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章 没必要为难她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如果她真的没有问题,她应该不会太纠缠我们。”颜天真略一思索,道,“我们只是答应要捎她一段路程,到了集市之后,就看她是什么态度了,她要是肯干脆一点地离开,自然也能减少嫌疑,要是她处心积虑地想留下,那就很值得怀疑了。”

颜天真说完之后,又仰头饮下一口水。

白路与南弦的存在,真是后患无穷,导致她时时刻刻都要怀疑他人。

她只能相信最亲近的几个人,其他人……都值得防备。

“宁可错杀,不可放过。”凤云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“要是真那么不放心,就等她落单之时,把她……”

“再说吧。”

二人说话间,尹默玄已经从前方的破茅屋中走了出来,他的身后,白杏衣衫褴褛,低垂着头,似乎十分拘谨。

颜天真用胳膊肘轻撞了一下凤云渺的肩,“看,就是她。”

凤云渺顺着颜天真的视线看了过去。

还真是……

太像女帝了。

无害又脆弱的模样,非但没让他生出怜悯之心,反而勾起了一些不太美妙的回忆。

“越是看起来不具备威胁的人物,越是不简单,这乱世里,擅长伪装的人实在太多。”凤云渺低声道,“有没有觉得那女子身上的气息似曾相识?”

“曾经的假良玉?”颜天真忍俊不禁,“白莲乾装无辜堪称宗师级别,其次公孙媛。”

“嗯。”凤云渺十分赞同地应了一句,“不知道大舅子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

尹默玄带着白杏渐渐走近了,二人也就立即停止了交谈。

尹默玄走到了颜天真的面前,道:“妹妹,我们这一行人里,女眷少,大概也就你带的衣服最多,能不能……”

“没问题啊。”颜天真十分爽快地应下,“我衣服那么多,分一件给她也无妨,除去云渺送给我的衣服之外,其他的随便她挑一件,这一身破破烂烂实在太寒碜了。”

说着,将视线投向了白杏,“你跟我上马车。”

“谢谢你们。”白杏应了一声,随着颜天真上马车。

颜天真从行李中翻了几件衣服出来,摆在了她的面前。

“随便挑,不用太拘谨。”颜天真望着她的脸庞,“你看中的,就送给你。”

白杏望着摆在眼前的漂亮衣裙,似乎是愣住了。

更准确地来说,是惊艳。

山野村妇看见绫罗绸缎,的确是应该有如此惊叹的表情。

“我……真的可以随便挑一件吗?”她伸手触摸上了一件桃红色的衣裙,“我去集市上也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衣服,布料这么好。”

“你喜欢这一件是吧?送给你了。”

“这我怎么好意思要,爹娘教过,不能白拿人家东西。”白杏有些忐忑地收回了手,“你告诉我这衣服值多少钱?我会做工挣钱还给你的。”

“你们家的家教可真好,冲着这一点,白送给你也不心疼,你不用想着还钱给我了。”颜天真笑道,“要真是算钱,你买不起的。”

“你是在施舍我?”白杏转头望着颜天真,“你们帮助我,我很感激,也想要报答,但是,我不希望被人瞧不起,你是看不起我的,对吗?”

颜天真有心试探,便挑了挑眉,“我这种身份,为什么要看得起你?我好心施舍你,你难道不领情吗?不想要就算了。”

“你们这些贵族果然都是看不起老百姓的,我不需要你的施舍了。”

白杏说着,十分干脆地转过头,掀起马车的布帘跳下了马车。

颜天真若有所思。

这女子面部表情还真是很到位啊。

无害脆弱,自尊心强。

要真是敌人派来的,那还算是很有水平的。

再说白杏跳下马车之后,尹默玄有些疑惑地看着她,“不是让你换身衣服再下来吗?”

“那位姑娘的衣服太漂亮又太贵重了,我付不起。”白杏道,“也许在你们眼里,钱都不算事,但我不想欠你们太多人情,你们看不上的数目,在我眼里,是足够过日子的。”

“姑娘,这些只是举手之劳,我们没让你付钱。”

尹默玄望着眼前的女子,没有想到她竟然人穷志坚。

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,她如同惊弓之鸟,留给人的印象只有——脆弱无助。

这一刻,她彻底接受了亲人与父老乡亲离世的事实,她仍然是脆弱的,但是似乎已经找回了理智,将她的性格展示了出来。

一个不愿意白白接受施舍的人。

“这位王爷,你们愿意收留我,我很感激,我知道自己很渺小,我的报答对你们来说不值一提,但是,我不想欠你们什么。”白杏顿了顿,道,“你们帮我安葬父母,给我吃穿,我没有钱来报答,但是我还有双手,还有力气,王爷要是不介意,我可以为奴为婢。”

尹默玄:“……”

他并不打算让这个女子留下。

等队伍行驶到了集市上,就要把她打发走。

他也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条件。

不等他开口反对,坐在旁边的凤云渺率先给出了回应,“大舅子,白杏姑娘的表示似乎很明显啊,她跟你非亲非故的,不愿意接受你的施舍,这要是给你当侍女,那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接受了,你给她的东西就成了打赏,不算在人情里,这位姑娘挺聪明的,这么一来也就解决了吃穿问题,服侍你,你肯定要付工钱。”

尹默玄白了凤云渺一眼,“我不缺人使唤,身边也不留没有武功的人。”

三国队伍之内,皆是练家子。

为数不多的几名女眷,也是个个都有本领在身的。

收留一个民女当婢女?

这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。

哪怕这个女子的长相……那么像殇骨。

也不能让她留下的。

“王爷,我什么活都会干,洗衣做饭,通通难不倒我。”白杏道,“我做的饭特别好吃,真的!保证不会让你失望,我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地方可去了,我做王爷的下人,求一口温饱可好?”

尹默玄正要回话,一旁的凤云渺抢先,“你为何一定要做王爷的下人?换个人行不行,比如本宫,本宫的长相难道不比王爷俊俏?”

尹默玄:“……”

凤云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?

莫非……他对这个女子有疑心?

因为警惕,所以要留在身边观察?

白杏显然也没有料到凤云渺会那样说。

回过神之后,她道:“我躲在柜子里的时候,是王爷给我干粮和水,所以我要报答王爷。”

“要不是因为本宫一句话,队伍就不会停下,是本宫先提出要埋葬死去的村民们,如果不是本宫,你不会被发现的,你应该报答的是本宫。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太子妃身边正好缺个侍女,你去给太子妃做侍女吧。”

不等白杏回答,尹默玄道:“算了,不用这样。你不用给任何人当侍女,你不是说你做饭很好吃吗?那我们这两国队伍的伙食就由你负责,今夜的饭你做,现在先去把这身脏衣服换了吧。”

“大哥这是怜香惜玉啦?”马车上响起了颜天真的笑声,下一刻,她从车窗中探出了头,冲着白杏招了招手,“上来吧,你要是不换衣服,太邋遢了,跟我们队伍随行,可不能这么邋遢。”

尹默玄朝着白杏道:“去吧。”

白杏不再抗拒,又上了马车。

尹默玄这才转头看向凤云渺,“妹夫,是不放心这个女子吗?”

“非亲非故的,为何要信任?大舅子认为,她出现在这个村子里就一定是无辜的吗?”

“我并没有信任她,也不是在怜香惜玉,我只是觉得,她与女帝长得那么相似,给我们任何一个人做侍女都不合适,三国的队伍这么多人,被大伙知道我们使唤一个与女帝陛下相似的女子,这多别扭?”

“大舅子这么一说似乎是有点道理,所以你想怎么做?”

“一到集市就把她打发走,不用留下来,我们做我们该做的事情,不跟她有牵扯。”

“万一她图谋不轨,处心积虑地想要留下呢?”

“我的直觉告诉我,她应该不是敌人。”尹默玄道,“如果她真的图谋不轨,我不会心慈手软的,但我认为她是无辜的可能性更大一些,所以……没必要为难她。”

凤云渺耸了耸肩,“那就再观察观察,要不了一天就能到集市上,到时候看她什么反应。”

二人说话的声音不大,前方马车内的颜天真与白杏都听不到。

下一刻,马车的布帘被掀开,已经换好一身桃红色衣裙的白杏下了马车。

尹默玄抬头的那一瞬间,有些发怔。

果然是人靠衣装,换装过后的白杏,褪去了原本的质朴,更增添了一丝明艳动人。

他发怔,并不是因为白杏有多美,而是觉得她下马车的这一幕似曾相识。

曾几何时,记忆中的尹殇骨,也是穿着这样一身桃红色,在他的府门外停了下来,下车的那一瞬,朝他笑着招手,唤了一声——表哥,久等了。

那一年,是尹殇骨十八岁生辰的时候,她穿着新衣来找他玩。那时,她还不是女帝,公主之间的夺储还未正式开始。

那时候,她不沾染权势和党争,她率真俏皮,可爱得紧。

后来……

经历了一场政治夺权,她褪去了年少的率真和浮躁,变得沉着冷静,当上女帝之后,在她的脸上就很少能看到笑容了。

皇位、权力、她都有了。

但是她过得并不开心。

她夺权的时候,他一直在辅佐她,一步一步看着她从一个率真少女开始蜕变,她的骨血,被一点一点熬成了一个帝王。

她也给了他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,除此之外,就没有其他了。

他真没那么看重权势和地位,他帮她,归根结底不过就是一个情字。

单相思这么多年,他似乎……有一点点疲惫了。

思绪回笼,他忽然站起了身,转头便走。

凤云渺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,“大舅子要上哪去?”

尹默玄回了一句,“去河边吹吹风,你们不用管我。”

凤云渺瞥了一眼天色。

今日的天气还有些阴沉,虽然没下雨,也不见阳光。

空气都是冰凉凉的,正是添衣的时候,尹默玄却说要去河边乘凉?

他还不如说他是去思考人生。

……

距离大队伍十几丈之外,就是河流。

尹默玄独自一人坐在河边,低头从脚边捡起一颗石子,丢入河中。

看着石子在水面上砸出水花,这是年少时最爱做的事。

跟殇骨一起比赛砸水花,看谁的力度狠,飞溅出的水花最高。

时光一去不复返。

现在的殇骨,已经不是愿意陪着他一起捡石头砸水花的殇骨了。

正陷入回忆中,忽然觉得肩膀上沉了沉,他低头一看,是一件披风披在了肩上。

身后响起女子柔和的嗓音——

“王爷,天气已经这么凉了,坐在河边只会更凉,您还是回去吧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→_→我仿佛又看到了几个柯南在评论区分析了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