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我不敢有歪心思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公孙媛微讶,“太子殿下受伤了……严重吗?”

“伤口大概有一寸长,刚刚止血,我们已经用了上等金创药。”颜天真说着,瞥了一眼公孙媛手上的药膏,“公孙姑娘今天才受的伤,这才几个时辰,伤口就消肿化瘀了,可见你手上这瓶膏药比太医院的金创药还管用。”

公孙媛望着颜天真那眼神,心中只觉得她是光明正大想打这瓶膏药的主意。

好东西总是很吸引人的。

但是凤云渺受了伤,总不能不给。

给了,也得要他们还回来才行。

想到这儿,公孙媛将膏药递了出去。

“既然太子殿下受伤,自然应该给殿下用,不过,这瓶膏药并不是我的,而是大公主的,据说很珍贵呢,太子妃给殿下用过之后,记得归还大公主。”

“这个当然了。”颜天真接过了膏药,“公孙姑娘放心,我们只是借用,不会霸占。”

颜天真说完之后,便拿着膏药转身离开。

阴谋诡计的形成,少不了要毁灭证据。

这瓶加了料的‘凝香软玉膏’,当然不能继续留在公孙媛手上。

颜天真回到自己的营帐,喊来了肖洁。

“小洁,之前小梦纠结的那个问题,其实我也很想问你。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真正的凝香软玉膏,膏体略带酸味,小梦掺了香料想调节气味居然就成了毒药,难道凝香软玉膏的气味真的无法改变吗?”

“这……”肖洁想了想,道,“这膏药里面最重要的一味药材,就是闻起来酸,想要除掉味道也不是不可以,我能用药水洗掉那酸味,添加特制的花粉营造香气,可是这么一来,那药材本身会遭受破坏,药物价值会流失,这样做出来的膏药,效果就不会比原本的好。太子妃确定要我除掉酸味吗?”

颜天真道:“那你就试着把酸味洗掉罢,按照你刚才说的这样,再弄一瓶出来试试看,作为送给大公主的礼物,不能含糊。”

颜天真说到这儿,将手中的那瓶膏药递了出去,“这瓶肖梦的杰作,你也拿着,看看能不能弄出气味差不多的药膏,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,千万不能再让她捣乱。”

“是。”肖洁笑道,“原来太子妃也觉得她喜欢捣乱。”

“捣乱也有捣乱的好处,她的杰作,能帮我除掉我的敌人,这也算是大功一件啊,你们俩一个学医一个用毒,互补,这样很好。”

两刻钟的时间过去之后,队伍整装回宫。

大公主等人回到公孙府之后,公孙媛对大公主说了颜天真借药一事。

“我一听是太子殿下受伤了,这药自然不能不给,我也提醒过太子妃,这膏药是大公主的,可是现在队伍都散了,太子妃还没有把膏药归还,莫非是忘记了吗。”

大公主道:“本公主的东西,本公主自然会拿回来。”

之前与颜天真谈话的时候,颜天真说,不要告诉任何人那瓶膏药真正的来历。

就让旁人以为这是大公主的东西,否则,公孙媛岂不是要疑神疑鬼。

公孙媛要是知道那是颜天真的东西,非但不会用,恐怕还要唧唧歪歪一阵子。

既然这样,那就干脆不跟她说实话,免得她啰嗦。

“或许太子妃没把我的话当回事。”耳畔又响起了公孙媛的声音,“借人东西,理应归还,不管这东西贵重与否,太子妃连这个道理都不懂,未免也太失礼了。”

“没准她只是记性不好。”大公主不咸不淡道,“我的东西,她总得还回来,你就用不着操心了。”

公孙媛并没有因为大公主的回答而结束话题。

“我在想,会不会是因为她与大公主不和睦,这才刻意霸占着大公主的东西不归还?”

此话一出,大公主顿时有些不耐烦。

“本公主听着你这话,怎么像是刻意要挑起矛盾似的?一瓶膏药,犯得着这样小题大做吗?没准她这两天就还回来了,这才借出去多久,你就耿耿于怀,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公主有多小气。”

“公主,我不是刻意要挑事,我是在想,你与她一直不和睦,她却还要找你借东西,也不知存在怎样的心思。我若是与人为敌,绝对不会管对方要东西。”

“你想表达什么?是觉得她不会还,还是觉得她会做什么手脚?”大公主斜睨了她一眼,“以后你若是对太子妃有不满,别在本公主这里说,本公主也帮不了你什么,别给本公主添麻烦。”

大公主这样的态度,让公孙媛有些疑惑不解。

大公主与颜天真之间,一向是水火不容,见面就掐。

为何如今听大公主说话,似乎对颜天真的敌意不像从前那么强烈?

公孙媛思索着,耳畔又想起大公主的问话,“到现在为止,你莫非还存在着歪心思?”

公孙媛一抬头,就对上大公主审视的目光。

公孙媛心知瞒不过,道:“我不敢有什么歪心思,我只是……心里依然放不下太子,希望公主你能够理解我。”

“理解你什么?人家都说了不要你,甚至五年都不立侧妃,他都做到了这个份上,你心里还没点数吗?看看你这一厢情愿的矫情样,本公主跟你说过多少遍?作为你的嫂子,还是乐意给你找一个好婆家,你这双眼睛就只盯着东宫,能不能有点出息?真是自甘堕落,从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固执。”

话说到这,大公主一甩衣袖,“别烦本公主了。”

公孙媛被训斥了一番,也不好再说下去,只得转身走开了。

大公主跟她似乎已经不是一派人。

莫非,是怕了颜天真?

正想着,听到前方有脚步声响起,她抬头一看,来人是他的哥哥公孙义与她的侄女公孙巧。

公孙义牵着公孙巧前来找大公主,看见公孙媛站在房门外,笑道:“媛媛,街角新开了一家酒楼,听说菜色不错,我们一家人去尝尝可好?诶,你的脸色怎么有些不太好?是不是不舒服。”

公孙义说话间,发现公孙媛脸色紧绷,眉眼间毫无神采,听他说起酒楼的事,也是兴致缺缺。

“你们去吧,我没有心情。”她说着,转过了身。

公孙义连忙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为何没有心情?”

说着,瞥了一眼大公主的房门,“莫非你们又闹矛盾了?娘子答应过我,不会再为难你的。”

“大公主没有为难我,只是说我矫情罢了。”公孙媛道,“我只是说心里放不下太子,公主觉得我自甘堕落,大哥觉得,专一莫非是错吗?”

在大公主那里吃了瘪,她希望能在兄长这得到一些安慰。

可她没有想到,公孙义这一次竟是和大公主站在一起。

“娘子她虽然脾气暴躁,有时说话也不太好听,可这件事,她的想法并没有错,她训你,也是为了你好。太子妃是个狠角色,这将来东宫要是进了侧妃,也争不过她,别看她年纪轻轻,她高明着呢,太子殿下也是一门心思都在她身上,妹妹你去跟她争,不是自取其辱吗?”

公孙媛听着这话,目光沉了沉,“原来连大哥都不理解我……”

“为兄就是不赞同。咱们公孙家也是有头有脸的,以你的身份,一定能找门当户对的名门望族,嫁过去就是正室,将来会是当家主母,何必要执着进东宫做太子殿下的妾?妹妹啊,皇宫真不是个好去处,别想了。”

“多谢大哥提醒。”公孙媛淡淡道,“我回房去了。”

说着,迈开了脚步。

她的步履十分缓慢,这一刻竟发现,没有任何人能理解她。

巧儿虽然不懂事,从前总是向着她,如今,也不向着她。

大公主在面对颜天真时,似乎是退缩了,不再与自己站成一派。

大哥公孙义,更不用提了,什么都听公主的,或许在他看来,亲妹子也比不上娘子,只有娘子是对的。

还未走到房门外,她听到远远地传来一阵笑声。

是公孙巧的笑声,如银铃一般清脆。

她转头看向远处。

公孙义一手揽着大公主的肩膀,一手牵着公孙巧,有说有笑地走向府外。

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。

呵。

已经不指望他们能够给自己提供什么帮助。

她身边已经没有一个靠得住的帮手,如今,只能靠自己。

……

是夜。

东宫大堂内灯火通明。

“寻宝一事,我已经传信回国通知女帝,应该很快就会有回信。”

尹默玄品着佳酿,有些是笑非笑地看了颜天真一眼,“妹妹,有件事你应该还不知道,妹夫在聘礼的礼单上写了什么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快就说出来。”凤云渺开口打断他的话,“你如此藏不住话,以后与你谈事我可就不放心了。”

“诶,竟然都要一起寻宝了,就说出来让妹妹高兴高兴。”尹默玄低笑一声,“妹妹,你知不知道,九龙窟的钥匙,妹夫早就送给你了。”

“九龙窟的钥匙?”颜天真顿时就有些纳闷,“去九龙窟还得有钥匙?我还以为,两张藏宝图拼一起就行了。钥匙长什么样子?我不记得云渺有送过我什么钥匙。”

印象中,凤云渺送给她的东西……就没有带钥匙的。

“这钥匙的形状长得很不一般。”尹默玄刻意卖了个关子,“大哥话就说到这里,剩下的你自己猜吧。”

此话一出,惹来了颜天真的一个大白眼。

“大哥,你是不是存心的?云渺要给我惊喜,你提前就说了出来,你说出来也就罢了,还故意把话说一半,留了一个悬念,这样吊着人的胃口,有意思么?”

“你可以自己去问妹夫。”尹默玄笑道,“以妹妹的手段,使尽浑身解数,总能问到的。”

颜天真闻言,立即看向凤云渺。

凤云渺冲她莞尔一笑,“看你表现。”

“你们两个合起伙来耍我是不是?话说一半藏一半,让我好奇,又不告诉我答案。”

颜天真冷哼了一声,拿起桌上的花生米就砸两人。

正打闹着,身后不远处响起一道女子的声音——

“王爷,大事不妙了。”

颜天真立即停止了打闹,望向从殿外走来的小莹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小莹的脸色不太好看,莫非是鸾凤国内出了什么事?又或者摄政王府出了什么事。

“刚接到的飞鹰传信。”小莹走上前来,朝尹默玄递出了字条,“南弦越狱,跑了。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“摄政王府的地牢,他都能跑出去?他这是长了翅膀不成。”

尹默玄的脸色有些阴沉。

“信上说,昨天还在地牢里关着呢,看着也挺老实的,没什么异常,今早给他送饭菜,牢里就没有了他的踪影。”

“我以为,一直关着他就不会有问题,真想不到还能给他跑了,他一个人应该做不到,大概有帮手。”颜天真说到这儿,想到了一个可能性,“南弦对宝库也有很大的兴趣,没准,很快我们就能遇上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