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6章 跟我回去做压寨夫人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颜天真游到了尹默玄所在的船只,往船底下一看,也有那么三四人紧贴在船底。

她正准备上前去偷袭,接近的时候,却见眼前飘荡过阵阵血雾,船底下的几人一动不动。

离她最近的那个人,咽喉处一道血痕,还在往外冒血。

原来这几个人,都已经被杀死在水里了。

颜天真这才将头冒出水面,呼吸着空气。

而她这么一冒头,有人听见了动静跑到船尾来看,正是尹默玄。

他也浑身湿透了,可见他也下过水。

看到颜天真的那一瞬间,他松了一口气,“我还以为又是水寇来了,你泡在水里做什么?快点上来,这群杂碎的水下功夫很好,你要是在水里碰上他们恐怕要吃亏的。”

颜天真这才发现,尹默玄的额头上有些青紫。

她顿时笑出了声,“大哥是不是已经在他们手上吃亏了?你这艘船底下那几个人是你杀的吧?”

“不错,虽然把他们杀了,一不留神脸上也挨了两拳,那拳头硬得很,你快上来。”

“我不上去了,大哥递一根绳子给我。”

“你要绳子作甚?”

“我要去抓藏在其他船底下的人,我们所有的船都被他们盯上了。”

“别胡闹了,你快点上来,我去抓就好。”

“大哥,在水下对付这些人,用绳子是最管用的,把绳子绕过他们身体随便一个部位,让他们在水下的动作受到限制,多缠上几个人,再跳到船只上那么一拉,让他们全都打结在一起!运气不好的在水里就会抽筋呛死,这个法子我刚刚才用,只要在水下足够灵活就成。”

尹默玄愣了一瞬间,回过神后连忙道:“真是个好办法!为兄刚才怎么就没想到,还跟他们在水下搏斗了一番,挨个两个拳头,太费劲了。”

“所以大哥你快点儿递一根绳子给我,我们一起去救船,要是晚了,他们就要把船底给打穿了。”

“好。”尹默玄转头吩咐人去拿绳子,又朝着颜天真道,“为兄和妹夫去,你就在船上呆着吧。”

“他不在,他和伶俐早就下水游到水寇大船那里去了,他们也想把水寇船打穿,所以救船的事就咱们来做吧,你相信我,我可以的!”

颜天真的态度十分坚决,尹默玄眼见着劝不住,只能无奈应下。

既然她刚才已经成功了一次,那他就要相信她有本事成功第二次。

将手下递过来的绳子扔了一条给颜天真,二人便分头行动了。

……

“头儿,那两艘船上有几个姑娘,相貌那叫一个漂亮。”水寇所乘坐的大船上,有一人朝着领头人道,“头儿你看,站在船头的那几个,怎么样?”

说话间,他的手正指向前方一艘大船,船头处三名女子挽着裤管在捞着船里的积水。

正是小莹与肖氏两姐妹。

她们所乘坐的那艘船,也被藏在船底下的水寇给凿坏了。

“不错,姿色都不一般。”水寇的领头人朗声一笑,“靠近那艘船,把姑娘们全绑回去,告诉弟兄们,财物和美人带走,其他人等,敢上前来挡道的见一个砍一个。”

“是!”身后的小喽啰应着,召集其他人等准备武器。

水寇们所用的武器,除了凿船用的锤子与钉子,还有带着绳索的飞爪,以及带齿的刀剑。

大船已经离对面的船只越来越近。

“飞爪准备。”领头人道,“看见船头那几个漂亮姑娘没?用爪子的时候小心一些,可别把姑娘弄伤弄残了,半死不活的抓回去可没意思。”

“头儿放心,我们一定会怜香惜玉的。”周围的小喽啰们笑得格外浪荡。

在领头人的指挥之下,水寇们在船头站成了一排,挥舞着手中的飞爪,齐齐抛出,扣上了正对面的船只护栏!

两艘船只的距离渐渐拉近。

“不好,他们已经逼上前来了。”船头站着的小莹面色一沉,连忙转过身朝身后的侍卫们喊道,“快来人,用大刀把这些飞爪砍断!”

众侍卫闻声拥上前来,齐齐拿起手中的刀剑去砍连接着飞爪的铁链。

然,那铁链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的,刀剑用力劈下去,竟也不能砍断?

“这铁链居然如此坚硬。”

“这下可怎么是好?”

一部分人要顾着打捞船内的积水,另一部分人又要使出吃奶的劲去砍铁链,这么分工合作,所导致的后果竟然是——打捞积水的人手不足。

船板的窟窿也来不及补上,积水越来越多。

对面大船上的水寇们笑得格外猖狂——

“就你们这点本事,别挣扎了!”

“乖乖把美人和钱财交出来,大爷们一高兴,说不定就饶你们不死。”

然而他们很快就笑不下去了。

水寇当中,不知谁喊了一声——

“头儿!我们的船也破了,船底下有他们的人!”

领头人的脸色顿时一沉,“还不赶紧跳进水里去看看!”

还以为对面那群人没什么本事,想不到竟然懂得反击。

领头人一声令下,立即有好几个人跳入水中,去船底查探。

眼见着水寇船也出现了问题,小莹喜出望外。

“太好了,一定是太子殿下他们。”她道,“趁着他们也混乱了,此刻攻击是最好的时机,弓箭手!”

“小莹姑娘,我们船里的积水越来越多了!人手不足啊,再不把水弄出去,船就要沉了,我们这船底下也有他们的人。”

“可恶。”小莹低咒了一声,“来两三个弓箭手也好!把弓箭递给我!”

这个时候攻击水寇船的确很合适,只可惜他们自己这一头也即将面临沉船问题。

想要找别的船只求援,奈何现在三国队伍的船只已经分散,为了不让水寇的势力太集中,船只与船只之间,不得不拉远距离。

说不定别的船只也面临着跟他们同样的问题——积水太多,要是控制不了,随时都要面临沉船危险。

没有太多的容器,众人就只能用上双手。

“肖梦肖洁,会射箭吗?”

“会!”

“那就我们三个上,其他人都忙着打捞积水,实在抽不开身了。”

“好!”

三人手持弓箭,站在船头,朝着对面大船上的水寇射击。

虽然三人的箭法都很准,奈何敌方的人数也太多,就单凭她们三个人,压根控制不住敌方的靠近。

而就在这样的紧急关头,有一名侍卫突然喊叫了一声——

“船底下好像没有人再凿船了!大家加把劲啊,我们的船肯定不会沉。”

船内积水的数量总算得到了控制,在众人的打捞之下,已经愈来愈少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水寇头子顿时纳闷,“他们那艘船底下的人干什么去了?凿啊!”

他的话音才落下,就看见正对面一道人影破水而出!

那道红影的速度十分轻快,随着她的跃起,水花飞溅开来。

而等她站定的那一瞬间,水寇船上的众人都瞪直了眼,眼珠子好似要脱眶而出。

只见那红衣美人稳定地立于船头,双手拉着一条手指粗的绳子,将那条绳子不断往后拖拽,好似拖到了什么重物一般,用力一拉!

“哗”

四个人头冒出了水面,被捆在了一起,在水中艰难地挣扎。

“快来帮忙!”颜天真朝着身后的众人道,“船底下的杂碎已经被我全绑住了,这些是我们的俘虏!”

颜天真唇角扬起一丝张狂的笑意,抬头朝着对面的众水寇挑衅般地一笑,“你们派来凿船的人,已经全部被我们拿下,你们若是还要继续攻击,就休怪我们大开杀戒了。”

颜天真说话间,侍卫们已经涌上前来,将手中的刀剑架在四名俘虏的脖子上。

水寇的领头人见此,非但不怒,反而仰头大笑。

“好啊,你这美人可真有意思,你们的船只原本是那么不堪一击,光靠着你一人救下来,老子十分欣赏你的头脑,并且钟情于你这番容貌风姿,美人,跟我回去做压寨夫人?”

他望着颜天真,目光中带着侵略般的阴狠笑意。

这番话顿时就惹恼了众人。

“大胆!”

“放肆!”

“找死!”

相较于众人的恼怒,颜天真倒是显得格外淡定,慢条斯理道:“抱歉,你这长相太磕碜,姑奶奶我十分嫌弃,想让我做你压寨夫人,你也得有资本才行,不如你先去回炉重造?”

领头人脸色一沉,“敬酒不吃吃罚酒。赶紧地把船靠过去,老子要把这娘们拿下!”

颜天真冷笑一声,“弓箭手排列!给我放箭!”

船上的双方剑拔弩张,水寇大船底下,凤云渺与凤伶俐被数十人围攻。

在水中说不了话,配合全靠默契。

一开始二人就设法夺下了水寇凿船用的工具,在水寇的这艘大船底下打洞。

而水寇大船所用的材质,显然比三国队伍的船好得多。

三国队伍那几只船都是临时购买,与一般商船的规模没有差别。

而水寇大船所用的船板,简直是——太结实了。

大概是干多了凿别人船的事,他们自己便有了防范,把船体加固加硬,凿起来实在是费劲。

凿一个洞的功夫,都足够在普通船只上凿下四五个洞了。

此刻,凤伶俐左手握着尖利物,这东西的材质是十分坚固的石头,前端呈圆锥形状,尾端呈不规则形状,雕刻的轮廓刚好适合一只手握上去,他将尖端对准了船板,另一只手拿着锤子,对着那尖利的凿船石,使劲敲!

约莫要敲个几十下,才能凿出一个孔。

而凤云渺就在他的周身掩护他,阻碍一个又一个敌人的靠近。

他手上同样拿着凿船工具,只等敌人逼近,就将手中的尖锐物扎向对方的脑门,在水中带出一阵血雾。

水下的搏斗是十分耗体力的,在陆地上还可以使用各种药物,到了水里都派不上用场。

只能拼武力和水性。

凤伶俐憋气憋得有点久了,只能暂时离开船底,仰着头将五官冒出水面,大口呼吸着几口新鲜空气,又潜回水中去。

到水面上呼吸都不敢把动静搞得太大,以免水寇大船上的人员发现他的位置。

他才回到了水里,就察觉到手腕处一紧,被人捏住了。

转过头,就迎上了敌人刺来的尖锐物。

这一下差点没躲过,好在有一把锤子闯入了视线中,正中了敌人的脑袋,在敌人晕乎之际,他将手中的尖锐物直插对方咽喉。

收回了尖锐物,转过头,凤云渺已经把锤子捞回在手里,冲他打了一个手势,示意他继续凿船。

凤伶俐点了点头,又游到了大船底下。

凤云渺又扎死了一个敌人,趁着有片刻的空闲,仰头冒出水面呼吸了几下,又扎回到水里。

在水下体力耗得快,不像在陆地上,片刻就可以杀敌无数。

他想到了一个更便捷的,对付敌人的方法。

此刻的水底下游荡着几具死尸。

他游到了死尸边上,将他们的腰带都拆了下来,打成死结。

三四条腰带加在一起,长度也不算短了。

这一次,他潜到了更深一些的地方。

有两个敌人的注意力此刻在船底的凤伶俐身上,他游荡到了二人的脚下,双手各自抓住二人的一只脚,将两只脚合拢在一起,手中的腰带迅速将这两只脚缠绕三圈。

二人顿时游不动了,在水中挣扎开。

他将两人往水底身处拉扯,存心要多呛他们几口水。

手中的腰带还有很长。

继续。

他憋着气潜伏在深处,目光锁定凤伶俐的周身。

一旦有人靠近,便迅速游到对方的脚边,干脆利落地拿起腰带缠个几圈。

缠死他们。

凤伶俐经过不懈的努力,终于又把船底凿了个洞。

同一时刻,水面上——

“头儿!不知道什么地方又冒了个窟窿,咱们船也要开始积水了。”

“混账!那么多人跳下去都没用吗?”领头人脸色铁青。

“已经有十几个弟兄跳下去了,一个上来的都没有啊。”

“这船底下到底是有几个人?能折损我们十几人?!”

“不……不知道。”

水寇们的说话声,伴随着一阵破空声。

“咻”

“咻”

对面船上射来的箭雨,让众人都不敢直起身子冒出头,只能全都躲在护栏之下。

颜天真下令放箭,原本也就没能指望能将水寇重重打击,只是为了阻碍他们的继续前进。

而他们果然也不敢再继续靠近了,此刻自顾不暇,哪里还能想着去侵略他人。

“头儿,积水越来越多了,怎么办?”有人惊慌失措地喊叫,“跳到水底下的弟兄可能全死光了!底下的人还在继续凿船底。”

若是想要打捞积水,就得起身,蹲在大船护栏下怎么打捞?

可一旦站起了身,就会被对面的弓箭手射成刺猬。

起身,要被射。

不起身,积水滞留过多会导致沉船。

可真真是——困难之境。

起也不是,蹲也不是。

“今天真他娘的损失惨重。”领头人磨了磨牙,“不行,不能再这么僵持下去了,不被淹死,也得被射死了,今天就别想着能有什么收获了,快点撤退!撤退!退远了,他们的箭就射不着咱们了!”

“就这点能耐,还要老子给你当压寨夫人。”颜天真望着对面不远处的那艘大船,此刻船头上看不到一个人,几乎全都藏在护栏之下了。

而就在下一刻,那艘大船边上冒出了一个人头,那人仰头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正是凤伶俐。

“伶俐!”颜天真冲他招手,“回来罢,他们已经撑不住了。”

“好!我叫上义父!”凤伶俐回应了一声,潜回到水中去。

片刻之后,两道人影齐齐冒出了水面,迅速朝着颜天真这边游了过来。

颜天真注意到了,凤云渺的手上还带着一串东西。

他下水的时候并没有带上绳子,所以——他是抽了敌人的腰带绑在一起,连成了绳子。

凤云渺从水中跃上船头的那一刻,手中一个拉扯!

一串人浮上水面,数了数,至少有七八个。

有的还没死透呢。

不远处,宁子初所在的大船上,众人将这一幕看在眼中。

“还真是夫妻俩,用的办法都差不多啊。”

司风随意地道了一句。

站在他身前的宁子初听在耳中,俊脸一沉,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抡在司风头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