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自己的情敌,自己处理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义母放心,我现在就派人去看着。”

凤伶俐说着,迈出了步子就要走开。

“慢着伶俐。”颜天真出声叫住他,“还记得你义父放在书房里的那一瓶迷罗花粉罢?叫人去给我拿过来。”

差点就把这东西给忘了。

这东西,很有利于引起大公主与公孙媛的内部矛盾呢。

凤伶俐走开之后,颜天真又在秋千上荡悠了一会儿,没过多久,便有宫女走上前来,朝她递出了一个小瓶。

“太子妃,小将军说这是您要的东西。”

“嗯。”

颜天真从秋千上跃了下来,接过了那小瓶。

大公主这会儿应该还没离开,是时候找她谈一谈。

……

“巧儿,出来得也够久了,咱们回府去吧,为娘让厨房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糕点。”

凉亭之内,大公主正准备牵着公孙巧离开,却察觉到有人影走近,转头一看,是一名眼生的宫女。

“参见大公主,奴婢是过来传话的。”

大公主淡淡道:“你给谁传话?”

宫女并未直接说出,而是上前两步,在大公主的耳旁低语了几句。

公孙巧与公孙媛都没能听清那宫女说了些什么。

“本公主知道了。”

大公主说着,转了个身,“有些私事要去处理一下,巧儿,你与你姑姑就在这凉亭内等着,为娘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说着,便迈出了步子。

走出了挺长的一段距离,大公主看见前方不远的花圃边上站立着一道身影,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。

“太子妃让人传话找本公主来此,有什么事?”

大公主的脸色原本冰冷,却在看见颜天真手上的瓶子时,转化为惊愕。

颜天真手上的那个小瓶——

是她之前拿来装迷罗花粉用的瓶子,她有印象。

“大公主,应该认识这个东西罢?迷罗花粉。”颜天真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,“大公主当初准备拿来对付我用的东西,结果没能如意,真是有些遗憾啊。”

她神态轻松地说出这一番话,似乎没有半点气恼。

大公主并不愿意就此承认,嘴硬道:“太子妃在说什么?本公主怎么就听不明白。”

“你这时候跟我装傻也没用,你我都知道,这花粉撒在人的身上,会引起肌肤发炎流脓,你既然敢做,又为何不敢承认?”颜天真挑了挑眉头,“你非要我搬出公孙媛,你才愿意承认?这东西不就是你当初交给她的吗?”

“你想说什么,直说罢。”眼见着抵赖不掉,大公主也不再辩驳,冷哼了一声,“本公主承认,这东西的确是我拿来教训你用的,眼下这周围也没人,本公主不跟你装糊涂,但是,你若告到父皇面前,本公主绝对不会承认,我不会给你任何一个扳倒我的机会。”

“大公主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,扳倒你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罢?”颜天真耸了耸肩,“你的存在对我来说并没有威胁,一来没有利益冲突,二来,又不跟我抢男人,你以为我会刻意针对你吗?”

大公主斜睨着她,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“公主啊,我只是觉得你很可怜。”颜天真叹了一口气,“从你用人这一点上,就可以看出你存在的问题,你这驴脾气若是不改,根本就不用指望有人对你真心,某些人表面上对你恭恭敬敬,暗地里早就背叛了你,你却还信任着她,你说自己可怜不可怜。”

颜天真说着,晃了晃手中的瓶子,“这东西是某人交给我家殿下表忠心的,我觉得这件事还是很有必要告诉你。”

大公主怔住,“公孙媛?”

“除了她还能有谁。”颜天真悠悠道,“你把这花粉交给她,要她去尚衣司的时候撒在我的衣服上,可是,她根本就没有行动,而是来到了东宫,将您的计划全盘托出,告知了我家殿下,因此,我自然能安然无恙,你看这忠心表的,是不是很有诚意?”

大公主眉头一拧,“她……”

臭丫头,竟然背叛自己,去跟凤云渺表忠心。

“否则你以为,我是怎么避开你的计划?不是她行动失败,而是她压根就不打算听你的话。你想知道原因吗?”

颜天真选择自动忽略大公主的冷眼,轻描淡写道:“当初她带你的女儿出门去玩,结果没看住,孩子给丢了,回到府中,自然受到你的责怪,你天天给她摆脸色看,她哪受得了?表面上对你还得恭敬,这内心深处,早就受够你了,她选择来投靠我家殿下,为的就是想要摆脱你。”

“你以为你这么说,我就会信吗?”大公主冷哼一声,“我看是你想要挑拨离间。”

“你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话。”颜天真耸了耸肩,“欺骗你对我而言有什么好处?我只是不希望她总在我家殿下面前晃悠,我既然是这东宫的女主人,自然就要防止一些阿猫阿狗前来撼动我的地位,我是跟你揭发她,不是冤枉她,你爱听不听。”

颜天真话音落下,十分干脆地扭头离开,“这迷罗花粉是她交给我家殿下的,现如今我也不打算归还于你,送给我玩吧。”

大公主望着颜天真离开的身影,心中斟酌着她那番话的真实性。

公孙媛——

真的背叛她了吗?

大公主回到了凉亭中,公孙媛与公孙巧果真一直坐着等候她。

“公主,我们是不是该回府去了?”公孙媛道,“巧儿说她想回去吃点心了。”

“好啊。”大公主慢条斯理地应了一句,随即问道,“你还记得前些日子本宫给你的迷罗花粉吗?现在本宫要用,回府后你把花粉还给本宫。”

公孙媛闻言,心中一紧。

大公主怎么会突然提起迷罗花粉?

她手上已经没有这东西了。

大公主应该不会将所有的花粉都给她,按理说会留有存货,现在却来找她要,是为了试探吗?

大公主刚才离开了片刻,是去见什么人?

她是不是已经怀疑自己不忠了。

如果她真的怀疑……

一般的谎话可就糊弄不过去了。

“公主,花粉……已经不在我手上了。”公孙媛垂下了头,“您把花粉交给我的那一次,我行动失败,被发现了,不过,我并没有将您供出来,我只说,我是出于嫉妒才对太子妃下手,太子殿下并未相信我的话,他始终认为是您。”

大公主不语。

颜天真说,公孙媛并没有采取行动,而是将计划全盘托出,对凤云渺投诚,并且交出了花粉。

公孙媛却说,她行动了,然而行动失败被逮了个正着。这么一来只能说她能力不足,并没有背叛。

一个人可以做不好事情,只能说明这人本事不够大。

要是做都不做,就直接向对手投诚,那就是信誉问题,人品问题!

她想要确定,公孙媛究竟有没有背叛过。

失败,好说。

背叛,不行。

她应该相信颜天真还是公孙媛?

她们二人当中绝对有一人说谎。

也有可能两个人都没说实话。

真是令人伤脑筋,最讨厌这种猜来猜去的游戏。

“大公主不信任我吗?”公孙媛抬眸望着她,面色毫无异样,“大公主,我与你才是一家人,我怎么会选择帮着你的对手?大公主心里有什么疑问,大可全问出来。”

“你不是喜欢凤云渺吗?那么,你去找他投诚也没什么不可能的。”大公主面无表情道,“我是你的嫂嫂,他是你的意中人,孰轻孰重?你为了讨好他而出卖我,那不也挺正常。”

“如果公主非要这么认为,那我也无可奈何。”公孙媛转过了身,“若是不相信我,以后你的计划就都不要告诉我,有什么重要的事,都不要与我说,这么一来,我也轻松,不用被你怀疑。”

话音落下,她迈出了步子。

“母亲,你和姑姑在计划什么?”公孙巧扯着大公主的袖子问,“你们是想要对付舅舅?还是那个太子妃?你跟姑姑之间是不是有矛盾了。”

“大人的事,小孩子不要问。”大公主牵过公孙巧的手,“咱们这就回府去,吃你喜欢吃的点心。”

“我还是想问,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斗来斗去?我们跟舅舅也是亲戚,为何要跟他过不去?你要是不喜欢那个太子妃,以后不看她就行了。母亲,能不能以后不那么记仇?”

“你这小孩子懂什么?我们之间的事不许你管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“也不知大公主是不是把我的话听进去了。”

雅致的寝殿之内,颜天真半卧在贵妃榻上,手中一柄孔雀羽扇轻摇。

凤云渺坐在她的身旁,削着梨子,不咸不淡道:“她为人十分多疑,就算不相信你的话,也是难免要疑神疑鬼的。”

“疑神疑鬼也好,最好是让她别再相信那个公孙媛,只要她们之间产生了芥蒂,我就高兴了。唔……好久没用这把扇子了,也不知扇子里面的暗钩会不会生锈了。”

颜天真说着,将孔雀毛扒开,观察着扇子里的暗钩。

真的锈了!

“生了锈的暗钩仿佛在告诉我,太久不曾饮血。”

颜天真轻抚着已经不太锋利的钩子,慢条斯理道,“从前经常拿着把扇子来收人性命,隔三差五就要清理一次,钩子不会生锈。如今过多了太平日子,这兵器都不常用,锈了可惜。”

凤云渺悠然道:“大概是钩子太饿了,你得让它喝喝血,没准就恢复了昔日的光泽与锋利。挑个人,拿她的血来喂一喂刀。”

“云渺觉得我应该挑谁呢?”

“这个答案,你心里应该也清楚。”

凤云渺说着,已经削好了一个梨子,整个递给了颜天真。

他们吃水果常常分着吃,一人一半。

只有在吃梨的时候,从不分着吃。

分梨,分离。

所以,不分梨。

明知这是一种迷信的说法,也还要遵循着。

颜天真望着凤云渺递过来的梨子,张口咬下了一大块。

“后天的冬狩,是个机会。”凤云渺道,“东郊狩猎场,地大宽广,这人要是死在狩猎场里,是最不好找线索的。”

说到这儿,他的唇角扬起一丝阴凉的弧度,“三品以上的臣子都可携带家眷,公孙家铁定也会参与其中,我瞄准那公孙媛,一箭穿心如何?”

“不是说要让我的扇子饮血吗?”颜天真不疾不徐道,“我自己的情敌,我自己处理罢。”

原本还指望着大公主能够因为疑心去收拾公孙媛。

可——

大公主那智力实在堪忧。

凤云渺的提议是,未免夜长梦多,就应该快刀斩乱麻,不可心慈手软。

公孙媛的存在,会带来许多后患。

那就……

让她消失。

要不是凤云渺提醒,她都想不起来后天会有一场狩猎。

皇家的成员,立即朝中高阶大臣及家眷皆可参与。

“这是我第二次参加狩猎,第一次是在北昱国,我杀了淑妃,这一次东郊狩猎,我要取公孙媛的性命。莫非我每参加一次狩猎,都要趁机杀个人吗……”

颜天真叹了口气,“什么时候能没有人跟我作对就好了。”

狩猎,多么有趣的野外活动。

她也想正正经经地玩一次,而不是每次都把狩猎场当成作案地点。

……

时间迅速流逝,转眼就到了东郊狩猎的这一天。

这一日颜天真从榻上醒来,一睁眼就看见穿戴整齐的凤云渺坐在床沿边,手中拎着一件骑马装。

海蓝色的。

“咱们有好几套衣裳的样式都是很登对的,我特意让莫曦瞳做的,就连骑马装都不落下,穿起来显得你我更加相配,来,穿上。”

颜天真掀开了被褥起身,任由凤云渺为她换上了衣服。

尺寸十分合身。

海蓝色的束袖劲装,衣领与袖口处是蛟龙的图腾,腰上同色腰带,颜色稍显深沉一些,上头繁琐的花纹纹理清晰,这件劲装,特别显高挑纤细的身段。

简单利落又不失大气,和凤云渺身上的那件是情侣样式。

颜天真低头穿鞋的时候,发现连靴子都是与凤云渺同款的马靴。

穿戴整齐之后,凤云渺便拉着她出门了。

意料之内的,惹来了东宫众人的无数惊叹声。

被众多目光注视着,两人也并不觉得难为情,面色都十分坦然。

凤云渺有意这么高调张扬,她自然配合。

“天真,出门总是坐马车也没意思,今日咱们就弃了马车,骑马罢。”

“好啊。”颜天真欣然应允。

可等宫人将马匹牵过来的时候,颜天真有些傻眼了。

两匹银鬃,神采奕奕。毛色几乎看不出差别,马鞍一模一样,缰绳的颜色也是十分扎眼的大红。

“情侣马?这都能给你找来……”

“都是上等的好马,一公一母。”凤云渺笑道,“喜欢吗?还没给它们起名字,你看着起,最好名字听起来也很登对。”

颜天真开始思索。

“不如就叫天仙和天神。”凤云渺道,“俗是俗了点,听起来却挺气派。”

“不,叫梨花与海棠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算了算了,花名听起来不够大气,叫清明与河图吧,好听。”

颜天真笑着,伸手拍了拍眼前的马儿,“我的叫清明,你的叫河图,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望着她唇角的那一抹笑意,凤云渺顿时来了好奇心,“能不能与我解释一下,这两个名字的含义?绝不可能是毫无意义的。”

而就在凤云渺说话间,颜天真已经翻身上马,道:“云渺,咱们来赛马。”

“好。”凤云渺爽快地应下,也一个跃身而起上了马背,却依然没有放弃之前的问题。

“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给马儿起这两个名字的含义。”

看颜天真起名时唇角那一抹微妙的笑意,他就想要将这个答案探索到底。

“想知道啊?”颜天真稳坐于马背上,凑到了凤云渺身旁,轻声道,“等你追赶上我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

话音落下,她双腿一夹马腹,策马奔出。

“驾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

最后这个梗,不难理解吧~

梨花压海棠,清明上河图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