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 脸皮真是够厚(一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为什么不行呐?”赵丹儿转头望着半宸,“陛下,臣妾想跟您讨这一艘船,您不愿意割爱吗?”

“你是皇后,送给你可以,但送给外人,不行。”半宸的语气不容商量,“朕的东西,朕说了算。”

此刻颜天真侧对着他,他没能看清颜天真的正脸,只觉得这么看着她,脸部的轮廓似乎有些眼熟。

这个女子,应该是在哪里见过才对……

半宸才这么想着,颜天真便转过了头,与他对视。

半宸看清了他的正脸,难得惊讶了一番。

仙妃?!

不对不对。

是鸾凤国良玉郡主。

尹良玉比仙妃还是要漂亮几分的。

这个女子……为何会出现在东陵国?

半宸回过了神,眼眸微微眯起,“良玉郡主……好久不见。”

“东陵皇,别来无恙。”颜天真也朝他打了一声招呼。

“良玉郡主何故出现在朕的国土上?”半宸轻描淡写道,“是来游玩的吗?如果是,那朕就要招待招待了。”

“只是路过而已,不劳烦陛下招待。”颜天真道,“我与皇后娘娘是旧相识了,我们叙旧几句,我就离开,不会打扰了陛下的雅兴。”

“这么快又要走?”赵丹儿面上流露出不舍之色,“你有什么急事要赶着去完成吗?要是没有,多留个一天半天可好?”

“我并不想打扰陛下与皇后娘娘。”

“诶,打扰就谈不上了,既然来了,留下来吃顿饭还是有必要的。莫非良玉郡主忙到吃顿饭的时间也没有?又或者,是不愿意赏脸?”

“哪里哪里。”颜天真笑呵呵道,“既然陛下诚心相邀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。不过,我家殿下还在底下,此事我需要跟他说一声。”

“南旭太子也在,自然就要一同邀请,朕的楼船上有美酒佳肴无数,现在就让人在船舱内摆上宴席,等候二位的到来。”

半宸说着,起身走进了船舱之内,背对着颜天真,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“妹妹,本宫在船舱里等你们过来啊。”赵丹儿伸手轻挑了一下颜天真的下巴,轻笑一声,转身走开了。

紧随着半宸进了船舱之内,赵丹儿道:“陛下,臣妾刚才都已经放话说要把楼船送出去了,陛下当场就否决,这岂不是让臣妾放了空话?”

“皇后,你平日里随意挥霍也就罢了,你可知这艘楼船的制造有多么不容易?在这整个东陵国内,都没有人敢把船造到比朕的楼船大,坐这样的楼船出行,是一种身份的象征,岂能让你随便送人?”

“可是陛下,你的船也不止这一艘啊,何必小气。”

“这不是小气。”半宸白了她一眼,“出行的船,相当于一个人的排场,这么高这么大的楼船,只有朕才能拥有,就是不让其他人享用,有何不可?”

“原来是这个原因,简单。陛下再命人去打造一艘更高更大的不就成了?把这一艘给比下去,这一艘臣妾就可以拿去送人了。”

“你说的轻巧,造船哪有那么容易?”

“没有什么是陛下办不到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这一边二人在争辩,另一边,站在船头处的凤云渺眼见着颜天真回来,冲她询问道:“你们在上边都说了些什么?”

“跟赵丹儿打了个招呼,半宸想要留我们一起用饭。”颜天真道,“赵丹儿我是不会怀疑她的,但是半宸这么客气,也不知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,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盘,总要给他一分面子,他说要请客,我便答应了下来。”

“他应该有询问你来此的目的?”

“我没有正面回答他,只说是路过而已。”颜天真想了想,道,“目前他只知道我们两个存在,还不知道大哥与宁子初的存在,绝对不能被他知道三国队伍的人凑在一起,否则,他会猜到我们的目的。”

在半宸面前只能说,这是南旭国的队伍,这么一来,理由也比较好编。

要是被他知道,北昱国南旭国鸾凤国的大人物全凑在一起,凭他的头脑,铁定要查到底。

没准——他也会想要分一杯羹。

九龙窟的存在,对任何一个君王来说,都有着不小的吸引力。

宁子初作为一国君主都亲自来了,半宸又怎么能不动心呢?

“伶俐。”凤云渺转头,朝着身后的凤伶俐吩咐道,“等会儿我跟你义母要去楼船上赴宴,你去通知其他船只上的人,耐心等一等。另外,北昱皇和摄政王都绝对不能露面,让他们一定藏好了,不能被东陵国的人看见,三国队伍,伪装成一国队伍,明白了吗?”

“是。”凤伶俐点头,“我明白,我这就去通知他们。”

颜天真与凤云渺上了楼船,被侍卫领着进了船舱之内。

走进船舱的那一瞬间,颜天真又觉得眼前一亮。

不愧是帝后用的船舱。

原本船舱内的光线比船舱外暗,这里边就必须要有照明物。

而她眼前所见到的照明物并不是烛火,而是夜明珠,众多夜明珠齐聚的光芒,亮堂的程度丝毫不输给点烛火。

船舱四壁都是木质,雕饰的夜明珠约莫婴儿拳头大小,一颗颗明珠摆放的位置颇有规律,像一条匀称的波浪,珠身荡出柔和的光晕,丝毫不刺眼。

满目璀璨的船舱。

再看船舱内的陈设,大多以木质为主,选用的皆是上等木材,比如眼前摆满了珍馐美味的桌子,用的是金丝楠木,颇有光泽感。

这一艘楼船的制造成本,可以抵得上一座宫殿。

难怪半宸不让赵丹儿送人。她这一出手就是一栋宫殿。

败家娘们。

她要是真的送了,自己都不好意思要,还不如花钱买心里来得舒坦。

“这是我们的专用船舱,是不是装饰得很好看?”赵丹儿眼见着颜天真走近,笑道,“只有这个船舱是最华丽的,其他的船舱陈设都很简洁。”

“好看极了,在这样的地方用饭,心情都会舒坦。”颜天真与凤云渺坐了下来。

“太子殿下,许久不见了啊。”半宸手中端着酒盏,轻轻摇晃,对着凤云渺笑得优雅,“来即是客,去朕的宫里小住几天,让朕好好款待一番,如何?”

凤云渺淡淡道:“多谢东陵皇的好意,我们不打算在此处停留太久。”

“喔?莫非你们是有什么要紧事,不得不去完成?”

“有。”颜天真接过了话,“我家殿下身体不好,我们这次出行,就是为了帮他寻找灵药,听说西宁国内有灵药的踪迹,我们去西宁国,路过此地,受陛下款待,十分感谢。”

“需要什么灵药,不如说出来,没准朕的太医院里就有呢。”半宸表现得十分客套,“这应该不算是机密吧?”

颜天真随口胡编了一个药名,“神仙水。”

“没听说过,听名字就知道是夸大其词。”赵丹儿嘀咕了一声,“原来你们真的是有要紧事的,那本宫也就不好再挽留了。”

“回来途中还会再经过东陵国,到时候再来探望皇后娘娘。”

“好啊。”赵丹儿面上又浮现笑容,“那就祝愿你快些找到灵药,回来的途中看望本宫,多留两天。”

颜天真点头一笑,“好。”

“快些吃菜,再等下去菜都凉了。”赵丹儿率先动了筷子。

而就在这时,半宸的贴身侍卫走进了船舱,到了半宸的身旁,低头朝着他耳语几句。

“陛下,在他们的队伍中,原来还有北昱国的国君,五艘船的人员,不单单只有南旭国的人,刚才南旭国的那位小将军跳进水里,在每艘船边都停留了片刻,之后北昱国的那位陛下就进船舱里不出来了,似乎是刻意隐藏踪迹。”

半宸听得心中起了波澜,面上却没有异样,“知道了,你带人去把他们围起来就是。”

“是。”

侍卫领命退下。

颜天真虽然没听见侍卫对半宸的耳语,此刻听着半宸的吩咐,心中莫名一紧,问道:“陛下方才说,去包围谁?”

“没什么。”半宸面无表情道,“我们继续吃菜。”

然而凤云渺心中已经警铃大作,从椅子上站起了身,一起一跃就落到了那侍卫前面,伸手扣住了对方的肩。

侍卫来不及反应就被他制住,想要挣扎却动弹不得。

“东陵皇,我们明人不说暗话。”凤云渺冷眼看向半宸,“你是让他去包围我们的船只吗?”

“是太子你说谎在先,朕让他去包围你们的船只,只是属于正当防卫。”

半宸此刻也不多作掩饰,挑了挑眉,“你说你途经东陵国,是为了去西宁国找灵药,那么……为什么北昱国的国君也在队伍内?他也那么好心帮着你找灵药?朕特别想不通,你们二位的交情为何如此好,好到他可以丢下自己的国土不管来相助你。呵,你们分明就是合谋想要干什么事。”

半宸说到这儿,举起面前的琉璃酒盏,在船板上打碎。

“砰”

一声脆响。

船舱外顿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,众多侍卫涌了进来,将整个船舱都包围了起来。

“朕无论在什么地方,只要摔碎了杯盏,随行的侍卫们就一定会涌到朕的身边来。”半宸轻描淡写道,“太子你要是再不说实话,朕会误以为你和宁子初合谋,想对我东陵国不利,这么一来,朕就不得不采取措施了。”

“你真的猜不到吗?”颜天真冷笑一声,“头一次听到有人把打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。”

原本还想着能够瞒过半宸的眼睛,这样他也没有正当的理由强留他们。

可是偏偏被他发现了宁子初的踪迹。

三国队伍出现在另一国的土地上,的确需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否则……很容易就被冠上了‘图谋不轨’

‘用心不纯’等恶名。

“陛下,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赵丹儿回过了神,眉头微微蹙起,“他们那边,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吗?”

她当然不会那么容易被忽悠。

东西南北四国之间不会轻易发生矛盾,宁子初和凤云渺同行,路过东陵国,怎么就能说他们一定对东陵国有企图?

半宸想要把人强留下来,当然是因为有利可图。

“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朕就开门见山了。”半宸笑了一声,“朕猜猜,你们手上是有九龙图吧?朕可不是想要打劫,只是觉得,我们四国之间应该平衡,竟然是友国,为何不一起分享。”

颜天真抽了抽唇角,“东陵皇这脸皮也真是够厚……”

“你笑话朕脸皮厚,朕还没笑话你卑鄙呢。”半宸斜睨着她,“别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,你曾经也对不起朕,欺骗朕的感情,非要朕说出来让你脸上无光吗?”

“陛下,你又在胡闹了。”赵丹儿脸色有些紧绷,“你这么做很让臣妾没面子,你就不能看在我的面上,让他们……”

“你不要胳膊肘往外拐。”半宸打断她的话,“朕要做什么,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