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0章 没机会下手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……”白杏朝着颜天真弯了弯唇角,强行挤出一抹笑容,“也不是什么要紧事,我大概惹王爷不高兴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颜天真追问道,“你们发生了什么冲突吗?”

“那倒不是,太子妃还是别问了,我看到厨房还有些面,我去给你煮一碗。”

白杏说着,便转身快步走开了。

颜天真望着她的背影,颇有落荒而逃的意味。

颜天真正要走出去,身后响起了凤云渺的声音——

“这么晚了,要上哪去?”

“我要去厨房吃点东西,你先睡罢。”颜天真说着,便带上了房门。

一路走到厨房,站到了门口,就看见白杏站在灶台边,熟练地翻炒着锅里的青菜,炒菜勺在她的手中格外灵活,趁着菜还没熟,又迅速抄起了菜刀切案板上的肉。

颜天真注意着她的动作,心中不由得感叹一句——

好灵活的刀功。

那切肉丝的速度与肉的薄厚程度,都把握得格外好。

并不是每一个擅长用刀的人都能把肉切好,要是给云渺一把菜刀一块肉,他也是切不过来的。

看白杏做饭的模样,一点都不业余,简直比专业的厨子更加专业。

这份刀功和厨艺,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餐馆也是能够保证生意红火的,为什么……要给南弦卖命呢?

白杏这个女子,给她的一个感觉就是:专业的厨师,业余的杀手。

真想去挖掘她身上的秘密啊……

但现在还不到时机。

白杏如今以为自己隐瞒得很成功,就先让她这么以为下去,看看她下一步想做什么。

没准,有机会策反。

就在颜天真思索的期间,白杏已经将切好的肉丝扔到了锅中翻炒,熟练地添加料酒、盐、配菜。

最后舀了一勺清水倒下,这才把面条扔入了锅中,盖上了锅盖。

“有这手艺,不开餐馆可惜了。”颜天真笑道,“聘请你到皇宫里去当御厨,你应该也能混得风生水起。”

“太子妃就别取笑我了,像我这种山村里出来的,没见过世面,怎么能事。”

“做生意跟你的出生有什么关系?谁规定穷人就不能有宏图大志?”

颜天真走进了厨房,慢条斯理道,“白杏,你看这样如何?你跟着大哥回到鸾凤国后,让他资助你开个饭馆,这样你就能自力更生了,而且,鸾凤国那地方,美男如云啊!见多了美男,你或许就不会执着于大哥了。”

“太子妃又在取笑我了,美男如云跟我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怎么就没关系了?你可以寻觅如意郎君啊,你难道真就打算一辈子都耗在我大哥身上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白杏没能接上话。

她哪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耗,她倒是想。她能呆在队伍里的时间,也没多长了吧。

开饭馆……这个梦想对她来说也太过奢求了。

白杏发愣片刻,闻到了鼻翼间一阵香味浮动,当即转过了身,揭开锅盖。

颜天真闻着空气中飘荡的面香味,顿时觉得腹中更饥饿了。

“太子妃稍等,很快就可以吃了。”

白杏说着,将面打捞到了碗里。

“这是我最经常做的青菜肉丝面,食材简单,做起来也简单,可能不够丰盛,只希望太子妃不要嫌弃。”

“嫌弃什么呐,有的吃就不错了。”颜天真说着,望了一眼厨房外头,“前边那树下就有张桌子,一起吃吧。”

到了桌边坐下之后,颜天真就迫不及待地开动了。

“有点烫,慢点吃。”

“唔,这食材虽然简单,吃起来可真不赖。”颜天真发自内心地夸奖了一句,津津有味地喝着面汤。

白杏听着她的夸奖,抬头冲她笑了笑,而就是这么一抬头,就被颜天真脖颈上佩戴的一物闪了眼睛。

如今是深夜,客房的灯火基本都熄灭了,但走廊与厨房外依然挂着灯笼照明,是为了给起夜的人提供方便。

灯盏的光芒照耀在颜天真脖颈上的一物,流光闪烁,格外好看。

白杏仔细看了看,这才看清了她脖子上戴着的正是一条宝石项链。

颜天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,丝毫不介意被她看,笑着问了一声,“好看吗?太子殿下送的。”

“好看,是宝石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以前只从别人的嘴里听过,还是第一次见到呢。”白杏收回了视线,继续低头吃面。

“我看你这脖子上空荡荡的,不如我也送你一串项链。”颜天真随意地道了一句,“你喜欢什么样的颜色?我去给你选一条。”

“不用了,这怎么好意思。”白杏有些受宠若惊,伸手抚上了自己发髻上的玉簪,“太子妃都已经送过我一根簪子了,我可不能再拿你的东西了。”

颜天真望向她发髻上的玉簪,这一瞬间突然就想起了——

之前在村子附近死掉的那名黑衣人,以及夜里死掉的那个水寇头领。

同样的死法,同样的凶器。

看到那支玉簪的瞬间,她就想起来了这两件事。

凶手果然都是白杏,玉簪作为凶器的确是很合适的,头部尖利,尾部打磨圆滑,握在手里使用起来也很轻便,用完之后一洗干净,又能插回在发髻上了。

她悄悄杀掉这两个人,为的是……大哥吧。

那名身份不明的黑衣人很有可能是她的同伙,大概是想要对大哥不利,才被她除掉。

之后的那个水寇头领,明明就和南弦有勾结,杀掉他,等于是直接影响了南弦的计划,白杏明知道这么做对南弦不利,也还是义无反顾地杀掉了。

因为她作为南弦的人,她完全有理由和水寇们接头,水寇大概也把她当成了自己人,没有太过防备,这才方便她下手。

想要杀水寇头领,首先要深入大本营,其次就是要取得对方信任,趁其不备下手。那家伙死的时候大概也很意想不到,在他的认知里,是被自己人干掉了。

究竟是南弦太不会训练下属,还是情爱的力量太过伟大,能够诱导白杏反叛。

此刻颜天真的心中依然不确定,白杏最终会偏向哪一边。

她做的这些事情虽然有损南弦的利益,也不等同于直接危害到南弦,所以……她不会轻易背叛南弦这个主人。

这女子也挺不容易的。

做杀手做到这个份上,实在苦逼。

太容易被个人情感左右思想,她真不适合干这一行,还不如做个专业厨师。

想到这儿,颜天真轻叹了一口气。

“太子妃为何叹气?”白杏问了一句,“是我煮的面汤不合胃口吗?”

“不是,跟这面没关系,这面很好吃,我刚才只是在想些事情。”

颜天真说着,将剩下的面迅速吃完,捧着碗,仰头将面汤也喝了个干净。

“我吃好了,多谢你煮夜宵给我吃。”

“这本来就是我最拿手的事,太子妃不用跟我客气的。”

“好,那我回房歇息去了。”

颜天真笑着伸了个懒腰,转身往客房走去。

白杏将碗筷收拾好了,转身去厨房内洗碗刷锅。

全完事了之后,本想回自己的房间歇息,却听到空气里有不寻常的动静。

她转头一看,一颗石子滚落到了脚边。

顺着石子滚来的地方看了过去,她能看到高墙下影院有三道人影浮动。

这次居然来了三个人。

又是来传达那个新任务的吗?

人多,她铁定是没机会下手了……

抬眸扫了一眼四周,眼见着没人走动,她这才放心地走到了高墙下,走得近些了,对面最中间的那人道——

“白杏,派来给你传信的两个人都没回去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对方语气清凉,声音丝毫不陌生。

这个声音是……白公子。

虽然她也姓白,但她与这个白路还真没什么关系。

白路是郡王的合作同伴。

在月底的郡王苏醒之前,几乎一切计划都是白路在安排的。

“白公子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白杏装作不知,“有人来给我传消息吗?从混进三国队伍的那一天到现在,我并没有收到任何新的指示。”

“真是奇怪了。”白路的语气中带着困惑,“莫非那两个蠢货在见到你之前,就被三国队伍里的人给杀了。”

“队伍中高手如云,我都不敢轻举妄动。”白杏道,“派出来的那两个家伙实在是没用,还要劳烦白公子亲自来跑一趟。”

“我亲自来一趟倒是没什么。”白路淡淡道,“我只是觉得你家主人不太会做事,不但派出去的人没什么用处,连合作同伴也不找可靠的,勾结了一群水上强盗,我还以为能有多厉害,呵,要是真能给他们抓住一个有分量的人物,也算他们能耐了,偏偏全军覆没了,一个都没剩下。”

“此事也怪不得我家主人,请白公子说话客气点。”白杏的语气中携带上了一丝不满,“白公子也知道我家主人的情况,每个月只能在月底苏醒五天,很多事情他是没办法安排的,就算出现意外,他也无法阻拦。”

“你家主人要是没有脑部精神疾病,办事的成功率铁定会大大增高的,可偏偏他就是有这个怪病,因此,本公子的出现,对他来说是好事啊,他沉睡的这期间,一切听从我的安排,这也是他的意思。”

“那……白公子有什么新的指示吗?”

“到现在为止,你还不知道图纸在谁的手上吗?”

“不知。”

“看来你的能力也并不是太好。我只给你最后七天时间,七天之内拿到图纸,再不济,你也得给我把图纸背下来,要么就偷来,要么就记下来,必须选择一样完成,向我证明你的能力,否则——我不明白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。”

白路的语气格外冰凉,“听清楚了吗?”

“是。”白杏应了下来,“白公子放心,我一定会尽力。”

“先把这件事情办好再说吧。”白路道,“长着一张与女帝这么相似的脸,居然还不能获取尹默玄的好感吗?是他太理智,还是你太无能。”

“我不是没有迷惑过他,他不吃我这一套。”白杏道,“我也不敢引诱地太明目张胆,怕他会起疑。”

“看来这家伙是个很长情的人,在感情上不轻易背叛女帝啊。”白路冷笑了一声,“女帝陛下也没什么太大的能耐,当初要不是摄政王辅佐,她根本就坐不上这个皇位,摄政王的存在对她来说实在太重要了,少了摄政王,等同于斩断了她的双臂。”

白杏心中一紧,语气却还要保持着毫无波澜,“那,白公子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尹默玄不能留。不过,拿到图纸前他也不能死,就算他不喜欢你,看着你这张脸他也会对你不薄的,你大可以利用他就是了,你先把图纸的任务完成,再找机会对他下手,他得不到女帝心里一定不甘心,你就不能引诱得卖力点?这两个任务完成,你要什么都有,明白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