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8章 垂死挣扎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此刻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凤伶俐自然也就看不出宁子初的脸色有多黑沉,依然坚持道:“义父,就让我去罢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“那好。”凤云渺应了下来,“炸船的事就交给你了,自己多加注意。”

“嗯。”

宁子初无言。

这两个姓凤的都跟他不对盘,似乎是有意无意地想要展示优越感,这令他十分不爽。

可他也懒得再与他们多费口舌。

于是乎,最终炸船的任务就落在了凤伶俐的头上。

做好了决定之后,众人便前往水寇的老巢。

“凤云渺,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

船舱之内,宁子初眼见着凤云渺将一整瓶药膏挤在清水盆内,将药膏彻底搅拌散了,与清水融合在一起,使得水的颜色变成乳白,接着又将毛巾浸湿,拧得半干,在剑身上来回擦拭了好几遍。

“这水里面搅拌的是见血封喉的毒药,用这药水擦拭兵器,只要我的兵器在敌人身上留下伤口,对方立即中毒,之后我就不需要理睬他了,他已经回天乏术。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你们都把身上携带的兵器拿出来罢,擦上这药水,为了防止被自己人误伤,每个人都随身携带一颗解药。”

“这个办法倒是很周到。”颜天真也拿出了随身携带的软剑,在剑身擦拭着药水。

众人都凑上前来,轮流将药水擦拭在兵器上。

“大家动作快一点,我们马上就要跳水了。”

此时此刻,众人都不知道,他们所乘坐的这艘船的船尾,绑着一根细长的线,线的另一端,绑在一道人影身上。

正是悄悄溜出大队伍的白杏。

她伏在水中,一头乌发散开,借着线被船身拖拽,省了不少游泳的力气。

由于此刻天色黑了,船只上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她。

而就在下一刻,她听见前方响起了好几道‘扑通’声。

她看了过去,船只上已经有人陆续跳水。

她大约也能猜到这群人的目的。

这艘船只,只是他们放出去的诱饵,吸引水寇上前来攻击,而他们早就做好了提前撤离的准备,趁着一部分水寇攻击船只的时候,他们就去进攻水寇的老巢。

好计策。

不能让他们发现她。

想到这儿,她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,斩断了连接着自己与船只的那根线。

没有了船只的拖拽力度,她便自己在水中游了起来,速度灵敏。

她必须赶在颜天真他们之前见到水寇。

他们人多,有人游得快,有人游得慢,快的总要等慢的,集体行动肯定要清点人数,耽误一些时间,而就是这么一些时间,已经足够她赶超他们。

单独行动就是有这样的优势,不需要等待任何人,不需要指挥,可以将自己最快的速度得到发挥。

白杏卯足了劲游,果真赶在众人前到了水岸边,一上岸便迅速跑开了。

片刻之后,凤云渺与颜天真也领先游到了水岸边,便坐了下来等待其他人员陆续上岸。

而白杏已经跑出大老远了。

俘虏的水寇交代,南行十里可以到达老巢,船只只开了大概六里,也就是说,还剩下四里的距离需要靠双脚。

她施展轻功,飞快掠出,在黑夜中留下一道残影。

……

高大宽敞的阁楼之内,水寇聚集。

即使行动落败,众人也并没有太沮丧的神态,依然举办了宴席,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。

“头儿!约莫四里之外发现一艘船只,果真像你说的那样,他们想要半夜来偷袭我们!算算时间,现在应该距离我们不到三里了。”

“哼。”领头人冷哼了一声,“居然只派了一艘船只来?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吗?”

“也许所有的高手都在那艘船上。”

“他们会不会想了什么阴谋诡计来对付咱们?”

有一名小喽啰凑到了领头人身旁,“头儿,咱们要不要撤离算了?那伙人是有身份的,有太子王爷,还有个什么国的皇帝,咱们恐怕招惹不起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就被领头人一脚踹上胸膛。

“看你那怂样!有身份的人又怎么了?就是这样有身份的人,才能够让我们干一票大的!他们的几个首领里,随便抓一个,咱们就可以跟他们狮子大开口,到时候坐拥金山银山,咱们自己都能抢块地方称王。”

领头人说着,冷笑一声,“看他们的护卫也没多少人,也就那几个首领比较有本事了,其他人在水下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,怕什么呢。”

“头儿说的对,我们不需要怕!今夜就跟他们拼了,一定要抓住他们当中的一名首领!”

“对,我们不光要钱,还要美人,白天我就看见了好几个美女,各有各的漂亮,尤其是那个穿红衣服的……”

“我听到有人喊她太子妃。头儿,这个太子妃,是不是郡王要的?你又想把她抢来做压寨夫人,那咱们和郡王的这笔生意岂不是要黄掉了?”

“你小子是不是蠢?”领头人瞥了一眼提问的小喽啰,“那几个太子王爷皇帝,随便抓一个来,就能换取想不到的荣华富贵,真到了那时候,老子还需要看郡王的脸色吗?他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,老子也不差他这一笔生意。”

“头儿说得对,是小弟我犯蠢了,嘿嘿。”

“头儿,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准备去攻击那一艘船?”

“这艘船必须拿下!但,不能所有人都去。”领头人想了想,道,“万一他们有人从陆路攻击,咱们的这个老巢岂不是就要被捣毁了,这样,一半的弟兄去攻击那只船,剩下的跟着我留守在这里,二楼三楼的窗口都必须有人,准备好弓箭,行动罢。”

他一声令下,众人便分头行动。

一半人员乘坐大船离开了,剩下一半留守阁楼。

领头人布置好了防守之后,便与剩下的人继续喝酒吃肉。

而就在下一刻,有一名小喽啰上前来报——

“头儿,有一个女子求见你,是三国队伍当中的,她对上了接头暗号,说她是那边的卧底,也是郡王的人,带了您想知道的消息过来。”

“喔?”领头人挑了挑眉,“带她进来。”

白杏被领进来的那一刻,众人双眼都放光了。

她才游过水,全身还是湿的,洁白的衣裙紧贴着躯体,更彰显出了玲珑有致的身形。

出色的容貌也格外吸引人的视线,有好些人都直勾勾地盯着她看。

“黄老大,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”白杏朝领头人福了福身,“我叫白杏,都是郡王的人,咱们也算是自己人了,对吧?”

“诶,我跟你们郡王的确是谈了生意,可我并不是他的手下,这点你需要搞清楚了。”黄老大说到这儿,冲白杏招了招手,“美人,既然是郡王的人,咱们也算是朋友了,我奉你为上宾,来,坐到我身旁来。”

白杏望着他那张被刀疤贯穿的脸,从他的笑意中看出了一抹淫邪,也并不在意,十分给面子地走到了他的身旁坐下。

“听说你是给我们带消息来的。”黄老大一只手直接揽在了她的肩膀上,“说吧,什么消息?是不是那帮孙子的突袭计划?”

“对。”白杏点了点头,“我偷听到了他们的行动计划,他们兵分两路,一半走水路,一半走陆路,北昱国的皇帝和鸾凤国的王爷从陆路走,南旭国的太子和太子妃走水路,兵器全都在船只上,他们的弓箭手很多,带着兵器走陆路太麻烦,就用船只来运。”

“他爷爷的,果然跟老子想的差不多,兵分两路。”黄老大一拍桌子,“去,再多派些人去支援水上的兄弟!把船只里的兵器全都给我截获下来,那个太子抓不到就算了,太子妃一定要给我拿下!行动成功之后就放信号烟花。”

黄老大一边吩咐着,一边还往白杏的身上靠,“美人,这一票我要是成功了,你就别跟郡王了,跟着我如歌?你为他东奔西跑的累不累,还不如跟着我享福呢。”

“这……恐怕不太好办。”白杏的面上浮现一抹犹豫,“他可是我的主人,背叛了主人是要付出代价,多谢您的好意了,我敬您一杯。”

说着,她亲自给黄老大斟了一杯酒,端到了他的唇边。

黄老大张开口将她喂来的酒喝下,望着她的容貌,心中生出了一股邪火。

将酒水吞咽下去,他挥开了她手上的杯子,按着她的肩膀,将她直接压倒在虎皮地毯上。

“美人,不要害怕你家主子,等我行动成功了,你家主子在我面前也说不上什么话了,他识相的话就给我滚蛋,乖乖地把你送给我,不识相的话,我就对他不客气。”

说着,他朗声一笑,埋下头,在白杏的脖颈间,狠狠地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芬芳。

白杏并不抗拒,反而十分顺从地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趁他意乱情迷之际,蓦然将手臂勒紧——

同一时刻,另一只手迅速拔下了固定在发髻上的玉簪。

黄老大顿时一惊,想要从她的胳膊下挣脱开。

凭他的本事,原本是可以挣脱开并且压制住白杏,可偏偏他这时候感到四肢有些酸软无力,这一瞬间并不能挣脱开。

白杏的另一只手已经高高扬起,将手中紧握着的玉簪子狠狠地扎进了黄老大的后脖颈,贯穿了咽喉。

黄老大瞪大了眼,目光中全是难以置信。

“我在指甲里藏了迷药。”白杏在他的耳畔低语,吐气如兰,“刚才给你倒酒的时候,洒进去了。”

她之前倒酒的时候动作十分自然坦荡,又是在黄老大的眼皮子底下,她只要稍稍遮掩住藏药的那片指甲,药粉落进酒水里,顷刻就融化了。

她下药的角度,刚好是黄老大视线中的盲区。

作为一名优秀的杀手,在目标的眼皮子底下下药,可以做到很熟练了。

水寇头子一死,就好比行军途中死了主帅,使得军心溃散,无人指挥,便会很快落败。

黄老大突然的死亡,让周围的小喽啰们顿时躁动了。

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前来通风报信的女子,竟然也是敌人!

“头儿?头儿死了?!”

“这怎么可能?这娘们之前对得上暗号啊!”

“她不是郡王的人吗?郡王有必要杀我们老大吗?他不是要跟我们谈生意吗!”

“不错,我家主人的确是要跟你们谈生意的。”白杏慢悠悠地站起了身,“但是我要在这里说一声抱歉了,我不希望我在意的人受到伤害,所以——你们去死吧。”

“叛徒!”

“臭娘们!”

“把她大卸八块!上!”

水寇们怒号森森,齐齐向白杏涌了过来。

可就在下一刻——

“轰隆”

从远方似乎响起一阵巨大的爆炸声,那声音好似要冲破天际,听得让人肝儿都颤了。

“不好了不好了!那艘船炸了!”有人撞破了门进来,高声喊道,“老大,敌人走的全是陆路啊!那艘船……老大?!”

“我就不陪你们玩了,你们慢慢垂死挣扎吧。”白杏笑了笑,身影一闪,掠到了窗户边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