

这大公主若是早点过来,赶在凤云渺之前到,他又何必受凤云渺的气?!

也不用交出花无心的解药了。

大公主带着药方前来,显然是没有条件的,顶多就是想趁此机会交个朋友,卖个人情。

而凤云渺带着药方,要走了花无心的解药,让他拿不到那半张九龙图,给他添堵。

可偏偏,无条件的这个,晚了一步。

这是上天在捉弄他吗?

宁子初心中恼怒,面上却还得克制着。

总不能对着这大公主咆哮,那就是他没理了。

他迫使自己的表情平静下来,开口的语气也平淡,“多谢大公主的好意,大公主大概不知,太子比你早了一步来,给朕送了药方。”

大公主怔住,“他也是来送药方的吗?”

她自然不知迷罗花粉落在凤云渺手中。

“虽然大公主晚了一步到来,大公主的这一盒何首乌,朕还是收下了。”宁子初道,“大公主如此好心,朕记住了。”

“那……祝愿陛下早日康复,没什么其它事,告辞。”

实在没什么好谈下去的必要了,大公主只得起身离开。

凤云渺竟然比她早了一步。

他竟然也知道迷罗花粉的用处和治疗方法?

真是好运气。

这么说来,这花粉就不能拿去对付颜天真了,用了也是白用。

教训她的计划,又一次泡汤了。

这让大公主觉得有些恼。

想要收拾那女人一次,怎么就这么难。

大公主不知的是,就在她离开之后,宁子初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,又开始砸起了东西。

“凤云渺,你他大爷的可真走运!”

……

“给,你的解药。”

“你真的拿到了?这才两天。”花无心望着凤云渺丢来的盒子,十分惊喜,“还真就没有你办不成的事啊。”

“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智力。”颜天真在一旁轻笑了一声,用肩膀顶了一下凤云渺的胳膊,“说真的,这一次能够顺利拿来解药,还真是要感谢公孙媛对大公主的背叛。”

由公孙媛的告密引发的一系列事情发展,直到这一刻拿到解药,追溯原因,是公孙媛的险恶用心,无意中办成了一件好事。

“若不是因为她想摆脱大公主,获取你的信任,这迷罗花粉大概就会用在我身上,而不是宁子初身上。”颜天真笑道。

“这么说来,她确实是有点功劳。”

凤云渺眼见着花无心将解药吃下,问道:“感觉如何?”

“一身舒爽。”花无心呼出了长长的一口气,“我这两日腹中断断续续地绞痛,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,这一刻觉得浑身都轻松了,我要赶紧吃两只烧鸡来填补着腹中的空虚。”

顿了顿,又道:“对了,九龙图我已经让人捎过来了,这几天大概就能到。”

“既然你已经没事了,那我们就不多留了。”颜天真说着,扯着凤云渺走开了,“好几日没有陪我逛逛了,走。”

“好,陪你逛。”凤云渺笑着应下,由着颜天真拉他。

“云渺,我闻到了炒栗子的香味,我想吃。”颜天真拖拽着凤云渺到了一个栗子摊前,要了两袋。

凤云渺正准备付账,余光瞥见一只手伸出,冲着摊主递出了一锭银子,“我也要一袋,他们二位的我也一起付,不用找了。”

这声音并不陌生。

颜天真与凤云渺齐齐转头,便看见公孙媛收回了手,冲着人淡淡一笑,“我也要买,顺便一起付账了。”

“有人请客,我没意见啊。”颜天真回以一笑。

三人拿着栗子一同离开,公孙媛顺路回府,便跟在二人的身旁保持着一小段距离。

“其实,这家的糖炒栗子不是最好吃的,我也是看着离我近才来买,结尾的那一家更香,太子妃你下回可以去那家试试,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“既然你这么强烈推荐了,那我下次就去试试。”颜天真悠悠道,“我一向热爱美食,这帝都街道上要是有什么好吃的,别忘了给我介绍介绍。”

这话她是说真的。

撇开对公孙媛的成见不谈,她要是真推荐了什么好吃好喝的,有空一定要去试试。

总不能跟美食过不去。

“还有街心的那一家小笼灌汤包,隔壁的杏仁糖片,烤猪肉卷,水晶虾饺……这些都很值得一试。”

“听起来就很不错,还有吗?”

两人聊着,凤云渺一句话也不说。

他不说话,公孙媛却会搭话。

“还有很多呢,一时想不起来了,太子殿下有什么喜欢吃的?为何你只听我们说话,自己却一言不发呢?”

“他呀,他的口味随我。”颜天真说着,与凤云渺换了位置,将他挤到一旁,朝着公孙媛道,“只要是我喜欢吃的,我家殿下都跟我,不挑食,嘻嘻。”

公孙媛:“……”

“公孙姑娘,这一次还真是要多亏了你,若不是你在太子殿下面前拆穿了大公主的阴谋,我可就遭殃了呢。”颜天真颇为诚恳地道谢。

“太子妃不必客气,我这么做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”

“嗯,我感激。”颜天真笑道,“公孙姑娘,听说你挺羡慕我的?”

“这帝都之内,有几个女子不羡慕您呢?”公孙媛笑了笑。

“那……你是不是也很仰慕我们家殿下?我要听实话。”

“是……”

公孙媛心道一句,这太子妃还真是够直白的。

“既然如此,我就允许你们来往,谁让我看你顺眼呢。”颜天真笑着拍了一下公孙媛的肩,“你们结拜吧。”

公孙媛怔住。

结拜?

义结金兰为兄妹吗?

这女子是想用兄妹的名义束缚她,警告她只能把太子殿下当成兄长,不能有其他想法?

“太子妃是想让殿下认我做义妹?”

“不是啦,我家殿下不缺姐妹,倒是缺个义女。”颜天真道,“你认他做义父,与伶俐同辈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

天真:我男朋友不缺姐妹,缺个女儿,你应该认他做爸爸

云渺:我又要喜当爹了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