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1章 盛气凌人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颜天真听着耳畔的话,挑唇一笑,“要论奸诈,我还是比不上云渺你的。”

凝香软玉膏,是肖洁花费一整年时间,用七七四十九种名贵药物调制出的外敷药,去腐生肌效果显著,比皇宫里最好的金创药还要有效。

然而,给大公主的那一瓶,可不是原装的凝香软玉膏。

肖洁擅医术,肖梦擅用毒,肖梦偶尔闲着无趣,会在肖洁研制的医用药品上加点什么东西,使得药品用处大大改变,效果可能大打折扣,也可能更加好用,又或者——彻底变质。

有些药品添加的剂量一旦超标,会产生毒素,原本好好的救人药,可能就变成致命的。这是药物之间相互排斥会产生的恶劣后果。

那瓶去腐生肌的‘凝香软玉膏’,就是最好的实例。

犹记得前几天夜里,在东宫庭院内看见肖氏两姐妹斗嘴——

“肖梦,第二个笼子里的小白鼠是不是被你给弄死了?那些小白鼠都是我拿来试验药品用的,你能不能别瞎捣乱?你给弄死了,我还怎么观察药性?”

“哎哟,我又不是故意的,你之前研制的那一瓶凝香软玉膏,真的挺好用,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味道不太好闻,闻起来是酸味儿,你知道我的鼻子对气味最挑剔了,我加了点香料进去,想去去酸味,让这药膏闻起来是一阵清香,哪知道,这香料一加进去……”

“香料这东西能乱加吗!你知不知道许多香料都带有轻微毒性?香料是拿进香炉里用的,闻闻还好,绝对不能掺在外敷的药里,这药可是用在人的肌肤上的,万一毁容了呢。”

“才没有毁容呢!我拿你那只小白鼠试过了,对于恢复伤口去腐生肌,还是有非常明显的功效,不比原来的差!但是……这药物能够修补肌肤,却会造成人体内伤,五脏六腑会吸收膏药上面的毒素,造成五脏衰竭,我把那只小白鼠剖开了,肾脏都是黑的……”

“你恶不恶心啊你。”

“我也不想这样,可我真的受不了这膏药的味道,你能不能把这膏药味道改良得好闻一些?”

“它的味道就是这样,你要是受不了,可以选择不用。”

颜天真将二人的话听在耳中,觉得有些好笑。

真正的凝香软玉膏,闻起来略带酸味。

而肖梦受不了那酸味,便在膏药里添加了香料,却没有想到,这么一添加,好好的膏药成了致命药。

肖梦说,那只小白鼠从涂抹药物到死亡,不过短短七日。

而人体比小白鼠所带的抗毒性更高一些,因此,这药膏若是用在人体上,十天半个月才会发挥作用。

颜天真觉得,这经过‘改造’后的药膏格外有意思,没准以后能有机会用得上,拿来忽悠人。

她把这瓶药膏要了过来,她并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会派上用场。

药效潜伏期长,如此一来,便于大公主洗脱嫌疑。

试想,大公主今日给公孙媛用了膏药,十天半个月之后,公孙媛毒发,谁能想到中毒的原因是好多天之前的一瓶外敷药?

绝大多数的中毒原因,都是由口而入。

这瓶‘凝香软玉膏’,外医伤口,内伤肾脏。

真是好歹毒的副作用。

颜天真想到此处,唇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。

公孙媛,这一次,你只怕是躲不过去了。

耳畔的雨,还在淅淅沥沥地下,击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格外清晰。

“云渺,我们回营帐去罢。”

“好。”

凤云渺揽着她的肩膀,二人朝着来时的方向回去。

……

大公主如同落汤鸡一般回到了营帐后,自然是惹来了众人不小的惊讶。

公孙巧第一时间奔上前来慰问,“母亲,你刚才去哪里了?我们到处在找你,你身上怎么这么湿?赶紧换身衣服,免得着凉了。”

“你们都在找我?”大公主问道,“包括你父亲吗?”

“父亲当然有一起找了,父亲也很担心的。”

“是吗。”大公主不咸不淡地道了一句,“他之前还说要跟我和离,不和我过日子了。”

“这只是父亲的气话,母亲可不要当真。”公孙巧连忙道,“母亲要是愿意去跟父亲认个错……”

“要我认错?休想。”大公主面无表情,“关于你姑姑受伤这件事情,我并没有错,既然没有错,又为何要认错?”

话说到这,她低下头,从衣袖中取出了颜天真交给她的瓶子,递给了公孙巧,“巧儿,这是母亲最好用的一瓶外敷膏药,是许多金创药都比不上的,能去腐生肌,消除疤痕,能够恢复你姑姑的容貌,你拿去给她用。”

公孙巧怔了怔,伸手接过了瓶子。

“快去吧,破相这种事情,越早处理越好。”大公主伸手抚上公孙巧的头,“为娘知道你跟你姑姑感情好,也希望她能快点好,这样你也开心。”

公孙巧闻言,嘴角当即勾起一丝笑容,面上也浮现出欣喜之色,“母亲真好,我现在就拿去给姑姑用,她一定会感谢母亲的。”

话音落下,公孙巧迈开腿奔了出去。

而就在公孙巧离开之后,一抹白色的纤影靠近了大公主的营帐,被营帐外的侍卫拦了下来。

“肖洁姑娘,大公主在里头休息。”

“你们可真不懂事,大公主淋了一身雨回来,难道不该找个大夫给她看看情况?这要是着凉生病了多不好?我是太子殿下派来的,你们总该对我放心罢?”

营帐内的大公主听闻此话,朝着外头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侍卫不再阻拦,让肖洁进了营帐。

肖洁走到了大公主的身前,替她把了脉,这才低声道:“大公主身子健朗,脉象平稳,虽然淋了雨,可也不见得会生病,接下来我要替大公主针灸,让大公主身子发热发烫,营造出生病迹象,但实际上大公主并不会感到难受。”

大公主听闻此话,立即就猜测到了她的目的。

“苦肉计?”

“当然了。我们殿下说,大公主心高气傲,从不愿对人低声下气,那就苦肉计,大公主一生病,公孙大人与公孙小姐铁定不会再和你闹脾气,这么些年过去,公孙大人对大公主有没有情,大公主心里应该有数。”

大公主静默。

有情,当然是有的。

除了夫妻情分之外,也有隐忍和不满。

她总是想压人一头,哪怕是她的夫君,也不能让他凌驾于自己之上。

这就是她的性格,不允许任何人踩在她头上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,才会让她吃亏。

颜天真说,一味的盛气凌人,从不懂退让,终归不好。

“公主,太子妃让我提醒您,千万别忘记她的话。”肖洁一边针灸着,一边道,“太子妃说,您这次要是听她的,结果绝对会让您满意,相反,您要是不听,那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“本公主知道了。”

片刻的时间过去,肖洁的针灸结束了。

“大公主现在是不是觉得身子发热,脑门也发热?不用担心,不会出事的,按照我给您开的药方,两个时辰之后就会自己退热。”

大公主躺在软榻上,此刻虽然觉得身子发烫,脑子却还是十分清醒的,也没有生病时的难受感,心中不禁感叹这女子的针灸之术还挺神奇。

肖洁走出了营帐,便朝着两侧的侍卫冷哼了一声,“我说什么来着?大公主淋了雨,必须看大夫!幸好太子殿下让我过来了,否则,大公主生病了,你们这些蠢货都不知道。”

侍卫闻言,齐齐一惊。

“大公主病了?”

“快些去告知公孙大人和公孙小姐。”

同一时刻,公孙义还不知大公主已经回到营帐,在附近找了一圈没找到人,便只好返回。

经过颜天真的营帐前,被颜天真出声喊住。

“驸马请留步。”

公孙义转头看向颜天真。

“太子妃叫我?”

“听说公孙姑娘在狩猎区内遭遇豹子袭击,被抓伤了脸,对此,我感到十分同情,但,这件事情与大公主可没有关系。”

颜天真的神色一本正经,“大公主独自离开,这里面少不了驸马你的责任。”

说着,她举起了右手,手中赫然是两支箭。

“这两支来历不明的箭出现在狩猎区,其中一支,射伤了公孙姑娘的马,另一支,是去袭击大公主,阻拦她救人,与大公主的箭掉在同一处,也就是说,在公孙姑娘遇袭时,大公主有心救她,却被人阻拦,你因此责怪她,这完全没有道理。”

公孙义怔住。

他只让人去调查,公孙媛的马匹受伤一事。

他与大公主争吵过后,便回了营帐去安慰妹妹,没有去注意另外一支箭,而他打心里也不太相信大公主的话。

他的妹妹弄丢了巧儿一回,从那之后就没少受到大公主的刁难,时常被训斥奚落,他以为,大公主这次是故意不出手,再加上之后她的态度太恶劣,实在无法与她交谈下去。

他真的快要受不了她的傲慢骄横,分明是夫妇,她为何总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,跟她吵架,都怕被她拿身份压。

在她面前,他根本就硬气不起来。

但是此刻,面对颜天真的数落,他也接不上话了。

真相被扒开的那一刻,他发觉自己也有错。

“驸马爷,你知道我是在哪里发现她的吗?河边。她把自己整个人埋在水塘里,那一瞬间,我还挺怕她会想不开的。”颜天真不温不火道,“我也不知该说你什么才好,不该让她的时候你要让,她没错的时候,你反而去责怪,这件事情,你妹妹难道就不曾表态?”

公孙义道:“此事,我有错,可是公主她一上来就骂人,炮语连珠,让我没法跟她好好谈。”

“每次我与我家殿下发生争执的时候,他就会二话不说,上来就死死地抱住我,压在怀里,一边抱着,一边轻抚我的头发,说——娘子,安静点儿,咱们好好说,乖。这样,我的火气顿时就消了大半。”

公孙义:“……”

“不管她是对还是错,你可以先安抚着再说,别怂,知道吗?她一凶你就怂,这就注定了你抬不起头,你一定要挺直了腰板,但是你记住,千万不要动手,否则——后果不堪设想。亲亲抱抱举高高,这些都没问题,你要有魄力,又不能动粗。懂吗?”

颜天真语重心长道:“很多时候,你要忘记她大公主的身份,记住她只是你媳妇,千万不要时时畏惧她的地位,偶尔你也要发一发脾气,但是一定要把握分寸,骂过之后再哄嘛,比你一味忍让有效得多。我家殿下什么都让着我,但我也很听他的话,这样才能营造和谐生活。”

公孙义好片刻才回过神,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颜天真,随后道了一句,“真是想不到,太子妃年纪轻轻,竟能有如此高见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