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9章 全军覆没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别让这娘们给跑了,她杀了老大!”

有人大吼着。

然,纵然所有人的心中都愤怒至极,此刻也没有时间去理会白杏。

因为此刻他们面临着一个更大的危机。

颜天真与凤云渺等人所带领的队伍,已经逼近了阁楼。

白杏的唇角扬起一丝冷冽的笑意,不理会身后众人的咆哮,从窗口跃了出去。

身后的这群废物,已经没有时间来追赶她了。

他们都自身难保了。

阁楼内的众人没有了黄老大的带领,毫无秩序,一个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防守在二楼三楼窗口处的人,此刻还不知一楼发生的事儿。

“那艘船怎么就给炸了?!”

“那么多弟兄都去了,会受到波及吗?”

“快看,他们攻过来了,放箭啊!”

嘶吼声在空气中交织着。

窗口出的水寇们纷纷将箭羽对准了底下的人,然,还不等他们射击,人群中最前方的凤云渺下令道:“把灯笼全给我射了,窗口处的杂碎们没有灯光照明,看他们还怎么射箭。”

凤云渺这一声令下,身后的侍卫们纷纷举起手中的弓箭,去射击树枝上与阁楼边的灯盏。

顷刻间灯火全熄,黑漆漆的一片,只剩下一楼还亮着。

这让二三楼的人顿时懵了。

阁楼外没有丝毫可照明的东西,射击便会失去了方向感。

而就在他们愣神的这期间,凤云渺等人已经撞破了一楼的大门,强行闯入。

群龙无首的水寇们此刻也别无选择,只能蜂拥而上,与凤云渺带领的众高手们硬拼。

水上的强盗,在水中是最有优势的,一旦离开了水,在陆地上的攻击力弱化了不少,与一般的山贼土匪比起来,无甚差别。

“怪事,怎么没见他们老大。”颜天真挥剑砍死了一人,抬眼扫了一遍四周。

那个领头人去哪里了?难不成他是去劫伶俐的那艘船?

颜天真心中思考着,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含糊,涂上了毒药的利剑只要划开了敌人的肌肤,他们便很快死于非命了。

打斗间不慎踩到了一个死人的手,她差点一个趔趄没站稳,低头一看,顿时觉得惊奇。

她踩的正是水寇头子的手!

颜天真顿时觉得疑惑不解。

这群水寇的老大,居然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丧命了?

是谁杀了他?

没有了他的指挥,其他的虾兵蟹将根本就不懂如何作战,全靠着蛮力硬拼,横冲直撞,根本就是送死。

行军打仗,主帅占据最重要的地位,任意一方只要失去了将领,就会士气大降,变得容易攻破。

就好比此刻,失去了头领的水寇们,收拾起来一点都不困难。

这样的局面,有些出乎意料啊。

比想象中还要简单一些。

是谁的功劳呢……

来不及细想,颜天真回过了神,专注于打斗。

不到半个时辰,水寇全军覆没。

躺在地上的水寇们,有七八成是已经咽气了,剩下的一些也是濒临死亡。

颜天真随手揪了一个没死的询问:“你们老大为什么死了?”

“被……郡王的人……杀了。”

“郡王?”颜天真捕捉到了关键词,凤眸眯起,“哪个郡王?长什么样?”

“不……不知道。”

颜天真眉头拧起。

还以为这伙强盗就是纯粹盯上了三国队伍的财物,才大着胆子前去打劫,没想到,这事竟然也跟南弦有关系?

是南弦吧?

这人一说起郡王二字,她便猜测一定是南弦。

为了更加确定心中的猜想,颜天真高声道:“与你们勾结的郡王是谁?谁第一个回答,我就饶他不死!”

“没……没见过。”有人连忙回答,由于重伤,说话都有些不利索,“我们只知道……他跟我们的老大有联系……是他……是他向我们提供你们的位置,说是有肥羊……可宰。”

话音落下,还不等颜天真再一次提问,他便头一低,咽了气。

“还有谁可以提供这个郡王的线索?”颜天真再一次发问。

接下来已经没有人再回答她了。

在这样的生死关头,若是有人知道答案,没理由选择隐瞒。

“他们应该是真的不知道。”凤云渺道,“能看出他们有求生的欲望,但他们回答不上来我们的问题,因此——问也白问。”

“这个混蛋南弦。”颜天真低咒了一声,“怎么什么事情都有他的份,身为郡王还这么堕落去勾结强盗。”

这家伙确实令人气恼。

好在,他找的队友不是什么好队友,这也就降低了他成功的可能性。

颜天真盼着他再多找一些‘猪队友’。

最好是找一些专门坏他事的,让他永远都不成事。

“你们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?”二人身后,宁子初道,“刚才那人说,杀死他们老大的是郡王的人,既然这个郡王跟他们有勾结,为什么要派人来杀他们的老大?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?他为何不相助这个水寇头子,让他们打败我们呢?”

“这个问题,我估计现在没人能答得上来。”颜天真道,“这帮人自己都是云里雾里的,我估计也就只有他们的老大了解这个郡王的行踪,可现在人都死了,我们还能问什么呢?”

二人议论间,尹默玄走到了水寇头子的身旁,蹲下了身。

他刚才就注意到了,这个家伙的身上没有刀口,也没有失血过多的迹象,只有喉管处被刺穿了。

被利器贯穿喉管,几乎是致命的。

他将尸体翻了个身,看尸体背后的伤口。

果然。

从后脖颈直接贯穿整个咽喉。

这样的死法,跟之前在村子里那个不明身份的黑衣人,死法一模一样。

凶器都是长长细细的东西。

想到这,尹默玄站起了身,抬眸扫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,想要再找到几个能喘气的问个究竟。

然而,目光所过之处,几乎都是死人。

己方的兵器上都是淬了毒的,这就导致了敌人会死得一个不剩。

终于,他的目光在角落里的一人身上定住,那人的胸膛还有起伏。

他连忙走上前,蹲下身,“杀死你们头领的,是不是一个女子?”

那人张了张口,想要回答,没来得及发出声,便头一歪,断气了。

尹默玄虽然没有得到答案,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。

被他问的这个人,临死前做的口型,应该是想说——是。

所以……

村子附近的那个黑衣人,以及今夜的这个水寇头领……

都是她杀的。

他猜测她这么做的原因。

是为了他吗?

思索间,身旁蹲下一道身影,正是凤云渺。

“大舅子在思考什么呢?”

尹默玄转头望着凤云渺,道:“还记不记得,之前在村子附近发现的一具不明身份的尸体?还有今天夜里死掉的这个头领,是在同一个人手上,连用的凶器都是一样的。”

凤云渺挑了挑眉,低声道:“白杏?”

尹默玄点了点头。

“好事啊。”凤云渺笑了一声,“虽然她是卧底,但不可否认,她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方便,这么多年来,头一次见到这样有趣的卧底啊,让她跟在队伍里,我们还不一定会吃亏呢。”

尹默玄:“……”

的确。

目前为止,白杏还没有给他们带来危害,反而是提供了帮助。

“真是多亏了大舅子。”凤云渺拍了一下尹默玄的肩,“想不到大舅子有如此魅力,今夜我们能够这么快取得成功,也算是沾了大舅子的光了,敌方死了头领,真是太给我们省事了。”

省时间,又省精力。

“好了,不说了。这事我们自己心里有数就好。”尹默玄轻咳了一声,站起了身,“既然都结束了,那咱们就回去罢。”

他的话音才落下,门外冲进来一道人影。

“义父,任务已经完成。”

来人正是凤伶俐,面上挂着得胜的笑意,“他们也开了一艘大船过来,我算准了距离点燃的引线,等他们一靠近刚好就爆炸,保证死得一个都不剩。”

“很好,我们这边也完事了。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咱们这就可以回去了,沿着水岸走一段距离,就有不少船只停靠,再买一艘。”

“对了。”颜天真转头朝一名侍卫吩咐道:“你连夜赶去最近的衙门,跟衙门里的人说,这一带的水寇全部解决,长久以来,他们打劫下来的财物不少,都藏在这阁楼里,让那些被打劫过的人前来认领,如何处理剩下的赃物,交给衙门里的人去办。”

“是。”

众人离开了阁楼往回走,没走出多远,果然看见附近有船只停靠,便又买了一艘船,往回行驶。

回归了大队伍,颜天真建议找最近的旅店洗一个热水澡。

“这一整天有不少时间泡在河里,一个个都像落汤鸡一样,要是不洗热水澡,一不留神吹了风就得着凉,为了防止风寒,大伙都去洗洗吧。”

颜天真的提议一出,众人叫好。

留了一些没下过水的人看船,其余人等便找了最近的客栈休息。

“这个白杏,果然是南弦的人。”颜天真泡在热气腾腾的浴桶中,由着的凤云渺帮她擦背,发出一声惬意的感叹,“还是热水泡起来舒服,冬日里游泳真是凉飕飕的。”

“南弦喜欢折腾,脑子也还算好用,只可惜,他所找的合作伙伴不怎么靠谱,再这么下去,注定他成不了事。”帮颜天真擦了背之后,凤云渺将毛巾递给她,“换你帮我擦背了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颜天真夺过了毛巾,转了个身给凤云渺擦拭背部,“咱们把头发也洗洗吧,互相帮忙洗。”

“好。”

这一头的二人泡热水澡,泡得十分舒适惬意,另一边的客房内,尹默玄也才从浴桶中起了身,擦干了身子,披上中衣。

忽闻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随即有人敲响了房门。

“王爷,我给你煮了参茶。”熟悉的女子声音响起,正是白杏。

“进来罢。”尹默玄朝她道,“本王已经洗好了。”

白杏将房门推开,眼前一阵的氤氲热气,她抬头一看,尹默玄正坐在桌边,身上只穿着雪白的中衣,一头黑发湿淋淋地披散下来,有几缕发丝贴在耳边,还在滴着水。

披散着头发的他,俊俏中透着一丝慵懒。

白杏怔了怔,走上了前,将手中的参茶放下,抬头瞥了一眼四周。

在屏风上看见了干毛巾,她走上前就去取下毛巾,到了尹默玄身后,“王爷,我帮你擦干头发,头发一直湿着也会着凉。”

说着,也不等尹默玄有回应,便抓起了他的头发开始擦拭。

尹默玄并未拒绝,端起了桌子上的参茶,道:“你可真是个会体贴人的。”

白杏听着他的夸奖,笑了笑,“王爷过奖了,我只体贴你,其他人我可不管。”

“你原来所在的村子里,想要娶你为妻的人应该不少罢?这么贤惠,又有着美丽的容貌,说亲的恐怕都要踏破门槛了吧?”

白杏并未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笑道:“王爷这是在夸奖我么?你将我评价得这么好,要不要考虑把我给收了呢?”

看似随意的一句话,却并没有得到尹默玄的回复。

白杏顿时也意识到了这样的问题问出来有些唐突,连忙道:“王爷,是我冒失了,你就当我刚才没问。”

“无妨,本王知道你的心思。但……本王还没有打算娶妻妾,这心里也有别人,就只能辜负你了。”

“王爷从来就没说过对我有意思,谈什么辜负不辜负呢。”白杏叹了一口气,“想走进王爷的心里可真不容易啊,我真的很羡慕,可惜,我好像也没有资格羡慕。”

她说的这句话,是心里话。

她确实没有资格去羡慕他心里的那个人。

那可是君临天下的女帝啊,坐拥江山万里,何等尊贵,可望而不可及。

自己呢,不过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杀人工具,一直以来心中的信念就是——完成主人的任务,才能活下去。

那些麻木的杀人时光……

在遇到尹默玄之前,她觉得没什么可抱怨的,可现在,她却想要抱怨。

因为她的身份见不得光,这就注定了他跟她不会有一段好姻缘。

就算他心里没有女帝又怎么样?他一旦发现了她的企图,也不会愿意跟她在一起。

她不是不想摆脱那个见不得光的身份。

而是摆脱不了。

她不能背叛主人。

天知道她现在有多厌倦被人摆布的人生。

但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啊……已经没法子回头了。

她一旦背叛了主人,等待着她的就会是生不如死。

白杏发着愣,以至于手中的毛巾都离开了尹默玄的头发,有些木纳地在手中摩擦着空气。

“白杏。”尹默玄的声音,将她飘远的思绪扯回,“你会不会觉得本王是个很傻的人,一厢情愿地想着一个得不到的人,而真正喜爱本王的却被本王给推开了。”

“不,我不觉得王爷傻。”白杏连忙道,“王爷是个长情的人,我十分佩服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当然了,我说的是心里话。”白杏低笑了一下,“王爷心里没有我不要紧,我也可以等着王爷。”

“为什么要执着于本王?你可以选择一个更好的人。”

“不。想要对一个人动心是很难的,我只知道,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遇到了王爷,王爷待我不薄,就连我糊涂到想要爬上王爷的榻时,王爷都不责骂我,反而耐心劝导,这只会让我对你更加钦佩而已。”

尹默玄不语。

他不知道,白杏到底更倾向于哪一边。

是她的主人那边,还是自己这边?

她对自己是真的动了心的,但是对她的主人……恐怕也不会轻易背叛。

她会陷入两难吗?

无论怎样,对她一定要有所提防,她的话不一定能信。

南弦啊南弦,你培养一个与女帝容貌相似的杀手,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接下来,就是良久的沉默。

白杏终于将他的头发擦干,用梳子帮他将头发梳理整齐。

“阿嚏”

她偏过头打了一个喷嚏,没有朝着尹默玄的方向打。

一个喷嚏才结束,又紧接着来了一个。

“阿嚏”

“你怎么也打上喷嚏了,还一来就是两个。”尹默玄道,“本王的妹妹今天也打了好几个,可她是因为今天下水时间太长了,你今日下水了吗?”

“不,我没有下水。”白杏捏了捏鼻子,“我就是觉得鼻子有些痒,应该不会着凉的。”

“你给本王煮了参茶,你自己喝了吗?”

“我……压根就没想到给自己煮。”

“怎么这么大意?都煮下去了,怎么就不多煮一些给自己喝。下次煮的时候,别忘了把自己的份也煮上。”

尹默玄说着,转头看向了榻上,“被褥上有一个汤婆子,今夜你抱去睡吧,有了它,会更暖和些。”

白杏心中一动。

他虽然还不喜欢她,却时时都在关心着她。

除了他,似乎也没有人再关心她了。

她之前为他做的那几件事,都是应该的……就凭他这一份关怀,他也与其他人不同。

脑子里忽然又涌上来一股冲动,她伸出了双手,从尹默玄的身后环上了他的脖颈。

由于他是坐着的,她是站着的,她稍稍俯下了身,将整个人的重量压在了他肩上。

“王爷,我今夜留在你这里,好不好?”

尹默玄微讶,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她这是……

又主动要来亲近他?

尹默玄回过了神,连忙掰开了她的双手,“本王不是说过了吗?心里没有你,就不能碰你。”

“我不在乎你心里有没有我,我只知道你对我好,这个世上除了你没有人对我好。”白杏又一次靠近了他,“我根本就不奢求你给我一个名分,我就是愿意尽心尽力地服侍你,只要你有需求,我可以……”

“不用。”尹默玄退开了几步,“白杏,你需要冷静一些,你还是回你自己的客房好好歇息吧。”

“王爷……”

“回去吧。”

“对不起,我又犯糊涂了。”白杏嘀咕了一声,转身迅速跑出了门外。

尹默玄松了一口气。

如果骗她说自己喜欢她,她大概真的会倾向于自己这一边,选择背叛南弦?

算了。

这种事还真是干不出来。

哪怕知道她是一个卧底,也不能昧着良心那样欺骗感情。

“泡了个澡,浑身舒畅。”

另一边的客房,颜天真开了门,双手伸了个懒腰。

她泡完了澡之后觉得有些饿,想要去厨房找点东西吃,哪知道这么一开门,就听见了一阵奔跑声。

她顺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,是白杏。

看见白杏的那一瞬间,她立即伸出了手抓住了白杏,“白杏啊,我今天路过厨房的时候,好像看见你在煮东西,是煮夜宵给我大哥吃吗?还有没有?诶,你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”

“我煮的是参茶,已经没有了。”白杏道,“太子妃要是饿了,我再去给你煮点别的东西吃。”

“不急,我就想知道你怎么了?脸色如此难看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