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和解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高见谈不上,只是见多识广罢了。”颜天真淡淡一笑,“驸马爷可以考虑听取我的建议,你既然已经与大公主闹崩了,何不大着胆子尝试一下我的方法,没准管用呢。”

“多谢太子妃的意见。先前公主殿下对太子妃多次针对,还希望太子妃不要与她一般见识。”

“也没有多大的仇怨,我不会时时记在心上。我倒是希望可以与大公主化甘戈为玉帛,都是亲戚,何必争执不休。”

“太子妃果然气度不凡,胸怀宽广。”

“哪里哪里。”

二人客套了一番之后,公孙义转身离开了。

颜天真望着他离开的身影,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。

这下应该不会有问题了。

公孙义一路走回营帐,还未走近,便看见有侍卫急急忙忙地上前来。

“大人,您可算是回来了,大公主方才淋了雨,这会儿着凉了,大夫说是感染了风寒。”

“什么?”公孙义微惊,面上当即显露出焦急之色,快步前往营帐。

掀开帐子走了进去,便看见大公主侧躺在软榻上,背对着他。

公孙巧坐在旁边,眼见着他进来了,连忙朝着大公主道:“母亲,父亲回来了。”

大公主背对着公孙义,没有任何反应。

颜天真之前信心满满地说,公孙义会跟她认错,也不知是不是真的。

要是他不认错,还不消气呢?

反正她绝对不低头。

才这么想着,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,下一刻,身下躺的软榻沉了一沉。

“娘子,下雨天为何还要往外跑呢?”

公孙义的语气十分轻柔。

大公主并不回答。

“就算你我吵架,你也得注意着自己的身体才是。”公孙义还在继续说着,“你若是病倒了,我和巧儿都会难过。”

“难过?”大公主总算开了口,“也不知是谁,之前说要与我和离,说是不想再跟我继续过日子,你说这句话的时候,可曾考虑过我的心情。”

“我……”公孙义叹了一口气,“此事的确是我不对,是我误会于你,你能不能不跟我计较了?和离只是我一时气话,我其实不想与你分开,我只是心里的火气积攒多了,想要发泄发泄,此事,咱们就当没发生过,可好?”

大公主原本不想就这样罢休,这一刻脑海中却想起了颜天真的话——

“男子都是要尊严与面子的,若是他放低了姿态跟你认错,莫要不依不饶,他曾经也没少忍让过你,你让他一回两回又怎么着?那可不是外人,而是你相公,要懂得给他留几分颜面,别让外人暗地里笑话他惧内,发脾气一定要适可而止,不可没完没了。”

想到这,大公主便什么都不说了,仍然背对着公孙义,冷哼了一声。

公孙义见她不开口骂人,意外之余又觉得有些欣喜,拍了拍她的脊背道:“娘子,以后咱们有话就好好说,再也不要像今天这样,可好?”

“我不是没有跟你解释过,是你不相信我。”

“娘子,你别怪我说实话。”公孙义犹豫了片刻,还是决定说开,“我知道你心高气傲,从没想过要凌驾你之上,我只是希望与你平起平坐,不想一次又一次忍耐,你就非要压着我不可吗?我的那些同僚,表面上与我把酒言欢,背地里没少笑话我惧内,所有人都觉得,我是靠着你才得来如今的地位,难道我本身就没有半丝才华吗?”

大公主怔住。

“在外人面前,下人面前,甚至在大街上,你都对我呼来喝去,而我又极少忤逆你,家里什么事情都是由你做主,你究竟是把我当成你的相公,还是你的随从?你不让我反对你,又嫌弃我没魄力,那你到底是想怎么样。”

这一刻,大公主无言。

看来颜天真说得果然没错。

夫妇之间,应该平起平坐。

没有哪一方喜欢永远被另一方压制着。

她只是不想被人压一头,她一直享受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这就导致所有人都表面服从她,心里却不服从,没准天天都在腹诽她。

颜天真说,要学会给另一方留颜面,如果永远都不懂得尊重,也别想他人打心底服从。

就算在他人面前盛气凌人,对夫君、对家人,也很有必要收敛锋芒,要亲和,不能永远将自己置于最高点,否则,众叛亲离就是迟早的事。

等到她的夫君她的女儿都离开她时,再想要挽回,恐怕就难了。

到时候,不管她多高贵,内心也是无限孤寂,黑夜里,只有无限的寂寞伴随着她。

沉寂了半晌之后,她开口——

“以后,你若是有什么意见,就只管说出来。我会适当考虑你的意见,外人面前,我也不会再对你呼来喝去,有什么不满意的,咱们就私下说罢。”

大公主此话一出,公孙义愣了好片刻。

回过神之后,眸中的欣喜之色怎么也掩饰不住,“娘子,你想通了?”

“我想过了,你和巧儿是我最亲近的人,你们要永远对我不离不弃,以后你要是再敢提和离,我真的不会再原谅你,凭我大公主的身份,我可不怕没人要。”

说到这儿,她用鼻子哼了一声,“听清楚了吗?”

“放心吧娘子,这种气话我以后不会再说。”公孙义伸手,握住了大公主的手,“娘子如此善解人意,我心里真的很欢喜。”

“太好了,父亲母亲和好了。”一旁的公孙巧笑着拍起了手,“你们以后可千万不要再吵了,你们吵起来,最烦恼的不就是我吗?我也不知道要帮着谁,更不知道该跟着谁。”

公孙义笑着摸了摸公孙巧的头,“放心吧巧儿,像今日这样的事,以后应该不会发生了。”

“现在最要紧的是,母亲快点好起来。”公孙巧坐到了大公主的身旁,双手抱上了她的脖颈,“大夫有没有说,母亲的病什么时候能好?”

大公主这一刻竟也觉得心情格外轻松愉悦,开口的语气柔和了不少,“大夫说没什么大碍的,喝了药就好了。”

正说着话,昏暗的帐篷内有一抹亮光闯入,有人掀开了帐篷帘子。

来人正是公孙媛,手中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汁,随着她的走动,药香味飘散在空气之中。

“公主,你的药好了。”

公孙媛走上前,公孙义惊讶地发现她脸上的伤止血消肿了。

“媛媛,你这脸上的伤好得还挺快的,一个时辰前还红肿着,这么快就消除了。”

“是大公主的药膏管用。”公孙媛笑道,“刚才巧儿给了我一瓶药膏,说是大公主那里最好用的外敷药,对治疗伤口有十分明显的作用,我试着涂抹了一下,果然,红肿的肌肤很快就消肿了。”

“这药的功效可真好。”公孙义转头看着大公主,“娘子真是有心,之前误会了你,我这心里真惭愧。”

“道歉的话就不用再说了,我已经原谅你了。”大公主说到这儿,目光注视着公孙媛,“弄丢巧儿的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,现在巧儿回来了,我什么也不想再计较,你以后别总觉得我想为难你,好歹你也是巧儿的姑姑,我夫君的妹妹,我是不会刻意针对你的,明白吗?”

“明白了。”公孙媛低下了头,“多谢大公主不计较之前的事。”

“都是一家人,有句话我也想要奉劝你。”大公主不紧不慢道,“千万不要去招惹太子妃,也别再想着太子殿下了,你想嫁入东宫的希望,何止是渺茫,简直就是没有可能。你最好能想明白,从这段一厢情愿的感情里抽离出来,本公主可以帮你找好婆家,有权势地位的,不难找,你嫁过去也不会委屈,懂吗?”

“多谢大公主的劝告。”公孙媛道,“我会好好想想的。”

大公主注视着她的神色,也不知她的回答是不是敷衍。

反正好话已经说了,若是她不听劝,还要去招惹颜天真,被整死了,那也是该。

颜天真是个狠角色,可以把你拉入泥潭,又能够在你绝望之时让你看到希望。

她会先赏你个巴掌,再给你颗大甜枣。

大公主不得不承认,这次颜天真确实是帮了她不少,相公和女儿又回到了身边,从前的那些恩恩怨怨,似乎也不值得再提起。

再提起,显得她这大公主多小气。

……

一场雨下到了傍晚还没消停,雨中狩猎实在不是明智之举。

皇帝下令,众人在各自的营帐内吃干粮,两刻钟之后便回宫。

“幸好我桂花糕带得够多,小莹做的糕点可好吃了,下回出门要多带一些。”

宽敞的营帐内,颜天真望着食盒里剩下的最后五个桂花糕,转头朝凤云渺道:“云渺,我吃三个,你吃两个好不好?”

凤云渺听闻此话,有些似笑非笑地望着她。

颜天真又改口道:“一人两个半?”

说着,便拿起了其中的一块,准备掰开。

凤云渺伸手制止她,慢条斯理道:“你喜欢吃,你都吃了罢。”

“那不行,我不能让你挨饿。”

“我还有干粮呢,临走的时候,我让伶俐带了不少面饼。”

“那玩意哪里比得上桂花糕好吃,不能我一个人吃,你必须一起吃。”

颜天真说着,也不等凤云渺接过话,拿了一块糕点就往他的嘴里塞。

凤云渺有些好笑,并未拒绝她的好意,张口从她递来的糕点上咬下一小块。

而就在下一刻,营帐外响起了侍卫的声音,“殿下,大公主求见。”

凤云渺道:“让大公主进来。”

侍卫将营帐的帘子掀开,让大公主踏了进去。

颜天真第一眼就看见了大公主手中的食盒,顿时挑了挑眉,“大公主,该不会是给我带来了什么好吃的作为谢礼。”

“金银珠宝你我都不缺,送那些俗气的东西也没意思,要送就送点有意思的东西,听说你很喜欢吃甜点,正好,本公主今日出行,带了不少巧儿喜欢吃的羊奶糕。”

大公主说着,上前两步,将手中的食盒递出,“我们府里有个塞北的厨子,点心做得十分好,这糕点松软可口,应该会合你的胃口,这里还有两盒,都给你了。”

“呀,那我岂不是和公孙小姐抢东西吃?怪不好意思的。”颜天真嘴上说着不好意思,双手还是接过了,“公孙小姐还有的吃吗?”

“她那还有几块,小孩子也吃不多,再说了,厨子就在我的府中,她想吃糕点还怕没有吗。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。”

颜天真说着,直接打开食盒盖子。

大公主还挺会投其所好,她要是真送金银珠宝当谢礼,自己估计最多也就是看一眼,回去之后就不知扔到房间哪个角落闲置了。

吃的东西好啊,合她胃口。

颜天真拿了一块到嘴边,轻轻一咬,香甜的羊奶味顿时盈满口中,果然味道不一般。

“云渺,这个真的不错,你也来一块。”

颜天真也不介意当着大公主的面喂食,将糕点直接递到了凤云渺唇边。

凤云渺咬下一口,一只手把玩着颜天真的发丝。

大公主望着二人的一举一动,这一刻只觉得,似乎没有任何人能够插足他们之间。

这是一种不容人破坏的温情。

颜天真果然很有一套,能让凤云渺这样的男子钟情于她一人。

“颜天真,你比本公主小了好几岁,人情世故却比本公主懂得多,在面临感情问题上也很会掌控火候,这一点,本公主还是挺佩服你的。”

大公主这一句话是发自内心的感慨。

她已为人母,在颜天真的眼中,却还是幼稚。

“大公主,你是被皇后娘娘宠坏了,而你也延续了皇后娘娘的作风,把你的女儿给宠坏了,幸好,你女儿年纪尚小,这思想还很容易改良,你可曾听过一句话——慈母多败儿?你从小受到的挫折风浪太少,在我眼里,你真的特别幼稚。”

一个幼稚又任性的泼妇。

“颜天真,本公主是来感谢你,但不是要来听你教训的。”大公主绷紧了脸,显然对颜天真的话有些不满。

“听我说,我从前对你也很讨厌,但细细一想,觉得你也不是那么无可救药,你是凤家人,因此,我挺乐意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比起公孙媛那样时时出阴招表面却无害的女子,你这种直率泼辣的性格会更讨喜一点,你心里想的什么全写在脸上了。”

“你这话是夸我还是贬损我。”大公主的脸色依然有些沉。

“我对你很不满,但是没有敌意,这一点你要牢记,以后不要随便找我麻烦,要记住我可是帮过你的。”颜天真说着,翘起了二郎腿,“我相信大公主是很识时务的,咱们之间也过了好几次招,你来我往的,你也该明白差距。”

大公主白了她一眼,“你犯不着一次次强调自己高明,本公主知道你有手段,少得意洋洋了。不过你的办法的确是挺管用,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,那么了解男子。”

颜天真轻咳了一声,“我见多识广。”

“公孙媛那里,本公主已经警告过她了,让她不要妄想着进东宫,我可以帮她找个好婆家,没准她嫁出去后就不会有那么多想法了。”

颜天真闻言,笑了笑,“那就多谢大公主了。”

她当然不会相信公孙媛会就此放弃。

公孙媛是什么德行,她比大公主了解。

大公主还是太好忽悠,也懒得跟她分析了,她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也好。

很多时候,不知情会更轻松些。

“没别的事了,本公主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大公主请留步。”

“你还有什么事要说吗?”

“你给的这个羊奶糕,真不错,能否劳烦你们家厨子把做法写下来,我好让东宫的厨子也学着做。”

“就这么点小事,可以。本公主回府之后就让他写,托人送到东宫去。”

“有劳大公主,慢走不送。”

眼见着大公主离开了营帐,颜天真靠进了凤云渺怀中,“云渺,我厉不厉害?高不高明?你快夸我一两句。”

“有点高明。”凤云渺轻描淡写道,“她方才有一句话说的不错,你年纪轻轻,似乎挺了解男子?你的表现,特别像阅人无数,经验丰富的。”

“才没有。”颜天真连忙反驳,“我真的只是见多识广,什么叫阅人无数?我阅过多少人?不就只有你凤云渺一个人吗?”

“这一世,你只有我,那么你的前世……”凤云渺看她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狐疑。

“前世的事情你都要管?你这是不是管得也太多了?”颜天真仰头看他,丹凤美目中凝聚着点点笑意,“都说一生一世一双人,前世我就算跟了别人,也不等于是背叛,那时候我还没认识你呢。”

“我就要管,只要是存在你记忆中的人或事,我就想要了解。从我知道你来自异世的那一刻,我就忧心着你会不会思念故乡,我还担忧你有朝一日会离开,我心里明白,你很想念你的家乡。”

“想念又能怎样?反正也回不去……”颜天真嘀咕了一声。

耳畔响起凤云渺的话,“这样很好,我就不用担心你有朝一日会离开。”

颜天真额头上的筋跳了跳。

“你大概觉得我自私,可我就是想要将你留在身边,我可以对你百般迁就,让你的脑海中只记得与我在一起的快乐,不要再去想念异世,我盼望你的记忆中,填满你和我的故事。”

颜天真:“……”

面对凤云渺的好话攻势,她忽然就变得不是那么伶牙俐齿。

大公主说她很高明。

其实在凤云渺面前,她并不高明。

大公主大概觉得她驭夫有道,把凤云渺吃得死死的。

实际上却是凤云渺把她吃得死死的。

“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,我真的只跟你有过情缘,跟别人没有。”她道,“我在异世活了二十五年,还真没谈情说爱过,我倒是看多了别人的谈情说爱,因此,面临感情问题时,我理智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耳畔起了凤云渺的一声低笑,“那很好。”

“行了,赶紧吃干粮,过会儿就要回宫了,在此之前,我还得找一趟公孙媛。”

这一头二人其乐融融,另一边的营帐内,公孙媛让侍卫挑来了一桶水,以便于她透过水面观察自己的脸。

出门在外没带镜子,水面就是最好的镜子了。

脸上的红肿已经完全消了,伤口也已经不再疼痛,这让她心中觉得有点欣慰。

从袖子中掏出了那瓶‘凝香软玉膏’,拔去了瓶塞,挖着里头的膏药给自己的伤口上涂抹。

她寻思着,这么好的膏药,要挖一些出来,自己去找个大夫来配,剩下的便还给大公主。

才这么想着,耳畔响起了颜天真的声音,“公孙姑娘,你的脸好些了吗?”

公孙媛闻言,抬起了头,一看是颜天真,笑了笑,“多谢太子妃关心,好多了。”

“你这伤恢复得可真快,用的什么好药?”颜天真道,“我家殿下刚才与我出门散步,手不慎被树枝划伤了,公孙姑娘的膏药这么好用,能给我家殿下用用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