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喜帖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再看河水中挣扎扑腾的公孙媛,已经有两道人影游到了她的身旁,将她朝河岸上拖拽。

公孙媛上岸的那一刻,呛了好几口水。

“姑娘,你怎么如此不小心呢?快回家去换身衣服吧,夜里风大,容易着凉。”

公孙媛听着耳畔路人的话,最想开口,却打了一个喷嚏。

她并不是自己落水的,而是被人撞下去的。

可气的是,她压根就没看清撞她下去的人是谁。

此刻,河岸边有夜风拂过,吹在她的身上,凉飕飕的。

她只能起身迅速离开。

身后的人群中,孟离芝望着她仓促离开的身影,面无表情地转过了身。

回到了凤云渺等人所在的位置,颜天真道了一声:“母亲刚才好像走远了?”

“为娘方才整了个人。”孟离芝悠悠道,“是云渺的爱慕者,看上去不太老实的一个姑娘,十分执着,说是愿意再等他五年,对此,你怎么看?”

颜天真听闻此话,第一时间猜测到的人是公孙媛。

“我大概能猜到这个女子是谁。母亲刚才做了什么?”

“趁她放荷花灯的时候,把她推下了水,顺便看了看她放在荷花灯内的心愿,写的是想入东宫,我给撕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颜天真这一刻觉得心中暗爽。

“执着又一厢情愿的人,有些可怕,不得不防。那姑娘我看着第一眼就不喜欢,不能与你相比,今夜她落水,吹了一路冷风,或许会着凉,只希望她不要出现在你们的大婚庆典上,以免节外生枝。”

孟离芝顿了顿,又道:“若是将来她会做出过分的行为,切记不要姑息,明白吗?”

“母亲放心,我明白的。”

女人不狠,地位不稳。

“好了,其他的我也就没有什么要啰嗦的。”孟离芝笑着拍了一把颜天真的肩膀,“时辰也不早了,玩够了就该回宫了。”

临近子时,众人回到了东宫。

“我觉得,儿媳妇一定会十分喜欢我送给她的这些东西,哪有女子不爱胭脂水粉的呢。”

雅致的卧房之内,孟离芝观赏桌上摆着的一个个小盒,面上浮现满意的笑容。

身后响起轻描淡写的男子声音,“看起来,似乎还缺了点什么。”

“嗯?”孟离芝仔细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,道,“似乎都齐全了啊,没缺什么。”

“想起来了。”身后的人道,“有一套眉笔忘记带了。”

“还真的是!这东西居然忘了带……不过好在天真的眉型是十分好看的,忘了带就忘了带罢,下次回来的时候再带上。”

二人正说着,房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随即是凤云渺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“母亲,宫女说你喊我过来。”

“对,你直接推进来罢。”

房门吱呀一声开了,凤云渺的身影踏了进来,“母亲这么晚找我有何事?”

“来来来,给你看些东西。”孟离芝冲他招了招手,等他走上前来,便指着桌面上摆放的一系列上妆用品,道,“云渺,这些东西你必须要学会认。”

凤云渺瞥了一眼桌面上的东西,“胭脂水粉?为何我需要认这些东西?我是男子,又不用上妆。”

“你不上妆,天真要用到的。”孟离芝道,“她虽然天生丽质,但是作为太子妃,少不了要出席一些重大场合,你总不能让她一直素面朝天,在有些必要的场合,需要大气的妆容,脸上丝毫无妆是很不体面的!懂吗。”

“这个道理我明白。”凤云渺道,“她自个儿的上妆技术就挺不错,偶尔也会略施粉黛。”

“你为何一定要让她亲自动手呢?你可以贴心地帮她上妆。”孟离芝挑了挑眉,“你若是会一门娴熟的上妆技巧,为娘保证她会离不开你的。而且,上妆工具掌握在你手里,想怎么化还不是看你心情?你就不用担心她自己浓妆艳抹了。”

凤云渺道:“听起来蛮有道理。”

“当然了,现在,就让你父亲帮我上妆,你在一旁学着点。你学什么都很快,我相信上妆对你而言不是难事。而且,你不是会易容术吗?为娘告诉你,化妆术练到最高等级,堪比易容术,你拿着这些东西在脸上涂涂画画,就能变个脸了。”

孟离芝的话音落下之后,凤青黎便走到了桌旁,将桌上摆放着的工具依次拿起,给孟离芝上妆。

凤云渺难得来了点兴致,站在一旁仔细地从头看到尾。

眼见着他父亲手中那小小的刷子在母亲的脸上扫过,原本就白皙的肌肤变得似乎更加圆润有光泽。

“这个叫粉底液,控油持久不暗沉。”

“这个叫隔离霜,有保湿的防晒的美白的,看心情随意选择就好。”

“唇膏,珊瑚橘和暖豆沙色,适合春夏,玫瑰红与大红适合秋冬。”

“眼影,化眼妆用的,使眼睛看起来更迷人,给天真准备了一个二十色眼影盘,你看,是不是很齐全?”

“高光粉、高光棒、粉饼、腮红、眼线……”

凤云渺:“……”

“在你身上,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。”他道,“我认识一个讨厌鬼,名唤史曜连,不男不女,风骚至极,一身的脂粉香,格外热衷于胭脂水粉。”

“死要脸?”孟离芝怔住,“是佳人阁的老板吗?”

“不错。”凤云渺点头,“母亲也认识此人?”

“怎么不认识?那是我徒儿。”孟离芝笑了笑,“他的那些东西,可都是从我这里学来的,我认为他是一个十分有品位的孩子,虽然这么多年他一直不知我的真实身份,但他每年都会将他研制出来的新品送我,每样都不落下,还挺孝顺。”

凤云渺的脸色当即一沉。

孟离芝却并未看见他的脸色,还在继续说着,“那小子研制出来的胭脂水粉,质量可都是极好的,都是好东西,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,长江后浪推前浪,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。”

“那混账东西居然是你的徒弟……”凤云渺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,“你竟然与他来往!”

“怎么了?”孟离芝被凤云渺的态度吓了一跳,“是我徒儿又怎么了?莫非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,你们两个有恩怨?”

凤云渺面无表情,“我就说这些胭脂水粉的造型怎么有些眼熟,我之前在佳人阁似乎就见到过。真是没想到……你教会了他多少东西?”

“大概在十几年前,我在街头偶遇了这小子,那是一个雨天,他狼狈地在雨中逃窜,双手抱着一个布袋,身后一群追赶他的人,他跑得可快了,可惜,脚底打滑,给跌了一跤,手中怀抱的布袋也滚落到我的脚下,里面装的全是被雨水打湿的包子,我便猜到,这少年大概是偷了东西,被人追赶。”

“我自己也是生过儿子的人,望着他那倔强的小脸,还有那冰冷的目光,我就想这孩子身上一定有故事,母爱泛滥了一下,顺手就把他给救了。”

孟离芝嘿嘿一笑,“后来从他口中得知,他们兄弟俩饥寒交迫,就盗窃了,他还有个弟弟,叫史曜乾,当初听着他俩的名字就觉得可好笑了,而他们果真也活成了名字的模样,一个臭美得不得了,一个爱财。”

凤云渺冷笑一声,“还好你没把他们俩收为义子,否则我跟你没完。”

“我的儿,你怎么能这么跟为娘说话呢?我也就收留了那兄弟俩一段时间,死要脸不知为何,对我的胭脂水粉格外热爱,而且他很有生意头脑,想着利用这些东西赚钱,这年头,贵妇的钱可好赚了,多少女子为了胭脂水粉前赴后继。不过他的弟弟戾气就比他重,不喜经商,居然做了杀手,比他哥哥挣得多。”

“你可知我跟这兄弟两人有多少矛盾?”凤云渺眉头拧起,“死要钱与我还是情敌。”

“呀?有这等事。”孟离芝吃了一惊,“我是真不知道,那兄弟两人也不晓得我的身份,我与你父亲隐居这么多年,从不对外说开身份,他们管我叫师父,其实我教给他们的东西也没有多少,他们的本事都是他们自己摸爬滚打学到的。”

说到这儿,她试探般地问了一句,“应该不至于有深仇大恨罢?”

“夺妻之恨算不算?虽然他并没有本事夺去。”凤云渺道,“有几回我差点就对他下杀手。若不是看在他对天真有救命之恩的份上,他根本活不到现在。”

“你们这样,我很郁闷。”孟离芝撇了撇嘴,“他们不知道你与我的关系,若不是你今天提起了史曜连,我也不知道你与他们有什么恩怨,你是我亲生的,我铁定是更偏爱你,但我也不希望你对他们赶尽杀绝。”

“那你自己想办法,让他们此生都不要再来打搅我与天真的日子,否则,我是无法忍耐下去的。”凤云渺背过了身,“也不知你有没有这个能耐,让他们二人听你的话。”

“他们对我还是相当尊敬的,毕竟在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,是我拉了他们一把。”孟离芝道,“这些年我与他们的联系虽然不多,但他们始终都记得我。唉,十几年如弹指一挥间,小小少年,如今都到了谈情说爱的年纪,我也就只能感叹我儿媳太有本事。”

“真是没有想到,我的母亲竟然与我讨厌的人关系匪浅。”凤云渺的语气有些冷硬,“若是将来他们找我麻烦,你能狠得下心教训他们吗。”

“废话,亲生的与捡的能一样吗?不过,这两兄弟是真可怜,似乎是被亲生母亲虐待,哪像你,我与你父亲从小没少给你父爱母爱,他们尝过无数酸甜苦辣,而你从小万千宠爱在一身,云渺,你不亏啦。”

“那你要不要认他们做干儿子呢?”

“不不不,那还是算了。”孟离芝笑道,“为娘保证,一定会跟他们好好谈谈的,他们若是不听话,我亲自上手抽,如何?”

“那就有劳母亲,好好开导开导。”

凤云渺慢条斯理地道了一句,转身离开。

孟离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撇了撇嘴,“云渺是不是生我气了。”

“生气应该不至于,郁闷是真的。”身后,静默了许久的凤青黎道,“若是早点对那兄弟俩坦白我们的身份,或许……他们与云渺之间的矛盾不会发生,他们潜意识会避开和云渺争执。”

“那两个孩子也与我认识这么多年了,我到今日才知道,云渺那么讨厌他们,这些年来我们都只顾着四处游山玩水,对孩子们的了解是不是也太少了些……要不是今天说开了,没准将来他们拼个你死我活?然后,我还得去给那兄弟俩收尸?这么一想,我就一身鸡皮疙瘩。”

“别想了,这样的后果应该不至于。”凤青黎将手搭在了她肩上,“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,就可以预防糟糕的后果,若是我们来不及扭转局面,那也必须选择站在云渺这一边,明白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两日的时间一晃而过。

很快地,迎来了大婚前一日。

这一日,凤云渺去拜访宁子初。

“什么风将太子殿下吹来了。”宁子初靠坐在椅子上饮茶,望着对面的凤云渺,语气淡淡。

他与凤云渺相看两厌,如今相见,连客套话都懒得说了。

凤云渺自然知道宁子初不待见自己,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“北昱皇看上去精神不太好,是因为本宫与天真要成亲了,所以你才萎靡不振么?”

凤云渺此话一出,宁子初当即目光一沉,手中的茶杯重重搁在了桌子上,开口语气阴凉,“凤云渺,如果你是来炫耀的,那么你可以离开了,不送。”

这两日他仔细思索了一番,觉得自个在凤云渺手上吃了太多亏,若是不讨回来,这心里堵得慌。

凤云渺与颜天真想顺利成亲?恐怕没那么容易。

今日还特意来耀武扬威一番,若是不给这厮搞出点麻烦,怎么符合他宁子初的性格?

“北昱皇不必这么急着下逐客令,本宫今日来此,当真不是来跟你炫耀的。”

望着宁子初不善的态度,凤云渺不甚在意地挑眉,“本宫是来给北昱皇送请帖的,既然你还没有回北昱国,不如赏脸来喝杯喜酒。”

宁子初望着凤云渺递来的喜帖,面无表情地伸手接过。

“朕会去的。”宁子初道,“朕必定会给你备上大礼。”

他当然要去。

给凤云渺备上一份难忘的‘大礼’。

“本宫期待北昱皇的大礼。”凤云渺起了身,正要离开,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脚下的步子又停顿了一下,“对了北昱皇,喜帖里写了些注意事项,北昱皇你可以仔细阅览一番。”

凤云渺说完,便迈着步子离开了。

宁子初望着凤云渺离开的背影,冷哼一声,视线又落在了那张喜帖上。

凤云渺说,里面写了些注意事项?

作为宾客,还有什么劳什子该注意的?

宁子初将桌子上的喜帖拿起,摊开。

而就在他打开帖子的那一瞬间,似乎嗅到了一股子奇异的香气……

宁子初当即觉得不妙。

再一看喜帖上写的内容,他险些咬碎了牙。

北昱皇,听说过三日醉么?这迷药一闻便能让人持续三天三夜昏昏欲睡,说不清话,睁不开眼,三日之后不药而愈。我将此药下在墨水中,书写在帖子上,你打开帖子,墨香混合着迷香吸入肺腑,能让你睡个好觉,本宫与天真的大婚你就不必到场了,欠我们的贺礼,等你醒来再送上,好好歇息,不必言谢。

凤云渺……

宁子初十分想骂人,却敌不过脑海中的困倦,眼皮子愈来愈沉……

混账!

同一时,凤云渺离开了宁子初的住处,唇角扬起清凉的笑意。

等宁子初清醒,那就是后天的事了。

宁子初,这次看你如何捣乱。只怕你是有心无力了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二更晚九点大概

同志们还记得,当初写死要脸的那一大堆化妆品吧?评论区当时就有不少妹子问来历,我就卖了个关子,今日解开了谜题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