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8章 歇斯底里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与此同时,前方的公孙媛也一箭射出,命中了草丛中的那只花豹。

她并未察觉到身后惊险的一幕。

颜天真脸色一沉,转头望向来人。

一抹耀眼的红衣映入眼帘,大公主骑着棕色大马缓缓而来,望着颜天真,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。

颜天真并没有想到出手的人会是她。

她不是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吗?

云渺说过,大公主虽然武艺不精,射箭却很准,一旦瞄准了就不会射偏。

大公主能够准确无误地拦下她刚才射出去的箭,真是有点本事。

“哎呀,真是没有想到,本公主一回来就看了一出好戏。”大公主说话间,已经策马到了颜天真的身旁,“太子妃能否解释一下,你刚才是想要做什么?”

“我方才是想抢公孙姑娘的猎物。”颜天真面不改色道,“狩猎场上抢猎物,不是很常见的事吗。”

“你真当本公主是眼瞎的吗。”大公主冷笑一声,“你想抢公孙媛的猎物?本公主看你分明就是把公孙媛当成猎物!”

“大公主,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呢?”颜天真瞥了她一眼,“血口喷人。”

“你可以不承认,本公主却是看在眼里,我刚才那下要是没有折返回来,公孙媛恐怕就要命丧你手里。”

大公主冷声道,“知道我为何折返回来吗?因为我意识到自己走错了方向,那条路继续往下是一大片河流,附近没有多少猎物,我原路返回,就让我看见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一幕。”

“有什么不可思议的?不就是争抢猎物吗?公主可真会小题大做。”颜天真望着大公主,唇角的笑意加深了些,“公主方才说我想对公孙姑娘下手,证据呢?证人呢?”

颜天真说着,抬眼扫了一下四周。

她们三人所在的这一处地方,附近并没有其他人,远处倒是有几道人影晃动,也看不清这边的情形。

颜天真自然是有恃无恐。

仅凭着大公主一张嘴,她丝毫不担心。

而就在这一刻,前方的公孙媛转过了身,望着身后的大公主与颜天真,有些讶异,“公主是什么时候过来的?我竟然没有察觉。”

“她才刚到不久。”颜天真接过了话,“公主说自己刚才弄错了方向,她去的那个方向猎物极少,算是给我们提醒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公孙媛瞥了一眼自己射中的猎物,“我已经打到一只花豹了,太子妃可要加把劲。”

话音落下,她便转回了头策马离开,继续寻找猎物。

大公主才想出声喊住她,却被颜天真一拍肩膀,抑制住她的喊声。

“你作甚?!”大公主怒视颜天真,“你还真是胆大妄为,你把这狩猎场当成了什么地方?这是用来打猎的地方,不是用来杀人的地方,有我在,你就别想对公孙媛下手。”

“淡定。”颜天真不紧不慢道,“我没打算做什么啊,不过看公主您这态度,应该是把她当自己人了,公主啊,您这嗓门的高度要是能加一点到脑门上就好了,她的心里,指不定对你有多不满呢。”

“用不着你在这儿说。”大公主调转了马头,与颜天真拉远了些距离,“可别以为你是太子妃就能够胡作非为,本公主现在找不到证据来给你定罪,你也别得意,公孙家的人,你别想动。”

话音落下之后,她冷哼了一声,策马离开。

颜天真眼见着大公主的身影远去,连忙策马到了那两支掉落的箭羽旁,翻身下马,捡起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支。

她所用的这一支箭,是没有做特殊标记的,用这样的箭杀人,就无法追查凶手的来历。

将箭羽丟回了身后的箭囊中,又另外取出了一支做了标记的箭羽,扔在了草地上。

做完这一切之后,她这才回到了马背上。

就以大公主的脑子,绝对不会想到箭有什么问题,但还是要以防万一,绝不能让人知道她的箭囊里刻意藏了几支不做标记的箭。

公孙媛……

就算有大公主护着你,你也未必就能躲过。

颜天真冷哼了一声,继续策马前行。

接下来的时间之内,打了几只山鸡野鹿,目光所及之处,没几个人,她能看见远处有两道身影凑得很近,一红一白,正是大公主和公孙媛。

看来,大公主是铁了心的要保公孙媛。

这娘们真是太烦人了。

颜天真将马儿驱使上前,近一些了,公孙媛胯下的马匹却踱步到了一棵大树边上,她的身躯刚好就被大树给挡住了。

颜天真见此,微微蹙眉。

这个角度,她射不到公孙媛的身体,要是再往前策马,铁定要被她们察觉到自己的靠近。

不能让她们有所察觉,否则就不好下手了。

看来,还得再等等时机才行。

忽的,有一只小花豹闯入了视线当中。

颜天真看见有猎物出现,也就没有多想,搭箭瞄准了那只小花豹。

小花豹似乎也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危机,转身便跑。

而它跑的方向,正是大公主和公孙媛所在的方向!

颜天真顿时心生一计,唇角轻扬。

有了。

才说要等待时机呢,时机就来了。

那只小花豹正准备绕过公孙媛所乘的马匹边,眼见着小花豹与马蹄的距离近了,颜天真瞄准了那只马儿的蹄子,射击!

“咻”

利箭划破气流,不偏不倚就射在了那马蹄上。

颜天真的这一举止,自然是让马惊了,两只前蹄高高扬起,发出了一声嘶鸣。

马身大幅度倾斜,坐在马背上的公孙媛再也稳定不住身躯,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!

马儿将主人甩脱之后,便撒丫子奔开了。

公孙媛没有武艺,自然就摔得十分狼狈,从草地上抬起头来之时,正对上了一双琥珀色的瞳仁。

她顿时就吓了一跳。

被颜天真追赶的那只小花豹,原本是逃亡的,而就在公孙媛的马惊跑了之后,那小花豹竟然就转过了头,一双锐利的瞳孔注视着公孙媛。

颜天真望着这一幕,轻挑眉头。

野兽是很聪明的,也懂欺软怕硬。

在它们的眼中,坐在高头大马上携带兵器的人类具有威胁性,而在陆地上失去了坐骑的人类,显得就比较弱。

人类的双脚一旦落地,这就意味着人类不再具备优势了。

小花豹弓下了身子,两只前蹄微微趴下一些,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。

公孙媛不作他想,连忙起身躲到大公主的马匹后。

“公主,帮帮我。”

就在刚才她从马背上跌落的那一瞬间,她手里的弓也给甩出去了,没有坐骑又没有兵器,也难怪小花豹会将她当成攻击目标。

现在,她已经从猎人变成了猎物。

大公主也没打算丢下她,眼见着那只小花豹冲上前来,右手的箭已经搭上了左手的弓弦。

小花豹当然不会停留在原地,蹭的一下便朝着马匹后的公孙媛狂奔过去。

公孙媛见此,也转身狂奔而出,让小花豹追着她跑,将后背留给了大公主。

大公主的箭已经瞄准了小花豹。

手中的箭羽就要射出,却在同一时听见耳畔响起了破空之声,下一刻——

右侧方有一支利箭袭来,直接射在了她的弓上!

这支箭携带来的力度可不小,震得她虎口一麻,细嫩的手抓不稳弓,瞄准豹子的那支箭没射出去,弓也给掉在了马背上,滑落。

她连忙伸手一捞弓,没让自己的弓掉到地上去。

哪个混账东西?敢阻拦她射箭!

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颜天真,转头扫了一眼身后。

没有人?

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呢……

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一撮甩动的马尾引起了她的注意力。

五六丈之外的大树后,躲着一匹马!

一定是这匹马上的主人放的暗箭。

可恨的是大树遮挡了大半的马身,她完全看不到马背上坐着的人是谁。

就算是怀疑到了颜天真,也得确定一下才行。

就在大公主思索期间,空气中响起一声高昂的尖叫——

“啊!”

那是公孙媛发出来的尖叫声。

大公主一惊,这才察觉自己被分散了注意力,连忙回头去看。

公孙媛的脚力自然是不可能会比豹子快,没跑出多远,就被那只小花豹给扑上,这一扑就把她扑到了地上。

小花豹的爪子挠了上来,毫不客气地抓破了她的脸,惹得她发出一声尖叫。

她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庞。

小花豹张开大口,朝她咆哮。

正准备一口咬上,却在下一刻,被一支箭羽命中!

“媛媛,你没事吧?”

原来是公孙媛的哥哥公孙义赶到了。

他就在这附近,听到了公孙媛的尖叫声,慌忙赶来,便看见一只小花豹趴在她身上。

他立即拉弓射箭,一击就中。

策马到了公孙媛的身旁,他一个翻身跃下马背,将那只小花豹给拎开,扶着公孙媛坐起身。

看清了她脸上的伤势,他吃了一惊。

那只花豹竟然用爪子抓破了公孙媛的脸。

“大哥,我的脸……”公孙媛双手捂着脸颊,触摸到了温热粘稠的液体,拿到眼前一看,是血。

她的脸花了。

这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来说,实在是不小的打击。

公孙媛的手在颤抖。

“媛媛,别难过,咱们回去就找大夫看。”

公孙义安慰着公孙媛,转头望向身后不远的大公主,脸色有些阴沉地站起身。

“娘子,你手上就有弓箭,为什么不救媛媛?你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地射死豹子,你却什么都不做吗?”

大公主听闻此话,顿时就来了脾气。

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袖手旁观了?本公主刚才明明已经要拉弓射箭,谁知道后边忽然冒出来一支箭,就打在我的弓上,震得我手都麻了,拿不稳弓,怪我了?”

公孙义闻言,抬眸扫了一眼四周。

哪有人?

“你说有人阻止你射箭?那你有没有回头看看是什么人?”

“我当然回头看了!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人,我就看到远处一棵大树后有马尾巴在晃,似乎是一匹黑马。”大公主顿了顿,道,“一定是太子妃出手阻拦我的!除了她之外,我想不到别人。”

“娘子,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好骗的吗?”

公孙义的脸色依然很不好看,“你之前没少针对过太子妃,如今又随口污蔑,你以为我还会相信吗?哪一次不是你主动去找人家麻烦?我知道你为何不救媛媛,你一定还在怪罪她当初把巧儿给弄丢了,你想让她受教训,对吗?”

“公孙义,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!”大公主扬起了手中的弓,怒摔在地上,“老娘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明白,刚才豹子扑上你妹妹的时候,我分明就是要出手帮她,我说了,暗中有人阻拦!但是我真没看清那人是谁,我就是怀疑太子妃,不行吗?”

“你真是越说越糊涂了。”公孙义显然不信,“你根本就没有亲眼看到太子妃动手,仅仅凭着你的猜测罢了,你总是有意针对她,我又怎么能相信你说的话。”

“你——真是气死本公主了。”

大公主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怒火,冷笑道,“你觉得是我刻意针对太子妃?对,我之前是很针对她,谁让她欺负她的女儿?谁欺负我的女儿,谁就是我的敌人,但今天绝对不是我污蔑她,你知不知道她要杀你妹妹?要不是有我阻拦着,你妹妹早就下地狱跟阎王爷喝茶去了!”

末了,她又补充一句,“不知感恩的东西,本公主当初怎么就瞎了眼,嫁到你们公孙家,想娶本公主的人能排十几条街,随便挑一个,都能比你公孙义好,你整天除了来气我,还会干什么。”

“那这么多年来真是委屈公主了。”公孙义忽然平静了下来,朝着大公主俯身鞠了一躬。

“这一拜,算是感谢你当年看得起我,这么些年来我对你处处忍让,你却变得愈发不可理喻,公主,我真的受够你的脾气了,不如你我和离,你就对外宣称,是我品行不佳让你看不上我了,我不配做这个驸马,这么一来,也不损了你的颜面,就让我来丢这个脸。”

大公主怔住。

公孙义转过了身,朝着公孙媛道:“大哥知道,这几年你也没少受公主的脾气,是为兄没用,不该娶一位这么强势的夫人进门,弄得整个家里鸡飞狗跳。”

公孙媛也有些没回过神。

和离,即按照以和为贵的原则,夫妻双方协议后结束这段姻缘,不存在是谁休了谁。

许多贵族家婚事不和睦,就会选择和离。

她一直以为,她哥哥对大公主的感情中,畏惧占了大半。

他哥哥自然是对公主有情的,其中也包含了对皇权的畏惧。

他的身份本就低于公主,公主嫁进门之后,他从来都是言听计从,不敢忤逆。

今天,他终于也忍受不了了?

公孙媛垂下了眼,掩盖住目光中的情绪。

和离,当然好。

她早就受够了这个泼妇。

这个帝后长女,仗势欺人,不可理喻,无理取闹。

对待谁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,说出的话总像是在发号施令。

能让她离开公孙家,自己也就不用再受气。

“公孙义,你是不是疯了?”大公主跃下了马背,快步走到公孙义面前,揪起他的衣领,“本公主屈尊降贵,看上你这么个没魄力的男人,现在你却要跟我说和离?你有资格提这两个字吗?没有我,你在朝堂上还能有地位吗?”

“大公主,此刻我对你真的无话可说了,你对任何人的态度都是这样,蛮不讲理,我行我素,不分是非黑白,仿佛永远只有你自己是对的。”

公孙义面无表情地掰开她的手,目光之中带着浓浓的无奈,“咱们结束罢,我真的不想再过下去了。”

回应他的是响亮的一巴掌。

大公主十分不客气地抽了他一耳光。

“你们俩兄妹真是忘恩负义的混账!”

她咬牙切齿地道了这么一句,冷冷看了一眼公孙媛,“没有本公主的保护,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话音落下,她干脆利落地转身,回到了马儿边上,一个翻身上了马背,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的二人。

“公孙义,你早晚会后悔你今日说的这番话,从今日起,巧儿跟我回宫,你们想见她,没门。本公主等你来下跪认错!”

“大哥,这么做真的好吗?”公孙媛望着大公主离开的身影,有些惆怅地蹙了蹙眉,“以大公主的脾气,恐怕会采取报复手段罢。”

“我是巧儿的父亲,你是巧儿的姑姑,公主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对我们俩下手的,放心罢。”公孙义说着,叹了一口气,“整日被打骂,我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,就这么断了也好,她太强势了,我在她面前终究太渺小。”

公孙媛还想再说话,却听到了远处响起的击鼓声。

公孙义道:“休息时间到了,回营帐。顺便让御医看看你脸上的伤势。”

……

“北昱皇,我比你多打了两只鹿,一只豹子。今日的比赛,是你输了。”

凤云渺坐在营帐前,望着眼前的一堆猎物,慢条斯理地向宁子初叙述了一个事实。

宁子初淡淡道:“这才上半场呢,还有下半场。”

“你确定还要再比吗?”凤云渺悠悠道,“本宫实在不忍心让北昱皇输得太难看。”

宁子初脸色一沉,正打算接话,却被一道冷厉的女音打断。

“凤云渺,你的太子妃在何处?”

凤云渺抬头望着来人。

正是一脸阴沉,看起来随时要炸毛的大公主。

“你找太子妃做甚?”

“有话跟她说。”大公主的语气不太和善,“快点告诉我,她在何处。”

凤云渺指了一个方向,“往那边走,有一处水源,她就在那儿洗脸。”

大公主闻言,不再多说一句话,顺着凤云渺指的方向走去。

“这个大公主,脸色看起来那么差,倒像是要去找天真的麻烦。”宁子初望着大公主的背影,道,“你就这么放心让她去吗?”

“有何不放心的?她根本就不是天真的对手,就算是动起手来,吃亏的也是她。”凤云渺不疾不徐道,“一个无论在武力还是智力都输给天真的人,根本不值得重视。”

宁子初无言。

再说大公主走了片刻,果真看见前方不远处有水流顺着山石倾泻下来,聚成一处不大的瀑布,在下方形成了一处水源。

颜天真就蹲在水源边上洗脸。

大公主面无表情地走上前,在颜天真的身后抬起了脚,踹出去!

然而她踹了个空。

颜天真的背后仿佛是长了眼睛,身躯朝着边上迅速一个倾斜,大公主非但没踹到人,反而一个趔趄差点就栽进水里。

颜天真轻描淡写道:“怎么一上来就动手动脚的?真是有辱斯文。”

“有辱斯文?你这个臭丫头,还敢跟我提斯文。”大公主冷笑一声,挽起袖子就要冲上前,“看本公主不把你打成肉饼。”

“拉倒吧,就你这三脚猫功夫。”

眼见着大公主冲上前来,颜天真一伸手就擒住她的手腕,稍稍使点劲,就将她甩到了水里去。

大公主没料到自己败得这么快,察觉到了实力差距,她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——

“我讨厌你!可是为什么我打不过你!我要把你打扁,挂在树上风干!”

“你神经病吧你。”颜天真白了她一眼,“我何时又得罪你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