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章 我跟她们不一样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吃饱喝足之后,众人便各自收拾房屋歇息,在破落的村子里将就一晚上。

凤云渺与尹默玄似乎还没有喝够,两人便又窜到屋顶上,继续对月畅饮。

颜天真在地面上,也不晓得那两人在屋顶上说些什么,便独自坐在树荫下的石头上乘凉。

夜风习习,格外宁静。

空气中有轻微脚步声响起,颜天真转过头一看,是白杏走上前来。

“太子妃还没有睡?”白杏率先问候了一句。

颜天真道:“你不也还没有睡吗?”

“爹娘才下葬不久,我哪里能睡得着。”白杏走近了,倚靠在树边,喃喃道,“我都不知道以后要干些什么了,原来的日子平凡却快乐,现在村子里的人都没了,我还能依靠谁呢……”

“如果没有人可以依靠,那就靠自己。”颜天真淡淡道,“四肢健全,总能混得下去。”

“但是……除了你们之外,我没有其他认识的人了,村里面的老人都说,外面的世道太险恶了,我一个人,应该怎么混。”

“外面的世道固然险恶,看似安逸的小山村也未必就能永远太平下去,你们村子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?我大概也能体会到你的心情,你觉得彷徨又无助,所以你把我们这支队伍当成了救命稻草,希望能一直跟随着我们,对吗?”颜天真面无表情的望着她。

说来说去,还是想要留下。

“我从前听老人们说,贵族都是恶劣的,他们只会奴役百姓,甚至不拿人命当回事,百姓在他们眼里就是蝼蚁。但是见到你们之后,我发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,你们……都挺好的。”

白杏的语调情真意切,“遇上你们,就是我的幸运,所以我想厚着脸皮恳求你们收留,我怕我离开你们之后,没办法过日子,我一个人……真的很无助,很孤单。”

话说到这,她蹲下了身,将头埋在膝盖里呜咽。

“怎么又哭上了呢?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。”颜天真转头望着她,目光里依然是清凉的,却伸出了手,抚上白杏的乌发。

“一个人确实很孤单,但你要学会自力更生。毕竟我们跟你非亲非故,没有义务照顾你,既然有缘相识一场,就给你留一笔钱,剩下的路你得自己走,你可以去追求平凡的幸福,但是不能跟我们成为一路人。”

上位者跟平凡人,脚下踏着的是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。

这二者无法互相融入对方的世界。

白杏的呜咽声停了,抬头望着颜天真,目光里还噙着泪水,“连给你做丫头都不行吗?”

“不行。”颜天真斩钉截铁地拒绝,“你太弱小,连武功都不会,我身边不需要这样的人。明天队伍就能离开郊外,到达集市,到时候就分道扬镳吧,祝你好运。”

颜天真说着,拔下了头发上的一支白玉簪,插在了白杏的发髻上,“给你留个纪念品,算是分别的馈赠。”

白杏伸手抚上了头顶的玉簪,“这个很贵吧?”

“别跟我谈什么钱不钱的问题了,这个东西的意义在于我对你的祝福,你不需要知道有多贵重,这只是一个念想,收着吧。”颜天真语气平淡。

“太子妃,你人真好。”

“也就那样吧,别把我想得太好,我也是个挺冷漠的人,不喜欢给自己添麻烦,在没有任何损失的情况下,我才会助人为乐,不然,我就冷眼旁观了。”

“我还是要谢谢你……”

二人正说着话,忽听耳畔有风声作响,下一刻,身旁齐齐落下两道人影。

正是凤云渺和尹默玄。

颜天真闻到鼻翼间一丝淡淡的酒香,转头瞥了一眼二人,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。

“大哥,你这两天是酒鬼上身了吗?怎么又喝这么多。”

说着,便连忙上前去扶。

凤云渺的酒量还好,此刻依然是清醒的,尹默玄似乎已经半醉半醒,颜天真有些不放心,怕他找不到回房间的路,便叫凤云渺同她一起把尹默玄扶回客房。

“白杏,夜深了,你也快些去睡。”离开之前,颜天真还嘱咐了这么一句。

“大哥,我可警告你,你要是明天再敢喝成这样,我……”

将尹默玄扔到榻上之后,颜天真正准备数落他两句,话还没说完,就见原本醉醺醺的尹默玄一个鲤鱼打挺坐起了身,朝她无声一笑。

颜天真瞪眼。

装醉?!

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凤云渺,凤云渺唇角也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颜天真顿时明白了人在玩什么把戏。

他们三人之间,有一种不需要语言也能达到的默契。

装醉是吧?为了配合他,她必须作出反应。

“真是不知道说他什么才好,有事没事就要借酒浇愁,云渺你也真是的,都不看着他点!你就不能帮我劝两句吗?”颜天真的语气略带怒意。

凤云渺道:“他喝起酒来谁也拦不住,没被他抓着多灌几杯就不错了,你也不用气,明天早上他要是清醒不过来,直接抓起来丢进马车就行。”

凤云渺说着,拽上颜天真的手便走,“走罢,我们也去歇息。”

两人熄灭了烛火,离开了尹默玄的房屋,顺便关上了房门。

尹默玄侧身而卧,片刻之后,空气中就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。

而就在这样寂静的时刻。

吱呀——

房门被人从外面小心翼翼地推开。

下一刻,一道纤细的身影踏入房中,轻手轻脚地将房门关了回去。

望着床榻上的身影,她缓缓迈出了脚步。

近了,近了,她竟然能察觉到,一向毫无波澜的心中有了起伏。

她走到了床沿边坐了下来,试探般地伸出了手,轻轻推了推榻上的人。

榻上的尹默玄没有半点反应,依然睡得十分安稳。

床沿边的白杏见此,将手伸向腰间,轻解腰带。

如果变成了他的人,是不是就有机会留下?

应该是的。

她解下了腰带,外衣,露出雪白的肩头,纤细的胳膊。

正准备躺下,榻上的尹默玄翻了个身,就因为这个翻身的动作,他的手触摸到了她的胳膊。

“谁?!”

尹默玄似乎惊起。

白杏并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醒过来。

他的呼吸喷洒出浅浅的酒香,似乎还没有醒酒,但是他的警觉性仍然还在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尹默玄单手紧扣上了她的胳膊。

她吃痛地叫唤了一声,“王爷!是……是我。我是白杏。”

“白杏?”尹默玄松开了她,再次开口,语气中带着一丝沉怒,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亏本王还觉得你是个淳朴的女子,想不到你会做出这种半夜爬男子床榻的事,真是叫人失望,看来你与那些爱慕虚荣的女子并没有什么不同。”

“不是的!”白杏连忙解释,“王爷你不要误会!我不是为了追求荣华富贵才来半夜找你,我真的想要找一个依靠,就算你不是王爷,你也已经在我心里了,我对你是纯粹的感情,与你的地位无关。”

“是吗?”尹默玄的声音没有温度,“你要本王如何相信你?你知道在过去的岁月里,多少女子有过像你这样的行为?本王最是厌恶这一类女子。”

“我跟她们不一样!我不看重富贵荣华!我只是……太害怕一个人,因为你对我好,所以我不想离开你啊……我不是想要飞上枝头的麻雀,如果你不相信我,那这样可好,今夜我把自己交给王爷,明天一早我就离开,这样也没有遗憾了,这样是不是就能证明,我是真心的?”

尹默玄怔愣了片刻,才找回声音,“你说什么?”

白杏的回答,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

“我说……我愿意把自己给王爷,明天就离开队伍,不厚着脸皮留下了,太子妃说我太弱小了,我又是这么平凡,我不能奢求太多。”白杏的语气中带着哽咽,“你不要质疑我,我很害怕被你看不起,你要是不相信我,我可以离开,不会让你烦恼。”

尹默玄静默了片刻,道:“本王信你。本王是有点醉,但还不至于醉糊涂了,你何必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情?你难道不知道女子的名节有多重要,你表达感情的方式……太容易被人误解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知道我自己笨。”

“或许,你真的是太孤单无助。”尹默玄说着,借着微弱的月色捡起了地上的外衣,披在了白杏身上,“你回去睡罢,身为姑娘,要爱惜自己才好,就算有喜欢的男子,也不能用这样的表达方式,记住了。”

白杏愣住,“在遇见你之前,我从来不觉得贵族子弟会懂得尊重我们这样平凡的民女。”

这个世道,多数男子面对美女投怀送抱,都是来者不拒。

“本王不是纨绔子弟。”尹默玄淡淡道,“你回去睡吧,既然你这么想留下来,本王明天就去与其他人商量一下,不过,跟着我们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,要是遇到危险,我们来不及顾你,你可就不能有抱怨了。”

“我绝对不会抱怨的,多谢王爷!”白杏的语气中不难听出欢喜。

披好了衣服之后,她便转身离开了尹默玄的屋子。

她不知的是,在她离开之后,尹默玄望着她的背影,唇角勾起一丝冷冽的笑意。

……

白杏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外,正打算推门入内,却听见空气中响起夜猫的叫声。

“喵——”

她立即转过了身,抬眼扫视了一遍四周。

在这样万籁俱寂的时刻,所有人都睡了,周围自然也就没有人。

猫叫声是暗号。

“喵——”

她顺着声音来源处走了过去。

月光皎皎,依稀可以看到前方的树下有一道人影晃动。

她走近,慢条斯理地开口,“什么事?”

“你没有成功吗?”对方道,“莫非你没本事勾引到摄政王?那可真是白瞎了这张与女帝相似的脸,你可知道摄政王对女帝多年爱慕,主人还指望着你这张脸能有用呢。你到底有没有本事能留下来?”

“我的能力,需要你来质疑吗。”白杏冷冷道,“我的勾引虽然没有成功,但是也让他动了怜悯之心,我有很大的把握可以留下来,你回去告诉主人,应该不会让他失望的。”

“那就好,事情最好在七天之内有进展,要是你留下来还是什么事都办不成,你就等着接受惩罚吧。”对面的人冷哼了一声,“对了,这次来不只是为了询问你任务的进度,还有新的任务要交给你。”

“什么任务?”

“九龙图到手之后,找个机会,把摄政王杀了。这件事情要是能办好,你可以获得永远的自由,还有你想象不到的利益,你有什么条件都可以跟主人提,他一定会满足你。”

“杀摄政王……”白杏的语气有些不平静,“主人怎么会下这么突然的任务。”

对面的人冷声道:“主人做事还需要理由吗?怎么?有什么问题。”

“这个任务对我来说太难了,几乎没有办法实现。”白杏道,“他们是对我动了恻隐之心,也很同情我,但是……他们根本不可能信一个陌生人,让我杀王爷,是不是也太看得起我了?”

“才一两天,他们当然不会信任你,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慢慢地获取他们的信任,他们现在对你同情怜悯,只要你不露出马脚,时间一长,就一定能博取他们的信任,这两个任务,你一定要铭记在心,尽力去完成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白杏道,“你去回复主人,我一定会尽力的。”

“好。”对面的黑影转过了身,“我先走了。”

他并不知道,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,正在身后的白杏抬起手,拔下了插在头上的玉簪。

这是颜天真夜里才送给她的玉簪。

眼见着对面的伙伴迈出了脚步,白杏眯起了眼,目光中杀机毕露。

下一刻,她的身影闪出,手中的玉簪正中同伴的喉管,整根贯穿了脖颈!

被她袭击的同伴,背对着她瞪大了眼。

“你……”

他想发出声音,喉管处传来钻心的疼痛,却让他开口艰难。

耳畔,响起了白杏的声音——

“今夜我就当你没有来过,回头主人怪罪下来,我就说没有接受到你传达的任务。是你无能,在见到我之前,就被三国队伍里的人发现了踪迹,并且当成刺客杀害,而我,什么都不、知、道。”

话音落下,她抽出了那根带血的玉簪。

同伴的身影轰然倒塌,在月色之下,他那一双眼睛瞪如铜铃,分明就是死不瞑目。

白杏蹲下了身,伸手将他的双眼合上,拖着他的尸首走开了。

将尸首扔到远处,她寻找附近的水源,清洗那一根带血的玉簪。

洗干净之后,这才插回了发髻上,转身离开。

……

一夜过去。

第二天一早,颜天真是被一阵饭香味熏醒的。

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就看见凤云渺坐在床前的桌子边,他的面前摆放着两碗热气腾腾的——什么玩意?

“云渺,什么东西这么香啊?”

“白杏做的早饭,什锦粥,你下来尝尝。”

颜天真下了踏,走到了凤云渺的身旁坐下,“她是起得最早的吧?真是勤快啊,一醒来就有早饭吃。”

说着,将粥挪到了自己的面前,舀起一勺便吃。

“唔,好吃。”颜天真夸赞着,“你也快来尝尝。”

凤云渺笑了笑,也拿起了调羹吃粥。

二人正吃着,凤伶俐端着一个粥碗进来了,边吃边道:“义父,昨天夜里死人了,今天早上几名侍卫一起去远处方便,在灌木丛里发现了一具死尸,是个黑衣人,一身劲装,总觉得身份不太简单,他是被什么利器一下子刺穿了喉管。”

“有这样的事?”颜天真道:“有没有可能是敌人,昨天夜里被咱们队伍里的人发现并杀害了?三国队伍的人这么多,指不定是谁动的手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