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章 他真的很好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义母,一开始我也以为动手的可能是队伍里的人,但是……大家用的兵器都是刀剑啊,而那个家伙的致命伤在咽喉,应该是被一种又细又长的东西刺穿,绝非刀剑,伤口十分整齐,凶器应该不是树枝一类的东西。”

听着凤伶俐的分析,颜天真道:“也就是说,或许不是队伍里的人动手?”

“我在想,那凶器会是个什么东西,看轮廓,有点像筷子一类的……”

“这么纠结,吃过早饭之后一起去看看吧,这件事情先不要声张了。”

一刻钟之后——

杂乱的灌木丛间,三人观察着地面上躺的死尸。

一身黑色劲装,相貌普通又陌生,身形健壮。

“有极大的可能性是敌人。”凤云渺道,“这村庄附近渺无人烟,此人出现在这个地方,多半就是冲着咱们来的,如果是南弦他们派来的人,应该不至于太差劲,杀他的人,本领也是不小啊。”

颜天真道:“我愈发肯定,不是咱们自己人动手的,要是咱们自己人,杀了一个可疑的敌人,何必瞒着不报?这要是说出来了,还是功劳一件呢。”

“嗯。”凤云渺赞同地应了一声。

绝对不是死在自己人手上的。

“真是令人纳闷啊……”凤伶俐嘀咕了一声,“想不出来,咱们还是不想了。”

而就在这个时刻,颜天真紧盯着死尸喉管处的伤口。

这人是被又细又长的东西,贯穿了脖子。

伶俐说,凶器可能是筷子?

这个可能性不太高……

“太子殿下!”身后不远处响起了侍卫的呼喊。

三人齐齐转过头,看见的便是一名侍卫奔跑上前来。

“殿下,北昱皇问咱们,想逗留到什么时候?是不是应该出发了。”

“他怎么那么等不急呀。”凤伶俐冷哼一声,“真是不想与他们北昱国的人同行。”

“罢了,咱们还是出发吧。这名死掉的黑衣人也没什么意义了。”颜天真说着,率先转过了身,“宁子初不是个有耐心的人,咱们还是别让他等太久了,走罢。”

三人往回走,隔着不远的距离,看见队伍已经在整顿了。

尹默玄就站在马车边上,眼见着他们走进了,道:“行李都没落下,可以出发了。”

“嗯。”颜天真应了一声,随即道,“大哥,借一步说话。”

尹默玄似乎猜到了她想说什么,淡淡一笑,“好。”

兄妹俩与凤云渺走到了一株树下,确保周围无人能听见谈话,颜天真这才问道:“大哥,昨天夜里有什么发现吗?”

“在你们离开了之后,她果然来了。”尹默玄道,“她大概是以为我喝醉了,就坐在我床边宽衣解带。”

“这么简单粗暴?”颜天真挑了挑眉,有些似笑非笑,“她是真的看上大哥了吗?”

“是真是假我不清楚,她口口声声说着不想离开我,又说,如果我不信任她,她便要把自己交给我,再离开。”

“我靠。”颜天真抽了抽唇角,“她对大哥没准真的有想法,大哥,你有何感想呢?”

“你明知道,为兄不是那么容易会移情别恋的人。”尹默玄淡淡道,“她既然那么想要留下,那就让她先留下,看看她接下来的表现如何。你们以为呢?”

凤云渺慢条斯理道:“没有意见。”

颜天真点头表示赞同。

“那就这样罢,先不急着赶她走了,上路,否则北昱国的那小皇帝又要催促了。”

尹默玄说着,转身回到了马车旁。

此刻,白杏就在他的马车上。

原本这马车上只有他一个人的,可白杏不会骑马,其他人的马车也没有地方让她挤了,便让她上了自己的马车。

尹默玄钻进了马车内,看见白杏怀抱着包袱坐在角落,笑了笑,“这马车很宽敞,你不用缩到角落里去,手脚大可伸展,包袱也可以扔到一旁。”

白杏仍然有些拘谨,“我没想到自己会占了王爷的马车……”

“无妨。”尹默玄显然不太在意,“也就我们两个人,依然宽敞得很。”

话音才落下,车轱辘便已经滚动了起来。

三国队伍聚齐,众人便继续前行,离开了村庄。

“我还是第一次坐马车呢,从前都不敢想,有一天能坐在这上面。”白杏一边说着,一边掀开了马车窗帘,望着车窗外向后倒退的景物,面上流露出不舍的情绪。

尹默玄道:“怎么?是不是挺舍不得这里。”

“这里虽然贫瘠,被强盗洗劫之后更是破落,但毕竟也是我的家园,今日离开,以后或许就不会再回来了,当然会有些不舍。”说到这儿,她的语气中尽是失落,“无人的村子,我可不敢呆,就算有勇气呆着,也活不下去。”

“出发之前,本王与妹妹以及妹夫说了让你留下的事。”

尹默玄此话一出,白杏立即转头看他,目光中带着期待,“太子与太子妃同意吗?我可以留下来吗?”

“他们没有什么意见,你可以继续呆着。”尹默玄顿了顿,又道,“不过,本王之前与你说过了,这路途中要是有什么意外,没有人会顾及到你,跟我们一路,不一定太平,你可想好了?”

“王爷,请允许我多嘴一问,为什么不会太平?你们的队伍这么多人,有谁敢来招惹吗?”

“这个你就不要问了,你若是想留下,就切记不要多问多话,你若是想过太平日子,我们就分道扬镳。”

“我当然想过太平日子,但是我更舍不得王爷。”白杏定定地看着尹默玄,“我想跟着王爷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,只要王爷不嫌弃,让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。”

说着,她笑了笑,低头打开了怀里的包袱,“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临走的时候,也没什么行李可以收拾,我把柜子里的毛线全都带上了,这接下来天气越来越冷,我反正闲着,就来给王爷织围脖。”

尹默玄闻言,看了一眼她的包袱。

看她打理着毛线,对这东西似乎也很熟悉。

还真的是什么活都难不倒她。

马车内的气氛顿时就安静了下来,白杏专注地低头织毛衣,尹默玄望着她的侧颜,看了好片刻,有些出神。

殇骨……

这段日子我都不在鸾凤国,不能帮你处理政务,你会不会很忙碌?

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之内,你可会想念我?

或许……不会吧。

这个女子与你长得真像,可她终究不是你,即便她对我是真心实意,我也没法子接受。

但是我可以看着她的容貌,想念你。

“王爷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”似乎是察觉到了尹默玄的视线,白杏抬头与他对视着,面上似乎浮现两团红云。

“没什么。”尹默玄收回了视线,“本王不打搅你了,本王昨天夜里喝的酒有点多,现在还有些困倦,本王靠着睡一会儿。”

说着,他便歪着身子,仰头靠在马车壁上。

“王爷,这样睡觉可能有些不太舒服。”白杏道,“你不如靠在我肩膀上睡一会儿,总比硬邦邦的马车板好啊。”

“不用。”尹默玄说着,将身旁的果盘推向了她,“这里面装的水果随便你吃,不用拘谨。”

“谢王爷。”

这边的马车内一派寂静,另一边的马车内——

凤云渺口中衔着一块糕点,喂到颜天真的唇边。

颜天真张口咬下,就被他的唇堵了个严实。

队伍行驶的路上实在太无趣,他们也就只能在马车内玩些小游戏。

比如相互喂食。

再比如——

“要不要来一个新玩法,我叼着杯子,把水喂到你口中去,一滴都不能漏掉,你躺着就好。”凤云渺提议道。

“这个动作难度有点高啊。”颜天真挑眉一笑,“不过试试也无妨了,谁让我们这么闲呢。”

说着,便在狐裘上平躺了下来,眼见着凤云渺用齿衔起了茶杯,凑到了她的脸庞边上,歪斜着头,要将杯中的茶水喂给她。

颜天真张口接下倾倒下来的茶水。

原本是可以顺利喝下一整杯的,哪知道马车经过了不平坦的地面时,车身一晃,让茶杯里的茶水也跟着晃荡,洒出茶杯外,溅到了颜天真的脸上。

颜天真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,瞪着他,“别玩这个游戏了,一点都不好玩!马车都晃成这个样子了,还怎么玩。”

“好,那我们就不玩了。”凤云渺低笑了一声,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,以示安抚,“不如咱们来做点运动?”

“大白天的,想什么呢你。”颜天真白了他一眼。

“我说的是体能训练,就是你之前做的俯卧撑和仰卧起坐,说是能塑形?你老嫌弃我瘦,我做点体能训练强身健体还不好么?”凤云渺挑了挑眉。

颜天真脸儿抽搐了一下,“原来你说的是这个运动……”

体能训练啊。

她还以为是……

“看天真这邪恶的眼神,必定是想歪了。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我指的是体能训练,你脑子里想的却是巫山云雨。”

“就算我想歪了,那也是因为你太邪恶!”颜天真反驳道,“你每回说的做运动,几乎都是指男女那档子事,今天却要来跟我说什么体能训练,我哪能想到?”

“也就是说咱俩一样邪恶。”凤云渺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“所以是天生一对。来吧,俯卧撑准备。”

颜天真:“……”

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内,二人真的进行着体能锻炼。

直到颜天真有些疲乏了,凤云渺便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休息。

“这路上虽然无聊,咱们俩能够自己找乐趣也算不错了,也不知道大哥那一边怎么样,他要是无聊起来,白杏也不能陪着他做什么。”

“你不用操心他。”凤云渺轻抚着颜天真的头,笑道,“他可不会觉得无聊。”

大舅子的内心大概充满了提防与警惕,可不会想着要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。

他所想的应该是——进一步了解白杏。

……

队伍连续行驶好几个时辰没有停歇,早已驶出了郊外,到达人口密集的集市。

白杏织围脖的动作暂时停下,只因为她听见了车窗外的热闹声响,掀开了帘子,入目的是繁荣的街景。

集市过后,很快又会是郊外。

大队伍出现在集市里,总是很容易引人注目,而三国首领并不想张扬,因此,多数情况下会选择郊外的路线,只因荒凉的地带更适合赶路。但还是不可避免要经过几个集市。

她将视线投向了已经睡着的尹默玄。

这个时候,还真是不希望他醒过来,万一他醒过来,发现此刻队伍到了集市上,会不会改变主意说服她离开?

看他睡得似乎很安逸,可能是昨天夜里喝多了酒的缘故,酒喝多了便好睡。

听颜天真说,他这两天夜里都有饮酒。有人喝酒是因为开心,有人喝酒是为了浇愁,他显然是后者。

他这样的地位,在愁什么呢?

或许是在愁感情。

据说,他辅佐现任女帝上位,功不可没,而他做这些皆不是为了名利地位,而是情系女帝。

然,女帝看中他,却不喜爱他,此事在鸾凤国几乎不是秘密,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。

白杏这一刻,竟然对鸾凤国女帝生出一些羡慕。

并不是羡慕她的地位与权利,而是羡慕她身边有一个这样的男子。

自己与她长相相似,却没有她这样好的运气。

白杏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脸。

她这张脸是真的,没有经过伪装,也正是因为有这一张脸,才会被主人选来进行任务,否则,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出现,也没有机会认识尹默玄了。

她一开始就是为了九龙图出现的,她之所以什么家务活都会做,乃是因为她原本就出身乡村。

洗衣做饭织围脖,这些事情小时候都会,小时候也没想过,自己这双擅长烹饪的手,有一天会用来杀人。

切菜的刀,也换成了屠刀。

近几年来,都几乎没有做过家务活了,但是捡起来再做的时候,还是十分熟练。

凤云渺他们应该也觉得她真的很像村姑吧,毕竟在做杂务这一点上,她无可挑剔。

接下来她就要保证不能露出马脚,让他们对她逐渐信任。

盗窃九龙图的这个任务,她从一开始就想过要尽力。

但是,万万没想到,主人吩咐下来的新任务竟然是……杀摄政王?

她从伙伴口中得知任务的那一刻,几乎是没有犹豫,就下手杀了伙伴,当做他没来过,将新的任务彻底抛到九霄云外。

她在逃避任务。

脑海中回想着,从‘获救’的那一刻到现在,几乎都是被人善待的。

期间颜天真试探过她一两次,都被她成功地躲过了。

她是在乡村成长过的人,她的言行举止,可以非常成功地营造出乡村气息,让他们没法怀疑。

她昨天夜里去爬尹默玄的榻,究竟只是为了任务考虑,还是掺杂了私心?

他要是真的接受了,她大概也很甘愿吧,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吃亏了。

可是他不接受,哪怕她长着一张与女帝相似的脸,他都没想过把她当成替身吗?

他还劝着她,爱惜自己,不要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感情。

他从一开始的生气,到后来的谅解,再到后来的劝告。

他会心平气和地跟她说话,会屈尊降贵地帮她打饭,跟记忆中那些丑恶的贵族完全不同,他才是真正的贵族,优雅、淡漠、秉持着风度。

他……真的很好。

主人的新任务,竟然是要杀他?

不,不行。

这个任务她绝对不管。

但是,违背主人,会受到怎样的惩罚?

这一刻,脑海中似乎有两个声音在呐喊——

“他对我很好,不能杀他,下不了手。”

“要听主人的话,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,我是杀手,杀手不能有感情,只能听命令。”

白杏伸手抱头。

脑袋都快要炸了。

为什么一定要听从主人的吩咐,杀一个对她最好的人?

为什么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……

为什么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