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3章 失踪的云渺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同一时刻,紧闭的房门后——

凤云渺坐在椅子上,黑暗中,唇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。

连续三声‘叮’,飞镖落地的声音,怎么能逃过他的耳朵。

外面的人,和门口的距离应该有些远。

那人倒也挺谨慎,不敢靠近,试着袭击白虎,袭击不中,这就会导致他更加顾忌,不敢上前。

调虎离山,他是绝对办不到了。

那么,他会选择先撤离?回去从长计议么?

如果对方只有一个人,应当会先撤。

如果对方人数多,那就可能在原地商量。

想到这儿,凤云渺站起了身,走向后院。

从后门出去需要七拐八绕,经过好几道门,且都是在门内安了门闩,只能从里开,不能从外开,这么一来,给入侵者带来不少麻烦,暗中的敌人大概也是了解到了这一点,这才想尽办法从正门进攻。

此刻他就要从后门溜出去,便可以藏在暗中观察,宁子初那群护卫口中的‘游魂野鬼’长什么模样。

同一时刻,房门外的白影隔着两三丈的距离,还在继续挑衅着白虎。

“我还就不信了,你不肯追出来。”

白影说着,从地上捡起了几颗石子,朝着白虎砸过去,试图将其激怒。

飞镖打出去也是落空,可不能再浪费了。

他如今的想法就是要引白虎前来追他,他就不信了,虎这样的猛兽,在人类的挑衅下不会动怒。

可事实却是——

他真的无法激怒白虎前来追赶他。

那双硕大的虎眼瞪视着他,分明就是对他有敌意的,可就算是如此,它也不愿意离开大门口,像是接受了死命令的军人一般,无论如何也不离开岗位。

扮作阴魂的男子见此,有些咬牙切齿。

这白虎究竟正不正常?眼见着有可疑人靠近,怎么就不知道追出来?

他无法揣测这白虎的心思。

白虎可以轻而易举地躲避他的攻击,继续攻击显然也是徒劳的。

此刻若是离开,那大家伙会不会追上来?

他心里这么想着,便转了个身,耳朵警惕地聆听着身后的动静,脚下迈出几步。

客栈门外的白虎无动于衷,似乎并不在意他的离去。

“真是见鬼了。”

由于忌惮,他并不敢上前,就只能愤然离去。

他不知的是,就在他离开后,客栈门前闪过一道蓝影,如同魑魅魍魉般的速度,从半空中掠过,留下一道残影。

扮鬼男子一路西行,确定身后的白虎没有追赶上来,也就放松了些警惕。

十几丈外,有一处高高的灌木丛。

走的近些了,就能看见灌木丛中隐约有帐篷搭建,那帐篷被高高的野草环绕,远处的人几乎是看不见的。

帐篷整体矮小,里面只能容纳一人居住。

“公子,情况有些出乎意料。”他朝着帐篷内的人道了一句,“那只白虎,我打不中它,它也不愿意来追我,我要是贸然上前,只怕会被它一口吞了。”

看那白虎躲避飞镖的敏捷速度,就知道与它近身搏斗的胜算有多低。

他们这边人少,也算是一大弱势。

原计划是调虎离山,让客栈内的人察觉不到异样,公子独自潜入,在一楼大堂点火。

对于公子的做法,他其实是有些不赞同的。

要是真一把火把这群人全烧在客栈里,九龙图岂不是就浪费了?

领头人物有好几个,也不知道九龙图在谁的手里。

可公子的回答却是——死光了最好,还管什么九龙图,那东西他也不是特别稀罕。

可见,他对于那群人的杀心,远远大于对藏宝图的兴趣。

“我早就料到了事情不会这么顺利。”帐篷内,男子的声音不咸不淡,“你就是太有自信了,才会败兴而归。”

“那公子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?咱们人少,他们人多,只能智取,不能硬拼。”

“他们现在已经有了很高的警觉性,咱们先安分几日,让他们放松警惕再说。”

“也好。”白影应着,想说些什么,却又欲言又止。

帐篷内的人再次出声,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没有便退下。”

“公子,我还想混入他们当中。”

“你想混进去干什么?惦记着九龙图吗?”帐篷内响起了一声冷哼,“果然是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你已经收了我不少好处,是不是应该优先考虑给我办事。”

“这一点公子放心就是了,我们这一行都是讲信用的,否则,以后谁还愿意跟我们合作?九龙图是我个人兴趣,还请公子谅解,这世上有几个人不爱钱呢?”

“我只要他们死!管什么劳什子九龙图。”

“公子视金钱如粪土,这一点,我钦佩。”

“滚。”

“是……”

白衣人应着,正要转过身,却猛然惊觉到有一物袭来,当即干脆利落地趴下身。

同一时刻,三枚银针从头顶齐刷刷地飞过,射在了他身后的帐篷上。

“一群鼠辈,还妄想着害本宫。”

空气中响起一道冰冷的讥笑声,扮鬼男子一抬眼,就看见月色下一道人影风驰电掣般掠来。

他什么时候被跟踪的?!

来不及多想,当机立断,冲着凤云渺飞出了几枚四角镖。

他当然没想着能打中凤云渺,只是想暂时拖延他的速度。

帐篷里的人自然也听见了动静,从帐篷内迅速窜出。

同一时刻,凤云渺避开了几枚飞镖,要去追赶那两人的身影,才追出几步,就看见帐篷后方冒起了烟。

不好!

他这才想起,刚才这两人的对话中提到了——点火。

看来是准备了火药的?

现在面临追赶之际,帐篷内的人很聪明地做出了一个选择。

点燃引线,利用爆炸借此摆脱他的追赶。

扮鬼的那个家伙速度也很快,拎着帐篷里的人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跑出了几丈远。

引线燃尽也就几个眨眼之间,生死关头拼的是速度,一旦慢了,那就得成炮灰。

唯快不破。

凤云渺只能放弃了追赶,返身离开。

两方人背对而行,距离愈来愈远。

“轰——”

巨大的爆破声响彻,原本杂草茂盛的灌木丛顷刻间被火苗吞噬。

这边火光冲天,另一边客栈内的众人都被惊醒了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什么声音?”

“好像有东西炸了?”

“快去看看!”

“是远处的草丛给炸了。”

“真是莫名其妙啊,好好的草地怎么会炸了……不过这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了。”

大多数人从一开始的惊讶,很快就恢复了平静。

爆炸的地点距离客栈远,威胁不到客栈这边,甚至不会受到波及,众人自然也就不甚在意了。

宁子初从榻上惊醒,走到了纱窗边上眺望远处,望着那一处火光,若有所思。

那一处灌木丛也不大,烧完了之后,边上就没有什么东西可烧了,夜风很快就会把火苗熄灭。

但是——什么原因?

好好的一处草地,怎么会有人去炸?

“司风。”宁子初把守在房门外的贴身随从喊来,“你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?就算威胁不到客栈这边,朕也要知道原因。”

“是。”

另一边,颜天真也惊醒了,点燃了一盏烛火,披上了外衣踏出房门,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草地是不会无缘无故爆炸的,只有可能是人为。

前半夜,伶俐经过她的房门口,说是凤云渺在底下大堂休息,时刻准备着逮人,因为有玲珑在,所以她不担心。

她觉得草地爆炸会与凤云渺有关。

她必须亲眼见过凤云渺本人才能安心。

而就在她奔跑过楼道时,听到身后也响起了急促的奔跑声,转过头一看,借着手中微弱的灯盏,看清了来人正是凤伶俐。

只有凤伶俐与她知道,凤云渺是独自守在大堂里等敌人上门的。

所以,远处的草地上发生爆炸,大多数人都不在意,只有她和凤伶俐格外在意。

二人迅速下楼,齐齐呼喊——

“义父!”

“云渺!”

得不到任何回应。

大堂内一片漆黑,似乎空无一人。

颜天真提着灯盏走到门后,将大门打开,竟然看不到玲珑的身影。

“玲珑呢?”

人找不到,虎也找不到了,这使得颜天真的心中格外焦灼。

“伶俐!我先去前面那草地看看,你马上叫人起来一起寻找你义父。”

冲着凤伶俐吩咐完之后,颜天真便奔出了客栈。

“云渺——”

颜天真一边奔跑着,一边喊着凤云渺的名字。

“云渺,你要是听见我的喊叫,你就应一声!”

“凤云渺!”

静谧的空气中,只有她一人的呐喊。

借着月色能看到,不远处的前方,那一片被火燎过的地方还在冒烟。

但是已经没有火光了,都被夜风给吹散了。

离那块地方越来越近,颜天真的心中就越来越紧。

凤云渺,你可别出什么事才好。

会不会……晕倒在什么地方了?

更严重的后果她已经不敢去设想。

跑得近些了,她看见一团庞然大物在草地附近来回踱步,几尺之外的地方,还立着一道修长的身影。

她面色一喜,以为那人就是凤云渺,正要喊出声,脸上的笑容却凝滞了。

那不是凤云渺,身形不同。

凤云渺的身高体型,她记得清清楚楚。

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人靠近,转过头来,一看是颜天真,率先问候。

“郡主,您为何前来?”

原来是宁子初的贴身随从,司风。受了宁子初的吩咐前来查看状况。

“你来这有多久了?有没有看到我家殿下?”

“陛下觉得此地爆炸很有蹊跷,让我前来查探查探,我一来便看见白虎在四处徘徊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,接着,您就来了。”

颜天真心中一沉。

爆炸之前,凤云渺一定就在这附近。

否则,玲珑不会前来。

“郡主,现场我已经看过了,是有人用火药炸了这地方,而且火药的分量一定不少,依照刚才的爆炸情况来看,这火药的分量足以炸掉一个房子。”司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“而且,从废墟中发现了一些破碎的布料,还有木材。”

“破碎的布料?”颜天真这一刻有些手脚冰凉,“在哪儿?”

司风指向脚边三尺之外的地方,“就在那里。”

颜天真迫切地想要上前去看,迈出的每一步却都很沉重。

不敢想象,那破碎的布料是什么颜色。

终于走到了那一堆破布边上,她蹲下身来,借着手中的灯盏去看。

看清的那一刻,胸膛里一直吊着的那颗心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这些破碎的布料,不属于凤云渺身上的任何一寸衣料。

可她依然不会觉得心里轻松。

凤云渺若是平安无事,又怎么会不现身?

所以——

他或许还是出了事的。

“除了这一堆破碎的布料之外,还有发现其他来自于人体身上的东西吗?”颜天真又问。

司风道:“我也才来了片刻,前面那堆废墟还没有寻找过。”

司风的话,让颜天真又无法轻松。

还以为他已经看过整个现场……

可他也只看了一部分。

还剩下一堆废墟……

颜天真不愿再继续想下去,提着灯盏冲到了废墟旁,蹲下身,便开始徒手挖废墟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