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3章 你可能失去你的皇后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陛下,恕我直言,你这行为确实就是在打劫。”

面对半宸的冷脸,赵丹儿无所畏惧,“陛下刚才说,东西南北四国是友国,既然您都知道是友国,为何又要做这种破坏友谊的事?就因为有利可图?你还真就不怕南北两国联手对抗东陵吗?本来还是相安无事的,您却非要找事。”

“你觉得朕是在找事?你怎么就不觉得朕是在干正事?”

半宸挑了挑眉,“听过一个词吗?成王败寇,干大事原本就是尔虞我诈,谁能成功谁就是本事,哪有那么多情谊可讲?南北两国去挖宝库,回头他们的国力壮大了,我们东陵和西宁,他们就都不放在眼里了,四国无法平衡,和睦也就不能一直维持下去了,你永远不知道身为君主的野心有多大!”

“小人之心。”凤云渺开口,语气冷冽,“这只不过是你在为自己的野心找借口,我们寻宝库,壮大国力,难道就一定要侵略友国?你这是什么逻辑,你的心中无和平,眼前看到的也都只是硝烟。”

“说到正点上了。”颜天真附和道,“东陵皇,你要考虑清楚了,是不是真的要打劫到底?你要是真的参与进来了,或许能被你分到利益,但我觉得你失去的会更多,我们南旭原本对东陵没有任何不满,奈何你太喜欢自我脑补,有被迫害妄想症吗?”

半宸冷哼一声,“你们嘴上说得倒是挺仁义,或许你们南北两国早已合谋,想让东西两国俯首称臣呢?”

“陛下,他们不会的。”赵丹儿在旁边插了一句,“良玉妹妹是南旭国未来的皇后,太子是将来的国君,良玉妹妹的决定可以直接影响到太子的想法,就凭我与她的关系,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也是不会绷的。”

“皇后,你是在说笑话吗。两国之间的关系,什么时候能轮到两个女人来决定?”

“这怎么就是笑话了?”颜天真反驳,“莫非陛下看不起女人?可别忘了,鸾凤国还是女人掌权的呢。如果陛下的行为不会太过分,以我和皇后娘娘的关系,足以维持两国之间的友谊,可如果陛下你非要挑事,我们当然也不能忍。”

两国之间的关系会发展到如何,还真就取决于此刻在场的他们这四个人。

一对现任帝后,一对未来帝后。

如果他们这四人之间相安无事,就算将来南旭国的国力远胜东陵国,东陵国也不会遭受任何威胁。

就看半宸如今是什么态度了。

他是一定要用强硬的手段获取利益,还是选择息事宁人?

再这么僵持下去,也不是个事。

“陛下,真的就不打算给臣妾一点点面子吗?”赵丹儿走到了半宸的身旁,伸手搭上了他的肩,“你这样为难他们,也等于是破坏臣妾在姐妹面前的好感啊,咱们两国之间要是不和睦了,我和良玉妹妹就做不成朋友,陛下就不能心疼心疼我吗?”

“你别闹。”半宸低声道,“一边呆着去。”

“不就是个破宝库吗?里面是有几栋金山吗?你们怎么就知道里面有很多财宝?万一里面没几个钱,你们不是白费功夫?”赵丹儿嘀咕一声。

“你懂什么。传言九龙窟内的财物可以抵上好几个国库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这意味着他们得手以后会比我们富裕得多。”

“你就是眼红呗,不甘心看着别人发达,身为一国之君,你能不能有点气量。”

“在致富的机会面前,气量可以靠边站,朕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国土着想。”半宸说着,将赵丹儿拉扯到了一旁,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线道,“你平时总是和朕称兄道弟,关键时刻怎么就帮着外人说话?”

“正是因为我把你当成兄弟,才要跟你正经地分析。你不用眼红他们,就算他们挖了几座金山回去,跟咱们也没关系,你非要想着分一杯羹引起他们的不满么?”

赵丹儿顿了顿,又道:“世道这么乱,大国这么多,没有谁可以真正做天下霸主,真等到了你称霸一方的那天,你或许还会觉得心烦意乱,被政事压得喘不过气,就没时间玩小白脸了,国土越大,责任就越大,事就越多,这么浅显的道理,为何就想不明白呢。”

“你小点声,别让人听见。”

“陛下,你要是真的不愿意给我面子,可别怪我以后不给你打掩护了。”赵丹儿双手环胸,低声道,“每次假装来我寝宫里过夜,却要我陪着你看断袖活春宫,这种事要是传出去,啧啧啧……”

“你这是在威胁朕吗?”半宸的目光一沉,“朕平时待你不薄,但这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冒犯朕。”

“我把你当兄弟,不是当丈夫,所以,我不需要遵守三从四德,不需要事事以你为先,我当然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

赵丹儿挑了挑眉,“陛下应当不希望自己断袖的名声传出去罢?那种事情要是泄露出去,你以后就再也享受不到像过去那样安逸的夜夜笙歌,有几个人知道?平日里看上去正儿八经的陛下,私底下的生活那么……”

“你别太过分。”半宸磨了磨牙,“你就不怕你惹恼了朕,这皇后的位置会保不住吗?”

“莫非陛下已经找到了新的皇后人选?”赵丹儿气定神闲,“那女子什么样?有我聪明吗?比我强悍吗?会像我一样陪伴陛下观赏断袖春宫并且谈笑风生?以及毫无怨言地次次打掩护?”

半宸额头上的青筋都在跳动。

“陛下,你必须承认你很需要我。这世上怕是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赵丹儿,你若是另立新后,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。能不能相处得来?会不会纠缠于你?会不会争风吃醋?会不会妨碍你寻欢作乐?会不会……”

“你够了。”半宸几乎是从牙缝里把话挤出来,“你不气死朕,你就不甘心是不是?你为了一个女人跟朕唱反调。”

“我怎么会想要气死你?我做什么事不是为了你好?你扪心自问,像我这样尽心尽力为你付出并且从不给你添麻烦的皇后,去哪里找?你不谢我也就算了,还在这冤枉我,在我的良玉妹妹面前,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。”

“你就只知道你的良玉妹妹,朕在你心里的分量恐怕还比不上她,要是朕和她掐起来,你帮谁?恐怕你也是向着她的吧,朕就不明白了,朕与你相处已经几年了,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外人来得重要。”

“你是我的好兄弟,她是我的情妹妹,我对你们两个都好,并不冲突。”赵丹儿耸了耸肩,“陛下,你自个看着办,究竟要不要给我这个面子?如果你还是对那个破宝库有想法,你很有可能失去你的皇后。我现在十分认真地请求你,放弃这一笔并不属于你的利益,你真的要挟持他们吗?我坚决反对。”

二人的对话,只有二人听得清,在周遭人眼中,他们只是在窃窃私语。

半宸望着理直气壮的赵丹儿,又好气又好笑。

他这皇后还不能得罪了?

什么叫做放弃这一笔不属于他的利益……这话可真不爱听。

她不就是偏向尹良玉吗?

要是因为外人与赵丹儿闹翻,想想确实也挺不划算。

往后寻欢作乐,没有人打掩护,没有人相伴,没有人帮他处理后宫那群女人,他的生活……也许会变得很不如意。

再难找到一个女儿身男儿心的皇后了。

赵丹儿确实是他最中意的伴侣。

他们在一起,不是因为爱,而是因为合适。

他们相处融洽,彼此之间没有隔阂,就这么一直下去……似乎很不错。

赵丹儿虽然不是他的心头好,却已经成为他人生中难以割舍的一部分。

对她,有几分依赖,几分欣赏,诸多好感,诸多包容。

她与宝库,孰轻孰重?

还是选她吧。

赵丹儿眼见着半宸经历了一番思想挣扎,最终抬起了头,朝着周围的侍卫们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全都退下。

这个动作一出,就代表着他的妥协。

侍卫们纷纷退了出去,直到船舱之内仅剩下四人时,半宸有些不甘心地坐下,冷声道:“你们记住了,朕选择息事宁人,不是因为朕怕了你们,而是朕妥协了皇后,并且信得过皇后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颜天真望着他,挑了挑眉,“东陵皇不打九龙窟的主意了?”

“废话。”半宸背过了身,摆了摆手,“不要指望朕跟你们致歉,朕不想跟你们客套,你们应该也不想浪费时间,自行离去吧。”

“东陵皇这么容易就想通了,是皇后娘娘跟你说了什么?”

“朕的确是看在皇后的面子上,至于朕和皇后的谈话内容,你们就没必要知道了。”

半宸说着,视线投向了颜天真,“从皇后对你的态度,朕已经可以猜到,良玉郡主就是仙妃,你可真是会做戏啊,事情既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,朕也就不想再计较,看在皇后的面子上就不翻旧账了,不过,朕非常讨厌被人算计,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。”

话说到这还没完,他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凤云渺,“你如今的妻子,曾经是朕的妾,还是朕特别不稀罕的一个,这么想,你果然还是吃亏了啊。”

颜天真:“……”

这厮还真是喜欢挑事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可凤云渺也不是那么好调侃的。

他望着半宸,面无表情道:“是呢,在这一点上,本宫的确是吃了一个小小的亏,因此,本宫会给予报复,但这个报复不会影响两国之间的情谊。”

“什么报复?”

“东陵皇应该也知道,本宫擅长书画,曾获得神笔的称号。本宫十分有兴趣拿东陵皇作图,定能把你绘画得十分生动,周围再添上七八名相貌清秀的裸体男子,此画就叫——王和王的男人们,陛下觉得此画能卖多少钱?”

半宸唇角的笑意顿时僵住,“你是想要借这幅画,来发布对朕不利的谣言?”

“这怎么能是谣言?子虚乌有的才叫谣言,我将事实绘画于纸上,有何不可?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行了行了,你们一人互相气一次,抵消了。”颜天真连忙站出来打圆场,“东陵皇大可放心,我不会让他画这一幅画的,不过,也希望东陵皇往后不要再嘴欠了。”

半宸冷哼一声,不再言语。

“没什么事了,我们这就离开。”颜天真握上了凤云渺的手,冲着赵丹儿笑了笑,“丹儿,后会有期。”

“诶,先别急着走。”赵丹儿道,“本宫之前说过,要送你一艘楼船的。”

“这……不太好吧。”颜天真并未同意下来,“楼船贵重,我可不好意思收。”

“无妨,面对妹妹,本宫什么时候在意过钱。”

赵丹儿正说着话,察觉到衣袖被人扯了扯,一转头就对上半宸阴沉的脸。

“皇后,你可不要太离谱了,我们这艘船上还有一百多号人,你把楼船给他们,我们怎么办?坐他们的那几艘小破船吗?朕坚决不同意。”

“臣妾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赵丹儿笑道,“陛下,你又不止这么一艘楼船,这艘船可容纳三百余人,我记得还有一艘楼船规模比较小,可容纳两百余人,那艘船就送给良玉妹妹,怎样?”

“不用送给我们了。”颜天真连忙道,“无功不受禄,我们还是购买下来好了,多谢丹儿的美意,我心领了。”

“不,本宫真不缺那个钱,要是收下你的银子就没有意义了。”赵丹儿笑道,“你什么时候成婚的我都不知道,那一艘楼船送给你就当做大婚礼物,你听说过送大婚礼物还收钱的吗?”

颜天真顿时无言。

赵丹儿这话她没法反驳。

“就这么定了,那艘船停靠的位置离这儿应该还有几里水路,让侍卫带着你们去。”

赵丹儿说到这儿,踏出了脚步,“让本宫再目送你一程吧。”

三人走出了船舱,到了船头,赵丹儿抓起了颜天真的手,拍了拍她的手背,“妹妹啊,看到你现在过得好,本宫也就放心了,你要记得,本宫是随时欢迎你来找本宫的,以后要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,也可以来跟本宫说啊。”

颜天真冲她莞尔一笑,“丹儿,真的很感谢你,等我回来,再路过东陵国,我会给你带礼物的。”

“好啊。别忘了拿走你落在我那的一顶孔雀金冠,我可是一直帮你收着呢。”

“好。”

二人告别之后,颜天真与凤云渺便跃下了船头,回到了自己的船只上。

赵丹儿派出的侍卫也上了船,给众人指路。

三国队伍的船只继续行驶,与楼船的距离渐渐拉远。

赵丹儿站在船头,目送着那几艘船的离开,远远地看见颜天真站在船头,朝她挥了挥手。

赵丹儿也举高了手,向她挥了挥。

眼见着船只越走越远,最终在水面上变成了一个小点。

“义母,你们上去了那么久,我还以为你们是不是遇到麻烦了。”

凤伶俐站在船头,瞥了一眼几步之外的那名侍卫,“为何他要跟着我们一起走?”

“他是皇后娘娘派来带路的。”颜天真道,“他要领着我们去几里之外,给我们换一艘楼船,这么一来,就能装下我们所有人。”

凤伶俐顿时两眼一亮,“当真?”

“这还能有假吗?你心心念念的楼船很快就要见到了。”

“义母,这一艘楼船得多少钱?”

“不知道呢。皇后娘娘没有说,她非要送我。”

“白拿来的?”凤伶俐愣住了,“吃了一顿饭,竟换来了一艘船。”

“皇后娘娘就是这样大方的人。”颜天真悠悠道,“大方的人,就是特别讨人喜欢。”

“所以你也很喜欢赵皇后,对吗?”身后传来一道凉凉的声音,“赵皇后与你之间,怎么看都不像是单纯的姐妹情谊,天真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着我?”

“什么?”颜天真转过头看凤云渺,“你觉得我会有什么事情隐瞒着你?难不成你认为我与赵皇后之间,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断袖情?”

“只是觉得她对你的态度十分怪异。”凤云渺面无表情道,“单纯的姐妹,并不是像她这样,今天若不是因为她,我们与半宸之间的问题可没那么容易解决。”

“她一直是个理智的人,并且性格豪爽,善于思考,半宸虽然脾气阴晴不定,常常也会听从她的意见,可见她也是个很会说话的……”

“我并不是要夸奖她有多能耐,我所指的是她对你的态度,你不要岔开话题。”凤云渺凑到了颜天真的面前,淡淡道,“她对你,不是像姐姐对妹妹那样的疼爱,而是像男人对女人的宠爱,这个不男不女的皇后……”

“她哪里不男不女了?她就是是个比较野的女孩子啊,我承认,她很多时候就像个男人,但她真的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人,而我对女人是绝对没有兴趣的,所以,她就只是我的姐妹,懂?”

颜天真说着,伸手点了一下凤云渺的眉心,“你别那么疑神疑鬼的,行不行?是个人对我好,你就要多想了。”

“你拿她当好姐姐,她拿你当情妹妹,东陵国的这一对帝后,真是堪称怪胎中的极品,天生一对。”凤云渺不咸不淡道,“以后还是少来往,你对她只是姐妹情谊,就怕她想要占你便宜,她虽然是女儿身,却有铁汉柔情,这令我不得不防。”

“我自己会防备的,你就别操心了。”颜天真撇了撇嘴,一个转头,对上了瞠目结舌的凤伶俐。

“义母,你这本事可真不是一般大啊。”凤伶俐好不容易回过了神,“北昱国的皇帝喜欢你,西宁国的皇帝惦记你,南旭国的太子是你夫君,好不容易东陵国的皇帝没看上你,皇后却也没躲过你的劫,义母你的桃花运真是布满四国,这样不好……”

话音还未落下,头顶就被颜天真敲了。

“你小子怎么就这么多话呢?你以为我想这样吗?”

“伶俐说的一点儿都没错。”凤云渺转过了身,背对着颜天真,“如今我真觉得,皮囊生得太好看不是什么好事,我中意你从来就不是因为你这张脸,至于其他人……他们是因何中意你?”

“这些都不重要了,到最后抱得美人归的不还是你么。”颜天真干笑一声,凑到了凤云渺的身旁,“你可不能因为这事跟我置气啊,你只需要知道,我一心向着你就行。”

颜天真说着,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。

对于她的主动投怀送抱,凤云渺的心情缓和了不少,顺手就揽住了她的腰身。

他也不过就是嘴上抱怨几句罢了,其实他对自己也是十分有信心的。

他有自信能够留住她,让自己在她心中永久地驻扎下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