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1章 给朕撞上去!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。”白杏应了一声,“我明白了。”

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十分平静,不让白路对她产生质疑。

“嗯。”白路淡淡地应了一声,随即朝着身后左右两侧的人道,“我们走。”

二人闻言,一左一右地扣上了他的胳膊,将他提着跃起,轻而易举地飞越过了高墙。

白杏望着消失在前头的三道人影,目光冷然。

他们倒是挺会选地方,此处位于后院,建有厨房柴房与杂物间,没有人居住,因此,也就不需要防守太严密,很好潜入。

但前院的防守是很严密的,不好潜入。

这个白公子并没有高明的武功,他甚至连跃上墙头都做不到,因此,他想要翻墙进来就需要借助帮手。

他做事靠的是脑子,而不是武力。

刚才他的身后有两个人,所以……

她几乎不会想到对他们下手。

白路若是死了,主人也怪不到自己的头上。

这家伙也不像什么好东西,与主人合作,也是另有目的。

白路给她限定了时间,那么,她留在尹默玄身边的时间,就只剩下七天了吗?

真是一个短暂的时限啊。

她转了个身,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回了自己的客房,内心难得有些愁绪。

而另一边的客房内——

“云渺,你真能耐。”

颜天真望着桌上展开的两张羊皮图纸,不禁夸赞了一句。

此刻,凤云渺将真正的九龙图放在左边,右边则是他自个儿制作出来的山寨版。

也就是被篡改路线以后的假地图。

凤云渺已经连续两届在四国交流会上夺得“神笔”称号,可见其绘画水准有多高超。

书画一直以来就是他所擅长的,因此,画一张假图纸对他来说也并没有难度。

但是完成这样一幅画需要时间。

九龙图上的路线繁琐而清晰,篡改也是需要发挥想象力的。

“我从得到九龙图的那一刻,就已经开始准备绘画这张假图纸。得闲的时候就画一画,也并不会占用我太多时间。”凤云渺说着话,手中的笔也拿捏得十分稳,一点一点地在图纸上描绘。

颜天真就站在他的身旁,用肉眼比对两张图纸的差异。

几乎是一样的成色,一样的地区分布,只有最后边的几条路线不同,也不知道走错的人最终会走到什么地方去。

“就快完工了。”凤云渺道,“起初画这一张地图,也不是为了对付谁,打九龙图主意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我真想有空的时候多画几张,每一张的路线都不太相同,让这几张图纸流落到各个地方去,天真你说,是不是会引起轩然大波?”

“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。”颜天真唇角抽搐了一下,“你有那闲工夫吗你?我还嫌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呢,南弦不是想要地图吗?这张假的大可给他,其他人想要就从他那里抢,用不着再多画几张了。”

“夫人说得也有道理,我要是有那么多闲时间,应该用来陪你才对,而不是浪费在画地图上。”

凤云渺话音落下,手中的笔一收,“好了,完事了。”

“你真是高仿专家啊你。”颜天真将假地图拿在手中端详,“在我们那个时代,有价值万金的名人字画,许多无良奸商为了挣钱,会找各种大师去模仿,制成赝品,再高价卖出,你要是生在我们那个时代,一定会有人高价聘请你去制造赝品。”

“卖赝品?”凤云渺的桃花美目微微眯起,流露出一丝不悦,“我这手艺需要去卖赝品吗!我拎着笔,闭着眼睛随便画一幅都能价值千金,你竟然叫我去做字画赝品?”

“啊,我都忘了,你是得过‘神笔’称号的。四国交流会上夺魁,这已经够拉风了,再叠加上南旭太子的名号,正如你所言,拿笔随便一挥都是钱。”颜天真嘿嘿一笑,“我仔细想了想,我们身边多的是商机呀,我们真的是很适合从商的人。”

可惜,身处朝堂,就抽不出太多闲时间去混商场。

“有商机又如何?我不轻易作画,画的越多,就越不稀奇,不稀奇,价值也就大大降低了。”

凤云渺说到这儿,拿笔的尾端轻敲了一下颜天真的头,“要是拿你入画,我可以画到不知疲倦,一天给你画一张都行,可你要是叫我拿其他的东西作画,我可就不太有兴趣了。”

凤云渺这话一出,颜天真的心中又泛出了波澜。

拿她作画,他可以不知疲倦?

他笔下的美人图,不知道一张能卖多少钱……

就算金贵得很,她也舍不得卖掉啊。

她一定要全部珍藏起来,留给后人观看。

“想什么呢?是不是在心中悄悄地感动着?”凤云渺的声线传入耳中,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他都看见她嘴角勾起的笑容了。

“是是是,我心中可感动呢。”

“那……你有没有什么表示呢?”凤云渺眉头轻扬,“我对夫人这般好,夫人要不要回报我些什么?”

“当然要啊。”颜天真笑着道了一句,从凤云渺的手中夺过了毛笔,迅速在他脸上画了一下,“别动,我把你画成猫,我最喜欢猫了。”

凤云渺:“……”

颜天真正准备下第二笔,手腕却被凤云渺迅速擒住。

他望着她,桃花美目中泛着些许危险的光芒,“为夫要的回报可不是这个。”

话音落下,夺过了颜天真手中的毛笔丢到了角落,一个俯身将她打横抱起。

颜天真顺势双手攀上了他的脖颈,心里清楚他接下来要做什么,却还是打趣道:“不洗洗脸吗?看着你脸上的笔墨,我会忍不住笑的。”

“那你现在就赶紧笑,否则,接下来我会让你笑不出来,只能求饶。”

“……”

事实证明,凤云渺是说得出做得到的。

翻云覆雨过后,颜天真累得躺在他的臂弯里睡着了。

“白天要赶路已经很累了,我不希望夜里还是累,你能不能稍微控制一下?”

“真是辛苦夫人了。”凤云渺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,“下次我会注意的。”

颜天真不语。

常常都听他这么说,却没几次能做到。

这厮……

太不知节制了。

轻哼了一声,她翻了个身,睡下了。

……

一夜好梦。

第二日一早,众人醒了过来,吃过早点之后,便又回到了水岸边坐船。

解决了水寇的忧患,接下来的水路就畅通无阻了。

坐船可比坐马车舒服些,水路大多时候都是平稳的,在船舱上躺着睡,也不会有太大的晃悠感,可以睡得十分安稳,不像是坐马车,垫再厚的狐裘也会有颠簸感。

行船一整日,到了傍晚时分,众人直接在船上吃干粮了。

“这接下来不远,好像是东陵国?”

颜天真坐在船尾吃橘子,吹着小风,格外惬意。

“不错。”凤云渺在一旁应了一声,“一个时辰后全体休息,明早再继续出发,明天中午之前就能到达东陵国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颜天真叼着橘子,脑海中浮现出一人的容貌。

一提到东陵国,就难免想起一个人。

既然都来了,是不是应该抽个时间去看望她?

应该的。

如果不去看望,显得有些没心没肺。

颜天真才这么想着,身后便响起了凤伶俐的声音。

“义父义母,来吃些糕点吧。”

二人齐齐回过头,望着凤伶俐递上来的糕点盒子,齐齐伸出了手去拿。

凤伶俐的视线,不经意间瞥到了前方的一处,顿时发出一声惊叹——

“哇,那艘船怎么就那么好看?比咱们的也大多了。”

颜天真闻言,又回过了头,顺着凤伶俐的视线看了过去,这一看,也挑了挑眉。

凤伶俐所说的那艘船,离他们这边的距离还有些远,不过依稀能看清那艘船上——张灯结彩?

这是谁家成亲吗?弄得这么喜庆花俏。

更令人惊奇的还不仅仅是那艘船的装潢,更是因为那艘船的……高度和宽度。

那艘船上竟然搭建了三层矮楼!

目测这艘大船至少能容纳百余人。

不,两三百人都行。

南旭国和鸾凤国怎么就看不到这样的船呢。

国内造船技术跟不上。

“义母,那艘船一艘顶我们五艘啊!”凤伶俐感叹道,“看看我们三国队伍,要分成五艘船,人家一艘船就能装得下了,我们三国之内都没有这么大的船只啊……”

语气里满是羡慕。

“东陵国的造船术,的确比其他国更高明。”凤云渺望着远处的那艘豪华大船,道,“那是楼船,我之前有听说过,在东陵国内,贵族与贵族之间的攀比,最喜欢比各自家中的船只,因为东陵国的土地虽广阔,河流居多,所以……东陵国的人们十分喜欢水上游玩。”

颜天真道:“理解理解。”

这些富人们的心态,就像上一世那些住豪华别墅的富二代,出门在外喜欢攀比豪车。

船只作为东陵国运用广泛的交通工具,贵族们互相攀比,实属正常。

“义父,我有一个想法。”凤伶俐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的那艘大船,“咱们把那艘船买下来可好?这样咱们三国队伍的人都能装下了,不用分成五条船只,你看那楼船正好有三层,三国各占一层,这不是很方便吗?”

“这艘船想要买下来,恐怕得花个大数目。”颜天真接过话,“不过,确实很值得一买,东陵国的造船术是各大国中最先进的,扛得住风浪,这么大的船只行驶起来一定很平稳,睡在上面想必也格外舒坦。”

“要是能买,我真的十分乐意买下来,不过……前面这艘楼船,看其华丽程度,应该是皇家的船。”凤云渺道,“你们觉得皇家人会缺钱到把船只卖给我们吗?上前跟他们开口要买船,没准被骂回来。”

三人说话间,与那艘华丽大船的距离已经愈来愈近了。

“真大气,它要是开过来就能把我们给撞翻了。”凤伶俐如此道了一句。

他自然没有想到,他只是这么随意的一句话,差点就成了真话。

“陛下,前方有好几艘小船并排行驶,挡住了我们的去路,属下要不要去船头指挥,让他们给我们让道?”

华丽楼船的船头处,身着黑衣的男子转身询问着身后的人。

他的身后,齐齐摆放着两张藤椅,一对帝后坐在藤椅之上,双双翘起二郎腿,十分惬意地闭目养神。

在这个世道,男子跷二郎腿不算稀奇,女子翘二郎腿就十分有失优雅。

然而,这话放在东陵国皇后娘娘身上是不成立的。

贴身侍候帝后的人都知道,皇后娘娘不拘小节,出席大场合时,端庄优雅。可私底下举止就十分随意,豪迈得像个男人。

就好比此刻,她不但翘着二郎腿,还……抖腿。

侍卫对这一切早已习以为常,没有任何惊讶。

“你都说了是小船,不需要你指挥,他们自己也会让道的,难不成他们还敢以卵击石撞上来?不用管了。”赵丹儿慢条斯理道。

“等会儿。”坐在她身旁的半宸问道,“你刚才说,有几艘小船并排行驶,那船只有多少?”

侍卫回答道:“也不算很小,四五艘加起来也能抵得上咱们这一艘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用跟他们客气了。”半宸朗声一笑,“给朕直接撞上去,正要看看,朕这一艘楼船究竟有多牢固,造船的工人说,用的是最坚硬的木材,眼下正好就有个机会让朕试验一番。”

“撞……撞上去?”侍卫显然有些瞠目结舌,“陛下,您不是开玩笑的罢?这船只怎么能随便撞?”

“同样的话,朕不想再说第二遍,你要是耳朵有问题,朕不介意叫个太医来给你掏掏耳朵。”

“陛下,请恕属下多嘴一句,就算咱们这大船能把人家的小船给撞翻……咱们拿什么理由去撞呢?这会造成人员伤亡的,对陛下的名声可不好,这要是传出去……”

一国之君开大船撞他人的小船,就为了试探大船的牢固性,实在是有些说不通。

“陛下,他说的有道理,你这么玩有些玩得太过了。”旁边的赵丹儿劝了一句,“平时你想怎么玩都无妨,眼下事关人命,你把人家的船撞翻了,那一船人落水肯定要淹死好几个,这样对咱们的名声不好。这可不能随便拿来玩。”

“你们多虑了。”半宸轻描淡写道,“与朕同行的侍卫全部都熟悉水性,等会儿让他们全都下水救人不就成了?你看现在这水面上也没有风浪,就在这周围落水还怕救不上来?回头朕就说,是掌舵的人手抽筋了,不小心撞上去的,不就成了?朕一定要试试这艘大船的牢固性,给朕撞!”

半宸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侍卫自然不敢忤逆,立即前去吩咐掌舵的船夫。

此时此刻,几丈之外的颜天真等人还并未有警觉性。

三国队伍内的人,绝大多数都是头一回见到如此高又如此华丽的楼船,便都欣赏了起来。

眼见着离大船愈来愈近了,颜天真高声道:“咱们分散开,给大船开路!”

楼船大,拐弯自然就会有些费劲,己方的船小,拐弯自然就容易得多。

水面上的规矩就是小船让大船。

而颜天真没有想到的是,她有心让路,对面的大船却朝着自己这边撞了上来。

一共就没多远的距离,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不好避开了。

楼船的船头,与他们脚底下的小船,来了一个重重的亲吻——

“咚”

小船顿时被撞得歪了方向,在水面上剧烈震荡。

一船的人被撞得晕头转向。

凤伶俐没想到自己之前说的话竟然就成真了,顿时觉得自己是乌鸦嘴。

颜天真是个憋不住脾气的,双手扶着护栏,朝着正对面的楼船船头破口大骂——

“你大爷的,这么大一艘楼船,你就不能慢点开吗?!明知道自己个头大,前面又有这么多小船,你就这么直接撞上来!你个头大就了不起了?姑奶奶有心给你让个道,你还撞,不长眼还是怎么的?要是我们这艘船翻了,淹死几个人你赔得起吗?你今天要是不给我滚下来道歉!我刨了你祖坟信不信!”

先不说对方是有心还是无意,这么一撞,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善罢甘休。

这艘船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懂水性,有好些个旱鸭子。

幸好这船没被撞翻,否则,她都想抄家伙了。

人在被惹恼的时候,可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轻易解决的。

这一头的颜天真等人火冒三丈,正对面的船头处,赵丹儿刷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了身。

不为其他,只因为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仙妃妹妹?!

不对不对。

是良玉妹妹。

是她的声音吗?

赵丹儿心中泛起一丝欣喜,起身快步上前两步到了护栏边,朝下看。

他们的楼船比对面的船只高出了太多,她自然要俯下头才能看得清。

而就在她俯下头的这一瞬间,颜天真抬起了头。

四目相对,两人都愣住了。

赵丹儿的胳膊趴在了护栏上,冲着颜天真粲然一笑。

明眸皓齿,这笑容格外明媚。

是她。

良玉的本来面目,比仙妃更加美上几分。

看着那样的一张面容,真是让人沉醉啊……

而被赵丹儿注视着,颜天真想要骂人的话,顿时就咽下去了。

赵丹儿的船?

如果船主是她,自己肯定是不会讨说法的。

上一刻还觉得气焰高涨,这一刻就觉得那一缕气焰烟消云散。

“是她。”凤云渺望着赵丹儿的容貌,一下子就认出了是东陵国的皇后。

“赵皇后?”凤伶俐也认出来了。

“良玉,真巧啊。”赵丹儿冲着颜天真招了招手,“刚才船夫没开好船,一不留神撞到了你们,都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颜天真冲她笑了笑,“只是这船身震荡得厉害,让人晕头转向。”

“呀,那你别在上面呆着了,来我这楼船上坐坐罢,你等着啊,我给你放个绳梯下来。”

说着,她便转过了身,吩咐侍卫去拿绳梯。

绳梯,即麻绳编制的梯子,牢固、容易攀爬,容易抓握。

侍卫将绳梯放下了之后,颜天真便抓着那绳梯,迅速攀爬上了船头,从护栏上翻了过去,稳稳地落在了船板上。

楼船不愧是楼船,踩在这木板上,就跟踩在地面上无甚差别。

不像小船一样会有震荡感。

颜天真才站稳了,一句话都还没说,就被赵丹儿来了个熊抱。

“好久不见,本宫好想你呐。”

“皇后娘娘,很高兴在这遇到你。”颜天真拍了拍她的肩。

“妹妹怎么忽然来东陵国了呢?是过来游玩吗?”

“也不算是,就是路过这里。”颜天真笑道,“你们这样的楼船太威风了,我那小船跟你们撞,实在是招架不住,皇后娘娘,这样的楼船哪里有卖?我们也想买一艘来坐,大概要花费多少银子?”

“哪要那么麻烦啊,你要是喜欢,这艘送给你就行了!”赵丹儿十分豪气地开口。

而她的话音才落下,身后响起了半宸的声音——

“不行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