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婆媳过招(二更!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姑娘的年岁应该不会比云渺小。”颜天真顿了顿,又道,“但也应该是大不了几岁。”

孟离芝暗自松了一口气,“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这一刻她的心情是有些雀跃的。

儿媳妇说她看起来比云渺大不了几岁,可见她的确是驻颜有术。

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,孟离芝目光中的喜悦之色迅速褪去,一本正经道:“我今日来此,是想来向你挑衅,太子殿下与我相识多年,感情也很是不一般,我认为,你是没有本事与我争的。”

颜天真闻言,面上并没有半分气恼之色,反而笑道:“喔?你是要来跟我挑衅啊,看来姑娘你的消息不太灵通,当今陛下已经放出了话,东宫五年之内不进侧妃,你的挑衅于我而言没有半点意义,根本就无法撼动我正宫的地位。”

孟离芝顿时接不上话。

这事儿她还真不知道,她在外游山玩水,这帝都之内的事,她了解得并不多。

五年之内不娶侧妃,应该只是云渺的拖延战术,想让自个儿的太子妃站稳脚跟,五年之后,其他女子想进东宫只会更难。

正想着,空气中响起了颜天真满含笑意的语气。

“孟姑娘,您若是想要挑衅我,不妨等五年过后再来。”

“你以为你这么说,我就会放弃了吗。”孟离芝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,忽然毫无预警地迅速出手!

颜天真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开始,便保持着警惕心,此刻见她出手,自然也迅速做出了反应,一个侧身闪躲开,擒住她的手腕。

孟离芝眸中冷光乍现,“你活着,云渺他自然不能再娶,可你若是下地狱去了,云渺他总不能五年都独身一人,没有你,他随时都可以再娶。”

“你错了。”颜天真莞尔一笑,“没有我,他会死的。”

“这么有自信?”

“当然。”颜天真挑了挑眉,“你此番来,究竟是想试探我什么呢?孟姑娘,哦不对,我应该唤您一声婆婆,再过两日就应该改口叫娘了。”

孟离芝唇角抽了一抽。

被认出来了?

那就没什么意思了。

她收起了攻势,面上的冰冷之色褪去,转化为一片柔和,“你这小丫头片子,居然被你猜中我的身份,你是何时猜到的?”

“云渺曾经跟我提起过,他的母亲姓孟。”颜天真道,“起初您报上姓氏的时候,我还没想到,后来从您的言行举止中可以察觉出,您是刻意来逗我玩的,或者应该说,是前来试探?您好像特别在意年岁的问题,这就表明,您虽然看上去年轻,年岁上却已经不算年轻了。”

颜天真说到这儿,笑了笑,“您的言语虽然不太友善,可我从您的神态中看不出恶意,更多的是恶作剧罢了,您这演戏的本事还得再练练呢。”

出现在东宫之内,敢随意进出她的卧房,有武艺在身,年岁不小,又姓孟。

这要不是云渺他亲娘,也至少是他姨。

“你这丫头,脑袋瓜还挺好使的。”孟离芝双手环胸,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颜天真,“云渺这小子的眼光果然很不错,你不仅仅是皮囊生得好看,思维也不迟钝,关键是还挺有胆识。”

“过奖了。”颜天真唇角始终挂着优雅的笑意,“您也和云渺描述的一致,他说,您一点都不死板,十分开明,让我与您在相处的时候不必有太大的压力。”

“能入我眼的,我自然是不会为难。”孟离芝走到了榻边坐下,悠悠道,“我与他父亲喜欢四处玩乐,这些年来走遍各大国,在南旭国的时间也不长,你们婚后的小日子,铁定不会有我们的打扰,可惜,你们不能像我们一样四处玩乐,他是储君,留在宫里的时间长。”

孟离芝说着,拍了拍颜天真的肩,“既然云渺在你面前说了我不少好话,我自然也要像他说的那么好,从今往后,都是一家人,就不必太客套,这宫里面破规矩一堆,我也烦,以后见到我与他爹不用行礼,口头问候就成,从今往后,你就跟云渺一样,称呼我一声母亲。”

“母亲?”

颜天真有些没回过神。

这么快就被婆婆接受,比想象中的似乎还要容易些。

真是——出乎意料的顺利。

“我起初还想着,云渺会不会找个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,要真是那样,我这心里反而有压力,我出生将门,是随心所欲的性格,不喜欢客套。好在,你这性格我也挺喜欢。”

“多谢母亲夸奖。”颜天真道,“父亲是不是也来了?我应该去拜见拜见。”

“只要过了我这一关,他父亲那一关就根本无需担心,他也是听我的。”孟离芝笑道,“你穿戴整齐,晚些咱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。”

颜天真笑着点头,“好。”

……

转眼,时至傍晚。

东宫大堂之内,四人围桌而坐。

颜天成与凤云渺并排坐在一起,目光望向正对面的凤青黎,心中不禁惊叹。

基因优良,代代相传,凤家的子孙,想长得难看都没有机会。

云渺他爹一身雪白锦衣,配上那俊美无俦的容貌,比云渺多几分清雅,少几分妖冶。

明明是与当今陛下差不多的年岁,从相貌上看却年轻了至少一轮。

凤云渺这一家子,真是太养眼了。

颜天真暗自想着,冷不丁察觉大腿被掐了一下。

她有些吃痛,转过头看凤云渺,低声道:“你掐我做甚?”

凤云渺的声音同样压得很低,“父亲是不是比我好看?”

“没有。头一次见,多些新鲜感罢了。”颜天真摸了摸大腿,“在父亲母亲面前,你可别让我出丑,否则我可跟你没完。”

“你们二人,在饭桌上还说悄悄话呢。”对面响起孟离芝的一声轻笑,“有什么话不敢说大声点给我们听听呢?”

“没什么。”颜天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让母亲见笑了。”

“不见笑,天真啊,你虽然长着一副花容月貌,这身板确实是有些纤细了,为娘呢,希望你能长得再丰腴一些,来,吃个猪蹄。”

孟离芝说着,夹了一块红彤彤油腻腻的猪蹄到了颜天真的碗里。

儿媳妇美则美矣,可惜身上没什么料,给她做起衣裳,多半也很省布料。

纤腰玉臂,是不是平时吃得太少?

可就在下一刻,颜天真说出了一句让她有些嫉妒的话。

“母亲,不是我吃得少,实在是久吃不胖,您想让我丰腴一些,恐怕有点不太容易。”

“你竟有这样的体质,那你真应该偷着乐!”孟离芝撇了撇嘴,“我可不敢随便胡吃海喝,就怕这身段不好看。”

“不会的,这么多年一直挺好看的。”耳畔响起凤青黎的一声夸赞。

孟离芝嗔了一句,“就会说好听的。”

颜天真将二人的互动看在眼中,唇角不禁扬起一丝笑意。

家教,果然很重要。

云渺他爹娘感情如此好,又彼此一心一意,也难怪他对待感情也认真执着,这些都要归功于他的爹娘。

“再过三日就是大婚,你们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了罢?”

“母亲放心,都准备好了。”

“明天是河灯节,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在本国内度过这个节日,明天夜里就与你们一起过,等你们大婚过后,我与你们父亲要去西域玩乐。”

孟离芝说到这儿,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转头望向凤青黎,“我给他们准备的大婚礼物,没有忘记带来罢?”

“当然没有忘记,都带过来了,也不知你那些玩意儿媳妇喜不喜欢。”

“我保证她会喜欢的。”

颜天真有些好奇他们二人口中说的礼物是什么,却又觉得这个时候发问有些不太合适。

迟早会知道的,也就不急于这两天了。

……

一晃眼又是一日。

一年一度的河灯节,夜里,帝都的街道上比平日里更加热闹,四处可见人头攒动,百姓们挤成一团争先恐后地购买河灯。

河灯外形似荷花,以纱织成,最中央处伫立一根小蜡烛,蜡烛下方有一处镂空,用来装许愿人的愿望。

每年今日的夜里,人们都会将心愿写在纸上,折叠好后,装在荷花灯之内,再到江边把荷花灯搁在水面上,让荷花灯随波逐流,据说,流得最远的那个荷花灯,灯内的心愿能够得以实现。

“唔,我如今的日子过得如此知足,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呢。”孟离芝站在河岸上,左手拿着纸条,右手拿着,心中思考良久,写下:要一个俊美绝伦聪明绝顶的孙子。

可是写完之后,她便后悔了。

“诶,男孩子太皮了,我为何要写男孩呢?我应该写女孩才对,改成要一个冰雪聪明、美若天仙、古灵惊怪、人见人爱、花见花开的……”

还没念叨完,手中的纸条就被人夺过。

她转头望了一眼夺她纸条的人,“云渺,你做甚?”

“男孩子挺好的,不用改了。”

“为何不要女孩,莫非你重男轻女?”

“当然不是。你可知后宫的法则是母凭子贵?我们凤家本就男丁稀少,天真若是生下男儿,她的地位自然会更高,若是生了女孩,皇帝陛下再给我塞侧妃,催促着我尽快生男孩,岂不是更烦躁?在男丁稀少的凤氏皇族,生个男孩就是大功臣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”

凤云渺平静地分析着,“我不在乎男孩女孩,我在乎天真在皇宫内的地位,我要她的地位不可撼动,生男孩,是对她有大好处的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孟离芝点了点头,随即又道,“这么较真做甚?说得好像你心愿上写着要男孩,真的就能给你一个男孩,你以为放河灯真的这么灵?不过就是一种寄托罢了。”

“那就这样放罢。”凤云渺说着,将纸条塞到了荷花灯内,递给了孟离芝。

孟离芝望着手中的荷花灯,“我是当真不喜欢皇宫里的日子,你父亲当初为了我放弃江山,随我诈死隐居,我原以为我们一家人都可以过潇洒自由的日子,却没有想到,凤家的江山竟然没有人继承,你父亲这一代就只剩下他和陛下,有资格继承的人,除了你就没有别人。”

话说到这,她叹了一口气,“我不知道你的理想抱负是怎样的,你是想自由自在,还是想君临天下?做一个君王真的很不容易,可是如今,你不想做储君都不行,因为,你连一个竞争对手都没有,你连放弃的机会都没有……”

“母亲为何忽然伤感?”凤云渺道,“凤家的江山不能堕落,但,我也不是非要这片江山不可,若是皇帝陛下什么时候还能再添个皇子,我会提议,将那个孩子当做储君培养,等那个孩子有本事继承这片江山,那就给他。将来的我与天真,可能会像如今的您与父亲一样自在。”

孟离芝怔住,随即笑了笑,“你的心态这么好?”

“当然,我爱江山,但更爱美人。对江山的爱,远远不及对美人的爱。要是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天真,我会很乐意的。”

“这话要是被儿媳妇听见,她一定很高兴。”

“已经听见了。”身后蓦地响起颜天真的声音,“其实不用他说,我心里一直都明白。”

凤云渺转过头,莞尔一笑,“你写的什么愿望?”

“特别俗气。夫妻相守,百岁不离。”颜天真手捧荷花灯走上前来,俯下身,将荷花灯放在了河面之上。

“那我就写同你一样的好了。”

凤云渺说着,拿过孟离芝手上的毛笔。

“我去问问你父亲写的什么心愿。”孟离芝笑了一声,转身走开。

然而,才走出没几步,余光就瞥见一张纸条从眼前飞过,依稀可见纸条上写的是:夫妻相守,百岁不离。

这是凤云渺刚写好的纸条,一个没抓稳,被夜风给吹跑了。

孟离芝本想去帮他捡,可还不等她迈出脚步,有人比她更快地俯下身,捡起地上的那张纸条。

是一个相貌挺不赖的姑娘。

那姑娘并没有注意到她,目光望向走来的凤云渺,原本还平静的容颜上当即有了笑意,“太子殿下,这是你的纸条吗?”

说着,她低头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内容,唇角的笑意似乎僵了一瞬,但很快的,又恢复了正常。

孟离芝将她的神色变化看在眼中。

这个女子,认识云渺。

不仅如此,还对云渺很有意思,否则,怎么会在看到纸条上的内容时立即变了脸色。

虽然只是一瞬间,却也被她给捕捉到了。

就那么一瞬间,她从那个女子的神情中捕捉到了一种情绪。

嫉妒。

凤云渺走上前去,二话不说就从公孙媛手中拿回纸条。

而后,也没有打算多说一个字,转身便要离开。

“太子殿下。”

凤云渺转身的那一瞬间,公孙媛道,“我还可以再等你五年。”

东宫五年之内不进侧妃,如果这五年只是为了考验她的耐心,她会向凤云渺表达出她有这个耐心。

可凤云渺只是回了一句——

“你再等五十年也无用。”

短短一句话,直刺人心。

公孙媛垂下了头,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。

她转身径自走到了卖荷花灯的地方,要了纸笔,写下了心愿,将纸条装进了荷花灯内,转身走开。

孟离芝跟了上去。

这姑娘一看就不是个老实的,竟愿意再等云渺五年,可真是执着。

最怕这种执著又一厢情愿的人,往往会不停地作妖。

眼见着她走到了河岸边,俯身将手中的荷花灯放在河面上。

孟离芝脚步轻盈,身影一闪就到了她的身后,在她还没转过身之际,抬起手肘朝她的背部一顶——

“哗”

公孙媛跌进了湖里,激起了一阵水花。

孟离芝的目光锁定着公孙媛放的荷花灯,足尖一点,从岸边飞离,踩着湖面上的水,在众多荷花灯中,将公孙媛放出的荷花灯一捞,又迅速回到了岸边。

公孙媛在河流中扑腾着。

岸边站立着不少人,有人看见姑娘落水,懂水性的自然就好心情去搭救。

好在,无人注意到是孟离芝出手。

孟离芝本意就是让她落水着个凉,最好云渺大婚的那几天,她能在床榻上躺过去,若是她敢做些什么太过分的事,绝对不能轻饶。

她将荷花灯里的纸条抽了出来,摊开。

纸条上写的是——

愿有朝一日入东宫。

孟离芝翻了个白眼,将手中的纸条撕成粉碎,挥手一下,飞扬在空气中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七夕快乐

愿看我书的每一个妹子,都能拥有这样一个婆婆→_→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