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 人间美味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尹默玄听着身后的声音,并未回头。

“本王想一个人坐在这里静一静,姑娘你回去罢。”

“王爷,我过来不只是为了给你添一件披风,也是有一件事情想要请问你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我的出现,好像令你们感到不太愉快?”白杏试探般地问了一句,“我虽然不是聪明人,但我也不傻。我总觉得,大家看我的眼神怪怪的,我到底像谁呢?”

尹默玄总算转头看她,撞进她的目光里。

一片迷茫之色。

她看上去似乎真的很疑惑,也很想要寻求一个答案。

也是,得知世上存在一个与自己相貌十分的人,总会有点好奇心。

“原来不想告诉你,是觉得没有必要,你知道了以后,恐怕也会有点压力。”尹默玄道,“你一定要知道吗?”

白杏点了点头,“我想知道。”

“好,那本王告诉你,你像鸾凤国女帝,容貌很像。本王是鸾凤国的王爷,第一眼见到你,是挺吃惊的。”

“女……女帝?”白杏得知答案后,吓了一跳,“女子也可以当皇帝吗?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。”

“在乡村里,没有听说鸾凤国是很正常的。你成长的这个地方确实也挺贫瘠。”

“我只知道东西南北四大国,其他的就没怎么听说了。从来不敢想象,女人居然可以当皇帝……”

白杏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。

尹默玄笑了笑,“女子怎么就不能当皇帝?做一国之君,看的是能耐,何必分男女?鸾凤国算是泱泱大国中的异类,女子掌权,这片国土上的女子们,地位比男子高。”

“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?从来都没听过。我一直以为男子的地位就是高于女子的。”白杏感叹过后,目光中浮现出一派向往之色,“听王爷这么说,我倒很想去看看了,王爷的队伍是要回国吗?王爷真的不考虑收我做侍女?女人当家作主的地方,我从来就没见过。”

尹默玄望着她期盼的模样,淡淡一笑,“本王不是要回国,有别的重要事情要做,就不方便告诉你了,等我们的队伍离开了这荒郊野外,到了集市,你就自行离开,本王会给你留下一笔银钱。”

“那我岂不是白受了王爷这么大的恩惠。”

“白受就白受罢,在乱世之中生存下来不是容易的事,有句话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也许你的福气很快就要到了,犯不着跟着我们,此事本王已经决定了,你不用再多说。”

尹默玄说到这儿,摆了摆手,“你回去罢,让本王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白杏张了张口,似乎还想再说什么。

可尹默玄已经转过了身,没有再打算继续交流的意思。

白杏便只好起身离开。

回到了队伍之中,她才坐下来,便听到不远处的侍卫扎堆在一起议论。

“你们看那姑娘,怎么看怎么像陛下,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能长这么像,真是不容易啊。”

“她看起来像一朵娇花,哪里像我们陛下,铿锵红颜。”

“我觉得,她这次大难不死,或许是托了女帝陛下的福,与女帝陛下长得像,命运都待她不薄呢。”

白杏将这些话听在耳中,转头瞥了一眼说话的那几名侍卫。

那几人迎接着她的目光,都纷纷冲她笑着招手,随即凑上前来。

“姑娘,我这有两个桃,可甜了,尝尝。”

“我这有李子,还有香蕉。”

“吃我的柿子饼吧……”

白杏:“……”

不远处,颜天真将这一幕看在眼中,唇角轻扬。

“果然挺受欢迎的嘛。”

鸾凤国的士兵们爱戴女帝,对待这名与女帝陛下相似的姑娘,大概会莫名生出好感吧。

看那一个个献殷勤的模样,要是姑娘接下了他们的东西,没准心里还会满足。

然而,白杏并没有接他们的东西,只是笑着婉拒了。

“郡主,这个女子绝对不能留在队伍中。”

身旁忽然响起了一道女音,颜天真转头望向来人,“小莹跟我想到一块去了,你也怀疑她有问题?”

“先不管她有没有问题,就凭她长着一张这样的脸孔,她就不应该留下来。”小莹道,“我觉得她大概是对王爷有意,偷看了王爷好几回,就算她只是个普通人,她也没有资格留在王爷的身边。”

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——不管她是好是坏,是单纯还是阴险,都不能留。”

“不错。”小莹点头,“往好的方面想,她只是一个单纯的民女,她长着这样一张脸孔,整天在王爷面前晃悠,王爷心里的人是陛下,但是他求不得,那么他是否会把对陛下的情转移到这个女子的身上?这个女子显然是不会拒绝王爷的。”

小莹说到这儿,冷冷地瞥了一眼白杏,“我们不能让王爷对她动情,她有什么用?她要是个好人,那就只会拖后腿,她要是敌人,那就该死了。王爷的这份情是属于陛下的,她想靠着一张脸来夺走,门都没有,想做替身都不够资格。”

小莹身后,凤伶俐靠在马车旁,听着她这番话,顿时有些不理解了。

“小莹,我觉得摄政王能移情也不算坏事,他跟女帝陛下凑不到一对,那他自然就可以爱别人,我们何必去干涉呢?”

“身为摄政王,他绝对不能爱上一个无能又平凡的人。这样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,这女子是好人又如何?身为一个乡野村妇,能有什么本事,这样的人对于我们来说,就只会是累赘,关键时刻没半点用处。”

“依照你的意思,强悍的人,不能匹配平凡的人?”

“不是不能匹配,是不合适。”小莹说到这儿,轻敲了一下凤伶俐的脑门,“感情的事,不是只能靠两情相悦,两个人的能力地位相差太多,终究不合适,平凡的人,就该回归平凡。”

“嗯,现在这世道就是这样。”颜天真附和了一句,“我们不是生在一个和平的年代,因此,小莹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的,生在乱世,强强联手才能闯出一片天地啊……要是和平年代就什么都好说了。”

“哪里会有什么和平年代。”凤伶俐嘀咕了一声,“千百年来,战争都没有结束过,到和平年代来临,我们这些人全都入土为安了。”

颜天真:“……”

是啊,她来到这个世道,就等不到一个和平年代了。

所以,她要与凤云渺携手,壮大各自的国度,让南旭国与鸾凤国处于不败境地。

不求天下无敌,只盼无人敢欺。

天色渐黑,众人便在这破落的村庄里休息一夜。

这里的房屋虽然破,勉强睡上一个晚上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三国队伍每到了用饭时刻,便都分成了两队,鸾凤国南旭国向来是一起的,北昱国独立。

就好比这一刻,北昱国的众人已经吃上了干粮。

南旭国与鸾凤国这边,女眷们在厨房忙碌着,开灶生火,用村庄里被洗劫之后所剩不多的食材做晚饭。

白杏自告奋勇要掌勺,肖梦肖洁等女眷帮忙打下手,按照白杏的食谱做菜。

“乡村的女子基本上什么家务活都会做,洗衣做饭扫地对她们来说都太简单了。”颜天真望着厨房内白杏忙碌的身影,悠悠道,“她看起来真的特别像村姑。”

勤劳肯干,纯朴踏实,是乡村姑娘特有的品质。

难道……真的是她疑心病犯,把人都想得太坏?

到了这一刻,她依然对白杏的身份心存怀疑。

“犯不着想太多,总之她一直活动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。”耳畔响起凤云渺的声音,“要是敌人就将她诛杀,要是无辜就让她滚蛋,这不就是你一开始的想法吗?难不成是个无辜就要让她留下来?”

“不不不,是无辜也不能留下来,我就是被南弦给坑怕了,来个陌生人我就怀疑与他有关系,他一天不被制服,我就要继续疑神疑鬼下去……”

说话间,她忽然嗅到空气中飘扬的饭香味。

“哇。”坐在一旁的凤伶俐感叹了一句,“好香啊……”

吃干粮吃多了,家常小炒,就很容易提起人的兴趣。

颜天真起身道:“咱们找几张桌子摆起来,不然菜上来了,搁哪里都不知道。”

她这话一出,众人纷纷起身,在空地上摆起了一张张桌椅。

桌椅板凳也都很破,勉强能用。

“上菜了上菜了!”凤伶俐看到肖洁端着一盘红彤彤的东西出来,连忙凑上了前,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“红焖野兔肉,做饭前就让闲着的侍卫们去打猎,打了兔子和山鸡,通通烧了吃,闻起来是不是挺香的?小将军可以做第一个试吃的人。”

凤伶俐等的就是这一句话,伸手便抓了一个兔腿往嘴里送。

才咬了两口,他便怔住了。

“怎么样?”站在他身旁的小莹见着他的反应,笑道,“是不是不好吃啊?”

凤伶俐一向最喜欢吃她做的东西,别人的都说不比她的好吃,尤其她的点心更是无人能超越。

小莹正沾沾自喜,觉得那白杏的手艺被自己比下去了,却没想到,凤伶俐下一句说出口的话,让她唇角的笑意都僵住了——

“太好吃了,我从来没吃过这么香这么嫩的兔子,小莹,你也来吃一口,难得碰上一个做饭比你厉害的……”

“拿开!”小莹甩开他的手,“我不饿!”

居然在她面前夸别的女子厨艺比她好。

“真的是人间美味,你不吃我觉得太可惜了,吃一口吧,来吧。”凤伶俐说着,便很固执地将兔肉往她嘴里塞。

凤伶俐都给喂到嘴边了,小莹即使心里不乐意,也还是给了面子,张口吃了下去。

兔子肉入口的那一刻,她也愣了。

他娘的。

这确实比她做的好吃啊……

真是不好意思挑刺了。

“怎么样怎么样?我没骗你吧。”凤伶俐笑道,“还要不要?”

“还要……”

“光吃肉和菜也没什么意思,去打点饭来配。”

“好主意。”

凤伶俐奔向了厨房,打了五六碗饭搁在一个箩筐里提出来了。

“义父义母,你们也快来尝尝!”

颜天真眼见着凤伶俐在那边风卷残云般地夹菜,活像是几个月没吃到肉的模样。

就连最初不看好白杏的小莹,此刻也不间断地吃着白杏做的菜。

这白杏……厨艺真的如此好吗?

“吃惯了山珍海味,我也好久没吃农家小炒了。”颜天真拉着凤云渺走到桌边坐下,拿起筷子就开始给他夹菜。

闻着这饭香味确实让人食指大动。

直到一块兔子肉入口的那一瞬间,颜天真总算是明白了凤伶俐为何反应那么大。

果然是与凤伶俐描述的一致——又嫩又香。

汤汁渗透到了肉里,也不知加了什么料酒,每咬一口下去,舌尖都能感受到醇香与鲜咸掺合在一起的味觉,简直——妙不可言。

她吃过兔子肉,这么好吃的兔子肉今天还是头一回吃。

颜天真开始与凤伶俐争抢那一盘兔肉。

“伶俐,这腿给我吧,你刚才都吃过一个了。”

“那……好吧,脖子留给我。”

“背上的这块肉也好吃啊。”

“那把肚子上的肉留给我吧……”

两人吃得乐不开支。

凤云渺望着颜天真扒饭的样子毫不优雅,低笑一声,随即端起了碗,将自己碗里的兔肉拨到了颜天真的碗里。

“云渺,你不吃吗?”

“我不太爱吃,给你吃。”

“胡扯,你从前跟我一起吃饭的时候,从来就没说过不喜欢兔子肉。”

“现在不喜欢了,可以吗?”

“你故意想让给我,怎么就那么不好意思说呢?”颜天真白了他一眼,将他夹过来的肉夹回了他的碗里,“吃下去,一块都不许剩,我已经吃了不少,你不要留给我了。”

凤云渺笑了笑,低头吃饭。

尹默玄才坐下来,就发现桌子上一片狼藉。

几盘肉菜,都被分得只剩下一些底。

“你们……”他的面上浮现一丝怨念,“就给我留了这些菜?”

可以想象到白杏的手艺有多好。

在座的几人,都是吃惯了人间美味的,能把餐桌搞成这样,只能说明餐桌上摆放的食物有多么吸引人。

除了凤云渺保持着优雅之外,其他人几乎眼里只有食物。

从前怎么就没发现他们这么能吃呢……

平时也没见他们多会吃饭。

尹默玄扫了一眼其他桌,肉类食物几乎都是被一抢而光。

只怪他坐下来太晚了。

“我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红烧肉……”

“活了二十几年,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兔肉。”

“啧啧啧,这手艺去皇宫里当大厨,肯定是无人能比啊……”

耳畔都是众人的夸奖声。

他们所议论的——最好吃的红烧肉和兔肉,现在根本连底都不剩。

“大哥,你刚才干什么去了?不早点来,我们吃得正开心就把你给忘了。”

“刚才独自在饮茶,听到有人说开饭了才走出屋子,我知道你们的动作这么快。”尹默玄说着,悠悠叹息一声,“罢了,就当我没那个口福。”

“王爷,我在厨房里准备了您的饭菜。”身后忽然响起白杏的声音,“我刚才没有看见您出现在饭桌边上,就猜测着您大概是吃不到桌上的了,灶台上给您准备着呢。”

“啊,居然还有?”凤伶俐抬起了头,“还有没有兔……算了,我已经吃得够多了。”

“小将军要是喜欢吃,下一顿还有别的菜色。”白杏笑道,“今夜摆出来的这些,只是我擅长的小小一部分,我还会许多菜,可惜没有食材。”

凤伶俐目光一亮。

下一刻就察觉到胳膊一疼,是被旁边坐着的小莹掐了一下。

他转过头看她。

小莹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,“人不可太追求口腹之欲,美味能尝个鲜,足矣,哪能顿顿都有要求呢。”

“不可太追求口腹之欲?你刚才吃的时候明明就很开心……”

“别说了,我们没打算让她久留。”小莹凑到了他的耳畔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线,“就算她的厨艺好到王母娘娘都夸,也不能让她留下来,知道吗?寻宝,不是外人可以参与的事。”

凤伶俐闻言,闭口不言。

尹默玄已经起了身,随着白杏走到了厨房之内。

他确实有饥饿感,需要吃饭,也就没有拒绝白杏的好意。

“王爷,这些是我给你留的。”白杏指着灶台上的饭菜,“你快趁热吃。”

“好,有劳了。”尹默玄笑着走上前,吃上了两口,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难怪凤伶俐他们会对着桌上的饭菜风卷残云。

眼前的兔肉还有红烧肉,味道实在是——绝妙。

仿佛吃了一口,又想再吃下一口,一吃就不容易停下来了。

这个女子居然有这样的厨艺。

“王爷的表情告诉我,应该是好吃的,对吧?”白杏笑道,“我早就跟王爷说过了,我做饭是很好吃的,吃过的人都会夸奖,王爷,我真的什么都会。”

“确实是难得的美味,你做饭为何会这么好吃?是有什么诀窍吗?”

“做饭好吃是一种本能,我有我自己的食谱,以后王爷要是想吃什么就告诉我。”

“你说你什么都会,那么……”尹默玄定定地看着她,“会武功吗?”

白杏愣了愣,“这……我怎么可能会?留在王爷的身边,一定要会武功吗?如果不会,就没有一点机会了吗?我说的什么都会,是指什么活都会干,我很勤快的。”

“看出来了。”尹默玄笑了笑,“你吃过了吗?”

“我……白天干粮和水吃多了,晚上不饿。”

“这都几个时辰过去了,你还忙前忙后的,哪会不饿?你该不会是怕饭菜不够吃,想等着大家都吃完了捡剩下的?”

面对尹默玄的询问,白杏不语。

“你这品质固然好,也要为自己想想,别傻站着了,一起吃吧。”尹默玄瞥了一眼锅里,还剩下一些米饭,便走上前去,想要帮白杏打一碗饭。

“王爷,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好了,你这种身份的人,怎么能给我这种身份的人盛饭,把碗给我吧!”

白杏说着,两步走上前去拿过尹默玄手里的碗,“我自己来,王爷你先去吃。”

“你要顾虑这么多人的伙食,做一顿饭下来应该不轻松,多吃点吧。”

尹默玄见她打好了饭走过来,夹了两筷子菜到她碗里,“喝水不忘挖井人,我们吃着这人间美味,也不能忘了你这掌勺人。”

白杏怔住。

望着碗里尹默玄夹给她的菜,有些不可思议。

他是一个王爷啊……从始至终竟然都没什么架子。

她以为,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,是不会关心普通百姓的。

“愣着干什么?快点吃。”尹默玄冲她说着。

“好。”白杏低下头开始扒饭,“王爷,谢谢你能看得起我。”

“你身上确实有不少优异之处。”尹默玄笑了笑。

他垂下眼眸的那一刻,掩盖住了眸底的清冷光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