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 不人不妖不伦不类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什么意思?”

颜天真的话,让公孙媛顿时起了警惕心。

她说,用不着她出手,自己就会死,她只是来看自己最后一眼。

难道……

“你是想暗杀我不成?”公孙媛冷声道,“刑部大牢,岂能容你草菅人命。”

“别东想西想了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。”颜天真话说到这儿,转过了身,“在牢里闲着无趣的时候,你可以猜猜自己的死法。像你这样作恶多端的人,上天会收了你的。”

话音落下,便转身离开了。

望着颜天真离开的背影,公孙媛的心中愈发惊疑,连忙高声喊道:“来人!来人!”

狱卒闻声而来。

“公孙姑娘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公孙媛虽然身居牢房,碍于她兄嫂的势力,狱卒们也不敢为难,她若是有什么需要,还得听着。

“我在这牢房里的一日三餐,你们可都会仔细检查?”公孙媛道,“一定要检查仔细了,确保饭菜的安全性,回头大哥来探监的时候,我会让他发赏银给你们。”

颜天真若是想对她下手,唯一可行的方法应该就是在饭菜中下毒。

“公孙姑娘放心罢,你的伙食跟我们是一样的,同一批饭菜,要是你的出了问题,我们这些人肯定也躲不过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公孙媛说着,再次提出了一个要求,“在牢中的日子无聊得慌,能不能给我一只小白鼠打发时间?”

说话间,她将耳朵上的一只翡翠耳环取了下来,交给了狱卒,“麻烦你了。”

狱卒收了东西,笑道:“小事一桩,明天就给公孙姑娘弄来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狱卒走开之后,公孙媛的目光渐渐凉了下去。

她要提防着颜天真下毒,这接下来的每一餐饭,都要小白鼠先试吃,确认无毒之后,再下腹。

……

一晃眼,又是四五日的时间过去。

“新的一个月来临,新的旅程也就即将开始。”

东宫殿门外的藤椅上,颜天真翘着二郎腿,慢条斯理道:“伶俐呀,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吗?”

“衣服、钱财、干粮、酒水……全都备好了。”身后的凤伶俐一边回答着,一边指挥着宫人将东西装箱,全都搬到了马车上。

“有一样东西,你可别给忘了。”颜天真提醒着,“义母出门必备的东西。”

“什么?”凤伶俐一时间也没想到,凑上前问道。

“有什么东西,是女子无法拒绝的呢?”

“喔——想起来了!胭脂水粉。”凤伶俐一拍脑门,“义母,要带多少?”

“我昨天就整理好了排在桌子上,你让人去收拾一下便好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凤伶俐笑道,“义母天生丽质,其实不用那些东西装饰也可以。”

“天生丽质难自弃,但是出门也得体面一点,我告诉你,为何漂亮的女子还要上妆?没有人会嫌弃自己更漂亮,好的底子,添了妆容那就是锦上添花。明白否?”颜天真语重心长道,“我说了这么多,你能不能理解?”

“能!”凤伶俐连忙应道,“义母的胭脂水粉那么多,能不能送一两罐给我?”

颜天真听闻此话,有些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,“怎么?打算送姑娘?”

凤伶俐找她讨胭脂水粉,当然是为了——借花献佛。

被颜天真说中了心事,凤伶俐也十分坦然地承认了,“过几天就是小莹姐的生日……”

“叫什么姐,把这个字去掉。”颜天真立即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要是对人家有点意思,就千万别叫人家姐,就算人家年纪比你大那么几岁,这个字也得给我省略掉。”

“那好吧,我听义母的。”

“还有,你找我来讨胭脂水粉送给她,一点都不明智,你这等于是拿我的东西送人情。”颜天真继续教导着,“你不应该找我讨,应该找我买,买了,那就是属于你,这样你拿去送姑娘,才是你自己的心意。”

“义母教训得是。”凤伶俐颇为谦虚,“那我应该给义母多少钱?”

“就按照市面价格给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凤伶俐应下之后,便又转身继续去收拾东西。

颜天真望着他离开的身影,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还是呆萌呆萌的。

不过——似乎也有点开窍了。

她总说云渺占了伶俐的便宜,只比伶俐大了七岁,还让伶俐管他叫爹,事实上,她对伶俐的那一声‘义母’也很受用。

仿佛伶俐真是她儿子,教导起来,有一种优越感。

明日就要正式出发,将两张九龙图拼在一起,寻找宝库的所在地。

想想还有些期待,这传说中的九龙窟究竟长得什么模样。

已经是月初了,黑弦那个疯子应该已经沉睡过去,想要见到他,恐怕要等到月底。

他每个月就那么几天能蹦哒的时间,还心怀霸业野心勃勃,真不知脑子里想的什么。正如云渺所言,他空有满腔抱负,却没有足够的财富支撑他的野心,不仅财富缺失,就连时间都很缺失。

余光忽然瞥见一抹海蓝色的衣角拂动,颜天真转过头,正对上凤云渺的目光。

“天真,明日就要离开帝都,今天再去街道上逛逛罢?今日我陪你玩一整天,看你想要去什么地方。”

“好啊。”颜天真面上泛出欣喜之色,起身便挽住了凤云渺的胳膊,“咱们现在就出去溜溜。”

二人一同坐上了离宫的马车,马车行驶到了集市上,便停了下来。

下了马车之后,颜天真照旧去吃路边小吃,目光不经意间瞥过右侧方的一幢高楼。

天上人间。

帝都之内出名的花楼之一。

上次就是去这个地方玩,被云渺逮了个正着,外加被警告了一番。

他说,烟花之地污秽不堪,如他们这样的人,不应该进去沾染不干净的气息。

然而,此刻颜天真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停留在匾额下的横幅之上。

‘我为歌狂’大赛,夺魁者获得雪域黑豹一只,市场价万两。

“看什么呢?”耳畔响起凤云渺的声音,“你该不会是对黑豹感兴趣?这种大型动物我们身边已经不需要,有玲珑还不够吗?”

“玲珑是你的,就算认了我这个女主人,也还是跟你最亲。”颜天真笑道,“我也想养一只大型动物,跟我最亲。”

“你就不担心玲珑会和黑豹打架?同样都是凶狠的动物,还指望他们和平共处?”

“它们的主人相亲相爱,它们怎么就不能和谐共处?”

凤云渺冷哼一声。

花楼内的歌唱比赛,他是不希望颜天真去抛头露面的。

那种污秽之地,有什么去的必要?

然而,望着颜天真期盼的眼神,想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。

她就是玩心很重。

罢了。

“把面纱带上。”凤云渺道,“离宫之前我就答应了你,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都陪着,自然不会食言,但我不愿意去那种烟花之地抛头露面,你想凑个热闹可以,把脸蒙起来,别让人看了去。”

“没问题!”颜天真十分爽快地应下,“云渺,你不是很有洁癖吗?真的愿意陪我去那种地方玩?”

凤云渺冷哼了一声,“没有下次了。”

颜天真笑着走开,去路边的摊子上买了一块丝巾遮脸,顺便多买了一块面具,这才回到了凤云渺的身旁。

“听你的,我蒙面了。咱们进去罢,为了不让你太子殿下的形象有所缺失,我也给你买了面具。”

“跟紧了我,别一个人四处乱跑。”凤云渺警告着,将颜天真的手紧紧地纳入自己掌心中,另一只手接过了面具,戴在脸上。

与颜天真一同踏进了花楼,一股脂粉味迎面扑来,让凤云渺有些嫌恶。

老鸨上来招呼道:“这位爷……”

“别靠近。”凤云渺冷然地道了一句,“要一个干净雅致的包间,能够将赛场看清楚的。”

“没问题,这位爷楼上请,保证给您留个好地方……”

二人被带到了二楼的雅间坐下,气味还算干净,凤云渺拧着的眉头也就舒展开了。

他转头朝着花楼的伙计道:“参加你们这的大赛,有什么规矩?”

“这位爷,今日参加大赛的名额是有限的,总共就五十个名额,先到先得,如今一个名额都不剩了,二位来晚了。”

“晚了啊……”

颜天真撇了撇嘴。

这么说来,没办法参加比赛,也就只能作为旁观者?

“这样啊,你下去罢。”凤云渺摆了摆手,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。

“你笑什么?我没得比你很高兴?”颜天真白了她一眼。

“这种烟花之地,随处一扫都是脑满肠肥的客人,大多心思龌龊不正经,我为何要让你美妙的歌声被他们听去?只怕他们会无限遐想,亵渎你。”

凤云渺说着,伸手捏了捏颜天真的脸颊,“你要是真喜欢那只黑豹,咱们就等着,看看谁能夺魁,我再从那人手里花高价买下来送给你,可好?”

“好吧。”颜天真耸了耸肩,“那咱们就做旁观者罢。”

两人在雅间里坐了片刻,就听到窗户外头响起一阵爆竹声,昭示着大赛开始了。

二人坐于窗口处,从这个角度,可以十分清晰地看到台上的情形。

参与比试者,有男有女,琵琶琴瑟,各种乐器皆有人使用。

听过了几场歌唱之后,颜天真与凤云渺都有些兴趣缺失。

都是经历过四国交流会的人,只觉得这些花楼里的歌唱水准真是难登大雅之堂。

四国交流会上随便抓个垫底的,恐怕都可以在这里轻易夺魁。

“就这样的水平,真是让我白白期待。”颜天真品着茶,轻叹一声。

而就在下一刻。

“铮——”

一道清脆的琴音在空气中响起,一起便没有消停,柔和绵长而曲调悠然,转音之间又如同流水潺潺。

这让原本兴趣缺缺的二人顿时又起了点兴致。

“这首曲子好像有点水平。”颜天真道了一句,“这旋律怎么听着好像还有点耳熟……”

并不陌生的旋律,可她一时间又有些想不起来。

她脑海中的歌曲库太庞大,不能瞬间就想起这旋律源于哪首曲子。

琴音还在继续,由如从天际倾泻而下的雅律,幽幽绵长,带着回旋的荡漾。

颜天真依旧保持着品茶的动作。

歌声响起的那一瞬间,她却险些呛着了。

“夜出,青狐妖

裹素腰,纤媚笑

流目盼,生姿娇

从容步,回首一探万千瑶

月花好,云竹茂

风缥缈,自舞灵巧

芙蓉俏,冰肌绡

入俗世,看尽红尘谁能共逍遥——”

颜天真几乎没有多想,目光如箭一般射向楼下的台子。

参赛者背对着她,身披一件黑色大斗篷,宽大的帽檐压在头上,他又是低垂着头在抚琴,这让人压根就看不清他的长相。

只能看见那双拨弄着琴弦的手,修长如白玉。

那声音轻柔酥脆,格外撩动人心。

“暗夜步出竹林桥

苍茫惊现青狐妖

锦绣织缎裹素腰

半掩半开纤媚笑

浮影摇枝流目盼

簪花扶髻从容步

一足三娉生姿娇

回首一探万千瑶……”

唱到此处,那黑色的帽檐之下逸出一阵低低的笑声,那声音实在妖媚,风情万种,几乎笑得要让听者骨头都酥了。

“呵呵呵呵呵——”

颜天真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,只觉得这空气之中浮动着难以言喻的骚气。

身为男子,声音能风情万种到如此地步,也是实在罕见。

再看凤云渺,此刻的脸色有些阴沉。

很显然,他能从这段歌声中判断出声音的主人是谁。

“风华,柳眉梢

玲珑眼,贝齿咬

春帐宵,重影摇

银发耀,引身折腰一人瞧~

月花好,云竹茂

风缥缈,自舞灵巧

芙蓉俏,冰肌绡

入俗世看尽红尘谁能共逍遥——”

空气中只飘荡着他一人的歌声。

台下听众无数,这一刻竟没有人出声打扰。

坐在最前排的客人们,有人甚至摩拳擦掌,眼见着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。

颜天真翻了个白眼。

那家伙的声音就是这么有杀伤力,尤其笑起来,太犯规了。

酥入骨髓,耳朵都要怀孕。

只听声音,比女人还要风情万种。

“风光灼华过桃夭

黛青淡扫柳眉梢

卷睫长掩玲珑眼

并指菱唇贝齿咬

三丈软红春帐宵

媚眼如丝重影摇

交结满铺银发耀

引身折腰一人瞧”

柔中带媚的嗓音,不失感染力,听在耳中,只觉得让人要上瘾。

颜天真都有些招架不住这样的歌声,正认真聆听着,就感觉到下巴被人捏起,凤云渺特有的清凉声音传入耳膜——

“好听吗?这不男不女不人不妖不伦不类的歌,你竟还津津有味地听?”

颜天真抽了抽唇角。

今日的这一场大赛,这首歌必定夺魁,毋庸置疑。

看台下那些客人们的眼神就能判断出来,他们已经被歌声所折服。

歌不正经?无妨。这是在青楼,多不正经都没关系,就应该要多荡漾有多荡漾,要多浪有多浪,甩掉节操,敞开了嗓子唱。

这一曲《青媚狐》,她只教过一个人。

歌曲已经接近了尾声,听众们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直到歌声停止,琴音消逝,众人才回过神来,叫好声一阵接着一阵,掌声经久不息。

台子中央,那身披黑色大斗篷的男子已经起了身,迈出步子要走开。

“别走,别走,再来一遍,再来一遍。”

“声音这么好听,脸肯定也好看,把斗篷摘下来让大伙看看脸呗!”

有人起哄着。

那人顿住了脚步,再次开口,声音依旧清脆动人。

“这场大赛,比的是声音,可不是面孔。既然你们认同了我的声音,夺魁的奖品就该属于我,还管我长得什么模样。”

话音落下,他低笑一声,不顾众人的挽留,头也不回地离去。

“我的黑豹子没戏了,既然是被他赢了去,我也就不想再找他购买,避免相见。”雅间内,颜天真冲凤云渺笑道,“我知道,你不想再让我跟他来往,咱们这就走罢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

我知道我推荐的歌并不是大家都喜欢听,我选的大部分是比较热门的,在b站受到广大网友追捧的,不喜欢听的同学也犯不着再说一句:xxx一点都不好听,因为喜欢的人真的不少,对吧,我是为了迎合大部分年轻网友的口味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