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4章 臭不可闻(二更)/太子有病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殿下……您当真还要我再做一遍那样的药水?”肖梦似乎是有些吃惊。

“不错,你可别告诉本宫,你把配方给忘记了?又或者缺了什么药材。”

“配方我倒是没忘记,出门在外,我也带了药箱,药材也不缺,但是……在这艘楼船上制造那种东西,大伙肯定都会受到影响的,船板怕是隔不住气味。”

凤云渺道:“你放心地制作就好了,让大伙忍一忍,本宫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家着想。否则,就不好甩掉跟踪我们的人了。”

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。”

……

是夜,楼船停止了行驶,众人也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干粮吃。

忽然有人怪叫了一声。

“我天!什么味道?!”

“这是哪里飘来的臭味啊……”

“是不是谁拉肚子拉在裤子上了?”

“不对,拉肚子都没这么重的味。”

“我都觉得是有人把粪坑搬到咱们楼船上了!”

一时之间,船舱内的众人抱怨声连连。

而就在这时,船舱门被人推开,肖洁拿手帕捂着鼻子,朝着众人道:“大家安静下来,不要大声喧哗,以免被跟踪的人听到了动静,大家忍一忍就好。”

众人顿时安静了不少,有人提出了疑问。

“肖洁姑娘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哪来这么重的气味?大伙还要吃东西呢,这还怎么吃得下……”

“拿点草纸塞住鼻子,照吃不误。”肖洁道,“我来告诉你们是怎么一回事,我们的船被人盯上了,连小将军都抓不到人影,因此,肖梦制作了这个药水准备对付那些人,你们可千万不要声张开,否则就要坏事了,听明白了吗?”

众人都是晓得轻重缓急的,听着她这话,便都不再抱怨了。

肖洁关上了船舱门,去往下一个船舱进行通知。

和肖梦距离最近的几个船舱,都难免会闻见气味,远一些的就不用受这罪了。

且,这气味不只是左右传开,上下层也会受到波及,木板隔觉气味的效果的确很差。

楼船第二层,是鸾凤国众人。

“哇……什么味儿?”

“怎么这么臭啊?我都快熏晕了……”

“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啊。”

有人说着,便打开了船舱门,原本是想要冲出去透透气,却没想到,这门一开,味道更重。

“呕——”

“大家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!”凤伶俐匆匆赶来,朝着众人道,“大哥听我说,都不要声张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只是太子殿下在吩咐人研究药水而已……”

凤伶俐对着众人粗略地解释了一通,才把众人给安抚下来。

“咳!本王从未闻过如此难闻的气味。”尹默玄不知何时走到了凤伶俐的身后,也禁不住用帕子捂住口鼻,“这是什么绝密的武器?不知道的还以为粪坑炸了。”

“王爷,我们只是闻着这气味都觉得受不了,想想制作药水的肖梦吧,她可是亲手在接触药品的,享受着这一过程,是不是要比我们更加难受?”

“也对……”

“便宜了楼上的,到了第三层,基本上没多大气味了。”凤伶俐说着,有些不甘心地冷哼了一声,“真想让北昱国的陛下也来闻一闻。”

……

“你们之前所描述的,的确是毫不夸张,味道从鼻孔直冲天灵盖。”

颜天真特意走到了肖梦制药的船舱外去闻气味,而后连忙拉着凤云渺走开了。

“肖梦要是去我的家乡,一准是个化学方面的学霸。”

“化学?”

“这是一种知识,讲的是元素和元素融合在一起后会发生的变化,从颜色到气体再到作用,都是十分有讲究的。”

二人说话间,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船舱,连忙把门给关上了。

“光是闻个气味,大家似乎都不太能接受,更别说是把药水洒在身上时的感受了。”

颜天真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
一想到这玩意儿要拿去对付段枫眠,不免有些幸灾乐祸。

约莫过去了小半个时辰,有人敲响了船舱门。

“殿下,药水做好了。”

“很好。”凤云渺道,“进来罢,看看你的成果。”

肖梦将船舱门推开,走了进来,右手握着一只琉璃瓶,里头是乳白色的液体。

“要是只看整体,还是挺赏心悦目的啊。”颜天真从肖梦的手中接过了瓶子,“不知道内情的人,可能会将这瓶东西当成酒。”

颜天真观察着瓶子里的液体,发现有点儿气泡。

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丹凤美目微微眯起。

下一刻,她手握瓶身,开始迅速摇晃,让瓶子里的气泡堆积得更多。

“你这是在作甚?”凤云渺有些疑惑她的举止。

“我这么做是为了给他们营造惊喜。”颜天真停止了摇晃瓶子,道,“你看看这里面的液体,经我的摇晃产生的气泡,现在这瓶子里的气体已经胀了,要是把这个瓶塞拔开,里面的液体就会喷涌而出,猝不及防地把人溅一身。”

“是么?”凤云渺挑了挑眉,“我倒是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。”

“我们家乡有这样的玩法,相信我,肯定会喷。”颜天真道,“所以从现在开始,任何人不得打开这个瓶塞,要不然就准备好被臭水溅一身,另外,在这个琉璃瓶身上贴一张纸条。”

“贴纸条?”

“纸条上写——开瓶有惊喜。”

“这……”凤云渺笑了笑,“主意不错。”

若是这瓶子被跟踪的人送了回去,段枫眠未必会打开,或许丢在哪个角落就不闻不问了。

所以有必要吸引一下他的注意力,让他产生好奇之心。

绝大部分人都是有好奇心的,段枫眠也不例外。

身为一国之君,他的疑心病自然也会很重,所以,他极有可能不会亲自来开。

那也没关系了,只要他在场就好。

给瓶身贴好了纸条之后,颜天真这才拿了个包袱,把瓶子包了起来。

接下来——就等着陆了。

“在水面上呆了这么多天,明天就能体会脚踏实地的感觉了。”

……

终于在第二天的傍晚,楼船靠岸停下了。

凤云渺留下了十人看守楼船,其余众人纷纷下船着陆。

“殿下,姓白的那个家伙好像快不行了。”

听着龙受的禀报,凤云渺慢条斯理道:“还是什么都不愿意透露吗?”

“对,他一心求死。”

“或许他从被捕的那一刻,就已经没想过要为自己再争取一条活路了。”颜天真淡淡道,“虽然是敌人,也是一条硬汉,那就成全他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龙受转身离开了之后,颜天成也跟了上去。

“你去做什么?”凤云渺问她,“是要去听那个家伙的遗言吗?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话的,多半会是诅咒。”

“我当然不是去听他交代遗言的,我只是想去确定他死亡,我要亲眼看着他咽气才放心。”

……

充斥着鲜血的船舱之内,白路已经奄奄一息。

迷迷糊糊之际,听到有脚步声走近,他张了张口,艰难地吐出几个字——

“还不杀我吗……”

“杀啊,听你念叨得都快烦死了。”熟悉的女子声音在耳畔响起,“龙受,一刀毙命,下手要准。”

“是。”

白路有些艰难地睁开了眼,映入眼帘的就是寒光凛凛的刀锋。

“我终于要死了……”到了这一刻,他的唇角竟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,“来罢。”

颜天真望着他嘴角的那抹笑,似乎不像是去赴死,而是去与恋人相聚。

他大概很想去找尹晚晴。

“郡主,等我,我就来了……”

白路低喃着。

这一刻,眼前似乎浮现了她的音容笑貌。

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伸手去触摸。

同一时刻——

“嗤”

他听见了利剑刺进皮肉的声音。

正中他的心口,有些疼。

不过……很快也就能解脱了。

疼痛渐渐麻木,他似乎挣脱了身上的枷锁,他的身躯变得透明,他的手,触摸上了魂牵梦绕的人。

晚晴。

我终于和你团聚了。

“太子妃,他没气了。”龙受伸出手去探白路的鼻息,确定他已经死透了。

“嗯。”颜天真淡淡地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。

又一个敌人在九泉之下了。

南弦,下一个会是你吗?

曾经,我并不想跟你走到不死不休这一步。

可是,留着你就是后患无穷。

曾经,大哥也念在昔日的友谊对你网开一面。

今后,却再也不能对你留情面。

都是你逼的……

双脚着陆,一抬头,就看见凤云渺倚靠在不远的树底下等着她。

她走到了他的面前,笑了笑,“接下来呢?”

“去望天山。”凤云渺伸手抚上了她的头,“就快要到目的地了呢,眼下天色快黑了,就不赶路,就近找个客栈住宿,自从白杏离开了之后,你就没有吃一顿好吃的饭菜了,今天夜里的晚饭,就让你吃个够。”

“好啊。”颜天真笑道,“我要吃大鱼大肉。”

楼船上的人太多,条件有限,没法顿顿都吃好饭,常常都是干凉面饼来充饥,很容易就解决了温饱问题。

一着陆,就可以大吃大喝了。

众人就近包下了一整间客栈,让伙计上了好酒好菜。

颜天真与凤云渺在客房之内用饭。

“我们着陆了之后,段枫眠派的那些人有没有跟上来?”颜天真问。

“目前还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,他们挺会藏,对此,伶俐觉得十分不甘心,他不愿意相信段枫眠派出的人个个都这么厉害,他发誓要逮住一两个来审问。”

“要是真能被他逮住一两个,那就好了。”颜天真道,“逮住之后,我们装作凶恶地拷问一番,再给他们制造逃跑的时机,让他们能够顺利逃脱,顺便——把神仙水也带回去交差呗。”

颜天真的话音才落下,就听到房门外响起凤伶俐的高声大喊——

“义父,我抓住了!”

颜天真与凤云渺对视了一眼,都在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笑意。

才聊到他,他就真的给抓住了一个。

“伶俐快进来,说说你是怎么抓住的。”颜天真朝着门外道了一句。

凤伶俐推门而入,“我用白沙胶粘住了一个,我就是觉得有人跟在身后晃悠,可是我一回头就捕捉不到人影。我当然不甘心,察觉到有人跟踪,我就自己故意走到了后院,并且沿途洒下了白沙胶,那个家伙既然是跟踪我,就难免要踩到我走过的路线,这么一来,也就中招了。”

“干得漂亮。”颜天真赞赏了他一句,“那家伙现在在哪?”

“被我关在了柴房里。”

“吃饱喝足之后,咱们去审问审问他。”

一刻钟之后。

颜天真等人走到了柴房,一推开门,就看见被捆绑在角落里的一名年轻男子,手脚都被绳索缠着。

颜天真走到了他面前,故意装作不知他的身份,冷声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跟着我们有什么目的?”

她若是直接拆穿对方的身份,对方恐怕会以死表忠心。

皇帝派出的人多数是死士,不惧死亡的。

因此,她装作不知,对方才不会想着去死,反而会与她周旋。

“姑娘恕罪,我只是一名水上的盗贼,我跟踪你们,也就是看着你们挺有钱,想捞一笔而已,姑娘要是放了我,我以后再也不敢来冒犯。”

“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呀,放了你也只会让你去祸害别人而已,倒不如除了你,算是为民除害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这……唉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姑娘要是已经决定好了,我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,随姑娘高兴怎么处置罢。”

“要我饶你不死也可以,你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颜天真望着他,目光锐利,“为何你在水下的速度那么快?是凭你自己的本事,还是借助了什么工具?”

对方怔住。

凤伶俐也上前一步,逼问道:“别跟我说你们每个人的本事都这么好,你并不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,你还有同伙,我都察觉到你们了,但是逮不住,我要不是用了点手段,你也不会在这里了,你说实话,我就不杀你。”

“其实……我们并没有借助什么工具,只是服用了一种药物而已。”对方大概觉得这事不算什么机密,便老实交代了,“我们在行动前会吃一种药,吃过药之后,我们就可以把速度提到极致,并且一直保持着这种精神状态。”

“有这么厉害的药?”

“听起来像是兴奋剂,或许还要更高明一些。”颜天真挑眉,“伶俐,你可不要觉得这是什么好东西,这种药物通常都会有严重副作用,是要付出代价的,不可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”

“这位姑娘说的不错,我们的确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男子垂下了头,“至于代价是什么,有些难以启齿,我就不说了吧。”

“不行,你必须告诉我。”凤伶俐道,“有多难以启齿?说出来我也不会笑话你的。”

“此药物服用过多,会导致男子终身不举。”

“我天,那你们还吃?!”凤伶俐显然吓了一跳。

男子挤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,“还不是为了赚钱吗?我们吃一次,要是能捞一大笔钱,这以后肯定也就不会再吃了,只可惜我倒霉地碰上了小兄弟你,足智多谋,那我就只能认栽了。”

他们当然是不介意服用这种药物。

作为陛下的鬼影队,他们不需要男女之爱,为了表示对陛下的忠诚,他们必须服用这样的药物,如此一来,将来为陛下办事,也就不会因为女色而耽误了事。

女色,是男子的弱点。

从为陛下效忠的那一刻开始,他们就要克服这样的弱点。

对女子不会产生生理反应,就可以确保忠诚。

因此,他看到颜天真的那一刻,也就是觉得眼前的女子相貌漂亮而已,全身上下激发不出半点儿欲望。

在他们的队伍里,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正常男子的欲望。

不仅如此,服用那种药物,三天两头就会觉得身体虚,因此要轮流休息。

颜天真听着他的话,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当段枫眠的暗卫,着实倒霉,真的要打一辈子光棍。

还是云渺更加厚待属下,从不去干涉感情事,不会要他们付出这样的代价。

“义母,你说怎么处置这个家伙?”凤伶俐询问着颜天真的意见。

“先关着吧,我回去想想。”颜天真扔下了这么一句话,便转身离开。

回到了客房之后,她道:“给他制造个机会,让他能跑,伶俐,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。”

“我?义母是想到什么办法了么?”

“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,年纪又不大,他对你肯定不会有太高的防备,你就按我说的,这样做……”

……

深夜,月黑风高。

“嘿嘿嘿,小将军可真有本事啊,居然能从那伙人手里把神仙水抢来,这下太子殿下肯定会好好奖赏你的,到时候可别忘了再请我们喝酒啊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

“小将军真是年轻有为。”

“过奖了过奖了……”

柴房内的人将不远处的喧哗声听在耳中,眸中划过一缕思索。

南旭太子的药,他们已经得手了?

陛下有令,一定要破坏。

可是此刻他被捆绑着,无法离开。

要想个什么样的法子离开呢……

今天抓住他的那名少年将军,好像正和人在外头喝酒。

想到这里,他艰难地挪动着身子,手脚不能挣脱绳子,他便在地上打滚,一圈又一圈地滚到了门后。

“来人啊!开门!我要上茅房,快憋不住了!”

“开门啊,放我去茅房!”

他大声地呐喊着。

“吵吵什么呢?”有人听着他的喊声前来开门。

门一开,他就闻到了迎面扑来的一股酒气。

正是抓住他的那名少年将军,皱着眉头看他,还打了个酒嗝。

“小兄弟,你来得正好,快点放我去茅房啊!难不成,你要让我在这里如厕?”

趁着这少年酒醉,或许可以忽悠他放了自己。

“我就只是个贼,你实在没必要跟我较真太多,我以后再也不招惹你们了,还不行吗?求你放了我这一次。”

“不行!放不放你并不是我说了算,我又不是老大。”凤伶俐道,“不过……我可以带你去茅房,因为我也要去。”

“小兄弟,你至少得解开我脚下的绳子,不然我怎么走路,你背我吗?”

“你想得美,我才不要背你呢。”

凤伶俐说着,低头解开了他脚下的绳子,嘿嘿一笑,“有我看着你,你肯定跑不了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对面的男子笑了一下,忽然高抬起腿,一个干净利落的下劈,劈在了凤伶俐的肩膀上。

凤伶俐连忙伸手去挡,却没能挡住,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。

对方一脚踏上了他的腹部,却并未用力,只是威胁道:“不许叫唤,不许反抗!否则我一脚踩废你的命根。”

“你娘的,你自己做不成男人,还要害我跟你一样?你是不是嫉妒我?我还只是个孩子啊,你忍心吗?我好心好意要带你去茅房,你就这样对我……”

“任务在身,对不住了。你立刻给我松绑,并且告知我神仙水藏在什么地方,否则……”

“别别别!我听你的,听你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