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 放了公孙巧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颜天真听出了凤云渺话中的暗示。

不扫掉被褥下的这些红枣花生,会妨碍他们?

妨碍他们滚床单。

凤云渺已经走上前来,将被褥掀开。

“天真,你挪开一些,好让我将这些红枣花生都扫掉。”

颜天真直接下了榻,眼见着凤云渺将装着红枣花生的床单抽了出来,随意一抖,就把那些东西全抖到地上去了。

“好了,现在不铬了。”

颜天真从他手中拿过床单,铺回到榻上。

凤云渺则是转身走到了桌边,伸手去拿那一壶合卺交杯酒。

酒壶边上,摆放着两只琉璃玉杯。

将酒斟满了两只杯子,他端着酒杯走回榻前,将其中一杯递给了颜天真。

颜天真接过凤云渺递来的酒杯,手臂与他相互缠绕。

二人齐齐将交杯酒端到了唇边,一饮而尽。

合卺交杯之后,凤云渺笑道:“大舅子今夜想灌我酒来着,幸好我躲得利索,若是被他们给灌醉了,今夜的洞房花烛岂不就白白浪费?”

颜天真扭转了一下有些酸疼的脖子,“灌醉了就歇息呗,洞房花烛早就提前体验过了,今夜就算不体会,也没关系罢?”

“那怎么行?就算你我早有夫妻之实,今夜也需要认真对待。”

凤云渺说着,将她按在了床沿边坐下,“头饰有些沉重,戴了三个时辰,你的脖子一定酸疼,我先来给你揉一揉。”

“好。”颜天真笑着应了一声,任由凤云渺帮她按压着脖颈,只觉得他的力度不轻不重,恰到好处。

按摩了片刻的时间,脖颈舒服多了。

“还有哪里不舒服?一起帮你捏捏。”凤云渺的声音传入耳膜,“大婚之夜,一定要你舒坦地过,你知道我一向舍不得你疲惫。”

“那就再帮我按按肩膀,还有胳膊。”

“好。”凤云渺欣然应允,十分有耐心地帮颜天真按压着她身上酸疼的部位。

直到颜天真呼出一口气——

“真舒坦。”

而就在下一刻,她察觉到肩上一轻,喜服披肩已经被凤云渺解了下来。

接着,她那莹白修长的手伸到她的后衣领,将她的衣襟缓缓拉开,露出雪白如玉的双肩。

“很舒坦是吧?接下来不如再做点更舒坦的事儿。”

凤云渺从她身后拥住她,浅浅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颊上。

下一刻,颜天真察觉到耳际一凉,那是他冰凉又柔软的唇。

他的亲吻,从耳后蔓延到脸颊,细致又温柔。

已经不是第一次同他亲热,却依然会因为他的举止而感到心跳加速。

这一刻,颜天真脑海中的念头是——

大婚之夜,真的不能浪费。

这么想着,她倒也放开了,转身,双手攀上凤云渺的脖颈,主动将亲吻献上。

唇与唇相接,气息紧密又温情。

凤云渺的一声低笑,自唇间溢出。

“今夜,肯定会温柔待你。”

他说着,双手环上她的腰肢,修长的身躯朝着她压了下来。

衣襟散落了一地。

床帐落下,遮挡了一片春意。

而就在这样春光无限好的时刻,一道纤细的人影缓缓靠近了卧房,到了房门外,便将耳朵凑了上去。

孟离芝都还没听见什么,就察觉到后衣领被人一揪,转头一看,对上了一张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。

凤青黎望着她,目光中暗含警告之色。

此刻二人都十分有默契地不开口,怕影响到了新房内的两人。

凤青黎伸手指了指远处,示意孟离芝随他离开。

被抓了个现行,孟离芝无奈,只得跟着他一起走开了。

“我都不知说你什么才好,天真和云渺的洞房花烛,你躲在外头做甚?你可知你这样的行为真的十分猥琐。”

“哎哟,我就是好奇心泛滥了一下,我好奇他们之间和谐不和谐。”

“难不成你还要指导?”

“……”

“以后这种猥琐的事可不能再干了,走罢,跟我回房歇息去。”

孟离芝被拖走了,心中暗暗叹息一声。

谁让她有那么大的好奇心呢。

……

万籁俱静的夜,树影婆娑。

宽敞的东宫庭院之内,两道人影坐在石桌边上。

凤伶俐喝着果酒啃瓜子,身旁坐着花无心,一手端酒盏,一手正捧着一本书册津津有味地看。

凤伶俐几乎不用猜测,就知道花无心手上的是什么书。

一定又是那种不良书籍了。

好奇心驱使之下,瞥了一眼封面。

春宵秘史。

猜对了。

义父给他的那本‘风月十八式’,他昨夜也翻开看了,不过才看了几页,就觉得有些面红耳赤,胸腔里的心跳动得似乎快了一些。

从前,义父说不让他看春宫,他就真的不看。

但是如今,义父允许他看了。

这么想着,凤伶俐伸手戳了戳花无心的肩膀,“花大师,能不能把书挪过来些?”

花无心听闻此话,有些讶异地抬头,随即,唇角又浮现一抹玩味的笑意,“伶俐长大了,也罢,一起看。”

“花大师,为何你能脸不红心不跳?”

“贫僧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也会脸红心跳,经历得多了,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,现在看这种书纯粹打发时间,不像你,是为了探索。”

花无心说到这儿,嘿嘿一笑,“是不是打算娶媳妇了?”

“应该没这么快。”凤伶俐想了想,道,“如何确定自己是否喜欢一个人?动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”

“你若喜欢一个人,很多时候是说不出理由的,你只需要明白,当你对这个人有意时,你的脑海中时不时就会浮现她的容貌,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她,便会格外想念,与她亲近,心湖一定不会平静。若不喜欢,你的心自然就平静了。”

凤伶俐若有所思,“这样啊……”

“贫僧有些困倦了,就不陪你看书了,你若是想看,这本书就借给你。”花无心说着,打了个哈欠,将书搁在了桌子上,便转身走开了。

凤伶俐望着他留下的书,拿了起来,也转身回房。

……

一夜好梦。

第二日,颜天真是被一阵饭菜香味勾起的。

睁开有些惺忪的睡眼,隐约看见眼前有一道修长的人影晃动。

她将眼睛全睁了开,便看见凤云渺站立在桌边,眼见着她醒来,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弧度。

“醒得还挺早。”凤云渺笑道,“既然醒了,就把早点吃了。”

说着,便端起了装有早点的托盘,到了床沿边坐下。

早点是小米粥和几道十分精致的小菜。

“看起来可真让人有食欲。”

颜天真接过凤云渺递来的粥碗,开始享用早点。

“你先吃着,我去处理公务。”凤云渺道,“你若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找我,随时都可以去书房。”

颜天真点头道:“你去罢。”

大婚前几日他就陪了她好几天,书房里应该堆积了不少事情要处理。

他可不会像她这么闲。

凤云渺才走开没多久,孟离芝便来了。

“天真,我可真不适合呆在这皇宫里,这才呆了几天,就无聊得不行,我不呆了,我要和他爹回风凌山庄去,你要是有什么急事,就去那里找我们。”

孟离芝此番就是过来告别的。

颜天真道:“好,我会去看看你们的。”

孟离芝离开了之后,颜天真便出了房门,去往尹默玄的住处。

大婚前后这几天,东宫是最热闹的,这大婚一结束,便有人陆续离开。

尹默玄要不了几天,也要回鸾凤国,趁着他还在,该尽一尽地主之谊,带他去帝都的街道上逛逛,这以后再来南旭国的机会可就不多了。

“良玉,在南旭国的这段时间,你可还习惯?”

兄妹二人行走在帝都的街道之上,尹默玄问道,“东宫会比自己家好吗?”

“有大哥的地方是好地方,有云渺的地方也是好地方,因此——在我看来都差不多。”颜天真笑道,“大哥就不用担心我了,每个月我都会给你捎信,汇报现状。”

尹默玄点了点头,“习惯就好。”

“大哥要不要吃点东西?南旭国帝都街道上的美食还是挺多的。”

颜天真说着,扯着尹默玄往街尾走。

而这么一路走过去,遇到了两个熟人。

从对面走来的那一对男女,正是大公主与她的夫君公孙义。

公孙义看到颜天真的那一瞬间,似乎是想要问候的,大公主却凑近了他几分,在他的腰际拧了一下,作为无声的警告。

虽然有宽大的衣袖遮挡,颜天真却还是看出了她的小动作。

公孙义吃痛,被大公主扯着,直接从颜天真的身侧越过,只当作没看见她。

颜天真什么也不说,同样视而不见。

“妹妹,刚才走过去的那一位,是不是南旭国大公主?”尹默玄道,“昨日在宫中看见她了,方才她明明就要跟你碰面,却越过了你,莫非是跟你不对盘?”

“懒得管她,她装作没看见我也好,省得斗嘴了。”

与此同时,身后不远处——

“娘子,你方才掐我那一下好痛。”

“我若是不掐你,你是不是就嘴贱得想要问候?”

“她的地位高于我,碰面难道不该问候,礼仪何在?”

“当做没看见不就行了?难不成她还会叫住你?我告诉你,我一句话都不想跟她多说,你也别与她说话,否则你看本公主怎么收拾你!”

“……”

颜天真并不在意刚才的小插曲,与尹默玄走到了街尾便开始点烤串。

“大哥,这家的烤串子不错,坐下来尝尝。”

正说着,忽听身后响起一道男子声音——

“太子妃,我们可以谈谈吗?”

颜天真转过了头,望着来人道:“秦公子想要谈什么?不如坐下来,边吃边谈。”

秦断玉瞥了一眼前方的烤摊子,犹豫了片刻,道:“太子妃,这摆在街道边的零嘴,有许多都是不太干净,尘埃多,而且……”

“你看看你这矫情劲,我们就是图个美味,吃点尘埃进嘴巴里怎么了?你看看人家这摊子上的肉也都是新鲜的,你觉得尘埃不干净,你可知,你平日里吃的青菜,都是拿什么东西当肥料的?”

秦断玉顿时无言。

平日里出现在饭桌上的青菜,新鲜嫩绿又干净,然而——也是尿水浇的。

颜天真怎么偏偏就拿这件事情举例子。

“别讲究了,坐下来,吃坏肚子大不了我赔你医药费。”颜天真说到这儿,转头问尹默玄,“大哥怕不怕吃坏肚子?”

尹默玄笑着摇了摇头,“街道边上的美味,虽有尘埃,也并不见得就会吃坏肚子。”

“见过摄政王。”秦断玉朝着尹默玄问候道,“方才只顾着和太子妃说话,忘了与您道一声问候。”

“在宫外就不必客套了,随意点吧。”

三人围桌而坐,秦断玉开门见山道:“太子妃,有件事情,我想征求你的同意。公孙小姐在爷爷那里已经呆了半月有余,性格已经有所改善,太子妃,真的不考虑放她回家与父母团聚?”

“原来秦大公子又是来主持正义的。半月有余,性格就能有所改善,此话当真?”

“孩童的思想,是不难扭转的,孩童顽劣,只要教育得当,性格当然可以改善。不似成年人,成年人心眼太多,心性基本定了下来,很难改善了。”

秦断玉说到这,顿了顿,又道,“太子妃大概没有了解公孙府内的情况,你可知,大公主将女儿看得有多重要?她如今的脾气比起从前更加阴晴不定,狂躁得很,总是靠着毁坏东西发泄怒气,时常拿下人撒气,与公孙大人也是夫妻离心,公孙巧若是再不回去,只怕……”

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完。

颜天真自然也心知肚明。

最初将那个熊孩子送走,除了想给大公主一个教训之外,更多的是想要改造那熊孩子。

此刻,秦断玉说公孙巧的性格已经有所改善。

颜天真思虑片刻,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“好,放了公孙巧吧。”

她与大公主矛盾归矛盾,也没有必要毁人家庭。

就大公主那德性,整个一泼妇,总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,长此发展下去,多半要失心疯。

将女儿还给她,她要是还来乱咬人,就跟她不客气。

……

傍晚时分,天幕上云霞沉沉。

街道上的许多摊子都已经收了,不复白日的喧闹。

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并排行走。

“秦夫子,我以后是不是不用再回树人堂了?”

公孙巧抬头望着身边的高大身影。

秦断玉道:“公孙小姐,自己想不想回去呢?”

“有些舍不得老夫子,但我更想我娘。”公孙巧低下头,“我离家这么久,母亲肯定担心疯了。”

“公孙小姐,请你答应我一件事可好。”秦断玉的脚步停了下来,“回到公孙府之后,请你绝口不提树人堂,不提我爷爷,否则,以大公主的脾气,会拆了树人堂,拿下我爷爷。”

“不会的吧?母亲会听我的,我不让她找老夫子麻烦不就行了吗?”

“公孙小姐,还是要请你答应我,不然,我去跟爷爷说,以后都不再搭理你。”

“别,我答应你就是了,我不跟母亲提起来,那她要是问我这些日子去了哪里,我应该怎么回答她?”

秦断玉想了想,蹲下了身,朝着公孙巧耳语了几句。

“这样回答?那好吧……”

公孙巧说着,一个不经意的抬眼,瞥见了不远处的一道纤细身影。

她看清了那人的相貌,正是公孙媛。

“姑姑。”公孙巧怔住,回过神之后便是一阵喜悦,扯了扯秦断玉的衣袖,“我看见我姑姑了,就在那!”

秦断玉顺着她指的方向望了过去,真看见了在街道边散步的公孙媛。

“你去吧,记住你答应我的事。”秦断玉话音落下之后,便转过身迅速走开。

公孙媛正漫步着,忽听耳畔响起了一道熟悉的稚嫩嗓音——

“姑姑!”

公孙媛闻声,抬起了头。

望着不远处那一道朝着自己奔跑过来的小小身影,她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。

巧儿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