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7章 你可以安息了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怎么会有这样的功夫?”阴魂难以置信地望着南弦,“你居然试图吸走我的功力?”

南弦本人也并不太清楚状况。

他只知道,当对方袭击他的那一瞬间,身体似乎本能地有了克制的反应,脑海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,应该如何反击。

他根本就不记得另一个他练的武功究竟应该怎么运用。

终归还是同一个躯体,哪怕有两个意识,也改变不了他这副躯体就是一个高手的事实。

对此,他并不觉得开心。

反而有一些懊恼。

他恼恨那种不能完全控制自己身体的感觉。

一到月底,似乎就会有另一个意识来跟他抢身体,他会被迫陷入沉睡。

他……为什么会有另一面?

这一刻,南弦走神了。

而他走神的这一刻,也正好给了阴魂挣脱的机会。

阴魂眼见着他心不在焉,一掌打向了他的肩!

南弦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被这么一袭击,一个站立不稳就跌在了地上,两人的身躯被迫分开。

阴魂不敢再多做停留,拔腿就跑。

那个男子真是可怕,跟他有身体接触,竟然会被他吸走功力!

他是怎么做到的?

抢别人的内力,与强盗有什么区别。

阴魂这会儿也不敢再想着能把这两人抓回去立大功,南弦在他看来就是一匹恶狼,他应该尽快逃离这里。

否则,辛辛苦苦练的功力给了他人做嫁衣,太吃亏了。

他答应了凤云渺要把雇主抓回去,换取解药和酬劳,可现在人抓不到,只能提供线索,也不知凤云渺还愿不愿意给解药。

还是先回去报信再说。

阴魂一路跑得飞快,片刻的时间便到达了客栈。

刚好颜天真就坐在大堂内喝茶。

众人此刻仍然不知道凤云渺平安归来。

“太……太子妃……”阴魂由于脚程快,累得有些喘气。

“你看上去好像很急促。”颜天真望着他的模样,就知道他肯定是没成功,起了身道,“上楼说话。”

到了二楼的客房内,颜天真道:“说罢。”

“想要对付你们的,可不止雇主。还有另外一位,他们俩人对话也没有互相称呼姓名,不过,我听到雇主喊另外一个人——郡王。”

“郡王?”颜天真几乎是一瞬间就猜测到了南弦。

原来,还是跟南弦脱不了关系。

“雇主就在离此处几十丈外的山洞内,现在他们应该已经撤离了,我接近山洞的时候,他们在里面发生了争执,雇主想要杀你们,那个郡王似乎不同意,口口声声说,不让雇主对你下手。”

“另一个人是谁,我大概已经猜到了,有没有关于你家雇主身份的一点儿讯息呢?”

“从他们的对话中我可以听出雇主是为了复仇,他提到了某一位郡主,似乎就是曾经死在你们手上的。”

阴魂说到这,嘀咕着,“太可怕了,那个郡王也不知练了什么邪门功夫,我想要拿下他,被他抓住了手腕,然后我就觉得我体内的功力在流失,流向了他,这让我再也不敢跟他有身体接触,急忙脱身了。”

颜天真微讶。

果然是南弦。

阴魂口中那位死掉的郡主,只有可能是晚晴郡主。

只有这个郡主是死在他们手上的。

会帮晚晴复仇的人,她也能猜到是谁了。

凤云渺当初屠杀整个郡主府,尹晚晴后院的那些男宠也都没有放过,最后清点人数的时候,少了尹晚晴以及一名男宠。

应该就是那家伙了。

能活下来的人,果然是聪明人。

正想着,就听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颜天真抬头去看,‘龙攻’进门来了,手中提着一壶花茶。

瞥了一眼站在桌旁的阴魂,轻描淡写道:“果然是个不成事的,本宫没指望你能成功,指望你能带回一些讯息。”

“他确实带了挺有用的消息回来。”颜天真道,“幕后人跟南弦是有联系的,不过,杀我们并不是南弦的主意,他的雇主,是尹晚晴身边的一个小白脸,当初你血洗郡主府的时候,从你的手下逃脱,后来尹晚晴死了,再也没见过那小白脸,他竟然没有选择好好过日子,而是选择帮晚晴复仇。”

真爱。

大难不死,他完全有机会可以去过安逸的日子。

因为,他只是一个容易被人遗忘的小人物,要不是今天阴魂提起,她几乎已经遗忘了这一个小人物。

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小人物,却不甘心平庸一生,不甘心就此安逸,他选择复仇,走上了一条险路。

尹晚晴身边有个这么死心塌地的人,她竟然看不到,满脑子想着史曜乾,最终被出卖,走向毁灭。

如果她一开始喜欢的就是这个小白脸,后面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。

“白路。”凤云渺道出了一个姓名,“唯一从那场血洗中逃走的这个小白脸,是尹晚晴第一任男宠,呆在她身边的时间最长,在郡主府中算是比较有地位,他能活到现在跟我们作对,大概也是唯一的聪明人。”

“白路跟南弦……居然能凑到一起去。”颜天真道,“南弦能够成功逃狱,或许就有白路的帮助。”

“我好像是有听他们提起,我的雇主说,他曾经把那位郡王从牢狱里救出来。”

“果然勾结到一起去了。”凤云渺瞥了阴魂一眼,“还听到什么有价值的讯息吗?”

“我已经把我听到的都如实告诉你们了,那位郡王练的武功实在吓人,我没法把他们抓来,要不是因为交手的过程中他走神了,我或许就没法回来报信了。”

他说着,望向凤云渺的目光中带着期盼,“太子殿下,他们已经知道你没事了,你不能再继续躲藏下去。我不奢求要什么酬劳了,能把我的解药给我吗?我已经算是帮了你们,你们是不是该放我一条生路。”

“可以。”凤云渺淡淡道,“你还是有一点点能力的,不如留在本宫身边,帮本宫做事?”

阴魂怔了怔,随机应下,“愿意为太子殿下效犬马之劳!”

“很好。”凤云渺冲他伸出了手,掌心中躺着一枚黑色药丸,“这是你的解药,吃下去之后你就解脱了,吃完之后,本宫还有事情交代你。”

“多谢太子殿下。”阴魂不疑有他,拿过药丸便吃了下去。

药丸入腹之后,他只觉得浑身舒爽,朝着凤云渺拱手道:“太子殿下还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你转身之后就知道了。”

阴魂闻言,便转了个身。

房门外什么也没有啊。

他正疑惑着,蓦然觉得后背传来一阵钻心疼痛。

“嗤”

是利器刺进皮肉的声音。

他的身后,凤云渺握着一柄匕首,正从他的后心处抽出。

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。

伤口瞬间溢出了血液,红中泛着黑,是因为匕首淬了毒。

阴魂有些难以置信地转过身,望着凤云渺。

“本宫之前答应过你,你要是把事办好了,就给你解药和酬劳,你虽然没能把人抓回来,却提供了身份信息,也算有用,本宫就把解药给你了,这么一来,也算是金口玉言,说话算数。”

刚才给他吃的那颗药丸的确是解药,解了他之前的毒,算是给他提供信息的奖励。

插他的这把匕首上淬了其他毒,是为了惩罚他之前对颜天真和凤伶俐造成的伤害。

“你……卑鄙。”阴魂已经无力站立,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塌,“利用完了就扔,你们这些身居高位的人,都不是好东西……”

“你才不是个好东西。背信弃义,没有骨气,只要是聪明的大人物,都不屑用你这样的人,你并不值得被信任,本宫手下又不是没有忠诚的心腹,哪里需要你卖命。”

“可我帮了你……”阴魂咬牙切齿道,“就算不屑于用我,也不应该要我的命!”

“怎么不应该?在此之前,你害了本宫的夫人和义子。咱们一码事归一码事,你帮了本宫,本宫给你解药,这是奖励;你伤害了太子妃,本宫插了你一刀,这是处罚。”凤云渺轻描淡写道,“这不是挺公平的么?你可以安息了,本宫会找两个属下把你给埋了,没让你暴尸荒野就不错了。”

“你这个……”

“不许骂。”凤云渺打断他的话,“你敢开口骂本宫一句,本宫就鞭尸,把你的尸首砍成八段喂白虎,你连个坟墓都没有,你明知道本宫赏罚分明,何必讨罚?”

阴魂瞪大了眼。

想要骂出口的脏话,在这一刻不得不咽下去。

“闭上眼睛吧。”凤云渺冷漠道,“本宫这就让人去刨地,做你的葬身之处。”

阴魂固然心有不甘,却也说不出一句话了。

性命丢了,不想再把坟墓也丢了。

短暂的一生就这么过去,他无比后悔怎么就招惹了凤云渺。

这一刻,颜天真想起了凤云渺之前说的话。

一颗棋子,管它是好棋还是废棋,最终都要被舍弃。

凤云渺一开始就是打定了主意要他死的。

在他死之前,榨尽最后一点利用价值。

眼见着阴魂咽了气,颜天真道:“我就知道,以你的性格,绝对不会用这样的人。”

“我从不亏待自己的属下,偶尔他们任务失败,也会得到我的原谅。我允许他们出现失误,我知道他们一定尽力了,就不会太苛责,这是个人能力问题,是可以谅解的。然,一个人的能力再好,不忠,也绝不能要,这是态度问题。态度比能力重要。”

他的属下,并不是每个人的能力都比得上阴魂。

光是轻功这一点,阴魂的水平在中上,能排个前三不是问题。

但,实在太不可靠,只要危及性命危急利益,这家伙随时可以卖主求荣。

不可原谅。

再加上他之前下毒的事,虽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,也值得记下来。

“我平安归来一事,没有必要再继续隐瞒下去了,我立即就去换装,恢复身份,好让众人安心。”

一刻钟之后,颜天真将所有人员集合,宣布凤云渺平安归来。

“大家听我说一个好消息,太子殿下回来了!爆炸之后,他在附近晕倒了,被一名路过的好心樵夫救走,他失踪的这两天都是在养伤,今天才清醒过来,他身上的伤还没全好,急着回来看我们,为了不让我们担心,大伙这两天找人也累了,好好休息。”

众人欢呼。

颜天真一本正经地扯谎之后,面上也呈现出了欢喜雀跃。

为了安抚众人的情绪,不得不忽悠。

要是如实相告,南旭国的众人自然可以原谅凤云渺的隐瞒,鸾凤国与北昱国的人难免会有些怨言,毕竟不是自家首领,不排除有些头脑简单的家伙会觉得自己被耍了。

忽悠,是最好的解决方法,又被称为善意的谎言。

就让大家以为他脱险归来,不至于多想。

“天真。”身后忽然想起了宁子初的声音,压得很低,“你还是把实话告诉朕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