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4章 富贵贫贱皆有命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,她没有眼花。

那就是公孙巧!

“姑姑。”公孙巧奔到了她的面前,仰起头来看她,“好些日子不见,姑姑认不出我了吗?”

“巧儿,真的是你。”公孙媛蹲下了身,将公孙巧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。

确认她毫发无伤,这才问道:“你失踪的这些日子,都去了哪里?你可知我们找不到你,都快急死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公孙巧才开口,脑海中便回想起自己答应过秦断玉的事,不能说实话。

于是乎,她便故意将话题给岔开了,“姑姑,咱们回去再说,我好饿,我也想父亲母亲了。”

“好,我这就带你回家。”公孙媛牵过了公孙巧的小手,转身往回走。

这下可好了,往后,不会再被大公主那泼妇为难。

“姑姑,我是因为跟你一起出门才走丢的,你回去以后,母亲有没有责怪你?”

“她会责怪我是必然的,这件事情我原本就有错,是我没有看住你。”

“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,回去后我会跟母亲说清楚的。”

二人回到了公孙府内。

公孙巧的回归,令全府人震惊又兴奋。

“小姐回来了?我不是眼花了吧。”

“真的回来了,快去禀报公主!”

大公主听到女儿回来的消息时,心神一震,随即迅速奔出了房门。

打开房门的那一刻,看着前方那一道日思夜想的小小身影,她几乎以为自己做梦还未睡醒。

“母亲!”

公孙巧喊了一声,迈开腿朝她跑了过来。

眼见着她奔到了腿边,大公主俯下身将她一把抱住。

“我的巧儿回来了,我是不是还没有睡醒。”

“母亲,我是真的,我不是梦,你要是不相信,我掐你一下,疼的话,那就不是梦。”

公孙巧话音落下的同时,大公主察觉到脸颊一疼。

是公孙巧的手在掐她。

大公主喜极而泣,“你真的回来了……快跟母亲说说你是怎么回来的?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?”

“那天,我与姑姑一起在外逛街,有一个女子穿着姑姑的衣服从我眼前晃过,我以为是姑姑,就追了出去,哪知道不是,我想要回去,就被那女子打晕了,等我醒来的时候,被关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,周围都是年纪与我差不多大的小孩。”

公孙巧按照秦断玉教她的话,向大公主编造着。

“接下来的每一天,我都和那些小孩轮流劳作,不做事就会挨打挨饿,我不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,每天夜里我都会想念母亲,原来我从前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直到昨天,年纪最大的几个孩子,合伙把前来给我们送饭的人打晕了,夺走了他身上的钥匙,开了门,这才跑了出来。”

“可恶,抓你的人一定是人贩子,没准是想卖你去做童养媳。”大公主咬牙切齿道,“敢打我女儿的主意,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,你告诉母亲,那是个什么地方,为娘把抓你的人通通杀头。”

“母亲,我们跑了之后就都分散开了,我根本就不认得路,只是一个劲儿的跑,路上遇到了前往帝都的商队,我请求老板把我带回帝都,那人同意了,他把我放下车之后,我就看到了姑姑,都忘记转身跟人家道谢了。”

“那你连方向也都不记得了吗?关着你的地方,附近有没有比较显眼的酒楼饭馆?你跟为娘说一下大概位置也好。”

“母亲,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,我也不看路的,我肚子好饿,能不能让我先吃饭?”

“好好好,先吃饭。”

大公主立即转头命人去准备饭菜。

一旁站着的公孙媛道:“公主,她能够逃回来已经很不容易,或许她真的什么都记不清了,咱们就不忙着追问她了。”

“母亲,你是不是骂姑姑了呢?我走丢真的不关她的事,是我让她去试衣服的,她出来的时候没看见我,肯定也急坏了。”

“好好好,不怪她了,不怪她了。等你想起来关你的地方在哪里,母亲帮你去收拾那帮人。”

……

“半个多月,性格能改善多少呢……真是好奇啊。”

东宫的凉亭之内,颜天真跷着二郎腿躺在藤椅上,心中有些期待公孙媛的转变。

看秦断玉的态度也不像是胡说八道。

那熊孩子回家了之后,可别把真相全说出来了。

但即使她说出来……

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云渺当初既然敢把她抓去树人堂,又怎么会没有后招。

才想到这里,余光瞥见有一道明黄色的身影走动,颜天真转头望去,看清了那道人影。

宁子初?

稀客啊。

宁子初能这么堂堂正正地在东宫里走动,必定是得到了凤云渺的准许。

看他走的方向,是要去书房找凤云渺?

宁子初目不斜视,眼神并没有看过来,很显然,他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。

好奇心驱使之下,颜天真也跟上前去。

眼见着宁子初进了凤云渺的书房,之后书房的门就被关上了。

颜天真踩着轻盈的步伐,凑到门外去听。

“凤云渺,朕就不跟你多说废话了,你我暂时放下成见,合作一回,你我手上各半张地图,若是咱们都死死地藏着不交出来,九龙窟就不属于任何人,这么做意义何在?倒不如一起开发。说罢,怎样你才同意合作。”

“北昱皇终于是坐不住了吗。”凤云渺开口,轻描淡写,“你应该能猜到本宫会提的条件,你真的打定主意要跟本宫合作了吗?本宫是不会分你太多的。原本,是我南旭国要和鸾凤国一起分,北昱皇你有本事拿走地图,分你一杯羹也无妨,但是你必须明白,你所得的,不会超过南旭和鸾凤。”

凤云渺说到这儿,笑了笑,“当然了,你不同意也没关系,本宫一点都不着急,本宫可以选择不去寻找九龙窟,只要能看到你烦躁不安的模样,我就开心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宁子初脸色阴沉,却还要忍着不发作,“说说你想怎么个分法。”

“二四四。”凤云渺道,“北昱,最多占两成,就看你同不同意了。”

宁子初试着平复情绪,道了声,“朕同意。”

“口头同意,可不算数。”凤云渺道,“本宫这里有现成的笔墨纸砚,北昱皇,咱们来签字画押。”

颜天真在书房外,将二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
二四四,宁子初竟然会同意这样的分成。

也不能怪他沉不住气。

凤云渺那的半张地图拿不到手,宁子初也就只能选择合作,若是不合作,一成也捞不到。

凤云渺能做到永远不提合作,放弃寻找九龙窟,只为了让宁子初不爽。

宁子初却坐不住。

这就导致了,在分成上,宁子初的分成会被凤云渺压到很低。

宁子初此刻答应得爽快,签字画押,焉知以后会不会有变故?

以宁子初的野心,真心合作的可能性或许不大。

云渺应该也会有所提防。

此刻书房里面的两人应该在书写协议,颜天真便转身走开了。

二四四,鸾凤国与南旭国一共能分八成。

花无心已经把地图送给了云渺,按照云渺和他的交情,至少也会分一两成给他。

九龙窟里面,究竟会有多少东西呢?

传闻,拥有九龙窟者,富可敌国。

里面最少也存着能比过一个国家的财富。

所以——拥有雄心壮志者,哪能不心动?

……

是夜。

颜天真躺在凤云渺的臂弯之中,道:“今天你与宁子初在书房里的谈话,我都听到了,我没推门进去,不想打扰你们二人的交谈。”

“他绝对不会甘心就拿两成,也不知这后边他还会想出什么办法,让我们再多分他几成。”凤云渺的语气中带着笑意,“我会提防他的,你不用担心,协议书上他只有两成,他不能光明正大地反悔。”

“那你们打算何时动身去寻找九龙窟?”

“下个月。”凤云渺道,“南旭国这边,我是可以走开的,北昱国那边,还有太后和静王管理朝政上的事,宁子初也能走得开,至于鸾凤国那边——也得有个代表才行,参与寻宝的队伍内,必须凑齐三国的人。”

“那就让大哥跟我们去。”颜天真道,“明天就把这件事跟他商量商量。”

“嗯,明日再说,现在时辰不早了,睡罢。”

凤云渺说着,在颜天真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。

颜天真闭上了眼眸。

……

第二日,二人醒来吃过早饭之后,凤云渺前去找尹默玄商量寻宝一事。

颜天真在庭院之内荡秋千玩,凤伶俐正好经过,便凑上前道了一句,“义母啊,公孙家那混世小魔王怎么回来了?不是应该关在树人堂里接受封闭式教学吗?”

“是我让她回去与家人团聚的。”颜天真笑道,“怎么了?伶俐看见她了吗?”

“她就在御花园里晃悠呢,今早,大公主就带她进宫来见陛下,陛下得知外孙女回来,想必也很高兴。”

凤伶俐说到这儿,嘀咕一声,“我怎么就那么不喜欢看见她呢,这公孙家的人,见着就烦。”

“公孙大人还是挺和气的,可惜娶了一个母老虎,被压制着,也是挺无奈。公孙巧不过就是个熊孩子,我一个大人也不能总对她记仇,公孙媛……这个才是我最讨厌的。”

颜天真说着,从秋千上跃下,“都在御花园内是吧?我这就去会会她们,我要看看秦断玉是不是跟我瞎扯淡。”

……

“母亲,这皇宫之内怎么到处都是红绸带飘扬呢?看着好喜庆。”

御花园内的凉亭中,公孙巧瞥了一眼四根柱子上悬挂的红绸带,问了一声,“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喜事?”

大公主道:“太子大婚,这些红绸带得挂到月底。”

“什么?”公孙巧有些吃惊,“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内,舅舅居然已经成婚了?”

“他跟你又不亲,你老叫舅舅叫得那么好听做甚,他成婚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大公主说到这儿,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,“你就别想着撮合他和你姑姑了,我告诉你,陛下已经发话了,东宫五年之内不进侧妃,你难道希望你姑姑再等五年?这帝都内王孙贵胄那么多,嫁谁不好,作甚就非要嫁凤云渺。”

说着,瞥了一眼对面的公孙媛,“你真就这么死心眼吗?你要是哪天想通了,和本公主说一声,本公主帮你物色一个好人家,要权有权,要势有势。”

“多谢大公主好意。”公孙媛道,“我还可以再等等。”

大公主翻了个白眼,不再多说什么。

“从前我一直都觉得,姑姑与舅舅挺相配的。”坐在她怀里的公孙巧开口道,“直到现在,我还是觉得,舅舅不娶姑姑可惜了。”

公孙媛听闻此话,目光中流淌过一丝笑意。

“可是现在为娘也没有办法了。”大公主道,“他凤云渺想娶谁,哪是我能管得了的?”

“母亲,我没让你管。”公孙巧道,“我心里是觉得挺可惜的,但是——我们的确不应该再多管闲事了。”

公孙媛怔住。

公孙巧一向都是向着她的,因为从小跟她亲,无论她有什么样的想法,公孙巧都会无条件赞同。

但是如今,公孙巧却说不想管她了。

“我现在有些明白,舅舅为什么跟我不亲,他应该是觉得我很烦。”

公孙巧双手托着下巴,有些闷闷不乐,“从小就听人说,舅舅年少有为,将来又是一国之君,我心里一直都挺钦佩他,而姑姑是除了母亲以外最疼爱我的,又喜欢舅舅,我就想着,他们两个应该在一起。”

顿了顿,又道:“但是,凭什么呢?凭什么我所想的就一定要实现,这人的命运都是由老天爷安排的,我哪来那么大的面子,让老天爷都站在我这一边?又不是四海之内皆我娘,谁都得听着我的话,从前的我,竟然会有那种可笑的想法……真丢脸。”

公孙巧此话一出,大公主与公孙媛都被吓了一跳。

“巧儿,你……说什么呢?”

“母亲,我不想做到人人都讨厌我,可是——讨厌我的人确实很多。”公孙巧的语气中带着难以掩饰的郁闷,“他们都让着我,躲着我,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了不起,而是因为我有一个当公主的娘,如果没有母亲,我应该早就被人打死了吧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大公主道,“谁敢打你?我先弄死谁。”

“你看,正是因为这样,才没有人敢来惹我,没有人敢指出我的不足,没有人敢说我曾经都做错了些什么,我就自以为是地以为自己什么都没有错,我的快乐,全都是建立在欺负别人之上。”

“不是的。”大公主连忙道,“富贵贫贱皆有命,咱们的身份,是有嚣张的资本的。那些贱民都没有!身为皇族,就应该抬头挺胸,傲视他人,只有出身卑贱的人,才会低头。”

“母亲真的认为自己是对的吗?”公孙巧抬头望着她,“如果你不是大公主,如果你出身平民家庭,你就不会这么说了,我们只是靠着我们的血统耀武扬威,要是比才华,比品德,可能还比不过你口中的那些贱民。”

“真是见了鬼了,谁跟你说的这些话?”大公主唇角抽搐了一下,“巧儿,你失踪的这些天里,认识了些什么人?他们就这么跟你胡说八道?”

“认识了几个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,出身普通,可是,她们的才学都比我好,我是所有人里才学最差的,连一篇千字文都背不下来,都是因为母亲的娇惯,让我在外丢尽了脸面。”

公孙巧说着,从大公主的腿上跃下,背对着大公主,坐在了亭子外的台阶上。

“大公主,巧儿绝对有古怪。”公孙媛望着公孙巧的背影,道,“咱们必须问清楚,她这些日子都经历了些什么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

教育要从小抓起,这个道理是实实在在的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