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7章 心有灵犀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司风原本还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话,被宁子初这么一抡,总算是反应过来了。

他怎么就忘了,陛下一直喜欢着颜姑娘,就算如今颜姑娘成了南旭国的太子妃,陛下对颜姑娘的心思也并没有改变。

因此,自己对颜姑娘的称呼,始终也没有变,不像大多数人那样称呼她太子妃。

刚才那么随意的一句话,大概是让陛下听得不爽了。

“陛下息怒。”司风垂下了头,“陛下若是心里不开心,属下愿意让陛下多打几下。”

“打你不要花力气的吗?”宁子初冷冷道,“朕都懒得把力气花在你身上,朕现在不想打你,只想找根针把你的嘴巴缝上。”

“陛下……”司风面上浮现为难之色,“咱们出行,可没有带针线啊,怎么缝。”

“滚啊!”宁子初呵斥一声,“你少说两句话就成。”

司风连忙退开了好几步。

宁子初懒得看他,视线一转,又投向了不远处的那艘船只。

船头上,颜天真与凤云渺在谈笑,那一艘船上被捆了十几名俘虏,那是他们两人的战果。

或许在大多数人眼里,他们二人……真的特别登对。

宁子初的眸底划过些许黯然之色。

在北昱国的时候,他多么光芒万丈,可如今三国队伍组合在一起,他的光芒有所削弱,凤云渺才是光芒最盛的那一个。

或许真的是……能力差异所导致的。

他在凤云渺面前,还是太年轻了吗?

凤云渺比他年长了几岁,谋略大概也比他更高明些,等他到了凤云渺这个年岁,他会是何种模样?

宁子初思索着这个问题。

另一艘船上,众人望着那渐渐撤退的水寇大船,发出一阵讥笑声。

“瞧那帮孙子们,之前还猖狂得很,现在还不是怂了吗?”

“都是咱们殿下与太子妃娘娘的功劳,一个凿坏了敌方的船,一个救了己方的船,配合默契,这才让我们转败为胜。”

众人的夸奖也的确不夸张。

最初的时候,己方是处于弱势的,若没有颜天真凤云渺等人在水下与敌方搏斗,谁胜谁败还不一定。

此次事件,使得众人对颜天真与凤云渺的尊崇,更上了一层楼。

看似纤弱的太子妃,在关键时刻处理事情毫不含糊,令一众铁血的男儿都十分钦佩。

“殿下,这帮强盗实在是太可恶,咱们要不要追上去,打他们个落花流水?”

“穷寇莫追。”凤云渺道了一句,“虽然他们落败了,但是他们的人数依然不少,我们和他们拼上,自然是能赢,但我方也会损失一些人员的,本宫可不乐意。”

“难道就这样放跑他们吗?”

侍卫们脸上显然都写满了不甘心。

任凭挑衅的敌人逃脱,这心里自然是不爽。

而凤云渺也并不打算放过那群人。

“既然他们打劫到本宫头上了,本宫绝不会让他们活着,就算真的放走了他们,也难保他们不会再回来袭击,因此,本宫一定要把他们一网打尽,但不是靠硬拼,本宫并不想损失人员。”

颜天真听到这,顿时也好奇了,“你有何打算?”

“咱们不是还有这么多俘虏么。”凤云渺不咸不淡道,“总能问出他们的老巢在哪里,来个一窝端。”

话说到这,他瞥了一眼被捆起来的俘虏们,“有没有人愿意说的?谁第一个说,本宫就放过他。”

此话一出,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“你们是讲义气不愿意说,还是质疑本宫的话?担心本宫出尔反尔?你们都不说话,本宫总有办法让你们开口的。龙攻龙受,上刑。”

被点到名字的二人上前道:“殿下要用什么样的刑罚?”

“碎骨之刑。”凤云渺唇角轻扬,“给他们吃点苦头,不要让他们太轻松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碎骨之刑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俘虏中总算有人开口询问。

“这你就不懂了吧?让我来给你讲讲。”龙受说到这儿,双手抱拳,向指节捏得嘎吱响。

“碎骨,顾名思义,就是将你们身上的骨头捏碎,咱们先从手开始,从小拇指的指骨开始捏,再到大拇指的指骨,手指捏完捏脚趾,脚趾捏完捏脊梁骨,那感觉真是……啧啧啧,说不来,你们还是亲身体验一下罢。”

说着,他便挑了一个人,在那人紧张的目光之下,捏住了他的小拇指。

柿子要挑软的捏,折磨俘虏,自然也要从胆怯的开始。

果然,还没动手,那俘虏就吓得连声音都颤了,“别别别!我说我说,我第一个说,是不是就能放过我?”

“本宫说话算数。”凤云渺道,“你要是说了,本宫就绝对不找你麻烦。”

凤云渺此话一出,立即有其他的俘虏抢过话——

“我说我说!往南面走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又被其他人争先恐后地打断。

“我来说!十里之外……”

俘虏们七嘴八舌的,让颜天真不禁有些好笑。

在江湖上,无论白道黑道,都讲江湖规矩,那就是同伙之间一定仗义,不能出卖自己人,这是江湖情义。

这帮水上的强盗,还真是不讲什么情义,打劫的时候,一个个冲在最前头,被俘虏的时候,一个个又都这么贪生怕死。

“住口!这么多人,乱七八糟的讲什么都听不明白。”颜天真呵斥了一声,指着最先开口的那个人,“你来说。”

“好!我现在就告诉你们,南行十里,水岸边有一栋三层高的阁楼,就在那里!”

“你确定吗?”

“此话绝无虚假,我要是撒谎就不得好死。我已经说了,可以放了我吗?”

“喔,那就勉强相信你。”

“太好了!现在是不是可以放了我?”

“本宫之前的承诺是,谁要是开口先说,本宫就绝对不找他麻烦,一定会放了他,绝不食言。”凤云渺悠悠道,“所以,你们的生死现在就交给太子妃了,本宫不管了。”

对面的俘虏一愣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难道不应该立刻放人吗?”

“本宫同意放了你啊。”凤云渺唇角勾起一抹笑意,“就是不知道太子妃愿不愿意,她要是也肯,你马上就可以走了。”

“不愿意。”颜天真面无表情地道了一句,转身朝着龙宫龙受比划了一个手刀。

她的意思是——全部处死。

二人会意,抽出了随身携带的佩剑。

“你们居然说话不算数!也不怕天打雷劈!”

“你们这些狗娘养的东西!我呸!”

水寇们只觉得自己被耍了,格外愤怒。

“本宫的话里本来就有漏洞,是你们不认真听,若是你们一开始能指出来,或许会有活的希望。”

“嗯。”颜天真附和道,“不是殿下不愿意放过你们,是我不愿意放过你们,杀你们这群谋财害命的杂碎,老子是替天行道,行刑!”

颜天真的话音落下,空气中顿时飞溅出道道血液。

十几名俘虏被取了性命,尸身被丢进深不见底的河水之中。

“接下来,就等天黑了。”凤云渺轻描淡写道,“宁子初应该也不会有意见的,以他的脾气,绝对不愿意宽恕冒犯他的人。”

此刻的水平面上,已经看不到那艘水寇大船的踪影。

颜天真之前大致估算了一下人数,活着的水寇,至少还剩半百。

云渺不愿意硬拼,明知道能赢,就是不愿意损伤人员。

那些水上强盗常年在水中活动,都练就了一身健硕的体格,真跟他们打起来,自己这头也得死些人。

所以,云渺才会决定先放虎归山,趁夜偷袭。

水寇也绝对不会老实地呆在大本营,他们应该也会派人在周围观察水面上的动静。

因此,船只一旦行驶过去就会被他们发现,必须要腾出一艘船来做诱饵。

颜天真正准备与凤云渺商量计策,忽觉一阵凉风迎面而来,立即打了一个喷嚏。

水面上原本就挺凉,他们又才从水里钻出来,风一吹,身上就更加湿冷。

“义父义母,咱们赶紧去船舱里换一身衣裳吧。”凤伶俐双手搓着胳膊。

“对,是应该换一身了。”凤云渺牵过了颜天真的手腕,就往船舱里走去。

……

“阿嚏!”

在船舱的一个小隔间之内,颜天真又打了一个喷嚏。

“这才一会儿的功夫,你就已经打了四五个,可别着凉了。”凤云渺眉头微微拧起,伸手触摸了一下颜天真额头的温度。

是正常的温度。

“放心吧,就是游了个泳而已,应该不至于这么娇弱。”颜天真揉揉鼻子。

身上的湿衣服已经换下来了,正准备把干的穿上,凤云渺却忽然伸手拥住了她,“你靠在我怀里取暖一会儿,这样更不容易着凉。”

他也早已把湿衣服脱了下来,擦干了身子,中衣松松垮垮地敞着,还没有系上。

颜天真紧靠在他的胸膛上,身上也只穿着薄薄的亵衣,透过这一层薄衫,二人可以互相感受到对方的体温。

刚在水里浸泡过,都还不太温暖。

凤云渺拿起一件干的外衣,将颜天真与自己包裹在一起。

“很快就会暖和的。”他道。

抱着她静静地躺了下来,听她笑着道了一句,“咱们今天可真是格外默契啊,我在水底下的时候也用绳子把他们全都缠在一起,你没绳子可用,就把他们的腰带都绑在一起,从头到尾你我之间都没有沟通过,这可真是……”

“心有灵犀。”凤云渺接过话,笑着低头吻了一下颜天真的额头,“所以说,你我二人是天生一对。”

颜天真轻笑了一声,心情大好,双手捧着凤云渺的脸颊,一口啜上了他的唇。

这一边隔间内的两人格外温馨,另一艘船的船舱之内,尹默玄也才换上了一身干衣服。

一走出船舱,白杏便上前嘘寒问暖。

“王爷,你还是在船舱里坐着吧,你在水里泡了那么久,再吹风怕是会着凉啊。”

说话间,她将手中的水袋递给了尹默玄,“王爷喝几口吧,对你有好处的。”

尹默玄望着她递来的水袋,笑了笑,“喝水能有什么好处?”

“王爷,这里面可不是水呢。”

“喔?”

尹默玄顿时觉得好奇,眼见着白杏把水袋递过来,也就不问了,打开水袋便灌下了一口。

喝了一口之后,他有些微微惊讶,“这里面装的竟然是姜茶?”

不仅如此,还有些温热。

“昨天夜宿的那家客栈边上就有卖这种羊皮水袋,老板说,保存温度的效果还是不错的,热茶倒进来,过了一夜也还是温的。我觉得最近天气有点冷,昨天夜里就煮了一壶姜茶,灌了两只水袋。因为姜片不够了,其他人的我也就没管。”

白杏说着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我只顾王爷一个人就行了,其他人我管不上了,人太多肯定管不过来。”

“多谢你。”尹默玄道,“这只水袋本王就收下了。你今天是不是也被那伙强盗给吓着了?”

“是有点被吓到,不过我更担心王爷的安全,看见你跳水的时候,我就有些不放心,好在你没事。强盗们都已经被赶跑了,我们接下来是不是就安全了?”

“那可不一定呢。他们现在懂得知难而退,你怎知他们明天会不会又做好了准备前来袭击?绝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,夜里还有行动。”

“王爷又要去吗?”白杏的面容浮现一抹担心。

“你不用担心本王,本王一定会顾好自己的。”尹默玄冲她安抚般地笑了笑,随即转身进入船舱之内。

……

夜,来临了。

三国队伍的船只都靠岸了,众人打算夜里就这么将就过一夜。

凤云渺、颜天真、凤伶俐以及尹默玄聚集在同一艘船之内,点了些身手较好的护卫,便朝着南面出发了。

“慢着,朕也要去。”

空气中响起宁子初的声音。

颜天真回头一看,他已经跃上了船头的护栏,足尖轻点,一起一落,就稳稳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,“你们有行动,从来都不叫朕,这是打算把朕给孤立吗,那帮杂碎冒犯了朕,朕也要去收拾他们。”

“北昱皇真是说笑了,我们何时孤立过你。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为何我们有行动不叫你?因为我们南旭鸾凤两国是亲家,因此格外团结,北昱国与我们只是友国关系,比不上鸾凤国亲切,这是事实。”

宁子初瞥了他一眼,不语。

“陛下既然决定了要一同去,我们不阻拦你。”颜天真笑了笑,“计划是这样的,这艘船作为诱饵,就在刚才已经让人去买了火药来,全都藏在船舱之内。”

宁子初仔细聆听着,“然后呢?”

“回头这船上只留一个人,其他人全部都在中途下水,上岸去偷袭水寇们的老巢,他们应该会派出一部分人,把我们这艘船当作目标,等他们一靠近,船上剩下的那个人就点燃船舱中的火药引线,再迅速跳水离开,这个人水性一定要很好,游得快,就可以不受波及。”

“我来。”凤伶俐道,“我的水性很好,交给我绝对没问题的。”

“朕也可以。”宁子初道。

颜天真挑了挑眉,“其实这个环节不难,因为火药的引线足够长,在火药引爆之前,有足够的时间跳水逃跑,只要水性特别好就行。”

凤伶俐道:“我可以的!我铁定比北昱皇的水性好,他之前不是在河里还晕倒了吗?还被贴身侍卫抱上了船,压了好一会儿胸膛才醒过来,这么看来,他水下功夫铁定是不如我的。”

宁子初的额头剧烈一跳,“朕不是水性不好,而是与船底下的水寇搏斗,一不留神被对方打中了,呛了好几口水。”

“我也在水底下搏斗过啊!我什么事都没有,还把船底都给凿了,这么一比,我还是比北昱皇能耐些,你就不必跟我争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

子初:姓凤的两个铁定跟我有仇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