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大婚!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晃眼的时间,婚期来临。

这一日,是太子大婚的日子。

作为泱泱大国的储君,大婚典礼自然颇为隆重。

正是清晨,东宫便有来往的宫女挎着花篮,将刚采摘下来的新鲜花瓣挥洒在皇宫各处,远远望去,清风卷着花瓣,条条长廊上遍地花开。大红的双喜对联张贴在东宫的两侧,金丝楠木书‘东宫’的匾额上红绸轻扬。

焚香缭绕的卧房里,正红色的床帐向两侧撩开,箱笼框桌全贴上了大喜剪纸,卧房中央的桌上,摆着两支已经点燃的双龙喜烛。

贴墙而立的金框铜镜前,凤云渺长身玉立,双臂侧张,由着身后的龙攻龙受替他整理衣襟。

望着镜中的红影,他的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前几日,与颜天真在尚衣司的偏殿中已经试穿过喜服,当时颜天真便夸赞他穿红色也很好看。

或许——应该让莫曦瞳给他做几套正红色锦衣,与喜着红衣的颜天真站在一起,显得格外登对。

……

另一边的卧房内,颜天真坐在梳妆台前,任由身后的几个女子帮她梳妆打扮。

莫曦瞳为她做的喜服,此刻已经穿在了身上。

“这身喜服真是又漂亮又贵气。”肖洁为颜天真整理衣襟,不禁赞叹道,“曾经也见过不少新娘子,太子妃的这身喜服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。”

颜天真笑道:“我也很喜欢。”

正说着,屋外募地响起一阵悦耳的歌声——

“春暖的花开带走冬天的感伤

微风吹来浪漫的气息

每一首情歌忽然充满意义

我就在此刻突然见到你”

坐在梳妆台前的颜天真听到这儿,怔住。

卧房外的歌声还在继续——

“春暖的花香带走冬天的饥寒

微风吹来意外的爱情

鸟儿的高歌拉近我们距离

我就在此刻突然爱上你”

歌声唱到此处时,身后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。

颜天真张口将歌曲接了下去——

“听我说

手牵手跟我一起走

创造幸福的生活

昨天你来不及

明天就会可惜

今天嫁给我好吗”

“真好听。”身后的肖洁道了一句,“从来都没听过这首歌,想不到太子妃与夫人都会唱。”

此话一出,空气似乎寂静了一瞬间。

颜天真转过头,望着走进房门内的孟离芝,“母亲怎么会唱这首歌?”

“我本来就会唱。”孟离芝此刻也有些发怔,“你怎么也会唱?”

属于另一个时代的歌曲,她随口就唱了起来,想不到有人能把这首歌接下去。

这首歌放在今天很应景。

颜天真望着孟离芝,震惊过后,目光中涌上一阵喜悦之色,“母亲,你……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吗?”

孟离芝的瞳孔在这一瞬间放大。

回过神之后,她朝着其他人道:“你们都先出去等候片刻,我与太子妃有些事悄悄话要说。”

“夫人,那你们可得抓紧时间啊。”肖洁道,“太子妃还未梳妆打扮完毕,要是误了吉时……”

“不会耽误时间的,我来亲自给她梳妆打扮,我上妆的技术铁定比你们好,下去罢。”

其他人听他这么说,便都纷纷退了出去,顺手带上了门。

直到卧房之内只剩下两人时,孟离芝一个箭步上前,搭上了颜天真的肩膀,“儿媳妇,你跟我是同一个地方的人?!”

“二十一世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。”颜天真平复着心中的惊涛骇浪,道,“我实在是没有想到,在这个地方,能碰上跟自己同一个时代的人。”

“今天真是双喜临门啊,我儿子成婚,儿媳妇还跟我是同一个世界的人,今夜铁定做梦都要笑醒了!”

孟离芝朗声一笑,直接坐在了梳妆台上,将带来的化妆用具搁在了一旁,翘起了二郎腿,“我要早知道你是现代人,我还跟你那么客气干什么?你是不知道我家那夫君,出门在外,不让我说那个时代的流行词汇,说了旁人也听不懂,还得解释,麻烦得很,于是乎,这么些年来,我说话就越来越文绉绉。”

“我也是啊,文化的差异,时代的差距,平时说话总得避免蹦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词汇,除了自己,谁都听不懂,从前喜欢拽英文,现在都快不会说了。”

颜天真从狂喜中回过神,道:“你跟云渺说过你的身世吗?我已经告诉过他了。”

“我还真没跟他提起过,我家那口子不让我在孩子面前说前世,他觉得没多大意义,反正也回不去,何必给孩子制造一个幻想世界?还不如就不说了,有句话叫入乡随俗,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,那就要与过去挥别,在云渺面前,我不提前世。”

孟离芝说着,拍了拍颜天真的肩,“我要是跟他说起过,他就会知道你跟我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,你告诉他真相的时候,他没觉得你神经病吗?”

颜天真笑道:“他一直都很信任我,哪怕我说出来的是有些匪夷所思,他也并不质疑。”

“那你得感谢我啊!他疼媳妇,那铁定是我教出来的!他从小就被我洗脑,灌输一夫一妻制,因此,长大了才会没有花花肠子,这是我培养出的好男儿,被你拿下了,你是不是该谢谢我。”

孟离芝说着,捏起了颜天真的下巴,“哎哟我的天呐,你这副皮囊真是太好看了,听说还是鸾凤国第一美人,你嫁的又是南旭国第一美男,这种好运气一般人可羡慕不来呀。”

“云渺他爹当初也是第一美男罢?看长相就知道了,现如今这个名称虽然被云渺抢了去,也不可否认曾经的辉煌。”颜天真挑眉道,“你我有这么多共同语言,交流无代沟,我都不忍心叫你妈。”

“你还是得乖乖喊我一声母亲,我是你长辈。”孟离芝嘿嘿一笑,“这是得有多大的缘分才能凑到一起。”

说到这儿,她脸色忽然一变,“糟糕,光顾着聊天了,都忘记给你上妆了,要是等会儿来不及,那我可就罪过大了,赶紧的,坐好了,我亲自来给你上妆。”

说着,将带来的布袋打开了,从里面掏出了一系列化妆用具。

颜天真望着那些东西,道:“你也在佳人阁里买东西?”

这些东西的外形包装,跟史曜连卖的那些包装一致。

“但凡是佳人阁里有的东西,我根本就不需要买,我想要,直接开口就好。史家那两个小子都喊我一声师父。”

“什么?!云渺知道这件事吗?”

“他知道了,差点没把他给气死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没事没事,他们之间的矛盾我会想办法化解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二人进行了一番长谈,颜天真的妆容差不多也快画好了。

“夫人,梳妆打扮好了吗?”房门外,响起肖洁的催促声。

“妆容已经好了,头发还没梳好呢,你们可以进来帮忙了。”

孟离芝话音落下,房门被人推开,肖洁与肖梦走上前来帮颜天真梳头发。

“呀,夫人,您亲手画的妆容真的很别致。”

“这口脂的颜色也怪好看的。”

“那是当然,我亲自上手,怎么能不好看。”孟离芝笑道,“你们动作都利索一点。”

片刻的时间过去之后,头发也整理好了。

颜天真身后的肖洁,正从肖梦端来的托盘上拿起绣着鸳鸯的红盖头,轻轻盖在了颜天真的头顶上。

这红盖头是蚕丝织的,轻薄柔软,不像市面上寻常大红盖头那样厚重,颜天真透过红盖头也能隐隐看清路,不至于完全遮挡了视线。

“好了太子妃,就等殿下来了。”

“云渺还没来,不急着遮盖头。”颜天真说着,将盖头掀起一半,挂在头冠上,随即站了起来,转过身。

身后的几人见此,齐齐怔住。

今日的颜天真,好看得令人不知该如何形容。

那条名唤‘朱灼’的衣裙,搭配上精致大气的披肩,穿在她身上着实合身,衬着那精心装扮的容颜,宛如一朵盛放的红莲,展示着灼灼逼人的惊艳,令人无法忽视。

颜天真平日里不是很喜欢打扮,大多时候,也只是略施粉黛,盛装打扮起来的她,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。

孟离芝十分满意地将颜天真从头打量到脚,点头道:“完美。”

夸完之后,又补充了一句,“胸围再涨一涨,会更加完美。”

颜天真失笑。

以后……或许会涨吧?

下一刻,屋子外响起了急切的脚步声,接着是丫鬟的呼喊声传了进来——

“太子殿下来了,太子妃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准备好了,准备好了。”肖洁冲着门口应着,将颜天真掀起来的盖头给盖了回去,“太子妃,咱们也出去罢。”

“好。”颜天真站起了身。

有了大红盖头遮挡,她的视线变得朦胧了些,但并不妨碍她看清路。

肖梦与肖洁一左一右扶着她。

“接下来就是繁琐冗长的大婚流程。”孟离芝轻描淡写道,“当初我封后的时候,走得腿都快瘸了,还有那沉重的头饰,压到我的脖子都快歪了,你比我幸运多了,你这身喜服,不比我的凤服沉重。”

说到这儿,语气忽然又变得有些幸灾乐祸,“不过……也许将来你也会体验一番我当时的感受。”

至今还记得那又臭又长的封后大典。

眼见着颜天真的身影踏出了门槛,孟离芝的唇角浮起欣慰的笑意。

颜天真穿过长长的走廊,便看见前头不远处停着步辇,一道修长笔挺的红影朝着她缓缓走来。

那是凤云渺。

颜天真头纱下的唇角轻扬。

凤云渺走到了她的身前,冲她伸出了手。

颜天真将手放入他的掌心中,让他牵着自己到了八人抬的步辇上,与他并肩坐下。

步辇再一次升起,长长的队伍走向皇家宗祠。

大婚的第一道流程,就是去拜凤家祖先。

隔着薄薄的红纱,颜天真都能闻到空气中散发着的淡淡花香。

步辇所过之处,地上全是花瓣铺砌,微风卷着花瓣,落英缤纷,香气怡人。

“接下来会有许多繁琐的流程,可能会有些累。”耳畔响起凤云渺的声音,下一刻,颜天真察觉到自己搁在膝盖上的手,被他的手掌覆上。

她笑道:“没事儿,累就累点。”

说着,反握住了凤云渺的手。

队伍穿过御花园时,颜天真透过薄纱,能看到御花园的凉亭内,坐着不少观礼人。

所有的流程走完之后,婚宴会在清华殿内举行,这些人都会是座上宾。

她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。

大哥、花大师、伶俐、小莹、凤萝莉……

还有跟她一向不对盘的大公主。

众人的面上都或多或少地洋溢着笑容,面无表情的大公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太子成婚,她作为皇室成员,自然也有必要出席。

没有宁子初。

也没有公孙媛。

而就在下一刻,她的目光定格在了某一处,险些笑出了声。

刚才没有注意到,伶俐的身后,趴着一只毛茸茸的庞然大物。

难怪,伶俐所在的那个小亭内没有几个人,与他不熟悉的人都不敢去接近玲珑罢?

太子养白虎一事也算是众所皆知,众人就算心里知道白虎不会随意伤人,亲眼见到的时候也还是会有所忌惮。

令她觉得好笑的是,玲珑的脖颈上挂着一条红绸带,一大团红纱织成的花垂挂着,使得这百兽之王看起来少了些威严,多了几分可爱。

“笑什么?”

“我看到了玲珑,谁给他脖子上挂的大红花?”

“我挂的,多喜庆。”

“噗嗤。”

这一刻,颜天真的心情,是难以言说的喜悦。

她与凤云渺写在荷花灯上的心愿,一定会实现。

夫妻相守,百岁不离。

在众多祝贺的目光之下,颜天真与凤云渺乘坐的步辇,被抬往皇家宗祠。

冗长的大婚流程,长达三个时辰。

将近傍晚之时,颜天真才被送回了东宫的新房之内。

“累死我了。”

一到新房,颜天真便自己掀开了盖头,揭掉了头饰,走到床沿边就躺了下去。

“太子妃,怎么自己就把盖头掀了呢。”

“我跟咱们殿下之间,就不用秉持那些破规矩了,等他招待完宾客回新房掀盖头,我恐怕就要得颈椎病了。”

颜天真说着,拍了拍自己的肩颈,活动了一下脖子。

“肖洁,我好饿,三个时辰都没有吃东西,你给我拿些吃的去。”

肖洁轻笑一声,“太子殿下早就料到了这一点,已经在床的里侧放了一盒糕点,是太子妃喜欢吃的梅花糕。”

“太好了,真是贴心。”颜天真转身,在被褥里翻找了片刻,找到了凤云渺放的那盒梅花糕。

期间,细嫩的小手还被床褥下的红枣和花生给铬到。

被褥下放红枣和花生,是对新婚夫妇的祝愿,寓意早生贵子。

颜天真将糕点盒打了开,开始填肚子。

腹中空空,实在是难受得慌。

如今算是体会到了,在皇家成个婚可真是不容易。

“太子妃可别睡着了,等会儿殿下回来,还得喝交杯酒,您先吃着,我出去了。”

颜天真将一整盒糕点消灭完,便坐在床榻边等凤云渺回房。

片刻之后,她觉得眼皮子有些发沉,睡意上来了,便将头倚靠在床柱子上,开始打瞌睡。

凤云渺回房之时,看见颜天真睡着的模样,忍不住笑出声。

在宾客席上,尹默玄与花无心想灌他酒,被他给躲开了,他想尽快回房来陪她,她却这么快就给睡着了。

凤云渺将房门拴上,迈着轻缓的步子走上前,轻轻推了推颜天真的肩膀。

“天真,该醒了,交杯酒还没喝呢。”

颜天真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眼见着凤云渺回来了,嘟哝一声,“我有点儿困,我眯一个时辰,再醒来喝可好?”

她一边说着,身躯顺着床壁缓缓滑落,倒在了被褥上。

同一时,后脖颈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给铬到,让她倒抽一口冷气,瞬间就神清气爽了。

“这些红枣花生怎么这么铬人!这还让人怎么睡?全扫下去。”

“好,全扫了。”凤云渺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,“不扫下去,也妨碍我们,扫得一点不剩才好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结婚了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