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2章 人不如虎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名伙计死了,就代表唯一的线索断了。

“岂有此理。”宁子初开口,语气森凉,“这躲在暗地里的小人要是有种,就再出现一回。”

他还就不信了,逮不住这个家伙。

“夜里睡觉,大伙都警惕一些罢。”颜天真留下了这么一句话,便转身上楼。

宁子初朝着司风吩咐下去,“夜里让护卫轮流守在客栈外,若有什么突发状况,喊叫即可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入夜时分,万籁俱寂。客栈外树影婆娑,衬出了几分阴森之感。

有皎洁的月辉透过纱窗,打在床榻边的两双靴子上。

榻上,颜天真躺在凤云渺的臂弯中,思索着傍晚的事儿。

“还不睡么?”耳畔响起了凤云渺的声音。

“我在想着,今天傍晚发生的那件事会是谁的杰作。”颜天真道,“刚才想起了南弦逃狱的消息,但现在还没有到月底,并不是他苏醒的时候啊。”

“除非他提前苏醒,人格转换的时间被打乱。”凤云渺道,“你觉得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性?”

“不好确定。”

“那就先不要多想,如果真是他,他不会失败一次过后就放弃,我们可以等着他下一回捣乱,抓个现行。”

凤云渺说到这儿,从榻上坐起了身。

颜天真询问道:“你干什么去?”

“提前做好准备。”凤云渺下了榻,借着微弱的月色,走到了桌边去翻行李。

从行李中翻出了一个小瓶,又翻出了打火石,将烛火重新点燃。

屋子瞬间就亮堂了。

紧接着,凤云渺便拿着瓶子走到了门口,揭开瓶盖,在门后撒下一层细碎的粉末。

颜天真看清了他撒的东西,正是白沙胶。

“天真,看清楚了,回头进出房门,记得要跨过去。”凤云渺说着,打开了房门,长腿一迈跨过白沙胶,“我去窗户外头撒一些迷罗花粉。”

颜天真轻挑眉头。

白沙胶加上迷罗花粉,可谓双管齐下。

不管来人是从正门进,还是扒窗户,都难免要中招的。

白沙胶一旦接触空气,发挥黏性。

迷罗花粉一旦接触肌肤,发炎流脓。

凤云渺很快布置好了,将门关上,回到了床榻边躺下。

“现在可以安心睡下了。”凤云渺伸手将颜天真揽到了怀中,“睡罢。”

“你布置的这两样东西都是好东西,可惜数量有限,用一次少一次。回头让手下的人去打听打听,能不能弄到货源。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“你们都给我听着,今天夜里都给我精神着点,谁也别打瞌睡,要是谁看门给睡着了,严惩不贷!”

司风朝客栈外看门的护卫警告了一番,这才进了客栈内,将大门关上。

此刻已经过了子时,客房几乎都已经熄灯了。

宁子初的护卫们不敢怠慢,如雕塑一般站立在客栈外,无一人敢打瞌睡。

夜间的风拂过每个人的领口,只让人觉得脖颈处一阵凉飕飕的。

风中夹杂着丝丝花香味,令人闻着觉得有些心旷神怡。

“什么味道?真好闻啊……”

“似乎是梨花清香呢。”

长夜漫漫,甚是无聊,为了打发时间,护卫们也会交头接耳。

“奇怪了,我刚才明明还精神得很,怎么这会儿这么犯困……”

“不能睡!你不要命了?你若是敢睡,可要面临严厉惩罚。”

然而,作出警告的这一人,也在说过话之后打了一个哈欠。

“你还好意思训我呢,你自己不也犯困!”

“奇了怪,我也想睡。”

一个接一个的犯困,有人便起了警惕心。

“这一两个人犯困也就算了,怎么大伙都没来由的想睡?可别是中招了吧?”

“要我说,这家客栈会不会就是一家黑店?那伙计是不是在咱们的饭菜里下了什么料……”

护卫中有人分析着,“看那掌柜的獐头鼠目也不像什么好人,我要立即前去禀告陛下。”

正说着,一个转头,却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情景一般,毫无预警地发出一声惊呼——

“啊!”

旁边的人被这一声呼喊惊得顿时清醒了几分。

“怎么了?你叫什么叫!”

“我刚才看到了一张惨白的面孔,绿油油的眼睛,迅速地就从我眼前飘过了……”那名受了惊吓的护卫此刻依然有些惊魂未定,“你们相信我,我不是在忽悠你们……”

“嘁,我看你是太困了,出现幻觉。”

“哪来那么多不干净的东西?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。”

其中一人讥笑着,一个转头,也发出了一声惊喊。

“啊!真……真的有那种东西……”

他哆嗦着手,指着前方的一处虚空,“刚才就……就在那里。”

他这话一出,身旁的人都有些背后发毛了。

这一个人可能是出现幻觉,一连两个人都看见了,那还能是幻觉吗?

尤其还是在子时过后的夜里。

再想想刚才没来由的犯困。

细思极恐。

众人屏住了呼吸,由于空气中的静谧,使得众人额头上与背后的冷汗分泌得更多。

而就在下一刻——

“啊——”

“啊——”

一连好几道惊呼声,响彻黑夜上空。

原本还寂静的客栈内,好几间客房又重新燃起了灯火。

其中自然包括颜天真与凤云渺的客房。

“什么声音?”颜天真一个鲤鱼打挺从榻上坐起,“云渺,你听见了吗?”

“那么大声的鬼叫,怎能听不到。”凤云渺掀开被褥下了榻,“我出去看看,你暂时不要离开这间屋子。”

说话间,从枕头下摸出了一个瓶子塞给颜天真,“迷罗花粉,拿着防身。”

这间房屋经过布置,算是很安全的了。

南弦曾经中过白沙胶的招,但他还没尝试过迷罗花粉的厉害。

他若是真敢来,那就能尝一尝了。

此刻,客栈大堂已经亮起了灯火,宁子初阴沉着脸下了楼,打开大门,扬手就朝门外站着的人扇过去。

一巴掌挥出,刮过两名护卫的脸颊,使得那两人齐齐捂住了脸下跪。

“陛下息怒。”

“男子汉大丈夫,鬼吼鬼叫不成样子,这还有其他国的人在,你们就不怕被笑话吗?你们自个儿丢脸也就罢了,别连累朕一起丢脸。”

“陛下!我们当真不是无故惊叫,我们看见了……阴魂。”

宁子初不以为然,“长什么样?”

“白如雪的脸,绿幽幽的眼,一闪而过,那根本就不是属于人的速度……”护卫说着,嘴唇还有些发颤,“只来得及看清一道残影。”

“装神弄鬼罢了。”宁子初听着他的描述,面上也不见一丝慌乱,“就算真的是阴魂又如何,朕是天子,有真龙庇佑,区区游魂野鬼,也想来奈何得了朕?有本事就飘到朕的面前来,让朕看看清楚。”

“陛下,举头三尺有神明,还是少说些冒犯鬼神的话……”

“如此胆量,也配做朕的护卫。”宁子初冷笑一声,伸腿踹向那人的肩,“还有谁怕的?全都站出来!革去侍卫一职,全都卷铺盖滚!”

一群废物要来有何用。

“北昱皇好大的火气啊。”空气中响起一道慢条斯理的男子声线,“身为凡夫俗子,畏惧鬼神也是情有可原,你有真龙庇佑,可他们没有,你又何必去与人比胆量。”

宁子初转过头,便看见凤云渺迈着优雅的步伐而来。

“北昱皇如此暴躁,本宫对这些侍卫们深表同情。”凤云渺走上前来,“按照你这个驱赶法,还不到九龙窟,你的护卫们都该给你赶跑了,这样罢,所有被北昱皇驱赶的侍卫们,你们无处可去,便转投本宫手下,本宫通通收纳了。”

宁子初原本就火气甚大,凤云渺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。

他一时气话,要将侍卫们全都轰走,凤云渺却说要把这些人全都收了,这么一来,北昱国的队伍在南旭国面前岂不就显得势弱?

凤云渺如此明目张胆地邀请他手底下的人过去南旭那边。

真是无耻。

“北昱国的子民,生是北昱国的人,死是北昱国的鬼,岂能转投到南旭国。”宁子初迫使自己恢复镇静,淡淡道,“罢了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你们这群胆小鬼,给朕听清楚了,你们看到的不过是人捣鬼罢了,有时眼见都不一定为实,你们只要想着那是假的,足矣,千万不要被扰乱了心神,让小人趁虚而入。”

宁子初的话音才落下,凤云渺便又说了一句让他十分气恼的话,“北昱皇还是将这伙侍卫撤走罢,看门的事情,就交给本宫手下的——虎。人怕鬼,虎不怕,本宫这灵虎蹲在大门口,那就是一尊守门神,看门好使,还能驱邪,胜过十几个酒囊饭袋。”

宁子初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

凤云渺是在笑话他,十几个护卫还比不过一只畜牲管用。

偏偏他还不能反驳。

这群护卫蹲在门口,只会继续给他丢人现眼,不如撤走。

想到这,他冷冷地瞥了一眼众人,“都回房去,这儿没你们的事了。”

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一句话。

不愿再和凤云渺继续拌嘴,他转身甩袖离去。

护卫们灰溜溜地撤走了。

凤伶俐一直在楼道口观望着,眼见着护卫们都撤走了,便去客栈后院,把趴在榕树下睡着的玲珑喊醒了,带到大堂中。

“义父,暗中的人装神弄鬼,是想引起众人恐慌,好趁乱闯入客栈?”

“不然呢?单纯和我们玩躲猫猫吗。扰乱人心,这是一种对精神层面的进攻,宁子初的护卫个个吓得脸都白了,可见这人装神弄鬼装得还挺像。”

凤云渺说着,低头拍了拍玲珑的虎头,“等会儿蹲在大门外,你要是看见一个脸白白、眼睛冒绿光、还会飘的影子,你千万不要追上去,记住,蹲在门口一动不动就是了,要是那影子飘到你的面前,你就一爪子把他拍倒,能抓住,就赏你二十只烧鸡。”

玲珑听罢,慢条斯理地走到大门口,在门槛外趴了下来。

凤伶俐上前去将大门关上。

“义父,这样能行吗?”

“就算今夜抓不住人,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。”凤云渺道,“你上楼去睡罢,经过我的客房外时,告知你义母一声,让她先睡,天亮之前我就呆在这大堂内,等你上楼,我就把烛火熄了。”

“义父是要在这等着抓人?”

“野兽再如何智慧,也比不过人类的头脑,玲珑守在门口,我藏在门后,才能确保万无一失啊。”

“黑灯瞎火的,让义父独自守在这,未免也太孤独了。”凤伶俐道,“不如我留下陪义父?”

“用不着,你今日不是腹泻了很久么,上楼歇息。”

凤伶俐不再抗议,转身上楼去了。

宽敞的大堂之内,仅有凤云渺一人。

他吹熄了烛火。

客栈再一次陷入了寂静。

与此同时,客栈外,树荫下的两道人影将客栈外发生的一切看在眼中,交谈起来。

“把人全都给撤回去了,换成一只老虎,还真想得出来。”

“接下来该如何,还要继续扮鬼吗?请公子指示。”

“让我想想。”

“老虎……应该是不会惧怕阴魂罢?可能它都不知道鬼魂是个什么东西,只怕我一接近,就会被它扑上去。”

“当然不能指望把老虎给吓跑,我在想,把老虎给引走?凤云渺养的这只白虎可不是寻常的虎,不仅速度奇快,还很擅长于躲避攻击,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不可小看。你要是被它给追上了,你这脚力恐怕跑不过它,这样,你带上暗器,趁机偷袭它,放倒它。”

“公子是想把这只白虎据为己有么?”

“若能为我所用,自然是再好不过,若不能为我所用,就剥下那一身皮毛做披风,让凤云渺心痛心痛也好,这事你若是能办成,重重有赏,去罢。”

……

万籁俱寂,夜凉如水,本该是在床榻上睡觉的时刻,却有一道人影如鬼魅一般在黑夜中游动。

这人影一身雪白长衫,脸色雪白得如同纸人一般,血色的唇,绿幽幽的眸,眼睑下方沾染着点点血迹。

这是一张阴森如厉鬼般的容颜。

他的目光锁定着前方的客栈。

偌大的客栈,也就只有门口高挂着两盏灯,昏暗的灯光透过灯笼,打在最下方的庞然大物上。

那只雪白的庞然大物就那么静静地趴着,闭着眼,好似睡着了一般。

白色的影子试探般地挪近了一些。

门口的白虎并没有任何反应。

白影见此,又挪近了一些。

白虎依然没有任何反应。

“居然睡着了么,呵,还以为有多么厉害……”

白影讥诮一笑,抬起了手,手中一枚四角镖,在月色照耀之下流淌着冷光。

这枚飞镖上涂抹了烈性迷药,他要把这只白虎迷倒了捉走。

眼见着白虎没有任何动静,白影迅速出手,四角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袭向了门口的庞然大物!

而就在下一刻,白虎的反应却让白影险些惊掉了下巴。

眼见着飞镖就要接近那硕大的虎身,白虎一个敏捷利落的打滚,就让那枚飞镖打了个空,随即轻摇了两下尾巴,依旧闭着眼不睁开。

它似乎也不想计较是谁出手。

这让白影顿时纳闷。

那白虎闭着眼睛还能躲飞镖,更让人惊讶的在于,被人袭击之后,它竟还能如此淡定地睡觉,就没打算追出来?

原本还想调虎离山。

奈何,虎不配合。

想要偷袭。

奈何打不中。

白影陷入了思索。

怎么办?

有些不死心地再一次抬起了双手,两枚四角镖利落飞出!

这一次,白虎总算睁开了眼睛,或许是因为两道破空声靠着耳朵不好辨别方向,睁眼的那一瞬间,它一个灵敏地闪避,又让那两枚四角镖落了空,打在地上。

“你娘的。”

白影咒骂了一声,隔着两丈的距离,冲着白虎张牙舞爪,“看什么?还不过来追我!”

白虎双眸盯着他,就是不愿意动一下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→_→

同志们,我今天又出门浪了,更新有点晚,见谅

玲珑:看在我的面子上,原谅作者吧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