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 卿本专情,奈何眼拙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秦断玉听见了身后的动静,警觉过来,转身的那一刻却已经来不及躲避。

后脖颈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,头一次体会到这种被利器直插血肉的感觉,他都有些没回过神。

最让他难以置信的在于——动手的人是公孙媛。

这个让他心存好感的女子,居然……

“收拾不了颜天真,得罪不了大公主,我还搞不定你一个小喽啰吗。”

公孙媛手握玉簪,素来淡然无害的面孔,此刻蒙上了一层阴寒。

“我很讨厌被人欺骗。”她冷冷道,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,包括你秦大才子,一边口口声声说着喜欢我,一边去还要做太子妃的走狗,为她办事,拐走巧儿,这个最听我话的侄女如今都不向着我了,你们秦家爷孙俩真有本事,只花了半月有余的时间,就让巧儿发生巨大转变。”

话音落下,她抽回了手。

带血的玉簪从秦断玉体内抽出。

由于剧烈疼痛,秦断玉有些支撑不住身躯,轰然倒地。

到了此刻,他依旧有些不太敢相信。

公孙媛的神色阴云密布,正要迈出一步,却没想到下一刻,雅间的门‘啪’的一声被人踹开。

门外闯进两道黑影,速度奇快,还不等她反应过来,就有一人闪到了她的身后,一手压上了她的肩膀,一手扣上了她的手腕,往背后一拧。

力气悬殊,公孙媛无法挣脱开,这一刻心中有些紧张。

这两个人是什么人?秦断玉的护卫?

不对啊,见到他的时候,他身边分明就一个人也没有。

就是因为他独身一人,她才敢下手。

秦断玉是文人雅士,对于武功方面不太擅长,趁他不备对他出手,不留下证据和证人,事后她很好脱身。

要不是因为这两个人忽然闯入,她的计划不会有问题。

此刻,瘫倒在地上的秦断玉已经被一人扶起,就连他自个儿都不明白这两个是谁。

“你们二位是何人……”

伤在后脖颈,他连开口都有些费劲。

“秦公子不必担忧,我们是东宫的人,听从太子妃的命令来盯着你,已经盯着你有几天了,刚才在外守着,还以为你想和这女子密谋什么,想不到,竟然是她想对你下手,我们听见动静就破门而入了。”

公孙媛听闻此话,恨得咬牙切齿。

颜天真派人保护秦断玉,这就代表他们二人的关系果然不一般。

“秦公子少说点话,我们这就将你送去医治,至于这个女子……等你的伤处理好了,再与她算账。”

“慢着,让我再说几句,我还挺得住……”秦断玉靠在一人身上,注视着公孙媛,目光中尽是失望,“你为何要这样待我?就算你怀疑我骗你,也该先问我要一个解释,我从没想过你会下这样的狠手……”

公孙媛望着秦断玉的态度,有一瞬间的怔然。

这姓秦的对她不是虚情假意吗?

可他在被她捅过之后,没有表现出憎恨,而是失望。

莫非他对她真的有点意思?

想到这,公孙媛当即作出了一个决定。

服软。

现在只有让秦断玉原谅她,她才能逃过一劫,否则,只怕要成为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秦断玉是名人,伤了他,一定会惹来他那些学子的报复。

“我以为你一直在骗我!若不是你欺骗我的感情,我又怎么会下手?!”

公孙媛说话间,目光中挤出了泪光,“你明明与太子妃交好,却不承认!嘴上说着心里有我,做的事情哪一件是对得起我?我带着巧儿出去上街,你们把她带走了,她失踪的那些日子里,我被大公主不断为难,你明明知道我处境艰难,也不告诉我侄女的消息,你敢说——你不是在害我吗?”

“我……”秦断玉想要解释,却觉得开口艰难,望着公孙媛愤恨的神色,叹息一声,转头朝着身边的男子道,“你们放过她吧,她是一时糊涂。”

“一时糊涂?她这个做错事的,比秦公子你这个受害者说话还大声,心狠手辣,装模作样,秦公子想饶过她可不行,得先问过太子妃。”

两名黑衣人不再多言,将公孙媛与秦断玉齐齐打晕了带走。

“还大才子呢,真不知道脑子是怎么长的,被人害了还打算饶过人家,真是愚蠢。”

“脑子不机灵,容易心软,眼睛还瞎。先前还说咱们太子妃放浪不羁,觉得公孙家那蛇蝎毒妇善解人意,真是被猪油蒙了心。”

二人给秦断玉的伤口涂药膏暂时止了血,便将他和公孙媛火速送往东宫。

将事情的经过禀告给了颜天真,惹来了颜天真一声嗤笑。

“只怪才子太好心,是人是狗看不清。”

讥讽了一声之后,便让人叫来了肖洁给秦断玉治疗。

“伤口两寸深,险些就插到喉管了,要是真插到了喉管,就算我来得及医治,他以后也发不出声了。”

“这句话,等他醒来之后转告给他。”颜天真不咸不淡道,“让他看看他心仪的公孙姑娘对他有多狠。”

从派出去暗卫的口中得知,公孙媛对秦断玉下手的原因是——将他当成了自己这一边的人。

公孙媛觉得秦断玉虚情假意,口不对心。

她并不知道,公孙巧其实不是秦断玉拐走的,秦断玉只是为了爷爷的安全,帮着隐瞒而已。

还有秦断玉帮着消除流言蜚语一事,也是为了良心能安,从道德出发,并不是偏帮着谁,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。

然而,这件事情恰恰就是在跟公孙媛作对。她可不得对秦断玉心存怨恨,觉得他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这厮是文人,趁着他不注意对他下手,不难。

公孙媛大概也是心里的火气积攒太多没处发,秦断玉刚好就是她的出气筒。

“好在他被害的时候有人及时出手搭救,否则这条命肯定捡不回来了。”肖洁道,“太子妃是他的救命恩人,看他回头醒过来后要怎么感谢。”

“也不指望他感谢了,就当做是我行善积德。”

颜天真这一刻有些庆幸。

幸好,当初叫伶俐派人去盯着秦断玉,树人堂那边也有人看着。

公孙巧那个小丫头,藏不住话,她姑姑一逼问,她就容易说漏嘴,把秦家爷俩说出来了,公孙媛那小心眼,大概就记仇了。

公孙媛此刻被丢在东宫的牢房内,正好借着这件事情,再给她安个罪名。

让她无路可走。

“太子妃,他好像快醒过来了。”耳畔想起了肖洁的说话声。

颜天真思绪回笼,朝着秦断玉看了过去了,就见他眼皮子动了动,似乎有些费劲地想要睁开。

等他全睁开眼时,望着眼前陌生的装潢,下意识问了一句,“这是哪儿……”

“东宫偏殿的客房。”肖洁回答道,“我们太子妃救了你一命,秦公子可知道你的伤口有两寸深,差一点你就要成哑巴,若是没有人出现营救你,你现在恐怕就在黄泉奈何桥上。”

“秦断玉,你还要傻傻地为公孙媛求情吗?我告诉你,她对你动手,可不是纯粹的想要给你一个教训,而是要你的命!”颜天真冷哼一声,“卿本专情,奈何眼拙。”

“人的一生这么长,难免有犯糊涂的时候。”秦断玉有气无力道,“受害的人是我,这是我自己的事情,希望太子妃就不要插手了……”

“有毛病。”颜天真冷嗤一声,“你秦大才子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?偏偏就看上一个蛇蝎毒妇,你说这是你的事情,与我无关?错,和我有关系,我现在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给她扣上一个蓄意杀人的罪名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秦断玉正打算再说话,却被颜天真开口打断。

“我只是按照国法办事,秦大才子有什么不满意的?藏在肚子里别说。国有国法,总不能因为你心软,这事就过去了。身为太子妃,我有权利对恶人进行制裁,这种事情就算到了衙门上,公孙姑娘也是难逃罪责。”

秦断玉无言。

“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,更何况她这不是小恶,乃是大恶。”

颜天真话音落下,不紧不慢地走开了,“依法治法,这才是道德,纵容姑息,也是不符合道德,你身为教书先生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,从现在开始,你就干脆躺在榻上什么也别说,等着朝廷对她下的判决。”

……

短短一日的时间,公孙家大小姐蓄意谋害断玉公子一事,在帝都之内传开。

据说,公孙姑娘以玉簪刺伤秦公子,留下两寸深的伤口,所幸动手之后,被隔壁间的两名正义侠士听到动静,前来搭救,这才保住了秦家公子。

人证物证俱在,不可抵赖。

公孙姑娘动手原因不详。

秦断玉听到消息的时候,已经被送回了自家庭院内修养,房屋外站满了学子,个个脸色愤慨。

“天子脚下,那公孙姑娘这么丧心病狂,一定要得到惩罚!”

“我们夫子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,真不知道她抽的哪门子风。”

“据说,是因为她一厢情愿地倾慕东宫太子,人家太子又看不上她,而咱们的夫子与太子妃有交情,太子妃与她又是情敌,她大概是觉得夫子好欺负,把满身怨气都撒在夫子身上。”

“可不是嘛,咱们夫子能文不能武,她想悄悄动手,幸好老天有眼。”

“这心眼可真是够小的。”

“最毒妇人心!”

学子们骂成一片。

而就在这时,一道浑厚而沧桑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,打断了众学子的议论。

“大家肃静。”

众人齐齐回过头,看到来人的那一瞬间,纷纷施礼。

“拜见秦老夫子。”

秦老爷子行走之间,众人纷纷让开了道,让他去往秦断玉休养的房间。

秦老爷子踏进门槛,望着躺在榻上的孙子,走上前去,坐在床沿边。

“爷爷。”

“我都听说了,你对公孙家的那位姑娘有意,却换来她这样的对待,不管她是否一时糊涂,你与她再无可能,无缘无份,你不需要再坚持,她的未来如何,与我们秦家也毫无瓜葛。”

秦老爷子面色肃穆,语气分明是不容置疑,“国之律法,不可干涉。此事你休要插手,否则,就愧对才子之名,我们秦家子弟,是不容许犯下干涉国法这样愚蠢的错误,你可明白?”

“孙儿……明白了。”

“你早该斩断对她的情愫,此事过后也可以彻底斩断,要明智,懂吗?否则枉为人师。”

“是。”秦断玉应下,又问了一句,“她会受到怎样的判决呢?”

“杀人未遂,罪不至死。以她兄嫂的势力,应该还会为她再争取从轻处罚,至少,也要监禁多年罢。”

秦断玉闻言,不再言语。

公孙姑娘,这一次,我不会再干涉了。

你的未来如何,只能交给命运。

……

“母亲,姑姑怎么会杀人呢?这不像是姑姑会做的事啊……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公孙府内,公孙巧摇着母亲的衣袖,苦着小脸。

“巧儿,人证物证都在,还能有什么误会?你姑姑动手的对象可不是一般人啊。”大公主解释着,“她做出这样的糊涂事,谁也救不了她,就算为娘是公主,也不能知法犯法,秦家人,在官场、商场都有一定的人脉,秦家爷俩的弟子满天下,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爹娘的势力再大,也堵不住悠悠众口。”

“呜……那我们是不是救不了她了?”

“救不了,也不能救。因为你拿不出什么正当理由。”大公主正色道,“以爹娘的势力,最多就是能让她在牢里的日子过得舒坦一些,伙食好一些,狱卒不会太为难她,除此之外,帮不了其他的,减刑是绝对不可能的,我们若是执意保她,我们这一家子也会让人说三道四。”

“那……姑姑要在牢里待多久?”

“十五年。”

“这么久?天呐……”

大公主一边安慰着女儿,一边感慨。

公孙媛啊公孙媛……

你怎么就能让人抓住这样大的把柄。

蓄意杀人未遂,得罪的还是鼎鼎有名的秦家。

这一次,谁也帮不了你。

……

火光暗淡的牢狱之中,潮湿与尘埃的气味在空气中浮动。

墙面之上,每隔半丈的距离,挂有明黄色的火把,为冰冷寂静的囚室点燃一丝暖意。

公孙媛坐在铺着干草的地面上,到了这一刻,依然有些不甘心。

她是万万没有料到会有人盯着秦断玉。

她真的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

她没有事先制定好计划,她这一次的动手,真的是临时起意。

在大公主那里受的气,在颜天真那里吃的亏,全算在一起,积攒成一团火气憋在心里,憋得她整个人快要炸。

尤其是看到秦断玉的那一刻,更是气不打一出来。

口口声声说喜欢她的男子,做的都是对不起她的事。

忽有脚步声在空气中响起,很轻很慢。

公孙媛循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,这一看,目光豁然一冷。

颜天真!

“你输了,输得一败涂地,输得狼狈不堪。”颜天真的步伐漫不经心,隔着牢房的铁门,注视着她,语气慢条斯理。

“你的兄长想救你,但是有心无力,不会知法犯法;大公主不会再向你伸出援手,她怕你给她添麻烦;公孙巧是最关心你的,前提是她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,她一个小孩什么也做不了。你孤立无援啦。”

“你得意什么!”这一刻,公孙媛也不再客气,立起了身,双手抓着铁栏,冲颜天真咆哮,“我不会就这样落败。”

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

秦断玉没死,她不用偿命,只是坐牢。

只要她的安全能得到保障,她就能有希望出去。

“我虽然没有自由,但是我的性命还轮不到你来左右。”公孙媛冷冷地望着颜天真,“你现在敢对我做什么吗?我若是死了,你就是最大嫌疑人!就算我现在是犯人,你也不能动手,我已经在服刑,你没有权利来制裁我了。”

“对啊,我肯定不会对你做什么的。”颜天真挑眉,“用不着我再出手,你就会死翘翘了,我今天也就是过来看你最后一眼,再跟你说一句话。”

颜天真说着,伸出了手,莹白的手指重重点了一下公孙媛的额头。

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很快你就会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,呵呵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

晚点二更,有人要准备领盒饭了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