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凤云渺望着她策马远去的身影,唇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策马追上。

此刻,狩猎的队伍还并没有整装完毕,颜天真与凤云渺也不好先行,策马到了宫门外便停了下来,等候队伍。

而两人赛马的过程中,颜天真虽然先行,凤云渺却还是追赶上了。

“比赛马骑射,你铁定不会是我的对手。”凤云渺驱使着马儿到了颜天真的身旁,“现在可以为我解答疑惑了吧。”

“在我们家乡呢,有一句名句:一树梨花压海棠。”颜天真轻咳了一声,“现在你明白,我一开始起名梨花和海棠的用意了罢?”

“梨花压海棠。”凤云渺微一挑眉,“你想压我也就罢了,连你的马都想来压我的马?那清明河图又是什么含义?”

梨花海棠,的确不适合拿来做马儿的名字。

英姿飒爽的骏马,不该起这样花俏的名。

“在我们家乡呢,有一件家喻户晓的宝物。”颜天真朗声一笑,“这件宝物的名字叫——清明上河图,是一幅十分精湛的画卷。”

“梨花‘压’海棠,清明‘上’河图?”凤云渺望着她,桃花美目微微眯起,“这用意果然是不一般啊,你平日里总想来欺负我,我也不反对,现在连你的马都要来欺负我的马?过分了。”

“有什么关系呢?一个名字而已。”颜天真挑唇一笑,“这是咱们之间的小秘密,旁人听不懂。”

凤云渺闻言,就不再多说什么了。

罢了。

随她高兴。

二人在宫门外等候了没多久,便看见了浩浩荡荡的狩猎队伍如同长龙一般游了过来。

以南旭皇为首,宁子初作为一国之君,与南旭皇并排而行,后边跟着的便是尹默玄与凤伶俐。

“云渺,咱们看起来是不是有点不合群啊?大家都规规矩矩的,就咱们出队了。”

凤云渺笑了笑,“无妨。”

等大队伍靠近了,二人并入了队伍之中。

出了宫门之后,队伍便加快了行驶速度,前往东郊狩猎场。

东郊狩猎场,是出了名的地域辽阔。

河流众多,水草丰美,景色宜人。周边山势起伏,植被繁茂。

队伍在狩猎区外安营扎寨。

颜天真与凤云渺坐在一棵榕树下的大石头上乘凉,颜天真的目光扫过周围,便看见了公孙家一家人。

原本觉得狩猎场这种地方小孩子不用来,可大公主还是把公孙巧带过来了。

小孩过来,也就只能看看风景,进不得狩猎区域内。

今日大公主一身正红色骑装,袖口紧束,乌发高高盘起,只用了一枚简单的玉簪束着,十分简单利落的打扮。

身旁的公孙媛,一身雪白骑装,装扮也十分轻便,此刻一手拿着弓箭,另一只手试着拉弦,动作看上去竟也很标准,应该也不是头一次参与狩猎了。

颜天真望着那两个人,慢条斯理道:“那泼妇平时看上去挺有气势,嗓子也嘹亮,不知道这骑射场上是什么模样。”

“她的箭术尚可,瞄准了就不会射偏,就是动作不够灵活敏捷。”身旁的凤云渺道,“公孙媛与她应该是半斤八两,毕竟这两人都没有武功底子,骑射之术要配上灵敏的身姿才能显出威风,她们威风不起来。”

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颜天真倚靠着凤云渺,慢条斯理道,“你觉得我在狩猎场上会威风吗?”

“会。”凤云渺十分给面子地回了一句,“威风程度仅次于我。”

“嘁。”

“多喝点水,一会要进狩猎区了。”凤云渺说着,将自己手中的水袋递给了颜天真。

颜天真接过了水袋,仰头灌下好几口。

“要开始了,起身。”

凤云渺拽着她站了起来。

二人走到了各自的马匹边上,齐齐跃上马背。

一场狩猎的开始,以击鼓声为准。

三声击鼓过后,无数马匹行驶出,奔向了前方的狩猎区。

颜天真的余光,瞥见不远处一道紫影晃动,望了一眼过去,又收回了视线,“真是有缘啊,我一共就参与过两次狩猎,两次都有你和宁子初。”

“是有缘,跟我的缘,与他没关系。”凤云渺冷哼了一声,“今日狩猎,他要是敢来招惹我,我就射断他的马腿,让他跌个狗啃泥。”

话音落下,锐利的目光射向了宁子初。

“好歹你们现在也是合作伙伴关系,就别太针锋相对了。”颜天真道,“以后还要一起瓜分宝库呢。”

仿佛察觉到了凤云渺的视线,宁子初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眸光同样清凉。

接着,他便策马过来了。

“凤云渺!要不要比赛?”宁子初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挑衅,“敢不敢与朕比一场?今日狩猎,咱们不打小的东西,专射大的家伙,结束之后,看看谁的猎物多。”

凤云渺原本是不打算与他比。

今日的目的是为了射杀某个看不顺眼的人,可没想过要跟谁一较高下。

宁子初前来挑衅,若是不应下,脸上无光。

如果应了下来,那就得认真对待。

要是为了除掉目标人物,输了和宁子初的较量,这厮以后就能得意洋洋地笑话他是手下败将。

情敌较量,分外眼红。

凤云渺身旁的颜天真发话了。

“云渺,你跟他去比赛吧,你要是不答应下来,显得你多没胆量?接下了挑衅,你就要赢,以免日后被他笑话,这一场比赛事关颜面,你需要认真对待。”

凤云渺低声道:“那公孙媛……”

“我自己来解决。”颜天真道,“总之你去和宁子初比赛就是了,这是在咱们南旭国的地盘上,不能输给他,你要迎来掌声和喝彩,让宁子初明白,他才是手下败将,就他那小嫩葱,回去再练个十年八年再来找你挑战,你只准赢不准输。”

凤云渺轻挑眉头,“我自然是有把握赢的。”

“去罢。”颜天真道,“别让他看低你了,趁着今天杀杀他的威风。”

凤云渺听从了颜天真的话,调转马头驶向宁子初。

“单论武功,朕不是你的对手,今天咱们比骑射,你有自信吗?”

凤云渺闻言,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,“对手是你,就特别有自信。”

“你——”宁子初磨了磨牙,“狂妄。”

“你与本宫也认识挺长时间了罢?今天才知道我狂妄?”

“别得意,朕今天不会让你赢的!”

宁子初的话音落下,双腿狠狠一夹马腹,向着山林深处去。

凤云渺策马追赶上去。

他要抢宁子初的猎物,气死他。

颜天真眼见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,便调转了个方向,朝着西面去。

公孙家那一家人应该就是在西面,狩猎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。

参与狩猎的所有成员,所用的箭羽上都会做特殊标记,方便最后统计哪一只猎物是被哪一个人所射杀。

她和凤云渺的箭囊里,都暗地里掺了几支没有做标记的箭羽,箭的尾部刻意打磨得粗糙,方便取箭的时候能够靠着手感辨认出来。

颜天真一路西行,没过多久,便看见了公孙家那一家人。

除了公孙巧没有进入狩猎区,公孙义、公孙媛以及大公主都在场。

这三人的距离挺近,周围还有不少人晃动,太多双眼睛看着,是不太好下手的。

若是公孙媛能落单就好了。

颜天真脑海中灵光一闪,驾驶着马匹上前。

“进这林子里是来打猎的,又不是看风景的,全凑在一起做甚。”

颜天真这么一出声,大公主与公孙媛便齐齐回头。

“我们想打猎还是想看风景,与你何干?”大公主一开口的语气便很不善。

“公主,我又没欠你几百万两银子,何必板着个脸呢,姑娘家要多笑笑才好看。”颜天真说着,唇角轻扬,“我是来给你们二位下战书的,有没有兴趣来跟我比一场?比谁打的猎物多。”

“没兴趣跟你比。”大公主冷哼了一声,“要比也是我们自己人比,你以为本公主不知道你会武功吗?仗着自己身手敏捷,想要靠着赢取比赛来嘲笑我吗?我偏就不接你下的战书。”

“哎哟,你怎么能把我想的这么阴暗?”

颜天真绷起了脸,“你觉得跟我比没意思,那这样好不好?玩点有意思的,来下个赌注,你们两个人对付我一个人,我有武功底子,身手会灵敏一些,你们没有,会显得笨拙一些。为了公平,你们两人一组,你们一同打下的猎物,要是能比我的多,那就是你们赢,我就一个人,行吗?”

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大公主要是还不答应,那可就真显得没胆量了。

“这么猖狂。”大公主被激起了好胜心,冷声道,“我们两个人对上你一个人,要是我们赢了,岂不是要说我们以多欺少。”

“绝对不会,我有武艺,是占了上风的,一对一才是不公平,你们合力跟我比,算公平的,我话已经放出来了,就不会输不起。”颜天真挑眉一笑,瞥了一眼公孙媛,“公孙姑娘以为呢?”

公孙媛道:“怎么比都行,看大公主的意思。”

“比就比!下个赌注。”大公主道,“看狩猎结束之后,双方猎物相差多少,差一只,十万两。”

“一只十万两?”颜天真故作惊讶,“这是不是有点太多了?我要是比你们多个十几只,大公主你算算,公孙大人的积蓄够不够你输的?”

“岂有此理,本公主自己多得是钱,哪里需要他给我出?这还没开始比呢,你就在这耀武扬威,只怕等会儿输到吐血的是你!”

说到这儿,她调转马头,“废话少说,开始罢!”

话音落下,便策马奔出。

公孙媛见此,朝着大公主去的方向策马。

“公孙姑娘,你怎么像个跟班似的,公主去哪里就去哪里,这未免太狗腿了,你就不能换个方向吗?”

颜天真策马上前道,“说实话,我是有些瞧不起你这点的,干什么事情都没主见,凡事都听公主的,没半点儿魄力。”

公孙媛听闻此话,冷硬地回了一句,“自然比不上太子妃有魄力。”

话音才落下,她看见不远的前方有一物蹿过草地,竟是一只小花豹。

公孙媛见此,自然就将那只花豹当成了目标,追赶上去。

颜天真刚才的那一番话,其实是挺戳心窝子的。

她的确……从来不敢忤逆大公主。

被旁人说成没主见没魄力,她的心里自然是在意。

她有主见,但绝不能表现出来。她的心思,从来不愿意与人多说。

她绝对不甘心被大公主呼来喝去,表面上像个跟班,实际上并不想做跟班。

望着前头那只奔跑的豹子,她将手背到身后,取下了箭羽。

这只花豹,是她的第一个目标。

而她没有察觉到的是,她的身后,颜天真搭箭上弦,瞄准了——她的后背。

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颜天真唇线紧拧,目光森冷,手中的箭羽毫不犹豫地射出!

然而——

千钧一发之际,左侧方一支利箭疾射而来,箭头准确无误地击中射向公孙媛的那支箭!

两支箭齐齐落在了地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