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5章 全砍了,扔去喂鱼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心肺复苏术,其实并不难。

宁子初的队伍里没有女眷,那就只能贴身侍卫上了。

“罢了,只要陛下能安然无恙,我不在乎是不是会被陛下处置。”司风深呼吸一口气,跪在了宁子初的身旁,学着颜天真之前的模样,双手交握掌心向下,按压着宁子初的胸膛。

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颜天真在一旁道,“接下来准备人工呼吸,将他的嘴掰开,对,然后你张口,呼吸大口新鲜空气。”

颜天真在一旁耐心地指导着,司风也按照着她的意思做,硬着头皮呼吸大口空气,低下了头。

而就在他的脸与宁子初的脸只隔着一寸距离时——

“咳咳!”

宁子初剧烈咳嗽了两声,随着他的咳嗽,口中有大量河水咳出。

“可以了可以了!”颜天真连忙道,“把水咳出来就好了。”

此刻的司风还保持着俯身低头的动作。

宁子初醒过来的那一瞬间,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脸庞,目光中顿时升起一丝惊讶,随即呵斥一声——

“你离朕这么近做甚?!”

司风连忙退开了,转头朝着颜天真道:“颜姑娘,陛下是不是已经没事了?不用再做人工呼吸了吧?”

“废话,人都醒了,还做什么人工呼吸,你这傻大个。”颜天真有些好笑。

“什么人工呼吸?”宁子初从船板上坐起了身,听到这个陌生的词汇,不禁询问着。

“没什么,陛下醒过来就好。”颜天真轻咳了一声,“陛下,你水性不好就不要再下水了,以免惹得众人为你担惊受怕。”

“朕怎么可能水性不好?”宁子初的脸色有些微沉,“刚才在水底,与一名男子动手,对方在水下的功夫也很好,朕一时疏忽,就呛了水。”

“人家毕竟是水寇,擅长水下搏斗。”颜天真站起了身道,“云渺已经下水去了,应该很快就能把那家伙抓上来。”

“你就那么肯定凤云渺能把人抓住?”

“当然了,我们那艘船底下的就被他给抓住了。”

宁子初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。

凤云渺能把水底下的人抓住,他却抓不住,反而被呛了水,狼狈地让人抬上来。

“刚才朕在迷迷糊糊之间,觉得胸膛一直被人按压着,这才能把水吐出来。”宁子初的视线落在司风身上,“是你吗?”

“一开始是颜姑娘,后面才换成了属下。多亏了颜姑娘用这种方法才让陛下这么快就醒过来,属下从前不知道这种法子,随行大夫又晕船了,要不是颜姑娘,我们可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”

宁子初又把视线转向了颜天真。

她是看见他落水,才赶过来的吗?

可见她还是很关心他的。

颜天真望着宁子初目光中的柔情,心中觉得这位陛下大概是又想多了。

他该不会是觉得,自己十分惦记他?

还是不要让他误会了。

她对他的确是关心,寻常朋友的关心而已,不带暧昧情愫。

于是乎,颜天真说了一句很煞风景的话——

“幸好陛下这么快就醒过来了,否则要做人工呼吸了。”

一开始还不想告诉他,怕他生气,这会儿却想告诉他了,让他有那么一丝丝膈应,他才会明白自己对他并没有什么想法。

“人工呼吸,究竟是什么?”

“就是口对口渡气。”颜天真轻描淡写道,“这是针对落水者的一种急救措施,施救者要大口呼吸新鲜空气,渡给落水者,虽然是嘴对嘴,但是意义非常纯洁,所以陛下可千万不要想歪哟。”

宁子初面上浮现一丝笑意,“那方才,你是想给朕做人工呼吸吗?”

这一刻他突然有些懊恼,自己为何那么快醒过来。

若是再昏迷一会儿,她是不是就会渡气给自己了?

虽然她强调过,这只是一种救人措施,十分纯洁,他却还是忍不住心情有些雀跃。

而颜天真接下来的话却粉碎了他的想法——

“我是让司风给你做,陛下,司风他可是义无反顾呢,陛下你可要好好奖赏他。”

宁子初唇角的笑意顿时僵住。

同一时刻,旁边的司风心中叫苦不迭。

这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颜姑娘为何还要再提起?她这么一说,陛下哪里会奖赏自己,不惩罚就该谢天谢地了。

“你让司风来?”宁子初几乎是咬着牙在说话,“只有你才知道的急救措施,你竟然不愿意自己亲自上阵,反而要临时教给其他人,万一那人的方法不标准呢?”

“这个不难学啊,司风看上去也不像是傻的,一教就会了。”

宁子初的脸色黑如锅底。

她就那么不愿意自己亲自上吗?

居然让他的随从来!

幸好他这么快就醒了,要不然……

岂不是要被司风这蠢货给占了便宜。

就算这只是一种救人措施,他也不想随便让人触碰他。

想到这,他站起了身,走到了颜天真的面前,将声音压得很低,几乎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得清,“天真,如果朕快要断气了,让你亲自给朕做一个人工呼吸,你是否还会退缩?”

颜天真唇角剧烈一抽,“有你这么诅咒自己的吗?”

“回答朕的问题。”宁子初似乎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执着。

“陛下,你又在犯幼稚的毛病了。做了又怎么样?在救人的时候,我是医者,你是病人,正所谓医者仁心,医者眼里无男女之分,只要你不想歪了就行。”

颜天真说着,背过了身,“我与陛下之间,始终都是友人关系,能维持这一段关系已经不太容易了,陛下就不要东想西想了,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,如何对付前边的那群王八羔子。”

颜天真说着,伸手指向十丈之外的那一艘大船。

那是水寇团伙。

宁子初总算没有再胡思乱想,望着不远处那一艘渐渐逼近的船只,眸光冷然,“与朕随行的侍卫当中,有二十名弓箭手,弓箭手准备!”

司风立即转头去调派弓箭手。

而就在下一刻,听得船边响起了一道破水声,海蓝色的身影从水中跃出。

凤云渺落在了船板上,满头银发都在滴着水。

宁子初见他上来了,道:“你也没抓着船底下的人?”

凤云渺淡淡道:“你往河里看。”

宁子初上前两步,走到了船的边缘,低头看了一眼。

河面上飘荡着血丝。

“你在水底下把那人给杀了?”

“反正是水寇,没必要留着审问。”凤云渺道,“这些藏在船只地下的水寇,水性极好,在水中速度很快,擅长水下搏斗。”

“真是岂有此理,敢把主意打到我们的身上。”宁子初冷笑一声,“朕要把这一群大胆狂徒射成筛子,弓箭手排列!”

这一边的宁子初在发号施令,另外几艘船只在凤伶俐与尹默玄的号令之下,也都出动了弓箭手。

只等那艘船到了可射击的距离之内,宁子初一声令下——

“放箭!”

“咻”

“咻”

“咻”

数剑齐发,直指前方那艘大船。

原本以为这么多箭齐齐发出,可以大大折损敌方的人员,可众人都没有想到,敌方做出了令人惊讶的反应。

敌方船只上的所有人员齐齐趴下,由于船只护栏设得高,双方船只在同一平面上,发出的箭雨要么就是射在了护栏上,要么就是射了个空。

箭羽不会拐弯,水寇通通隐匿在护栏之下,实在找不到任何角度可以射击。

“不行的,这么下去只是浪费箭,全都给我停!”颜天真大喝一声,“别再往外放箭了,在同一平面上,他们又有护盾,还放箭做甚?我们无法阻止他们的前进,拿刀剑直接拼吧!”

“弓箭手退后。”宁子初再次下达命令,“所有人备好刀剑,准备应战。”

他就不信了,这一艘船上的水寇有多猛,三国队伍的人加一起还干不过?

“天真,我下水一趟,你别跟上来。记住,安全为主。”凤云渺朝着颜天真嘱咐了这么一句话之后,又一次纵身跃进水里。

隔壁船上的凤伶俐见此,也一个猛子扎进水里。

他大概了解到了凤云渺的意图。

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

他们也去那艘大船上捅几个窟窿。

“真是可惜了白沙胶,在这样的地方用不上。”颜天真磨了磨牙。

几乎每艘船板上都是潮湿的,白沙胶一碰上就潮了,浪费。

而且在打斗的过程中,自己人可能也会不小心被粘住,这东西只适合用来设圈套,不适合用在人多的打斗场合。

迷罗花粉也不够了,只剩下最后小半瓶。

既想要快点解决水寇,又不想损失己方人员,这样的想法还真是不太好实现啊。

所有人员已经把刀剑拿在了手上,随时准备作战。

而就在下一刻,敌方船只上有许多人都往水里跳了。

颜天真心中一紧。

凤云渺也在水里,会不会被这群水上强盗围攻?

往好的方面想,水底下视线不好,凤云渺或许能避开这群人,这群人的目标是攻击三国队伍的船只,那也很不妙。

三国队伍里懂水性的人,恐怕不会太多。

有一部分人都是旱鸭子,就算有些十分熟悉水性的,也没有任何水下作战经验。

真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。

江河湖海,都适合这群水上强盗胡作非为。

“糟糕,船漏了!”身后忽然有人大声喊叫,“水又要进船里来了,快来帮忙堵住窟窿啊!把水舀到河里去!”

“他们果然在船底下动手。”颜天真凤眸一冷,“陛下,你这床上有绳索吗?”

“有,你想干什么?”宁子初眉头微蹙,“朕不允许你下水。”

“我水性很好,用不着你操心,你把绳子给我就行了。快点啊!不然船沉了,我们岂不是全玩完?陛下是同意我一个人冒险,还是宁可眼睁睁地看着船沉了?船底下的王八犊子打洞那么熟练,你们填补窟窿的速度赶得上水流进来的速度吗?!”

在颜天真的大声喊叫之下,司风将绳子递给了颜天真。

“颜姑娘,你要的绳子!”

“有多长?”

“没有测量,至少有两三丈长……”

“应该够了。”颜天真一把夺过了绳子,跃上了船只的护栏,跳入水中。

宁子初手握成拳,转身一拳打在司风脑袋上,“谁让你把绳子给她的?!”

“陛下,属下必须保证陛下的安危!颜姑娘既然如此勇猛想要救船,属下……也不好阻拦。”

宁子初咬牙切齿,“这群无耻狂徒要是赶上船来,给朕把他们撕成片片!”

同一时刻,颜天真在水底下闭着气,依稀看清了在船底打洞的人。

水寇劫船,自然会有他们擅长使用的凿船工具。

得先把他们的工具夺了。

但不能就这么直接上前,他们人多。

就这么一艘船底下,就有三四个人。

颜天真手中牵着绳索,往水底下游得更深了些,到了船底中央一人的脚边,悄悄把绳子扎在了他的裤管上,而后狠狠一勒!

那人显然没料到,原本专注地凿船,被颜天真这么一偷袭,差点抽了筋。

而颜天真手上没有放松丝毫力度,双手使劲,将绳索勒得更紧。

被她勒着的人终于坚持不住,在水底下挣扎了开。

颜天真十分满意这样的效果,打了个死结,这个人就先不管了。

牵着长长的绳索,游到了另一个人的脚底下,悄悄绕过那人的裤管,不做任何的停留,又继续游开。

终于游到了船尾,这一次她没能顺利避开那人的视线,那人一个转头就看见了她,惊讶了一瞬,随即想也不想地,拿着手中的锤子就要去砸颜天真的脑门!

颜天真在水下一个轻盈地晃动避了开,让那人打了个空,迅速将头凑到了他的耳际,一口狠狠咬上了他的耳朵!

对方吃痛,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口想要痛呼,却猛然发现是在水中,这么一开口,顿时就呛了水。

颜天真憋气憋得也累,紧紧地咬着对方的耳朵,牙关不留一丝缝隙,避免有水灌进来。

她的口中只有少量的水,被她咬着的人却是呛了不少的水,在水中挣扎了片刻,便有些无力了。

颜天真手中的绳子绕过了他的胳膊,终于一个仰头窜出水面!

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这一刻,总算能稍稍放松了。

“天真!”船只上,宁子初在喊着她的名字,“你可还好?”

“没事。”颜天真粲然一笑,齿间还有鲜血,那是咬人耳朵留下来的,尚未清洗干净。

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笑容,让此刻看着她的众人都有些失神。

她如同水中的精灵一般,明眸皓齿,乌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,齿上的血渍更增添了一丝冷艳的美,令人难以挪开目光。

而就在众人欣赏着她的时候,她脸色微微一沉,大声骂道——

“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发花痴!接着!把水里的那三个杂碎打捞上来弄死!我在水里没时间弄死他们,把他们全都捆在一起了。”

众人这才回过了神,司风连忙接住了颜天真抛过来的绳子,迅速地拉扯着,仿佛拉扯到了什么重物,便多喊了几个人来帮忙拉。

“天真,上来。”宁子初俯下了身,朝着颜天真伸出手。

“不了。我去其他的船只那边看看,水寇们应该还不知道你们这艘船下的人失败了,暂时不会再过来对付你们这艘船,趁着现在船底下没人攻击,你们赶紧把窟窿堵上,把积水打捞出去才是正经的。要是再有人来攻击,就按照我刚才的方法,找个水性特别好的下去,悄悄用绳子绕过他们身体的任何部位,捆在一起。”

说完之后,她便换了个方向游开。

同一时刻,司风已经把水中半死不活的三个人捞了上来。

绳子绕过了三人的小腿胳膊,或许是他们挣扎用了太多力气,此刻被打捞上来就不剩下多少力气了。

“颜姑娘真是聪明,能想出这样的办法。”司风道,“属下真是自愧不如。”

宁子初冷嗤一声,“你们这些猪脑子怎么能和她比。”

“是是是,陛下,是否要把这三个人立即处死?”

“全砍死了,扔进河里去喂鱼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