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章 回到朕的身边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丝毫不在意尘埃弄脏了自己白嫩的双手与漂亮的衣裙,她如今心里只有一个想法。

一定要找到凤云渺。

但是她不希望在这废墟里找到。

她的双手不断地刨着眼前的废墟,只想着全部找完,让她确定凤云渺不在这里面。

找不到,就代表他只是失踪,没有被炸到。

司风站在一旁看着,此刻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余光瞥见不远处亮堂了起来,他转过头去看,是众人举着火把过来了,领头的人正是凤伶俐。

凤伶俐一路疾跑过来,看着挖废墟的颜天真,又看了看在附近徘徊的玲珑,他转头朝着众人道道:“一半人举着火把,剩下的人,跟我一起挖。”

说着,便也蹲下了身,徒手去刨。

“都用手,不要用利器!”他大喊着。

众人分别行动,此刻已经快后半夜了,凤云渺的失踪,令众人毫无睡意,个个都十分精神。

尹默玄很快也赶到了。

一开始听到爆炸声,他也觉得事有蹊跷,但没想到此事跟凤云渺有关。

直到南旭国的人都跑来挖废墟,他才晓得是凤云渺失踪了。

望着不断用手刨废墟的颜天真,这一刻也不知道该安慰什么。

还不能断定凤云渺出事,应该往好的方面去想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身后响起一道清凉的男子嗓音,宁子初也被引过来了。

尹默玄道:“劳烦北昱皇派人一起寻找南旭太子,我们三国既然是联盟,就应该齐心协力。”

“王爷放心,朕不会冷眼旁观的。”宁子初道,“朕在想,他深夜跑出客栈的原因,或许他是发现了暗处的敌人,这火药可能是他引爆的,也可能是敌人。”

“目前,在这片废墟里没有挖出任何一个人。”尹默玄道,“但愿不会挖到。”

就算挖到人,最好也是敌人。

无法想象他的妹妹年纪轻轻就守寡会是什么滋味。

谁也没有想到,凤云渺擒敌人会遇上这样的危险。

而就在下一刻,宁子初蹲下了身,“天真,别挖了!”

尹默玄听着这声音,连忙看了过去。

颜天真的右手上多了两道血痕,可能是被碎石块划伤的。

这废墟又脏又乱,弄伤手也是在所难免的。

他也开口道:“别挖了,这么多人在帮忙呢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,先去包扎一下。来人……”

尹默玄正打算让人拿药箱来,却被颜天真一句话打断。

“不用,没那么娇气,你们不用管我。”

她的双手仍然在刨着眼前的废墟,“我没事可干,光坐着也会胡思乱想,不要阻止我,让我继续挖,我要确定他有没有在这里。”

话说到这个份上,分明是不容许任何人打断她。

凤伶俐与她的想法相同。

尹默玄见此,也不再发言,挽起了袖子,蹲下身和她一起挖。

宁子初站得笔挺,望着所有人的动作。

挖废墟的每一个人都很担忧,因为他们或多或少都跟凤云渺有关系。

但是他与凤云渺没关系,并不是很在意他的死活。

因此,发生这样的事,也并影响他继续寻找宝库。

凤云渺不在,南旭国的队伍群龙无首。如此一来,他们是否会停止前进?

对他们来说,太子比宝库重要。

北昱国的队伍和鸾凤国的队伍还能继续前行。

少了一个凤云渺,对他来说并不是没有好处的,至少他可以确保北昱国获得更多的利益。

但……

对颜天真来说却是一个打击。

宁子初垂下头,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颜天真紧绷的侧颜。

他不希望她难过。但此事他确实无能为力。

将近半个时辰过去了,众人总算是将废墟找了个遍。

值得安慰的是,废墟之下并没有人。

甚至没有属于人体的东西。

所以——并无人员死亡,凤云渺是失踪了。

虽然他不在废墟中,也并不代表他就平安无事。

“我要在附近继续找找。”

颜天真起身离开。

她不能光盯着这一处废墟,也许凤云渺就在附近呢。

“大家都分散开,在这附近四处找找。”凤伶俐说着,举着火把追上了颜天真。

又是一个时辰的搜寻。

宁子初早已回到了客栈之内。

颜天真还并没有打算要休息,正走着,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拍,耳畔响起了尹默玄的声音,“你去睡上一觉罢,夜里不睡觉,白天就没精神了,再说这夜间光线也不好,为何不等到天亮了再继续寻找呢。”

“大哥去睡吧,我不困。”

“我帮你找,你去睡。”

“我不……”

颜天真还打算拒绝,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察觉到脖颈一疼。

两眼一黑,很快就失去了意识。

身后,尹默玄收回了手,接住她倒下的身躯,叹了一口气。

她不愿意休息,那他就只能将她强行劈晕。

……

颜天真再一次醒来时,天色已经蒙蒙亮了。

昏迷之前,她一直在寻找凤云渺,之后就被尹默玄给打晕了,让她强行进入了休息状态。

颜天真心中惦记着凤云渺,连忙坐起身,掀开了被褥下榻。

衣服还是昨天夜里穿的那一件,压根就不需要更换。

她一打开房门,就看见了端着早点走过来的肖洁。

“太子妃醒了?快把早点吃了。”

“云渺呢?你们有没有找到他?”

提起凤云渺,肖洁的面上多了一丝无奈,“还没有。大伙昨天夜里都没合眼,这附近都找过不下三遍了,就是没有太子殿下的踪迹,我们猜测着,殿下会不会是被人给捉了?”

“他要是被人给捉了,对方应该会向我们提出条件。”颜天真想了想,道,“那咱们就在这客栈里等着,多等候几天,附近找不到,就去更远一点的地方找,要真是被人给绑架了,对方想提什么要求就让他们尽管来,总之,原地不动。”

“小将军的想法与太子妃一样。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怎样?你想说北昱国不会配合,对吧?”颜天真面无表情道,“也是,鸾凤国与南旭国是亲家,大哥应该也很乐意等,北昱国与我们又没沾亲戚关系,人家可不愿意陪我们等。”

宁子初不等,是情有可原。

他跟凤云渺原本就不对盘,凤云渺的遭遇如何,他当然不需要关心。

北昱国这队伍想要继续前行,她不会阻拦。

但这就意味着九龙图必须要交给宁子初,双方签下协议时,规定了,每国的领头人物皆有权力看九龙图。

北昱国的分成只有两成。

要是被宁子初找到了宝库,宝库总量多少,两成多少,还不全都是他说了算,要是没有其他两国的重要人物在场,宁子初完全可以捏造宝库的总价值,斟酌着北昱国可以吞掉多少,给南旭国和鸾凤国又该留下多少。

因此,不能单单让北昱国的队伍先行。

大哥带领的鸾凤国队伍,应该与他们同行。

南旭国全体人员,原地不动。

颜天真心中做好了打算,正打算找尹默玄前来商量,却瞥见一道紫影从楼道口徐徐走来。

正是宁子初。

“天真醒了?”宁子初走上前来,“朕让司风带了些人一起去寻找,你现在干着急也没用,先坐下来把早点吃了吧。”

瞥了一眼肖洁手上的那盘汤包,他就知道颜天真还没有吃上一口。

“北昱皇用过早点了吗。”颜天真淡淡道,“不如一起吃。”

宁子初愿意派人一起去寻找凤云渺,正是展示出了北昱对南旭的友好,如此一来,她自然要对他客套一些。

宁子初已经吃过早点,但此刻面对颜天真的询问,还是违心道:“朕还没吃过。”

“那就请罢。”颜天真冲他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。

宁子初踏进了客房内,与颜天真一同坐了下来。

肖洁把那一盘汤包放在了桌上,并没有要走开的意思。

“肖洁你先下去,门不用关了,就这么开着,我跟北昱皇有些正经事要说。”

房门敞开,是为了避嫌。

肖洁退了出去。

“陛下,我大概也能猜到你的心思。”颜天真拿了一个汤包,放入口中。

馅满汁多,平日里觉得十分美味的汤包,此刻吃起来竟是味同嚼蜡。

但她还必须要吃下去,否则,哪来的力气找凤云渺。

“我可不敢要求北昱国全体人员也要原地不动。陛下跟我们原本也就只是合作关系,我方出了意外,对陛下来说也没多少影响,因此,陛下先行,我绝不拦着。”

颜天真的语气毫无波澜。

宁子初望着她面无表情的脸,叹气道:“曾几何时,你对朕说话不是这样的语气,如今,已经变得这么疏离客气了。”

曾经,她也会在他面前嬉皮笑脸,如今,想要看她的一个笑脸都不是易事。

曾经,她的笑颜发自内心,美丽明媚,令人格外难忘。

如今,她的笑颜充满了客套与礼仪。

“这有什么好感慨的呢?陛下也知道,如今我身为南旭国的太子妃,不是从前那个没大没小的野丫头,言行举止自然要端庄一些,你我如今的身份,应该避嫌,我哪能随便发笑。”

颜天真的回答仍然很客气。

“朕对天真的感觉,还是不会变的。”宁子初道,“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,再过几年,都不会变。”

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呢。”颜天真淡淡道,“我房门都是大开的,陛下说话要注意这些分寸,可别暧昧,让人听了去多不好。”

“没有人听见。要是有人走过来了,朕会察觉到的。”

“陛下为何如此有自信?要是对方的功夫比你高明呢?”

“除了凤云渺之外,有几个人的靠近能逃过朕的耳朵?再说了,听就听了,朕又不怕,你我都没做什么伤风败俗的事。”

“人言可畏。陛下要是没什么别的事,就回去罢。等会儿我与大哥商量商量,北昱国和鸾凤国先行,南旭国的队伍继续留守客栈,就这样。”

颜天真说着,将半个汤包塞进了口中,站起了身。

“天真,你有没有想过,假如凤云渺回不来……”

“没有想过。”颜天真迅速打断他的话,“他怎么可能会回不来,我在废墟里没有找到他,他就一定会回来。”

“万一呢?你总要设想一个最糟糕的后果,做好打算。你与他才新婚不久,就发生这样的事,你这花一般的年纪,难道就打算今后一个人过?你的人生还很漫长呢。”

“我今后的路想怎么走,与陛下有什么关系?”颜天真望着宁子初,目光中有些冰冷,“陛下这话看似为我着想,同时也是在诅咒我的夫君,我请陛下不要再说些不吉利的话。”

“朕哪里是在诅咒他?朕想让你面对现实。期望越大,失望也就越大,倒不如不要期望太高。”

“多谢陛下的忠告了。”

颜天真说着,想要踏出房门。

宁子初也起了身,快步走出两步,挡在了她的面前。

他与她同龄,不过小了她几个月而已,如今站在她的面前,也比她高出了半个头。

这少年君王随便那么一站,都颇有气势。

“朕说的话一直算数。”宁子初的目光紧盯着颜天真的脸庞,“朕对你的感觉是不会变的,要是凤云渺不回来,你会不会回到朕的身边?”

“什么叫回到你的身边?我从来就没跟你在一起过,从前与你也就是上下级的关系,从前你是我老板,现在,我们是合作伙伴。”

“一定要跟朕撇清关系吗?朕想给你多留一条路,没有他,还有朕啊。他在你心中是第一位,朕在你心里难道还排不上第二?”

“什么第一第二的?你怎么还是长不大。”颜天真眉头轻蹙,“陛下,你十八了。你年少执政,很有能耐,你要是一心想着江山社稷,就不要太在意儿女情长,你管好你的江山社稷就行了,管我做什么?我的心可没那么大,装下一个就够了,哪里需要什么第二第三?没了凤云渺就选你,你还真不觉得委屈了自己。”

幼稚。

堂堂君王,还把自己当备胎。

他看上去冷酷,对待男女之情不还是个弱智吗。

“从前,朕只想把天真绑在身边。”宁子初的语气忽然柔和了些,“朕的确很在乎江山社稷,家国利益。得知你是鸾凤国的郡主,朕没有办法再继续绑着你了,朕让你去追寻你的幸福了,可是你与他在一起也并没有轻松下来,还不如跟着朕,当初在北昱国皇宫里,可没那么多灾多难。”

“有些灾难也是我自己引过来的,跟他没有关系。”颜天真伸手要推宁子初,“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“可是我真怕你将来无人照顾。”宁子初伸手扣住她的胳膊,“只要你一句话,朕就可以让你做北昱国的皇后,真的。”

“放开!”颜天真挣开他的手,“做皇后有什么好的?你当我看重这个位置吗?你一个后宫几十个妃嫔,天天都要跟那群女人撕,这可不是我向往的日子。”

“看谁不顺眼,你跟朕说就好了。”宁子初的声线携带着丝丝冰凉,“你看不顺的,朕可以让她死得悄无声息。”

“那要是我无理取闹,对方是无辜的呢?”

“朕不管别人怎么样,只要你好就成。”

颜天真叹了一口气,“算了吧,跟你实在是聊不下去,你死心罢,我绝不会选择你的,哪怕云渺真的回不来了,我仍然是南旭国的太子妃,你根本不用担心我将来无人照顾。”

因为她连活下去的信念都没有。

进棺了、入土了、掩埋了,哪里还需要谁去照顾她。

凤云渺都能为了她死,她又怎么能辜负了他。

再找个人改嫁,真没意思。

“天真,真的一点机会也不愿意给朕?”

宁子初的语气里有失落。

“陛下,就算没有他,我与你也走不到一起去。”颜天真越过了宁子初,走了出去,“你在我眼里,就像个小弟弟。”

这一句话,使得宁子初的脸色格外难看。

弟弟……

又是弟弟!

她分明没比他大多少,为何说话总是要用长辈的口气?!

宁子初本想反驳,颜天真却已经快步走远了,很显然是不想再与他多言。

除了生闷气,宁子初别无他法。

颜天真去了尹默玄所在的客房,同他商量。

“大哥,咱们三国瓜分宝库,必须按照协议上的约定,我是一定要找云渺的。所以,不能再和你们继续前行,我也没什么心情了。大哥你与宁子初同行,也好看着他,南旭国这边,也可以带走一些人,伶俐和我都要留下来。”

“好,那就依照你的意思,你们要照顾好自己,一旦有了凤云渺的消息,立即传信给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午饭时,颜天真把自己与尹默玄谈论出的结果对着众人宣布了一遍。

宁子初并未急着走,只说了多留一天看情况。

若是太急着继续前行,岂不是显得一点耐心都没有,等一日,也算是给了南旭国一个面子。

又到了夜里,颜天真被尹默玄揪着去了客房。

“白天找人,晚上就别找了,一天到晚没个消停,怎么养足精神?好好睡觉。”

尹默玄说着,就把颜天真朝客房内一推,也不等她接话就转身走开了。

尹默玄离开时,顺手带上了房门,还不忘留下一句威胁。

“你若不老实睡觉,就是逼着为兄给你的房门上锁。”

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走远了,颜天真踱步到了床沿边坐下。

将头倚靠在床柱子上,毫无睡意。

当初她失踪了半年,凤云渺都坚信她还活着,没有太过消沉。

如今,他失踪了,她同样要秉持着寻找他的信念,不可颓废。

但是——

一个人的夜,已经很不习惯了。

颜天真缓缓躺在榻上,被褥都是冰凉的,没有熟悉的怀抱,格外不适应。

上天安排的这一场分别,是为了让她也苦苦寻找他一回,体会他曾经所体会的感受吗?

那种杳无音讯、不知何时才能再见的感受,真是太难熬了。

她期盼着这一场分别不要太久。

她翻了个身,怀抱着凤云渺睡过的枕头,将头埋了进去。

脑海中放映的都是过去的点点滴滴,良久才有了睡意。

而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,房门外传来了不寻常的动静。

她瞬间睁开了眼,浑身警惕。

脚步声很轻很轻。

一定不是自己人。

自己人哪里需要这么偷偷摸摸,都是光明正大地走,一点也不会担心被发觉。

只有想使坏的人,才会刻意掩盖脚步。

门后面的白沙胶已经不太管用了。

白沙胶接触空气一旦超过十二个时辰,黏性就会大打折扣,只有粘住东西之后,才会将效果大大延长。

胶质的东西就是这样,接触空气后长时间不使用,空气中的尘埃全依附上去,破坏了黏性。

颜天真从枕头下摸出了那一瓶迷罗花粉,缓缓走向了门后……

门外的人,已经将手抵在了门板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