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9章 感激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一刻二人似乎都十分有默契,对过往的恩怨绝口不提。

颜天真心中晓得,二人都是为了孟离芝考虑,不愿她为难。

可见,无论是做人亲娘还是做人师父,孟离芝都是相当成功的。

“打的什么哑谜?神神秘秘的……”孟离芝心中格外好奇那盒子里装的东西,却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。

他们有心隐瞒,她追问下去也得不到结果。

一餐饭吃得格外安静,饭后,颜天真拖拽凤云渺离开了大堂,借口出去散步,让史曜乾能够与孟离芝好好道个别。

凤云渺在场,气氛就未免有些尴尬。

“既然他是来道别的,那就让他多点时间与母亲说话罢。”颜天真道,“对待格外缺乏关爱的人,一点点的温情或许都会让他铭记在心。”

史曜乾再如何阴险狡诈臭不要脸,他的心底深处也有一处柔软的地方,一旦触及,也能够发现他的良知。

“乖徒儿,为师想了想,还是要跟你认个错。”

大堂内,孟离芝耷拉着肩膀道,“要不是我隐瞒身份这么多年,也就不至于……”

“我是来探望师父的,不是来责怪师父,更不是来师父这里博同情。”

史曜乾打断她的话,“刚得知真相的那一刻,我对师父是有些失望的,觉得您始终拿我当外人,后来转念一想,我本就是个外人,有什么资格让师父拿我当自己人看待,年少时,我在心里偷偷喊过您一声母亲,但,您自己是有儿子的。”

“等会儿等会儿,我最不爱听这些话了,太客套了。”孟离芝当即沉下了脸,“我虽然有儿子,但不代表徒儿在心里就没地位了。”

“可是作为一个母亲,儿子与徒儿争执,您当然是要向着儿子的。”

“话虽如此,我依然没对你生出反感的情绪啊。其实,我很欣慰,在我面前你们都格外懂事,吃这一餐饭也没掐起来,仿佛你们之间什么恩怨都没有,你以为我会看不出来,你们是在替我着想吗。”

孟离芝注视着史曜乾,一本正经道:“你想离开,我不挽留,你做出的选择是正确的,但……你可以不用这么急着离开,你与为师这么久没见,就不打算在为师这边多留几天再走?”

“算了。”史曜乾摇了摇头,“还是避免与凤云渺相见为好,如果不是因为您与他的母子关系,我大概还会没完没了地对他进行打扰。”

他一向不是个屈服困难的人。

但,欠下孟离芝的人情,总归要还。

换做从前,他很多时候都不记人情,他可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出卖任何一个帮过他的人。

尹晚晴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她救他,反而被他出卖。

他的内心深处并没有一丝罪恶感。

但是孟离芝的人情,他却记了十几年。

十几年前的救命之恩,十几年后的救命之恩,在他心中留下的感觉竟截然不同。

年少时和大哥流落街头,无比狼狈,脑海中只记得生母的歇斯底里与残酷虐待,让他感叹人心冷漠,内心被仇恨所包围。

他只想活下去,不再受任何人的欺凌。

他与大哥相依为命,从来不愿意交朋友,因为他们不敢相信任何人,不想和外人有感情羁绊。

最落魄的时候,被孟离芝所收养。

在遇到孟离芝之前,他们从来没有过安逸平静、丰衣足食的生活。

他们喊她——师父。

她似乎是他们阴暗人生中的一抹光明。

她才配做他们的母亲。

可是,她有孩子。

所以……他们只是捡来的,在她那里不敢奢求太多。

三个月的相处,她教他们一些防身功夫,分别之际,给他们留下了一大笔银钱。

她说——

“男孩子要自己打拼,师父是个闲人,总不能永远跟在你们屁股后面照顾你们,防身的功夫已经教给你们了,钱也留给你们了,接下来的路你们自己走,总有一天为师会回来再看看,我的徒儿是不是已经混得风生水起。”

之后,他们也确实混得很不错。

钱,越来越多。

他们当然要有出息,才能让她看得起。

他格外羡慕孟离芝口中的那位——在外地做生意的儿子。

谁知道他会是东宫太子呢。

十年如弹指一挥间,这些年他们也经历了不少,对外人依旧格外冷漠,该算计就算计,能利用就利用,该杀就杀,毫不手软。

但是,他们始终不会忘记孟离芝。

这个在他们人生中只占据了一小部分的——师父。

神秘又行踪不定。

他只觉得他欠孟离芝天大的人情,其他人的人情,实在不值一提啊。

当他已经强悍到凡事都可以自己解决时,他不会轻易对一个人感激。

他只会记着,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,那个收养他的师父。

“其实你真的不用太急着回北昱国。”耳畔又响起了孟离芝的声音,“如果你是担心和云渺碰面……为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云渺他们明天就要动身去寻宝库了,他们不在南旭国,你就不用急着逃避,你想见他都没有机会。”

史曜乾回过神,“寻宝库?九龙窟吗?”

“对。”孟离芝笑了笑,“这个宝库,你有兴趣吗。”

“没兴趣。”史曜乾颇为干脆地给出一个回复。

他不愿意孟离芝对他失望,又怎么会愚蠢到去跟凤云渺抢钱。

与孟离芝对他的看法比起来,钱财就显得格外微不足道了。

他又没有皇室血统,整个宝库抢过来也当不了皇帝。

何必费那个劲。吃力不讨好的事儿,他从来不做。

“你没兴趣,为师就放心了。”孟离芝嘿嘿一笑,“云渺他们去寻宝,是为了充盈国库,他们不在,你又何必急着离开?不如就在为师这山庄里小住几天,云渺不会有意见的,他说,随我高兴。”

史曜乾自然不会拒绝。

这样……也好。

“我让人给你准备客房,去沐浴休息罢,我还得和云渺他们道个别。”

孟离芝说着,便转身走出了大堂。

在庭院中看见了正在漫步的两道身影,她蹑手蹑脚地走上前去,到了二人身后,双手抬起,一左一右扣上了两人的肩膀。

颜天真与凤云渺早就察觉到了她的靠近,她突然这么拍一下,也并没有吓到他们。

“你们明日就要出发了,为娘白天就给你们做了不少保存时间较长的点心,带着路上吃,这体重可千万不能再往下掉了。”

孟离芝说着,捏了捏颜天真的肩,“有打算什么时候生个娃?”

“回来再说。”凤云渺应了一声。

“生娃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,要做不少准备的,等你们什么时候有生的打算,我亲自出马照顾天真的起居,怎么样?是不是很感动?”

“感动极了。”颜天真笑着应了一声。

“为娘别的本事没有,厨艺还是很不错的,我也深知怀孕有哪些禁忌,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,由我照料,定能确保万无一失。”

“有劳母亲了,真到了那时候再说罢,现在就不用在这长篇大论了。”凤云渺轻描淡写道,“时辰不早了,母亲早点歇息,我们也要回宫了。”

“云渺,史曜乾的事,你不会怪为娘吧?”

“不怪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随你高兴罢,这些年我都在皇宫里,也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父母左右,你在外收两个徒儿,我没什么好气的,但是我希望母亲你牢记一点,以后再想收徒,务必让我先看过,可千万别把什么阿猫阿狗都收进家门,可好。”

“嗯……”孟离芝有些郁闷地应了一声,“以后……大概不会再收了。”

“我们明早就走,母亲不必相送。”

“一路顺风,若有什么急事,一定要记得飞鹰传信啊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……

二人离开了风凌山庄,回到了皇宫里头。

夜已经深了。

颜天真被凤云渺拉回卧房内,才走到床沿边坐下,凤云渺的身躯便压了下来。

颜天真置身于被褥与他的胸膛之间,挑了挑眉,“我总觉得,你离开山庄回来的这一路上,还是心情不好。”

“我替母亲着想,但这并不代表我就真的丝毫不介意,我一想到我的亲生母亲,关怀着一个我所讨厌的人,心里怎能不郁闷?但,一想到自己的幸运,我还是十分感激母亲,也感激你。”

“感激母亲是应该的,但是,为何感激我?”颜天真眨巴着眼,“我似乎也没为你付出太多,反倒是你为我前前后后做了不少事,让我过上如此舒心的日子,应该是我感激你才对。”

“你选择我,这一点就足够我感激了。”凤云渺与她鼻尖相抵,“我可从不要求你需要为我付出多少,只要你始终陪伴在我身旁,让我远离寂寞,我的心情便会很好了,你带给我愉悦的心情,我难道不应该感激你?”

“这样啊……那我无言以对了。”

凤云渺的手伸向她的腰带,“睡前做些运动罢,有利身心健康,这样我会更加感激你。”

颜天真:“……”

无法抗拒。

任由他解下她的衣带,共赴一场巫山云雨。

……

一夜好梦。

第二日,颜天真从榻上醒来之时,只有她一人。

掀开被褥下了榻,走到了衣柜旁,一打开柜子,就发现自己平日里最喜欢的几件衣服都没了。

已经被云渺收进行李中了?

她随手挑了一身红裙穿上,穿戴整齐后打开了房门,宫女已经站在房门外等候。

“太子妃醒了?请前去大堂用早饭,所有的行装都收拾好了,殿下说,您只需要把早点吃了,休息片刻就可以出发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到了大堂,颜天真才发现自己是起得最晚的那个。

大哥、伶俐他们也已经在用饭了。

凤云渺身旁还有一个空位,颜天真走上前坐下,望着眼前摆放的燕窝点心,是她喜欢吃的羊奶糕。

颜天真抬起胳膊肘,轻轻撞了一下身旁的人,“云渺,怎么不叫我起床?”

“让你睡到自然醒。”

“那我要是睡到日晒三竿了,你们这么多人还要等我一个?”

“当然了。”凤云渺回答得格外随意,“都是自己人,没有人不愿意等你。”

颜天真:“……”

这待遇实在是好。

用过饭后,众人便相继离开大堂,上了离宫的马车。

马车驶出宫门外,颜天真掀开了窗帘,看到前方不远处还有另外一队人马。

那是宁子初的车队。

宁子初乘坐的马车外,随从道:“陛下,南旭太子他们的队伍也来了。”

宁子初掀开了马车窗帘,看着不远处将头探出车窗外的颜天真,冲她淡淡一笑。

颜天真接触到他的视线,客套般地冲他回了一个笑容,放下了帘子。

两队人马,徐徐前进。

前方是未知的旅途,或许一路毫无波澜,风平浪静,也或许一路跌宕起伏,险象迭生。

然,众人心中都满怀好奇与探索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~本卷结束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