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 追夫手段(二更!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小莹望着他目光中的期盼之色,这一刻,倒是说不出反对的话了。

“我跟着义父这么多年,好吃好喝的都是他给的,一身武艺也是他教的,若没有他,我现在都不知道在何处流浪,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,所以……我也想替他做点什么,既然我刚好有能力可以救这些人,为何要看着义父将他们全处死?目前为止,朝廷还没有放弃他们,义父此举,会招来不少争议。”

凤伶俐顿了顿,道:“朝廷里的势力错综复杂,总有些臣子对义父不满,要是借此机会弹劾他,参他一本,给他招来残忍暴虐的名声,多不好?虽然义父不畏惧流言蜚语,我却并不想看他被人议论,我想看他被人称赞,风光无限。”

“太子殿下若是听到你这一番话,必然会觉得没有白收养你。”小莹叹了一口气,“也罢,既然你已经决定了,那就让你救这一次,但是你要记住,没有下次,以后,与你没关系的人不要管,没有好处的事,坚决不要作出牺牲。”

“我记住了。”凤伶俐道,“义父也曾教过我,闲事不要多管,以后,我不会把自己的血拿来乱用。”

“那就好,咱们这就去与太子殿下商量这事。”

此时,颜天真与凤云渺在另一边发包子。

“过一会儿,就该把汤发给他们了。”

颜天真正说着,忽听身后响起了脚步声,转头一看,是凤伶俐与小莹走上前来。

“义父,这些人不用死了。”凤伶俐道,“有件事情,我想与义父谈谈。”

“不用死了?”凤云渺面上浮现不解之色,“为何这么说?”

凤伶俐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“义父,你就答应了我吧。”凤伶俐道,“这是我自个儿做出的决定,希望能得到义父的赞许。”

凤云渺从惊讶中回过神来,道了一声:“好。”

他惊讶的不仅仅是凤伶俐的体质,也惊讶于他的思考。

他自己一手带大的少年,如今考虑问题竟也这么周到了。

他若是不同意,只怕凤伶俐这心里也不舒坦。

干脆同意了他的想法。

“你想救这些人,需要考虑到血量的问题,我让肖洁带一个孩子来做试验,看看你大致需要用多少血,我们进屋说话。”

凤云渺说着,转身率先迈出了步子,走向了不远处的木屋。

肖洁带了一名奄奄一息的孩子到木屋中。

是一个约莫十岁的小男孩,已经陷入了半昏迷。

凤伶俐将流淌着鲜血的手掌伸了过去,另一只手掰开了那男孩的嘴,让血液流了一滴进他的口中。

“好,收手。”凤云渺道,“观察观察。”

接下来的时间里,众人便静静地站着观看。

那男孩的呼吸平坦了一些,除此之外,就不再有什么变化了。

“再来一滴。”凤伶俐说着,又在那男孩的口中滴了一滴。

众人又继续观察着,不多时那孩子就睁开了眼睛,面色渐渐恢复红润,张口道:“好饿啊……”

“人均两滴。”颜天真转头望向凤云渺,“园子里有多少病人?”

“那就是七百滴血。”颜天真算着,“两滴大概一毫升,三百多毫升,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其他人自然听不明白她的意思。

“毫升?”

“没什么,这只是一个计算单位,我也只是听说的。按照目前估算出来的献血量,献血者本身不会有性命危险。”

“义母,园子里有三百多号人,园子外还有一些漏网之鱼呢。”凤伶俐道,“咱们就算五百人的量,让肖梦肖洁将我的血制成药丸,共五百颗,放出消息,让园子外的病人们都过来领,我相信要不了多久,这个消息就会传遍小镇,你看如何?”

“五百毫升,这有点多了。你才十六岁,这……”

“就这一次!”凤伶俐道,“这一次,想为义父义母博一个好名声,义母初来南旭国,就遭到流言蜚语的攻击,这次希望这些获救的病人对义母心存感激,咱们就对外说,是义母辛辛苦苦寻来的药方,可惜药方有限,只能制成五百颗药丸,如何?”

“明明是你做的好事,却要算在我的头上。”颜天真叹了一口气,“我一向脸皮不薄,听着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”

“义母,咱们都是自己人,说什么不好意思呢。”凤伶俐笑道,“一直以来我也没能为你们做些什么,这一次,希望你们都能赞同我的提议,不要反对。”

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自然是无人站出来反对。

“那就依你的意思。”凤云渺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,“义父不反对你了。”

“好,那我这就开始放血。”

站在一旁的肖洁道:“我与肖梦之前制出了一批药丸,用的都是名贵草药,可惜用在病人身上还是无功无过,这一次就加上小将军的血液,让他们药到病除。”

“就这么办。”

……

半个时辰之后,凤伶俐有些脸色苍白地躺在榻上休息。

血已经放好了,被肖梦与肖洁端去做药丸。

“怎么样?不好受吧。”小莹坐在床榻前,冷哼了一声,“记住这种难受的感觉,以后不要再轻易放血。”

“小莹姐,你都已经强调两三遍了,我耳朵都快长茧子了。”

“我若是不多强调几遍,你哪能记得住?”

“我真的记住了,你就别再絮絮叨叨了。”凤伶俐叹了一口气,“我在你们看来就真的那么天真吗?我也是懂得考虑问题的,毫无利益的事情可不会做呢。”

“你还真好意思数落小莹絮叨,要不是有她在,你现在小命堪忧呢。”房门外蓦地响起颜天真的声音,下一刻,颜天真的身影踏进了门槛,手中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。

“这是专门给你炖的,补血用的,要喝完哦。”颜天真走上前来。

“郡主,给我罢。”小莹从颜天真的手中接过了碗。

“我一直以为,你只是王府的女管家而已,竟没有想到你是女帝陛下送给大哥的礼物。圣女门的传人,都有这样的体质吗?”

“不错,我的母亲也是这样的体质,外祖母也是。”小莹道,“圣女门是数百年前建立起的一个门派,掌门人就会有这样百毒不侵的体质,不过,这种体质在我们自己身上是不管用的,我们都是‘圣药’,只有第一次与我们结合的人,可以获得这种体质,与这个人生下的孩子才能继承体质。”

“想要孕育一个百毒不侵的孩子,必须是你们二人的结晶才行,也就是说,将来若是你与其他男子成婚,伶俐和其他女子成婚,所生下来的孩子都无法继承这种体质?”

“不错,所以我的母亲和我的外祖母都十分幸运,她们最终都和喜欢的男子成婚了,百毒不侵的体质传到了我这一代,也不知还能不能再传下一代。”小莹说到这儿,瞥了一眼凤伶俐,“他大概是觉得我年纪比他大,有些不太好接受。”

“也没大多少啦,女大三抱金砖。”

“大四呢?”

“那也无伤大雅啊。”颜天真轻笑一声,低声道,“话说回来,你这么成熟的性格,怎么会看上伶俐这样的幼稚鬼?那么不解风情。”

“从一开始我就十分欣赏他的纯真,他的笑容很干净,别看他年纪不大,其实他也挺有自己的想法。”

“那是,伶俐除了情商低点,也没有什么其他太大的缺点了。”颜天真轻咳一声,“别着急,我跟你说,他义父从前也很不解风情,因为不近女色,也不懂油腔滑调,但是短短一年,他就什么都懂了,男女之间的那些事,他现在懂得很啊,一点都不复当年的青涩。”

小莹听着,有些不可思议地挑了挑眉,“当真吗?”

“当真。”颜天真低声道,“别看现在不开窍,没准明年后年就开窍了,云渺当初也没比他强多少,现在……私底下跟我在一起的时候,特别不正经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小莹唇角轻扬,“那我倒是有些期待了。”

“你们二人在叽里咕噜的说些什么?”凤伶俐躺在榻上,望着窃窃私语的两人,“你们似乎提起了义父,看义母那贼兮兮的模样,莫非是说义父什么不好的话?”

“我说的都是好话,哪有可能说不好的。”颜天真白了他一眼,“你好好歇着,把这碗补血的汤药喝下去就是了。”

“我会喝的。”

“那就好,我也去肖梦肖洁那儿帮帮忙,争取快些将五百颗药丸赶制出来。”

颜天真说完之后,便转身离开。

去往隔壁的木屋,望着木屋内赶制药丸的两人,道:“完成多少了?”

“还剩三百多颗。”

“我来帮忙。”颜天真走上前,看着两人调制的过程,便也坐了下来,有样学样。

“太子妃学东西还真快,看了那么一会儿就记下来了。”

“我的记忆力一直都还不错。”颜天真笑道,“伶俐既然把这个功劳安在了我头上,我就不能什么都不做,咱们三个人一起,动作也能快一些。对了……云渺与大哥在哪?揪过来一起帮忙得了。”

“两位殿下应该在屋顶上饮酒畅谈,他们原本是想帮忙的,后面我们说,一个时辰就能完工的事,不劳烦他们动手,现在有了太子妃的加入,都不用花一个时辰了。”

“这样……那就不叫他们了。”

……

“来,干了。”

皎皎月色之下,两道人影坐在屋顶上,各自拎着一个小酒坛。

尹默玄拿起自己的酒坛,与凤云渺的坛子轻轻一碰。

“你们大婚,我起初还想不到要送什么,你们似乎什么都不缺,但是现在,我晓得应该送什么了。”

尹默玄说到这儿,笑了笑,“我送你一个儿媳妇,这礼物算不算大?”

凤云渺反应过来,‘儿媳妇’说的是小莹。

“这个礼物倒是挺大,她的到来,给了伶俐百毒不侵的体质。伶俐又利用自己的体质,来为我和天真博功劳。”凤云渺轻描淡写道,“我从前不曾想过,我带大的这个小子能为我带来什么好处,我收养他,仅仅是因为看中了他的天赋。”

“武学奇才,不错不错,自古英雄出少年,像他这般年纪的,能立下战功者,少之又少。”尹默玄说着,仰头饮下一口酒。

“大舅子看上去似乎有心事。”凤云渺道,“是不是为情所困?”

“这种心情各自心里明白就好,何必点破呢。你也帮不到我什么。”

“你对女帝死心塌地,她却要送给你一个女人。不过,她送给你的却不是平凡人,而是‘圣药’,她要赠予你一副百毒不侵的躯壳,可见她心里也是在乎你的。”

“她始终将我当成她的兄长。”尹默玄淡淡道,“换做任何一个男子,应该都会很感激这份礼物罢?又能对自身有好处,又能怀抱美人。可是,我不需要。”

“然后就便宜了我家那小子。”凤云渺有些失笑,“想不明白,小莹在王府那么多年,竟然对你不动心,反而对伶俐动心了,女帝真是失策,她有心送你一个美娇娘,却没有想到,落花无意流水也无情,你们谁也看不上谁。”

“当初小莹来王府的时候,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,她说,我随时想要她都可以。那个时候,她心里也没有人,就觉得跟着我也无妨,但是我看出来了,她对我没有感情,跟着我只是她的任务罢了,正是因为这样,我才让她留下来当管家,她若是对我有情,早就让我赶出去了。”

尹默玄说着,又大饮一口,“我当时对女帝十分生气,你说,她不喜欢我也就罢了,我并不强求,为何还要塞一个女子给我?我亲自问过她,她说,以我的地位,总会有人对我不利,我若是可以百毒不侵,是一大好事,她自以为是为了我着想。”

“大舅子的情路如此坎坷。”凤云渺略一思索,道,“想过放弃吗?”

“没。”

“你都用过些什么追求方法?比如死缠烂打?”

“也没,她心知肚明,我又何必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。”

“她的心上人早已死了,对吧?目前还未找到第二春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就霸王硬上弓。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鼓足勇气,直接爬上女帝的龙榻,简单粗暴,喝酒壮胆。”

尹默玄眼角剧烈一跳,“去你的!”

“我的意思不是让你真的强上。”凤云渺悠悠道,“没准她对你也有点意思呢?先试探试探态度,若是她不抗拒,或者抗拒的力度不够明显,这就表明她是可以接受你的,若是她强烈抗拒,或者甩手给你一巴掌,那你就可以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。”

尹默玄怔住,“这样行吗?”

“你妹当初就是用这招来对付我的。”凤云渺不疾不徐道,“我与她之间,是她先表明心意,也是她先吃我豆腐,她借着醉酒,将我强压,上下其手,揩油揩得不亦乐乎,当时其实我是抗拒的,但,我又舍不得把她踹飞,于是乎,半推半就,我竟然就接受了。”

尹默玄听得怔住了。

良玉那么主动?

“我与她在确认关系之前,她没少吃我豆腐。”凤云渺一本正经道,“最初刚开始交往,她总是喜欢往我身上蹭,甩都甩不开,一边吃豆腐还一边得意洋洋地对我说——你要是不爽,就把我掀飞。”

尹默玄:“……”

他的妹妹,当初竟是如此厚颜。

“我告诉你,一个人若真的排斥另一个人的接触,在亲近的那一瞬间,可以毫不犹豫地踹开。不动手,是因为心软。动手,则代表排斥。”

凤云渺说着,挑眉一笑,“按照我说的,试探试探你的女帝陛下的态度,反正她如今也是名花无主,你对她也死心塌地了这么多年,何不大胆一回?说不定这事就成了,你的追妻手段,与你妹妹的追夫手段,真是完全没有可比性。”

“我从来都不知道,妹妹的追夫手段竟会如此厉害。”

“她大胆热情,敢于揩油,会言语调戏,又会上下其手,还有撩汉绝技。”凤云渺说到这儿,眉眼间不禁浮现些许自豪之色。

他的夫人,可谓集万千优点于一身。

“什么绝技?”尹默玄十分不耻下问。

“作为亲兄妹,她不告诉你这些手段实在是太小气了。她的绝技分为五招——眼神杀、抹唇杀、摸头杀、壁咚杀、咬耳杀。”

“妹夫,你这么说我有些听不明白,能否跟我示范示范?”

“我才不跟你示范呢,男子与男子之间,示范这些动作实在是有伤大雅,回头空闲的时候,我与她示范给你看。”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尹默玄举起了手中的酒坛子,“来,咱们接着喝。”

凤云渺也抬起了酒坛子,与他碰撞了一下。

二人喝着,都倚靠在屋顶上闭目养神。

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,直到屋檐下方响起了颜天真的喊声——

“药丸做好了!云渺,大哥,你们可别喝多了,小心从屋檐上滚下来!”

颜天真的话音才落下,就听见头顶上空响起了滚动声,一道海蓝色的身影顺着屋瓦的斜坡滚落了下来。

“云渺?!”

颜天真吃了一惊,连忙伸手就要去接住那道掉落的身影。

然而,她的手才伸出来,那道身影就在空中旋转了一圈,伴随着一声轻笑响起,凤云渺安然落地。

颜天真松了一口气,捶打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你故意吓我啊。”

“偶尔看看你为我紧张的模样,挺有意思。”凤云渺伸手抚着她的乌发,“方才和大舅子在屋顶上畅谈人生大事,没有帮你们一起做药丸,我看他情绪似乎是有些消沉,那种爱而不得的无奈,我们大概是无法体会了。”

话音落下,他伸手拥住了颜天真,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两情相悦,多得是像大舅子那样一厢情愿的,因此,你我能在一起真是幸运,我们应珍惜彼此,百岁不离。”

“那是自然的。”颜天真回抱住他,“咱们去把药丸分了罢,明日就可以回宫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凤云渺牵过颜天真的手,朝前走去。

不远的前方,肖梦与肖洁人手一只碗,给病人们发药丸。

许多病人都神志不清,因此,必须确保一人要有一颗,由于药丸珍贵数量有限,一人也只能分一颗,避免有些不懂事的孩子当成糖果多吃了,她们要监督着病人们服药。

颜天真与凤云渺也走上前来分药。

“我也来帮忙。”身后响起了尹默玄的声音。

颜天真回过头,“大哥竟然没醉?”

“为兄像是酒量那么差的吗?才一小坛子,不至于。”尹默玄拿过一只碗,从篮子里盛了一些药丸,开始给病人们分药,监督他们吃下去。

余光瞥见身旁的颜天真,他凑上前去问了一句,“妹妹,听说你追求男子的手段很好?不如教教大哥,如何把一个女子追求到手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