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菩萨心肠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颜天真的唇角抽了一下。

“大哥,你是听谁说的?”她转头望了尹默玄一眼。

“今夜与妹夫在屋檐之上饮酒,他说起你们从前的事,据说是你先表白心意,并且也十分主动……”

颜天真:“……”

“为兄一直不知道,你追求一个男子的时候竟会如此热情。”尹默玄稍作停顿,又道,“追求心仪之人,一定得要厚着脸皮吗?”

“我哪里厚脸皮了?”颜天真磨了磨牙,转头呵斥一声,“凤云渺,你给我过来!”

凤云渺正在给病人们分发药丸,乍一听颜天真的呵斥声,转过头,面上带着疑惑。

望着颜天真有些阴沉的脸色,他走上前道:“这是怎么了呢?”

“你在大哥面前将我形容成什么样?说我当初厚脸皮追求你吗?”

“我可没这么说呢,是大舅子理解成这样的。当初的确是你先对我表明心意,并且在没有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,对我动手动脚,事到如今你也不能否认。”

“……”

颜天真深呼吸一口气,道:“罢了,回去再跟你算账,先办正事。”

众人花费了少许时间,分出了三百多颗药丸,确保园子内的每一个病人都能分到。

“殿下,还剩下大概一百五十颗。”肖洁算了一下剩下的药丸数量。

凤云渺道:“这些病人们很快就会好,明日一早,许多年轻人应该都会生龙活虎了,让他们纷纷奔走相告,将消息在小镇之内传开,让园子外还没领取到药丸病人们前来领取,不要放过任何漏网之鱼。”

“除此之外,我认为小镇里应该来一场大规模的杀鼠行动。”

颜天真接过话,“这镇子上大概有一千多人,我们如今所在的这个地方,是镇子上最大的园子,先把这个园子进行一遍消毒,老弱妇孺暂时转移到这里,年轻力壮的男人们,带上消毒用品,家家户户喷洒杀鼠毒液,要不了几天就能清理干净,杜绝后患。”

“好办法。”尹默玄颇为赞许,“就按照妹妹的意思,以绝后患。”

“那就这样,明日一早把消息散布出去。”凤云渺说着,揽过颜天真的肩膀,“时辰不早了,咱们都去歇息罢。”

一夜好梦。

第二日一早,颜天真是被房门外的喧闹声吵醒的。

“云渺,什么声音呀?这么吵……”

颜天真睁开了眼睛,从凤云渺的身旁爬了起来。

凤云渺道:“穿戴整齐,出门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二人起身穿衣,整理好仪容之后,便走到了房门口。

凤云渺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,颜天真被房门外的情形惊了一下。

乖乖,目光所及之处跪满了人,几百号人有顺序地排列,看上去倒也挺壮观。

“感谢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娘娘的救命之恩!”

“大恩大德没齿难忘,全家的性命得以保全,小老儿甘愿当牛做马,报答此大恩。”

“太子妃娘娘真是仙女下凡,不但美貌动人,更是菩萨心肠,您就是仙姑啊!”

颜天真:“……”

其实她并没有像人们口中所言那么好,这一刻还怪不好意思的。

下一刻,隔壁的房门开了,小莹扶着脸色依然有些苍白的伶俐走出房门。

“各位,你们都不用再跪了,虽然这次全靠太子妃娘娘找到的药材,但她说了,都是我们南旭国的子民,她只希望大家平平安安,不需要什么回报,回头镇子上的病鼠全除干净了,大家也就不会有困扰了。”凤伶俐笑道,“大家都起来罢。”

颜天真也连忙开口道:“不要跪了,都起来罢,再跪下去,我可要不高兴了。”

众人听闻此话,这才纷纷起了身。

而就在下一刻,一群妇人从人群中冲了上来,围到了颜天真身侧,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就将她抬起来了。

众人脸上满是雀跃的笑意,将她抬到了空地之上,高高抛起,接住——

“天呐。”颜天真惊呼一声。

底下的人们在欢呼着。

她的身躯一起一落。

凤云渺望着这样的一幕,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。

“义父,看来大家都很感激义母。”凤伶俐走到了凤云渺的身侧,仰头道,“义父不夸奖我一句吗?”

“这一桩事,你要记大功。”凤云渺伸手拍了拍凤伶俐的肩膀,“这事办得很稳妥,也很聪明。”

凤伶俐笑道:“能得义父如此夸奖,很值。”

颜天真被人抛接了良久,直到头都有些晕乎乎的,这才被放下来了。

“有点晕眩。”颜天真伸手扶了扶额头,听着耳畔众人的欢笑声,心情不禁也跟着轻松愉悦。

肖梦与肖洁从厨房回来,拎着好几大桶东西过来。

“殿下,这些是我们调制的杀鼠药剂,掺在清水里面,撒在地上,老鼠经过必死无疑,水干了之后,药效残留可达两日,孩子与孕妇不可接触药水,药效散过之后,屋子就可以住人了。”

“挨家挨户撒药的事,交给青壮年去做。剩下的药丸也拿出去分了,事成之后,我们都可以撤离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接下来的时间里,镇子上的青壮年们便利用杀鼠药剂,挨家挨户进行消毒。

肖洁与肖梦派发药丸回来了,向凤云渺上报情况。

“殿下,园子外果然还有不少漏网之鱼,消息一放出去,大家都过来领药了,所有的病人都已经解救完毕,药丸还剩最后二十颗。”

“留下十颗给衙门保管,万一有人的病情还没被发现,也能得到解决,剩下的,咱们一人一颗分了,留着以备不时之需,多余的给伶俐。”

凤伶俐道:“这下可好了,我就不用烦恼该给义父义母准备什么大婚礼物,这解毒丸就已经很珍贵了。”

这话一出,惹得众人都笑出了声。

“殿下,事情都差不多了,咱们可以回皇宫了。”

“回罢。”

在百姓的欢送声中,众人上了马车,踏上了回皇宫的路。

马车从街道之上行驶而过,街道两侧都站满了人。

孩童们采摘了鲜花,将花瓣全都撕扯下来装在篮子里,直到马车经过,便伸手抓起花瓣挥向马车。

一时间,空气中都是花瓣飞舞。

宽阔的街道上,鲜花飘零,马车行驶在无数花瓣铺砌而成的鲜花道路上,渐行渐远。

这个两天之前还是一片荒凉的小镇,如今已是生气蓬勃。

马车行驶出了小镇,颜天真道:“走这一趟还真是不亏,名声也赚了不少,这让我不禁想高歌一曲。”

凤云渺悠悠道:“那就唱,还有什么我没听过的歌?”

“多了去了。”颜天真说着,灌下一口茶,清了清嗓子。

“感谢天,感谢地

感谢命运,让我们相遇

自从有了你,生命里都是奇迹

多少痛苦,多少欢笑

交织成一片灿烂的记忆

感谢风,感谢雨

感谢阳光,照射着大地

自从有了你,世界变得好美丽

一起漂泊,一起流浪

岁月里全是醉人的甜蜜

海可枯,石可烂

天可崩,地可裂

我们肩并着肩,手牵着手

海可枯,石可烂

天可崩,地可裂

我们肩并着肩,手牵着手

踏遍天涯,访遍夕阳

歌遍云和月——”

……

今日过后,太子妃寻药方救红枫镇全镇人性命一事,成为帝都之内的一段佳话,广为流传。

“抢别人功劳这种事情,还真是怪不好意思。”

东宫殿门之外,颜天真倚靠在藤椅之上,慢条斯理道:“咱们家伶俐小天使送给我的大婚礼物,可真是极为珍贵,买都买不来的。”

名声、面子、民心。

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。

“义母,这件事情你就别念叨了,老夸我,若是我将来有一天骄傲了……”

“那也无妨,这事本来就值得骄傲。”颜天真转过头,冲着身后的凤伶俐淡淡一笑,“等你大婚的时候,义母也要送你个珍贵的礼物,你应该还没这么快,我还有两年的时间可以好好想想。”

“义母,有件事我倒是很想问问你。”凤伶俐道,“小莹姐她说,传给了我百毒不侵的体质,上次听你们谈话的内容,她已经是我的人了,对吗?”

“不错,为了救你,她的确牺牲了自己的名节,不过,在她看来这不叫牺牲,毕竟她是十分心甘情愿的,她说,无论怎样都不后悔救你。”颜天真说到这儿,挑了挑眉,“真羡慕你这体质啊。”

无论将来受到怎样的毒害,都可以自愈。

自带毒素抗体,这种事情谁不羡慕。

凤伶俐心思纯净,能得到上天这样的馈赠,倒也不值得令人嫉妒。

“义母,我曾从你的口中听说,始乱终弃的男子,被你称为——渣男。若是我不对小莹姐负责,那我是不是就成渣男了?”

“话也不是这么说。”颜天真想了想,道,“当时你面临生命危险,她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救你,要是事后她逼你娶她,那也算是一种道德绑架,毕竟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,也没跟你商量,因此,她才会说,不要你报恩了。她不想绑架你,要是你真的对她没那个意思,我们谁也不能逼你。”

末了,颜天真又补充一句,“不过,我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她挺适合你,看你自己罢,如果你不能还给她一段情,那也要想别的方式去弥补,这种恩情是不能欠了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凤伶俐点了点头,“我想了想,抛开她比我大了几岁这事,她真的挺好的,或许,我应该试着与她相处。”

“跟你说不能看年龄啦。”颜天真慢条斯理道,“其实你义父也比我小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凤伶俐转过头,有些不解道,“义父不是比你大好几岁吗?”

“咳,没什么,你义母我外表十八,内心其实已经是二十五的成熟思想。”

“义母又在说大话了,看在你是我长辈的份上,我就不反驳你了,我去练剑了。”

凤伶俐说着,转身便要离开。

才踏出一步,身后便响起了一道男声,“伶俐。”

凤伶俐转过头去看,是凤云渺从不远处走过来。

“义父。”凤伶俐问候了一声。

“义父带了一样东西来给你,这东西从前不让你看,现在觉得,你可以看看了。”凤云渺说着,将一本书册递给了凤伶俐,“你这年纪其实说小也不小,宁子初在你这么大的时候,早就通晓男女情事了。”

凤伶俐接过了书册,看了一眼封面。

风月十八式?

这——

不就是当初花大师送给义父的那本书吗?

“自己拿回房间去看罢。”凤云渺说着,拉扯过了颜天真的手,转身便走,“你的嫁衣披肩已经做好了,咱们这就去尚衣司看看。”

颜天真闻言,面上浮现一抹笑意,“这么快就做好了?”

“当然了,婚期将近,这衣服要是还不完工,像话吗?”凤云渺悠悠道,“你先试穿给我看看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