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 有毒(二更!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九龙窟的大概位置处于西宁国附近,在西宁国与东陵国的交界处。”

颜天真歪斜地倚靠在凤云渺的肩上,耳畔听着车轱辘轴滚动的声音,目光注视着手中已经完整拼在一起的地图。

两张羊皮图纸合二为一,地势就清晰了许多,拼接过后留下的裂缝还是挺影响整张地图的美观。

由于凤云渺与宁子初签订了协议,宁子初便十分放心地把半张地图交了出来。

傍晚时分,队伍已经完全行驶出了南旭国的国土。

“殿下,北昱皇派人来告知,说是前方不远处有一间客栈,已经命人前去包下,是否让队伍进行休息?这天色也不早了。”马车外响起龙受的声音。

凤云渺应着,“嗯。到达客栈外便全体休息。”

找寻宝库也不是十万火急的事,他要确保队伍每天都有充沛的精力赶路。

此处位于郊外,方圆几十里都没有几处落脚点,前方有客栈,自然就要拿来过夜。

两边的人马到了客栈外停下,客房的分布分别是:二楼归北昱,三楼归南旭、鸾凤。

如今南旭国与鸾凤国是一家。

颜天真到了客房内,便吩咐伙计烧热水,准备沐浴。

“在马车上颠簸了大半天,你若是觉得累就休息,我去找大舅子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路线。”

“好,那我先躺一会儿。”

凤云渺带着地图离开了,临走之时,还不忘给颜天真带上门。

颜天真和衣躺在了榻上,准备眯一会儿。

然而,才起了睡意,便听到房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,愈来愈近。

紧接着,有人敲了敲门。

颜天真出声询问道:“谁?”

房门外传来熟悉的男子声音,“天真,开开门。”

是宁子初。

“北昱皇找我有什么要紧事。”颜天真并不起身开门,“这是我和我家殿下的客房,北昱皇若是没有什么正经事要谈,就不必入内了。”

几国的人齐聚在一间客栈,还是应该避嫌。

“的确没有什么正经事。”房门外响起一声低笑,“罢了,朕就不进去了,东西放在你房门外,等朕离开之后,自己出来拿罢。”

听到此处,颜天真从榻上坐起了身。

宁子初是给她带来了什么东西?

宁子初的脚步声似乎远去了。

颜天真这双脚才落地,就听到房门外又有脚步声走近。

“姑娘,您的洗澡水烧好了……诶,姑娘为何把东西搁在门口?”是客栈伙计的声音。

颜天真走上前去开门,望着门槛外的食盒,弯腰拎起,朝着伙计吩咐道:“把浴桶给我提上来,放好洗澡水。”

“好勒。”

伙计十分麻利地下了楼,叫上两人将浴桶抬进了客房内,片刻的时间就打好了洗澡水。

而这期间,颜天真坐在桌边,打开了宁子初送来的食盒。

食盒里装着的,是一些十分精致的糕点。

宁子初知道她喜欢吃甜食。曾经在北昱皇宫呆了两三个月,他对她的喜好自然会有所了解。

既然是吃的东西,那就没必要还回去了,大不了改天回送一盒就是了。

颜天真这么想着,拿了一块便吃。

糕点松软可口,味道特别不赖。

吃过两块之后,颜天真走到房门口将门栓上,这才回到了浴桶边上,宽衣解带。

将身子泡在热水中,倚靠在浴桶边缘,只觉得浑身舒适又惬意。

但很快的,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随着呆在浴桶里的时间渐长,愈发觉得身上虚软无力,等她意识到这一点,想要起身时,却发现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力气。

怎么回事?!

颜天真将双手手臂搁在浴桶边缘,掌心扣着浴桶的两侧,费力地想要起身。

非但没有起来,她还发现自己双臂的肌肤渐渐呈现出紫色。

她顿时一惊,低头望向自己身躯的其他部位。

随处可见泛紫。

这是让人给下药了!

可是……这人哪来的机会呢?

绝大部分情况下,中药的原因来自入口的食物。

颜天真的目光立即望向桌子中央的那一盒糕点。

但很快,她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宁子初给她下药?那不是吃饱了撑的吗。

他同行的目的是为了宝库,应该不会把主意打到她身上,就算是想打她主意,在这客栈里显然不是明智的,在她的卧房给她下药,也不能把她怎么着。

排除掉宁子初,还能是谁?

颜天真已经没有时间多想,她此刻看不到自己的唇色都在渐渐泛紫。

“云渺……云渺!”

她想将凤云渺呼喊过来,却感觉到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扼住,她发不出太大的声音。

她能发出的声音实在太小,除非就在门口才能听得见。

既然她没有力气,那她就只能想办法制造声响,把人引过来。

触手可及的,只有一把椅子。

三尺之外,有一个大花瓶,可惜她的手不够长,够不到。

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劲,她将离她最近的椅子推倒了。

椅子砸中了三尺之外的桌子,让桌面一震,桌子边缘的大花瓶晃了两三下,终究是维持不住平衡,从桌上滚落,摔在地上四分五裂。

“啪!”

一声十分清晰的脆响。

客栈的隔音效果不太好,花瓶砸碎的声响足够让隔壁间听见。

很快的,门外有脚步声响起,随即是肖洁的声音传了进来,“太子妃?刚才听到你这屋里有什么东西打碎了,没事吧?”

“有……有事。”颜天真使劲说话,“你进来啊。”

“太子妃,你说的什么?我听不见。”

“我说……进来!”

“什么?”肖洁有些纳闷,颜天真为何说话如此小声?为了能够听清,便将耳朵贴在了门板上。

这才听清屋内响起的一句——进来。

一瞬间的怔愣后,肖洁伸手推门。

房门被颜天真从里面拴上了,她推不开。

颜天真叫她进来却又不开门,声音还那般小,那只能说明一种情况。

颜天真现在不方便行动,甚至——连说话都没法大声?

肖洁顿时一惊,朝里面道了一句,“太子妃别怪我失礼,我要直接破门而入了!”

话音落下,她抬起了手,朝着房门狠狠拍出一掌!

这该死的房门竟然还挺坚固,一掌没能破开。

一掌不行接着一掌,肖洁甚至用上了脚踹。

“轰——”

房门终于被破开,整块门板没有了任何支撑,朝着里面砸了下去。

刚好斜着砸在了浴桶上方,和浴桶边缘形成一个角度,没把颜天真砸中,还帮着挡了春光。

肖洁这一番动静实在是不小,离得近的客房都能听见。

下一刻,三四间客房都开了门。

龙攻龙受凤伶俐等人十分纳闷。

“肖洁你干什么呢?踹门踹那么响,不知道的还以为客栈遭强盗洗劫了。”

凤伶俐说着,便走了过来。

“不准过来!”肖洁低喝一声,“太子妃还泡在浴桶里,男子都不准过来,女子过来。”

凤伶俐一听这话,脚下的步子当即顿住,没有再迈出一步。

肖洁连忙走到了浴桶边上,一看颜天真的情况,大吃一惊。

颜天真的面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紫气,唇色发紫。

不,不仅仅是面部。

几乎在全身都蔓延开了。

肖洁连忙帮她把脉。

“脉象怎么这么乱?肯定是中毒了……”

颜天真此刻的意识已经不太清醒,无法回答肖洁。

肖洁朝着房门外大喊,“太子妃出事了,快把太子殿下叫过来!”

颜天真迷迷糊糊之间,察觉自己被人抱出了浴桶,披上了衣服,落在一个熟悉的怀抱中。

而后,被放在了柔软的被褥上。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凤云渺听到消息之后急忙赶来,望着此刻神智模糊的颜天真,脸上漫上一层阴寒。

这一层楼,全都是自己人。

而就在这样的环境下,颜天真居然会遭到暗算。

颜天真那一间客房门坏了,便转移到隔壁肖洁的房屋中。

“太子妃很显然是不好发出声音,她只能推倒了椅子,撞倒花瓶发出声响来吸引人,幸好我就在隔壁,听到动静就前来询问,她连给我开门的力气都没有,属下就只能强行破门而入。”

肖洁一边说着,一边给颜天真针灸导毒。

“奇怪,这毒素怎么一点点都导不出来。”肖洁眉头紧锁,“能吸一点点出来也好啊。”

正说着话,肖梦也听到动静过来了。

“太子妃是中毒了吗?如果是毒,让我来试试。”

她走到床沿边坐下,看过了颜天真的状况后,也拧起了眉头。

“这种毒发情况,我怎么从来就没有见过……”

好好的人浑身泛紫,实在是闻所未闻。

而就在这时候,房门外响起了凤伶俐的声音——

“义父,义母可有大碍?”

凤云渺闻声,顷刻间想到了解决方法。

“去把伶俐叫进来,你们两个就在外边守着,任何人不得靠近这一间客房。”

“是。”

两人退了出去,让凤伶俐进了屋子里。

“伶俐,过来。”凤云渺将凤伶俐喊到了身前,让他看清了颜天真此刻的状况。

凤伶俐吓了一跳,“义母这情况……中毒挺严重吗?”

“已经让肖洁他们诊断过了,诊断不出来。”凤云渺望着他,“义父现在也就只能指望你了。”

“对,我百毒不侵,事不宜迟,我立即放血救义母。”

凤伶俐说着,便毫不迟疑地将自己的手掌划破。

凤云渺捏开了颜天真的嘴,让凤伶俐的鲜血能够流淌进去。

几滴过后,凤云渺道:“先别喂了,看看情况。”

凤伶俐收了手。

再观察着颜天真的症状,片刻的时间过去后,她脸上的紫气好像褪去了一些,唇上的也淡化了。

“果然是管用的。”凤伶俐道,“再喂一些,应该就能够解毒了。”

说着,他又将手掌凑到了颜天真的面前,让血液流淌进她的口中。

又是片刻的时间,直到颜天真脸上的紫气越来越淡,直到消失不见时,凤伶俐才收回了手。

“义父,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凤云渺注意到了凤伶俐的放血量,大概能装满一个小茶杯。

上一回在红枫镇医治鼠疫病人的时候,凤伶俐只需要给每个病人分两滴。

这一次给颜天真解毒,居然要用上小半杯血。

解毒所需要的血量,与毒性的强弱有关。

可见颜天真这一次所中的毒,比鼠疫还要严重许多。

如果不是有凤伶俐在场……

后果恐怕难以想象。

印象中,最让他记忆尤深的毒药是紫月魔兰。

那个时候,凤伶俐还没有得到百毒不侵的体质,没有条件救治。

这一次的毒,也不知比起紫月魔兰,是强是弱?

凤伶俐的体质,是一个秘密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“伶俐,这一次是你的功劳。”凤云渺道,“如果不是你在场,这毒要解决起来恐怕会很棘手。”

“义父就不用与我客气了,我这条命不也是义父给救的么。”

“现在这个人情你已经还了。”凤云渺说着,握上了颜天真的手,“你救了她,等于还了我对你的恩情,你不欠我什么了。”

“义父跟我还客气什么?”凤伶俐歪着头,“救命之恩固然容易还,养育之恩只怕是还不完的,今后,我身上的血就随义父用,义父随时来取都不用跟我客气了。”

“这种话就别说了,实在不吉利。”凤云渺伸手敲了一下他的头,“我倒是希望以后没什么机会能用上,自家人平安才是最要紧的,还有一点你要谨记,你的体质千万不能在外人面前暴露出来,越多人知道对你越不利,这个秘密你得守好了。”

“义父的话,我铭记在心。”

“快些去把伤口包扎一下,你义母这里我守着便好。”

凤伶俐离开了客房,一出门就撞上了走上前来的小莹。

小莹望了一眼他淌血的手掌,就明白他做什么了。

“郡主没事了么?”

“嗯,没事了,有义父陪着。”

“来我屋里,我给你包扎下。”

小莹说着,扯过了凤伶俐便走。

路过颜天真的房门外时,凤伶俐无意中瞥见桌子上的糕点,正好腹中饥饿,便走上前去,伸手拿了一块就往口中塞。

“包扎完伤口再回来吃啦。”小莹道,“你看你一手血,粘乎乎的。”

“我先吃几块垫垫肚子,你要不要。”

“不要,肯定没我做的好吃。”

二人说话间,有伙计跑上楼来,望着二人,怔了一瞬,随即看了一眼塌下的房门,苦着脸道:“客官啊,本店小本生意,这房间虽然没多华丽,你们也不能这样砸啊,这个门也不便宜呢。”

“行了,多少钱原价赔给你就是了。”凤伶俐边吃边道,“我们刚才有两个兄弟在这打架,不小心砸了你家客栈的门,抱歉了,你把赔偿的费用写进住店费用里,回头全给你算。”

“好勒。”伙计乐滋滋地点头。

凤伶俐又塞了两块糕点,这才被小莹拉走了。

二人并不知道,身后的伙计看了一眼桌面上的糕点,又瞥了一眼凤伶俐的背影,目光中闪烁着冷冽的笑意。

隔壁的客房内,颜天真解了毒,一睁开眼就看见坐在床沿边的凤云渺。

“云渺……”颜天真叫着他的名字,此刻已经恢复了大半力气,说话不再是有气无力。

凤云渺见她醒了,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,“现在感觉身子如何?”

“不难受了。”颜天真从榻上坐起了身,“刚才泡在浴桶里的那一刻,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。”

“我真是没有想到,这周围都是自己人,还会让你遭此暗算。”凤云渺俯身拥住颜天真,“是我没看紧你,你是如何中毒的?在我离开之后,有没有遇见什么人。”

“可别自责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中毒的。”颜天真靠在凤云渺怀中,道,“我只遇到了宁子初,但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害我。”

宁子初不会要她的命,这一点,她深信不疑。

先不说她的存在并不会妨碍宁子初,就算是与宁子初起了什么利益冲突,她也不觉得宁子初会这么干脆地朝她下杀手。

他对她的情意不是假。

“你先告诉我,他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行为?”凤云渺问着。

“其实我连他的面都没见着,我只是吃了两块他给我的点心。”颜天真道,“我明知道他不会做害我的事,又怎么会对他送来的食物有所警惕?”

颜天真说到这儿,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——

“也许,宁子初本人都不知道点心会有问题?”

“他给你的点心?”凤云渺眉头轻蹙,“点心在哪里?”

“就在房间的桌子上。”

颜天真此刻已经恢复了精神,便走出了客房,回到了隔壁间。

门板被肖洁踢坏了,她在门外一抬头就看见了桌上的点心少了几块。

“我靠!谁又给吃了?”颜天真急忙走上前,望着那盘糕点,“我能确定,又少了两三块,要真是点心有问题,再吃下去岂不是……”

又要中毒,又要麻烦伶俐。

她之前陷入了昏迷当中,根本就无法告诉其他人这盘点心是不能吃的。

谁这么馋?又来吃两块。

这盘点心被几个人动过?

“如果真的是点心有毒,很快我们就可以知道是谁吃了。”

二人正说着话,凤伶俐已经包扎好手掌回来了。

“义母,你桌子上的这盘糕点味道还不错,刚才路过你的房门外,吃了几块,再分我几块呗。”

凤伶俐笑着走上前来。

颜天真闻言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原来是被他给吃了去。

那还好,对他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。

“伶俐,你听我说,这不能再吃了,这糕点可能有问题,当然了,被你吃掉我们肯定检验不出结果,这盘糕点必须保留。”

颜天真的话音才落下,就看见对面的凤伶俐变了脸色。

“我……肚子疼,失陪一下,我要去茅房。”

凤伶俐说着,捂着肚子转身便跑。

“郡主,这盘糕点很可能真的有问题。”小莹望着凤伶俐跑开的身影,道,“他虽然能抗毒性,但并不代表,毒性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,如果这盘糕点含有剧毒,寻常人吃了会死,他吃了……可能导致腹泻不止。”

颜天真:“……”

正说着话,就听见房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奔跑声,紧接着是宁子初的身影出现在三人的视线中。

“天真,你有没有事?朕刚才听说你……”

“北昱皇来得正好。”凤云渺开口打断他的话,从颜天真手中拿过那盘糕点,“这点心,是你送给天真的吗?”

“不错。”宁子初道,“怎么了?送一盘点心也值得你小心眼来吃醋计较吗?”

“当然不是了,本宫现在怀疑这点心有问题。”凤云渺轻描淡写道,“北昱皇,要不要尝一块?”

“胡言乱语,朕送给天真的东西怎么会有问题。”

宁子初冷笑一声,伸手便从那盘点心上拿起一块。

而下一刻,颜天真出手打掉了他手中的糕点。

随即转头看向凤云渺,“这下他可以排除嫌疑了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