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只能救他一人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凤云渺本就是个爱干净的性格,自然忍受不了汤汁洒在衣服上,眉头便蹙起来。

对面的县令仿佛是看出了他的不愉快,立即朝着他身后的婢女呵斥道:“你这丫头毛手毛脚的,冲撞了太子殿下,眼睛长到后脑勺了吗!”

“罢了,太子妃都说不计较了,本宫便不计较。”凤云渺斜睨了一眼身后低垂着头等教训的丫鬟,冷淡地吐出一个字,“滚。”

“是!”那丫鬟如获大赦,转身便迅速跑开了。

凤云渺转身便走,想要去换一套干净的衣裳。

然而,他的脚步还未跨出衙门的门槛,便听见前方响起两道马蹄声。

凤云渺抬眸去看,两道人影策马疾驰而来,竟是——

凤伶俐、花无心!

颜天真显然也听见了动静,便朝外望了过去。

眼见着凤伶俐与花无心从马背上跃下,颜天真有些讶异,随即笑道:“你们怎么过来了?”

“我原本就想跟着义父来,义父却说让我不用过来,我便留在府中,可花大师说,留在帝都之内,要是那南旭国的小皇帝再来找麻烦,岂不是连个帮手都没有?他宁可过来一趟,看看是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”

凤伶俐说话间,已经迈过了门槛,走到了桌边。

“义母,我快饿死了,吃个腿。”

说着,手便伸向了桌子上的一盘烧鹅腿。

?颜天真笑道:“吃吧吃吧。”

凤伶俐一口咬上烧鹅腿,大块肉在口中咀嚼着。

“其实,这儿不需要你们的帮忙,不过你们既然已经来了,那就随你们便。我去换身衣裳。”

凤云渺说着,便走向了不远处的马车。

“花大师,你是不是要坐下来一起吃呢?”

颜天真说话间,夹了一筷子菜到自己的碗中,正打算张口吃下,却看见对面的那道人影晃了晃。

颜天真下意识看了过去,洪县令目光有些涣散,身躯左摇右摆,这一瞬间似乎没有了精神气。

洪县令晃了晃脑袋,“我这头怎么晕乎乎的……”

话音还未落下,便有一阵泡沫,随着他的说话从他的口中溢了出来。

颜天真顿时一惊,“你竟然口吐白沫?!”

“我……”洪县令张了张口,却没能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,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。

“糟糕,难道这一桌子菜……”颜天真蓦地望向凤伶俐,“伶俐,把你刚才吃的吐出来!”

这一桌子饭菜,她还没来得及吃一口。

刚才正打算吃来着,却被这两人的到来给打断了。

云渺也是一口都还没吃。

只有洪县令和伶俐吃了,看洪县令的症状,显然是不容乐观。

“这一桌子饭菜极有可能被鼠疫污染,不能吃了!”颜天真催促着凤伶俐,“洪县令刚才已经吃下不少了,你才吃了这几口,赶紧吐出来!没准来得及。”

凤伶俐连忙将口中那一块还没咽下去的肉吐了出来。

“义母,有两口已经进肚子里了……”凤伶俐苦着脸,“还来得及吗?”

“不管怎么样,先弄出来再说!”

凤伶俐身后的花无心总算是反应过来了,押着凤伶俐的肩膀,道:“你俯下身,我来给你催吐。”

凤伶俐俯下了身子。

花无心的一只手掌紧贴在他的腹部上,一个猛地施力!

凤伶俐只觉得一股无形的气道隔着腹部传来,弄得他腹中一阵翻江倒海,有什么东西冲上了喉管。

“呕——”

这一下不但吐出了烧鹅腿,连同早上吃的东西也都呕出来了。

这一刻也顾不上恶心不恶心,连忙抬头问颜天真,“义母,这样可以了罢?我……”

说话间,他的口中也涌出了少量白沫。

这可把凤伶俐给吓了一跳。

不仅是他,就连花无心与颜天真脸色也格外难看。

吐出白沫,这就代表着,他还是受到鼠疫的影响了。

就算已经把之前吃的全吐了出来,病毒也已经蔓延开来。

凤伶俐只觉得眼前晃了晃,有些站立不稳,扶着桌子就坐了下来。

“义母,我是不是也感染上鼠疫了?”

而就在下一刻,一道修长的身影踏过了门槛,正是已经换好一身衣裳回来的凤云渺。

凤云渺一个抬眼,看清桌子旁的情形,几乎是一瞬间就猜到了原因。

望着凤伶俐有些无精打采的模样,他快步上前,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,“这一桌子饭菜有问题,你们谁吃了?”

他望向了颜天真,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焦虑与紧张。

颜天真道:“我都还没吃上一口,是伶俐和洪县令吃了。”

“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不要过来,这又不是什么好地方!”凤云渺的语气难得有了情绪波动,“你们今日就不应该跟过来!”

最让他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他以为他能看得紧颜天真,却没想到,才离开了这么一会儿工夫,凤伶俐就感染了鼠疫。

“云渺,现在就别气恼了,咱们快些去问问肖梦肖洁,配置解药的事情是否有进展。”

颜天真说着,就要去搀扶凤伶俐。

然而,手才触碰到凤伶俐的肩膀,就被凤伶俐推开了。

“我感染了鼠疫,你们都不要碰我了。”凤伶俐扶着桌子,自己缓缓站起了身,“义父,是我不对,这次若是能逃过一劫,以后你不让我去的地方,我绝对不去,你不让我做的事,我绝对不做。”

凤云渺气恼之余,更多的是担忧。

上前一步拽过凤伶俐的胳膊,朝着衙门外走。

“义父,你就别触碰我了。”

“隔着衣物,我就不相信能感染!”将凤伶俐扯到了马车前,他道,“上去!”

凤伶俐钻进了马车内。

颜天真与花无心正要跟上,却被凤云渺喝止住。

“你们不必跟过来了!”凤云渺冷声道,“花无心,你将天真带回皇宫里去,立刻离开这个地方。”

话音落下,他便驾驶着马车朝街尾去了。

“云渺!”

颜天真眼见着马车离自己的视线越来越远,伸手揉了揉眉心。

“他这也是为了你好,你看伶俐都变成那样了,他恐怕也是不放心你。”花无心叹了一口气,“要不,你先随我回去罢,说不定这两天肖洁她们就能研制出解药了,不要太消沉。”

“他担心我,我又何尝不担心他呢?这里可是重灾区啊。”

颜天真垂下了眼,“早知如此,就不让他来了,做一个储君如此不容易,有灾情也要亲自前来看,百姓们的性命固然重要,他的安危就不重要了吗?像我这样自私的性格,是绝对不希望他为了别人涉险的,就算那些人很值得同情,我也不想做出任何牺牲,这就是我。”

“那些人,也都是你们将来的子民,阿弥陀佛。”花无心道,“贫僧认为,只要注意预防,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,这一次伶俐发生的意外,是在提醒我们,要更加谨慎。”

“我又不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,死再多的人对我而言又有什么影响,那些人比起凤云渺和凤伶俐,在我心中的地位还是太低了。”

颜天真在原地坐了下来,静默片刻,道:“我再给他们两天的时间,若是两天之内还得不到解决,就别怪我要做一个坏人。”

花无心怔住,“你要做甚?”

“身染鼠疫者,尽数处死,以绝后患。”颜天真的语气毫无波澜,“听过斩草除根吗?控制瘟疫蔓延最有效的法子,就是将传播体扼杀,一把大火烧尽,相信病情可以得到最有效的蔓延,否则,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死,每天都在以好几十的数量增加,叠加在一起,也会形成一个庞大的数目。”

“这样做实在是太残忍了。”花无心蹙眉,“好几百人啊,朝廷都还没放弃他们,你却要……”

“现在是好几百人,每日几十的数目增加,一个月之后就是上千人!为了这几百条人命,而不去考虑后果,你以为这是善?错,这叫愚昧!”

颜天真冷笑一声,“我可没说马上要了他们的命。两天,两天之内肖梦肖洁要是研究不出解药,就别他娘的折腾了,还治个屁,直接快刀斩乱麻。”

话音落下,她站起身走向衙门内,“我可以来做这个恶人,我不希望身边的人再受鼠疫感染,伶俐是我在乎的,不到最后一刻我不会放弃他,其他人,送往西方极乐世界罢。”

“该说你是善,还是恶。”花无心在她身后叹息一声。

身为一个出家人,他不忌荤腥,但他的确不愿看到无辜枉死。

兴许是因为凤伶俐的事情刺激了颜天真,让她想要剥夺所有病人的生存权利。

在这之前,她应该也是怀着一颗救人之心来的。

她的杀念,也只是一瞬间形成。

很多时候,救人与杀人,都只在一念之间。

她现在的想法,就是想要杀掉她原本想要救的那些人。

因为身边人受到的伤害,让她已经失去了耐心。

“你就当我是个恶人罢。”颜天真平静地回了一句,“我是一个偶尔会发发善心的恶人,但我发善心的前提是,我与我身边的人不会做出牺牲,否则,一切免谈。”

若是发善心需要付出代价。

宁可不善。

善,尽力而为。

必要的时候,也可以恶。

……

“这已经是第二十八种药方了,还是不行。”

肖梦与肖洁坐在地上,鼓捣着摆在面前的瓶瓶罐罐。

肖洁的余光瞥见不远处有一道海蓝色身影走近,望了过去。

“殿下来了,小将军也来了。”

看到凤伶俐无精打采的模样,肖洁唇角的笑意有些凝固,“小将军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对劲。”

凤伶俐是被凤云渺一手搀扶着过来的。

眼见着二人走到了面前,凤云渺问道:“解药配置得怎么样了?”

“殿下,目前依然没有什么进展。”肖洁叹了一口气,瞥了一眼凤伶俐的脸色,“小将军你……该不会是感染了吧?”

凤伶俐点了点头。

“明天夜里之前,本宫希望你们至少能研究出缓解病情的药,若实在办不到……”

凤云渺说着,瞥了一眼远处扎堆交谈的病人。

“那就只能把他们全部赶尽杀绝。”

这些人原本就是穷途末路,只是朝廷还不愿意放弃他们。

若是疫情得不到缓解,那就让感染疫情者从这个世上消失,这何尝不是一种抑制疫情的办法?

这园子里关的只是大部分人,外头还有小部分人感染了轻微疫情还没被发现,或者,少许病人家属不愿将病人送来园子,各式各样的情况都有。

在没有解决鼠疫的药方出现之前,为了不让感染者越来越多,就只能使用残忍的方法。

将他们送入阴间,为更多的人减轻疫情的威胁。

肖梦与肖洁额头上都沁出了细细的汗珠。

能力有限,有时候是一种令人无奈的事。

想要做些什么,却无能为力。

明日之前,再调制不出有效的药方,这园子里的几百号人都要面临死亡。

“义父,你别恼。”凤伶俐开口,语气十分平静,“跟了义父这么多年,也是上过沙场的人,见惯了生死,在面临生死关头时,忽然也不是很害怕了,这一生跟随义父,并没有留下什么遗憾啊。”

“胡扯些什么。”凤云渺道,“我会想法子让你活下去的,其他人我管不了,但是你,我一定会管到底。”

“义父,事到如今,我也应该跟你们保持距离,你们若是被我给感染,我会愧疚死的。我希望义父能够快些离开这个地方,鼠疫这么厉害,就别管这帮子人了,虽然都是我南旭国的子民,但是,天要亡他们,也没有法子。”

“小将军,鼠疫可以通过食物、衣物、私人物品以及肌肤接触产生,你不需要有太大的压力,你就这么躺着说话,我们不会被你感染的。”

“那就好……”凤伶俐平躺在地上,望着蓝天白云。

这一生虽然短暂,但是活得挺有滋有味的。

要是命运只让他活到了这个岁数,他绝不会怨天尤人。

时间稍纵即逝,眨眼间,又是一日过去。

“第四十八种药方,又失败了……”

肖洁长长叹出了一口气。

救死扶伤无数,疑难杂症也治过不少,在可怕的瘟疫面前,也是觉得挺无力。

凤伶俐就躺在她们的身后,望着日落西山,心中生出一丝无奈感。

太阳落山了。

这个园子里的所有病人,是不是都得死了?

人世间怎么就会有瘟疫这样无情的东西。

鼠疫的感染,少则一两日死亡,多则一月半月还能挨得住。

他不知道他是属于哪种类型的,毕竟人的体质各有不同。

渐渐的,他觉得眼皮子有些沉重了。

他想要睡一觉。

迷迷糊糊之中,他听到了好几道说话声——

“天呐,小将军的头怎么这么烫?”

“赶紧去打一盆凉水过来,给他退热先。”

他察觉到额头一凉,应该是有人拿毛巾给他湿敷额头。

耳畔几乎都是肖梦与肖洁的说话声。

“二位,让我来照顾他罢。”

忽有一道柔情似水的甜美声音响起,有些久违的熟悉感。

紧接着,他听到了肖梦肖洁惊讶的语气。

“小莹姑娘?!”

“摄政王是不是也来了?我的天呐,怎么全聚到这瘟疫区来了,你们能否离这个园子远一些?这里全是感染了鼠疫的病人。”

“放心,我不会在这多做停留。”

凤伶俐身旁,一道杏黄色的身影站立,柳眉杏目,鼻梁挺翘秀气,樱桃小口以水粉色胭脂涂饰,衬著莹白的雪肤,长发优雅地挽了一个流云髻,有几缕发丝俏皮地垂落在肩上。

正是尹默玄府中的女管家。

小莹的目光落在凤伶俐身上,“我要将他带走。”

“不行,小将军也感染了鼠疫,你想把他带走,这对你也不利啊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小莹慢条斯理道,“我想将他带走,自然是有法子能治愈他。”

“你有办法治愈?!”肖洁讶然,“如果你知道鼠疫该如何治疗,不如将方法分享给我们。”

“不是我不能分享,而是我只能救他一个人。”小莹道,“反正你们也救不了他,不如就把他交给我,我要用圣女经上的法子来救治他,我有九成的把握,这过程有些难以启齿,我就不方便跟你们叙述了。”

肖梦与肖洁对视一眼。

过程有些难以启齿?

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……有内涵。

“反正我只能救他一个人,其他人我不管,把他交给我,你们放心就是了,要是我救不了他,你们太子殿下自然会找我算账。”

小莹说着,俯下身去搀扶凤伶俐。

将凤伶俐的一只手腕挂在自己的脖颈上,她道了一句,“半年前你与我差不多高,想不到,现在我只到你的耳朵。”

边说着,边扶着凤伶俐走开了。

凤伶俐神志不清,低喃了一声,“是小莹姐吗?”

“还能听得出是我的声音啊,不容易。”

耳畔响起一声轻笑。

凤伶俐费劲地想要撑开眼皮,却实在没有那个力气。

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迷迷糊糊之际,他觉得自己周身被一股暖意所包围。

仿佛置身在温泉之中。

鼻翼间有淡香环绕,身后,如丝绸般嫩滑柔软的物体紧贴着他的肌肤。

那是什么呢?

猜不出来……

“伶俐啊伶俐,你可一定要记得,是我救了你。”耳畔有清脆的女声响起,“为了救你,我可算是吃亏了呢,希望你能有些良心。”

凤伶俐有些不明白。

他此刻,是在做梦吗?

忽然觉得唇上一软,有一物滑进了口腔,带着浓浓的血腥之气。

是——血的味道?

后边的事,他几乎就记不清了。

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,他睁开眼睛,身上因为被鼠疫感染而造成的疲惫一扫而光,取而代之的,是一身轻松舒适。

他这才看清,自己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浴池中。

此处,是一间房屋。

而就在正前方,房门后,一道杏黄色的身影站立,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,“现在感觉如何?”

“小莹姐?”凤伶俐惊讶,随即将上半身沉入水中,“义父说过,非礼勿视,男女有别。”

小莹翻了个白眼,“我出去等你,你没事儿了,好好想想要怎么感谢我。”

话音落下,她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……

另一边的衙门里头,多人齐聚一桌。

“大哥,你要过来,怎么说都不说一声?我都不晓得你是什么时候到南旭国的,你竟然就来这红枫镇找我们,你可知这里是瘟疫区。”

“你就别数落为兄了,要不是我们及时赶到,伶俐的事,你们该如何解决?”尹默玄笑了笑,“放心罢,小莹那么有信心,应该只会成功,不会失败。”

他的话音才落下,便听到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。

众人也听见了脚步声,纷纷抬头去看。

凤伶俐与小莹并肩走来,看凤伶俐此刻的状态,分明已经正常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